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518提点

518提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南宫玥随手把荷包丢在了书案上,笑吟吟地说道:“见者有份,你们拿去买些零嘴点心吧。”
  
      画眉凑趣地谢过:“那奴婢几个就沾沾世子妃和百卉姐姐的光了。”
  
      一边说,她一边打开荷包,掂了掂那碎银子,笑盈盈地说道:“世子妃,百卉姐姐,那金老板还挺大方的,这至少有二两了银子了吧?”都够普通的人家吃上一年了。
  
      鹊儿笑着接口道:“我们百卉姐姐可是世子妃身旁的第一人,二两银子算什么!”听得画眉和莺儿都笑了。
  
      丫鬟们嘻嘻哈哈的闹作了一团。
  
      画眉自高奋地跑出去买了好些零嘴,整个院子里的丫鬟全都见者有份,南宫玥又额外赏了几匣子点心,热闹得好似过节一样。
  
      百卉办事素来妥当,才过了两日,就带来了一些关于千金堂的消息。
  
      千金堂的老板姓金,五年前在骆越城里开了这家药铺。
  
      因他拥有一位手艺颇佳的制药师傅和一位医术高超的老大夫,很快就在骆越城里站稳了脚跟。金老板乐善好施,每年都会施医赠药,也救助过不少老人孩童,声誉颇佳,街坊邻里的提到千金堂,都是赞不绝口。
  
      “也就是说这金老板是个善人?”南宫玥问道。
  
      “是的。世子妃。”百卉回答着,又道,“您可是觉得有何不妥?”
  
      “暂时看来并无异常。”南宫玥思忖着说道,“只是,制药一事事关重大,更何况……”她微微垂眸,话锋一转,说道,“百卉,你明日再跑一趟千金堂,替我透个口风出去……”
  
      百卉细细地记了下来。
  
      三日期限匆匆而过,因是急单,利家药铺、回春堂和德济堂都不敢怠慢,日夜赶工,终于各自制好了三千余颗药丸。百卉带回药丸后,南宫玥一一都仔细检查了,就让朱兴和周大成带去骆越城大营,交给田禾,与之前一样,会以田禾的名义送往阵前。
  
      叮嘱了三家药铺继续赶制其余的药丸,南宫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到了与萧霏约好去善堂的日子。
  
      “这位夫人,姑娘,里边请。”
  
      管理善堂的是一个五十几岁的付姓老嬷嬷,穿着一件半旧的酱紫色褙子,花白的头发整齐地梳成了一个圆髻,一张团团的圆脸,笑起来很是和气。
  
      南宫玥和萧霏随着这付嬷嬷进了善堂。
  
      这善堂是一处两进的院子,地方还算大,就是位置略有些偏僻。当年老镇南王将南蛮人驱赶出境后,建了这间善堂用来安置一些没有父母、亲眷的孤儿。
  
      这些孤儿在善堂里会学一些谋生的手艺,到十五岁时,就需离开善堂自立谋生,当然也有一些孤儿干脆就留在善堂里打杂。
  
      几十年过去,善堂的孤儿数量比起当年已经少了一半,现在善堂里的孤儿多数是被人遗弃的女婴和一些残疾的孩子。
  
      时人多重男轻女,富贵人家即便多生几个女儿,也就是家里多养几个人罢了,不差那口饭,但是普通百姓勉强温饱,于是,民间常有人溺女婴、弃女婴,善堂建立以后,不时有人把女婴丢到门口,倒是让这些女婴捡回了一条命……
  
      善堂这边主要是靠骆越城府衙每年拨银子下来,才支撑了这么多年,平日里也不时会有一些富贵人家来捐些财物、衣物、吃食什么的。
  
      这付嬷嬷管着善堂多年,已经很习惯接待各府的夫人、姑娘了,一边带着南宫玥二人参观善堂的环境,一边把这些孩子的境遇说了一番,还不时地回答南宫玥和萧霏的发问。
  
      空荡荡的院子因为多年没有好好修缮,显得有些陈旧萧索,前方传来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给这原本安静的善堂增加了一分活力。
  
      “萧夫人,萧姑娘,孩子们每天上午和下午会读一个时辰的书,女孩下午再学点女红、厨艺,男孩则学些木工、算学,也算是让他们将来有一技之长。”付嬷嬷引着二人往学堂那边过去了。
  
      萧霏赞同地说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付嬷嬷笑了:“当年老王爷建善堂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说每个孩子至少要学会《三字经》,以后别的不说,总可以给家里写封信什么的,字丑没关系,别人认得就行……”
  
      萧霏当然不是第一次从别人口中提起过世的祖父,但是付嬷嬷言语中的敬重却是由心而发,令人尤为触动。
  
      学堂是由一间厅堂改造而成,四面槅扇打开,里面一目了然,孩子们一个个摇头晃脑地念着:“……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千而万。三才者,天地人。三光者,日月星……”
  
