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511破立

511破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萧奕驱使他胯下的乌云踏雪风驰电掣般在他们身旁疾驰而过,朝那一老一少奔驰而去,他身后,傅云鹤和官语白也都一前一后地跟了过去。
  
      那一老一少也也听到了马蹄声,闻声看了过来,都是面露喜色。
  
      “外祖父!”萧奕喜出望外地唤道,将乌云踏雪停在了两人跟前,然后飞身下马。
  
      一身青色直裰的林净尘捋着长须,笑吟吟地看着萧奕,道:“阿奕,听说你们已经收复了雁定城和永嘉城,甚好,甚好!”
  
      林净尘一脸的慈爱,其中又透着一丝长辈特有的骄傲:自家外孙女挑外孙女婿的眼光委实不错。阿奕真有大将之风!
  
      后方的常怀熙面色僵了一瞬,庆幸自己刚才那番话没来得及出口。
  
      “我想起来了!”这时,他身旁的于修凡激动地用右拳捶打着左掌心,“那位姑娘好像认识大嫂吧?我记得上次我在踏云酒楼见过……”
  
      于修凡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常怀熙却不想听下去了,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心里给了三个字:马后炮。
  
      傅云鹤也是惊喜不已,脱口道:“林老太爷,霞表妹,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他对韩绮霞的称呼引来后方官语白略显惊讶的目光,官语白若有所思,没有多说什么。
  
      “鹤表哥,阿奕。”韩绮霞也微笑着与二人打招呼,然后解释道,“我和外祖父是来这附近采药的。有一种药草专门长在沼泽附近,我和外祖父找了几处沼泽,都没有找到,所以就跑来这里了……幸好还算有收获。”她背后的竹箩中已经装了不少药草。
  
      这时,下了马的官语白也信步走了过来,含笑地对着林净尘和韩绮霞抱拳道:“林老大夫,韩姑娘,别来无恙?”
  
      见状,萧奕和傅云鹤都是面露讶色,萧奕挑了挑剑眉,道:“外祖父,你认识小白?”
  
      “一面之缘而已。”林净尘一边说,一边审视了官语白一番,又道,“官公子,我来给你探个脉吧。”
  
      “多谢林老大夫。”官语白乖顺地把自己的左腕递了过去,林净尘稍稍撩起右手的袖子,伸出三根手指搭在官语白的左腕上。
  
      一旁的韩绮霞与萧奕、傅云鹤说起了之前她和林净尘在和宇城的一家客栈中偶遇官语白的事。
  
      萧奕和傅云鹤听得兴致勃勃,萧奕笑着叹道:“这倒是巧了!”
  
      萧奕的心中颇为感慨:这还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若非外祖父治好了小白,小白恐怕在路上还会再耽搁几日,从而错过南凉掳人之事。没有了小白的顺势谋划,自己这边的战事也不会如此顺利!
  
      林净尘收回手,沉吟片刻后,道:“官公子,前段日子你休养得还不错……不过这几日又劳累了。以你的身子,还是要多加注意。”
  
      原本面无表情的小四随着林净尘的话语一时展颜,又一时蹙眉,眉宇间掩不住紧张之色。
  
      萧奕眼巴巴地望着林净尘道:“外祖父,相逢不如偶遇,您给小白开几个方子调养一下吧?”
  
      林净尘爽快地一口应下。
  
      “多谢林老大夫。”官语白含笑着谢过林净尘。
  
      这时,萧奕笑容一敛,正色又道:“外祖父,虽然雁定城已经收复,但这附近还是不太平,可能还是会有南凉人和流寇奔走……您不如随我在雁定城小住一段时日,等局势稳定一些,再走吧。”
  
      萧奕一片好意,林净尘又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外祖父,您骑我的马吧!”于修凡殷勤地笑道,直接学萧奕称呼起外祖父来,同时翻身下马。
  
