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519撑腰

519撑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氏心神不宁地回了定远将军府,心中波涛汹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她虽然性子软和,但不是傻子,当然明白南宫玥在暗示什么。
  
  可是……
  
  即便是她有这个心,弟妹也一定不会同意的,甚至于老爷恐怕也不会站在她这边吧……
  
  王氏的手下意识地揉着帕子,但若是她无所为,那嘉姐儿这辈子可就是彻底毁了。嘉姐儿可是她唯一的骨血啊。
  
  马车在她那种复杂的心思中驶进了定远将军府,在二门前停下。
  
  丫鬟见王氏还在恍神,小声地提醒了一句:“大夫人,府里到了。”
  
  王氏这才缓过神来,却听外面一片喧哗声,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王氏不由得微微蹙眉,在丫鬟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大夫人。”
  
  王氏院子里的一个管事嬷嬷疾步过来相迎。
  
  “张嬷嬷,这是怎么回事?”王氏眉头皱得更紧,只见二门附近围了不少奴婢,甚至连几个外院的小厮都站在二门外往里面探头探脑的……这真是成何体统!
  
  一看到王氏回来了,那些小厮一哄而散,可是二门后仍旧聚着一层层的丫鬟婆子,一阵阵古怪的闷哼声若有似无地传来。
  
  张嬷嬷朝二门看了一眼,小声道:“大夫人,二夫人院子里伺候的两个丫鬟不小心打碎了一个花瓶,说是二夫人的陪嫁物,二夫人为此大发雷霆,叫了婆子杖责那两个丫鬟各三十大板。”
  
  王氏目光一凛,不过是打碎一个花瓶,何至于兴师动众,弄得阖府都战战兢兢的,莫不是还有什么别的事?
  
  张嬷嬷看了看四周,声音压得更低了:“大夫人,大少爷才得没几天的那个六品军职又没了,如今府里的下人都在猜测二夫人这是在……”迁怒。
  
  王氏不由得握了握拳。
  
  她还记得前几日大少爷得了那个差事的时候,二弟妹阖府大赏,又邀请了一众亲友前来庆祝。这才短短几日,怎么就丢了呢,莫非……
  
  王氏赫然想起,当日世子妃不快的离府而去,莫非是世子妃让人撸了大少爷的差事?
  
  王氏的心中隐隐涌起了一丝痛快。
  
  她当然知道大少爷这个差事是怎么来的,她当然也是会不甘心的,如今这样才好!
  
  她垂眸不语,带着张嬷嬷和丫鬟进了二门。
  
  走近了,那种棍子打在皮肉上的声音就更清晰了,那举着棍子行刑的婆子一边打,一边还数着数:“……二十三,二十四……”
  
  一声又一声,一下又一下,就像是敲打了王氏的心头……
  
  让她的心越发烦躁。
  
  王氏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这里。
  
  偏偏天不从人愿——
  
  一个身穿丁香色葫芦苇的妆花褙子的嬷嬷快步朝王氏走了过来,随意地福了福,然后道:“大夫人,二夫人命奴婢请您过去正堂说话。”嬷嬷的眼中透着一丝倨傲,分明就没有把王氏放在眼里。
  
  王氏下意识地抬眼朝十几丈外正对着二门的正堂看去,不知何时,那些围观的奴婢都后退到了两边,一个个交头接耳地往她这边看来,而正堂门口的青石板地面上,两个丫鬟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裤子被拉下,臀部被打得一片青肿。
  
  两个婆子数到三十后,收起了棍子,跟着就把那两个领罚的丫鬟给拖下去了。
  
  王氏直愣愣地看着正堂,虽然以现在的距离她根本就看不到卢氏的表情,可是她眼前却仿佛浮现出了卢氏那轻慢到近乎于轻蔑的眼神。
  
  那嬷嬷见王氏没有动弹,笑吟吟地把话又重复了一遍。
  
  王氏应了一声,就随那嬷嬷去了正堂。
  
  穿了一件宝蓝色十样锦的妆花褙子的卢氏正端坐在上首的太师椅上,手中捧着一个白底蓝边缠枝茶盅,轻啜了一口杯中的热茶,直至王氏走到近前,卢氏这才慢悠悠地放下茶盅,欠了欠身道:“大嫂。”
  
  王氏不欲与她多言,也没坐下,直接道:“二弟妹找我来可是有什么事?”
  