      看他们专注的样子,似乎与普通的孩子没什么差别。
  
      萧霏凝神看着他们好一会儿,然后转头对付嬷嬷道:“付嬷嬷,我和大嫂今日特意带了一些书籍和笔墨纸砚,想捐给善堂……”
  
      付嬷嬷闻言,喜不自胜。
  
      书籍的价格非常昂贵,像善堂这种地方,勉强可以管孩子们的温饱,但是书籍与笔墨纸砚却是相对奢侈的东西了,只能偶尔靠一些善心人士施舍,平日里孩子们多是用树枝在沙上比划,又或者以炭为笔在木片上写字……
  
      “多谢萧姑娘。”付嬷嬷连声谢过了萧霏,瞧她真挚的表情,显然是真心关心这里的孩子们。
  
      “付嬷嬷,这里可有书房?可否领我过去看看?”萧霏又道,心里想着,最好先看看这里的书房还缺什么,再考虑能否尽她绵薄之力让孩子们读书的环境变得更好。
  
      付嬷嬷自然是忙不迭应和,躬身做请状:“萧姑娘,萧夫人,请这边走……”
  
      在付嬷嬷的带领下,一行人继续往前走,就听见前面的一间偏厅传来一片喧哗声,循声看去,透过敞开的窗扇,可以看到里面有不少人,还有几个孩子,大多年龄不过三四岁左右。
  
      付嬷嬷忙解释道:“城里千金堂的金老板特意带了大夫来给孩子们义诊。”说着,付嬷嬷在偏厅的一扇窗边停下,含笑地看着厅中继续道,“金老板他们一大早就来了,都忙活一上午了,还说以后每个月都会来帮孩子看病、施药,真是一位大善人啊。”
  
      千金堂?南宫玥朝那方向看了过去。
  
      偏厅中,一个发须花白的老太夫正在给一个三岁左右的男童探脉,男童被一个婆子抱在怀里,形容有些不安,婆子柔声安抚着他。
  
      其他的孩子们在旁边排成了一条歪歪斜斜的队伍,一个身穿锦袍的中年男子正在给孩子们发芝麻糖,甜蜜蜜的芝麻糖吃得孩子们喜笑颜开,一双双明亮的黑眼睛笑成了一弯弯月牙。
  
      孩子们的笑有一种感染人心的力量,看的南宫玥和萧霏不由得也是嘴角微勾。
  
      百卉走到南宫玥身旁,附耳悄声说了一句。
  
      此人正是那位千金堂的金老板!
  
      南宫玥不动声色地微微颌首,目光则放在偏厅中的孩子们身上,就听付嬷嬷在一旁感慨着说道:“……听闻千金堂往日还经常帮那些贫穷的百姓减免药费,赠医施药,多几个像金老板这样的药商也是咱们百姓的福气。”
  
      她话音未落,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一个青衣婆子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喊着:“嬷嬷,善堂能收小孩子吗?有个孩子受伤了!”
  
      婆子的身后,一个身穿粗布短打的中年汉子横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那小女孩头发又黄又稀,衣衫褴褛,一张小脸和手脚都是灰蒙蒙、脏兮兮的,模样似是一个小乞儿,她的双手、双腿正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曲着。
  
      南宫玥眉宇紧锁,一眼就看出这孩子手脚的骨头都被折断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会造成这样的伤势?她的目光继续上移动,落在小女孩脏兮兮的脸颊上,只见她呼吸微弱,嘴唇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看来奄奄一息。
  
      付嬷嬷也顾不上招呼南宫玥她们了,赶忙迎了上去,目露担忧地说道:“这女娃娃是怎么了?”
  
      那中年汉子忙解释道:“这位嬷嬷,我是在骆越城外的一片小树林里捡到这女娃娃的,当时四下无人……我没银子送她去看大夫……”
  
      婆子迫不及待地接口道:“我看一定是人牙子拐了人孩子,敲断手脚来乞讨,看这孩子病了不想治,就扔了。造孽啊!”婆子越说越气,一脸的愤愤然。
  
      一旁的萧霏难以置信地瞳孔一缩,亦是面露愤然。
  
      “付嬷嬷,让我……”
  
      南宫玥正要上前替这小女孩查看伤势,偏厅里忽然大步流星地走出一个身影,直冲到那小女孩跟前。
  
      “这孩子怎么了?没事吗?”对方担忧地审视了虚弱的小女孩几眼,然后对着那中年汉子道,“快快快,跟我来!我这里有大夫。”他急切地招呼中年汉子进了偏厅,付嬷嬷和婆子急忙也跟了进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