      看于修凡自来熟的样子,常怀熙眼尾又抽动了一下,下一瞬就见那家伙屁颠屁颠地朝自己走来,非要厚着脸皮和自己挤一匹马。
  
      竹子也自发地把胯下的马儿让给了韩绮霞,自己去和小四凑合着挤了一下。
  
      一行人策马回了雁定城。
  
      在哨楼放哨的士兵远远地就看到萧奕一行人归来,虽然奇怪怎么又多了两人,但也没人质疑什么,没等萧奕一行人走到近前,守兵已经大开城门迎他们入城。
  
      众人驱马缓行。
  
      这时,太阳已经偏西了,璀璨的余晖给城墙、屋顶、树梢和地面覆上了一层血色,街道上空空荡荡,没几个百姓走动,那些酒楼、铺子如今都关上了门,一眼看去,整个城镇在平静中透着一种萧索而破败的气息。
  
      韩绮霞下意识地抓紧了马绳,虽然她没有亲眼看到这里的战争,可是这些天一路南下采药、治病,却是经过了好几个曾遭战火涂炭的村镇,每一次都会让她有种近乎心痛的感觉。让她体会到了何为残酷,战争的残酷!
  
      现在天色不早,萧奕也就没带着林净尘在城中闲逛,直接带他们回守备府安顿。之后又摆了接风宴款待二人。
  
      说是接风宴,其实也就是他们几人聚在一起,吃顿饭,桌上也不过是八菜一汤,更因军中不得饮酒,只能以茶代酒,简便得很。
  
      现在雁定城正值百废待兴之际,城中原本的粮食大部分被南凉兵抢掠,哪怕从骆越城紧急送了一批粮草过来,也只能解一时燃眉之急,这个时候,萧奕作为镇南王世子,自然要做出表率,不宜大肆铺张。
  
      不过守备府中的厨子却是手艺不错,加之小灰又给猎了只野兔让席上添了一道荤菜,而林净尘和韩绮霞也不是挑剔的,他们俩在外行医采药,一向是能省则省,能简则简,这一顿饭吃得宾主皆欢。
  
      唯有傅云鹤的表情有些怪异,不时地朝韩绮霞看去。若非是从小一起长大,他简直是要不敢认霞表妹了,不过是短短数月,霞表妹不仅是外表、穿着、气质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连饮食也是——看她现在的吃相虽然斯文,但是这胃口已经堪比一个大男人了……
  
      这真的还是以前他认识的那个齐王嫡长女?!傅云鹤心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晚膳后,众人便各自回去歇息了。
  
      无论是林净尘和韩绮霞,还是萧奕、官语白一行人都劳累了一整天,大家都是沾枕即眠,夜渐渐深了,整个雁定城上下都陷入了安眠中,寂静无声……
  
      突然,一匹红马急速冲进守备府中,就像是一滴水掉入热油锅,一下子把沉睡中的府邸给炸醒了。
  
      “世子爷,我有要事求见世子爷!”
  
      一个士兵从红马上翻身而下,急切地高喊道,立刻有小厮在前头带路引他前往萧奕的住处。
  
      踏踏踏踏……
  
      和衣而眠的萧奕听到外面的凌乱的脚步声立刻睁开眼,猛然起身。
  
      虽然说雁定城已经被收复,但是战争尚未平息,因此这些日子来萧奕一直都是随时待命的状态,让身体处于一种高度警觉中,以应变各种突发状况。
  
      竹子半跑着走进了内室,禀道:“世子爷,是游弋营那边出事了……”
  
      萧奕随意拂了拂衣袍,就大步从内室走向外面的堂屋。
  
      那个士兵刚刚进屋,立刻满头大汗地单膝下跪,行了军礼道:“世子爷,游弋营有百来个士兵吃坏了肚子,两个时辰前,就陆续有人出现了呕吐腹泻的症状,到现在还是腹泻不止。”
  
      萧奕目光一凝。
  
      自从拿下雁定城和永嘉城后,萧奕便任命了一支游弋营,负责周边的巡逻警戒。一方面是搜寻附近漏网的敌军、流寇,而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谨防有南凉大军突然来袭。
  
      “请军医看过了没?”萧奕沉声问道。
  
      那士兵忙抱拳回道:“回世子爷,军医说是肠胃不适……开了方子,但是服了一剂后,却不见效果。”
  
      萧奕眉宇紧锁,怎么可能这么多人一起突然肠胃不适!难道说是粮草出了问题?
  
      萧奕沉吟片刻,吩咐道:“再派两个军医过去,并仔细问一下,他们曾吃过什么。”
  
      那士兵恭敬应是,随后便匆匆告退。
  
      夜更深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