  自己这好大嫂事到如今,还想在自己面前装傻?!卢氏面目一冷,气得一口气梗在了胸口,也懒得装模作样了,阴阳怪气地说道:“大嫂要去镇南王府怎么也不与我说一声?”她心里冷笑:王氏莫不是以为自己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王氏半垂眼帘,默不作声。
  
  卢氏见王氏不说话,心里的火苗蹭蹭蹭地往上冒,不客气地冷嘲热讽道:“大嫂,就算你讨好了世子妃也没用,世子妃管不了我们周家的家务事!”说着,她不由想起了那一日南宫玥对她的轻蔑与侮辱,羞恼万分,她在定远将军府风光了近二十年,还没有人敢这么羞辱过她。卢氏的语气越来越冷,声音里几乎要掉出冰渣子来。
  
  不但如此,世子妃竟然还公报私仇,借机撸了青哥儿的差事!
  
  简直就是牝鸡司晨!
  
  王氏的拳头不禁握紧,浑身紧绷得如拉紧的弓弦。
  
  卢氏自然注意到王氏的变化,冷笑着说道:“大嫂,我已经跟老爷说了,为了府里姑娘们的名声,也唯有把嘉姐儿送庙里去了。”
  
  她才不会让周柔嘉如愿嫁进镇南王府,来日压她女儿一头!
  
  既然周柔嘉不识相,不愿当滕妾,那就去庙里好好待着吧!
  
  “二弟妹!”这一下,王氏再也按捺不住,难以置信地瞪着卢氏,脸上血色全无,“你说什么!?”
  
  卢氏的心里畅快极了,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故作怜悯地说道:“大嫂,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府里有三个姑娘,总不能让惠姐儿和谨姐儿也为了嘉姐儿坏了名声吧。我知道大嫂你一时怕是想不明白,但大嫂你静下心细细想想就知道这个道理了。”
  
  说完,她站起身来,福了福身,也不管王氏什么反应,自顾自地又道:“大嫂,我那儿还有事,我就先告退了。”
  
  卢氏带着一众丫鬟婆子浩浩荡荡地走了,连着正堂外原本围观的那些个奴婢也都因为看到卢氏出来作鸟兽散。
  
  正堂里,只剩下了王氏、张嬷嬷和王氏的贴身丫鬟三人,张嬷嬷和丫鬟见王氏面色不对,都是噤若寒蝉,不知道该怎么劝。
  
  大夫人就大姑娘这么一个独女,是大夫人唯一的寄托了,若是大姑娘真的被送去庙里,对大夫人的打击可想而知!
  
  王氏整个人呆若木鸡,脑中一片空白,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看着空荡荡的门口,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见王氏迟迟没有一点反应,张嬷嬷有些紧张了,满头大汗地唤道:“夫人,您没事吧?……这件事也未必没有挽回的余地。夫人,不如您也找老爷……”
  
  “不必了!”王氏语气坚定地打断了张嬷嬷。
  
  她的态度与语气太过果决,听的张嬷嬷不由怔了怔,抬眼朝王氏看了一眼,却见王氏面无表情,平日里温和的眼眸此刻熠熠生辉,眼神果决,透着一丝锐气,就像是身上的枷锁突然被打碎了,又好似一把利剑终于出鞘。
  
  大夫人好像是一瞬间变了一个人似的……张嬷嬷有些傻眼了,不知道大夫人是不是因为打击过大以致有些魔障了……
  
  王氏大步朝正堂外走去,张嬷嬷和那丫鬟互看了一眼,赶忙跟了上去。她们本以为王氏要回自己的院子,却不想王氏吩咐道:“张嬷嬷,让人备车!”
  
  大夫人这是要出门?!张嬷嬷和那丫鬟更诧异了,张嬷嬷急忙领命。
  
  不一会儿,王氏之前坐的那辆青篷马车又慢悠悠地驶到了二门处,王氏一边由丫鬟搀扶着上了马车,一边吩咐车夫道:“去九意巷。”
  
  九意巷?!张嬷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缓缓地眨了眨眼。
  
  九意巷里也有一处周府,是周氏族长那一房的宅子。大夫人要去见族长?!可是为什么?
  
  在张嬷嬷疑惑的眼神中,青篷马车缓缓地自角门又出了定远将军府。
  
  张嬷嬷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一次,大夫人的决定似乎会在整个将军府掀起一片惊涛骇浪……
  
  但无论如何,于长房而言,这应该会是一件好事吧!
  
  青篷马车哒哒地出了定远将军府,沿着往西大街一路往前而去,约莫过了两个路口,再右转,就是一条可以供两辆马车并行的巷子。
  
  这里就是九意巷。
  
  九意巷的尽头是周氏一族的祖宅,周家的祠堂就在祖宅的东北角,王氏嫁到定远将军府这么多年,来祖宅这边的次数屈指可数,基本是族中有什么大事需要开祠堂才会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