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588胁迫

588胁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早,初日刚升起,雁定城的城门就在几个守卫的合力推动下,大敞开来。
  
      在傅云鹤率领的两百神臂营士兵的护送下,十几辆运送物资的马车和来自骆越城大营的护送队伍一起浩浩荡荡地进了城。
  
      长长的队伍吸引了附近不少百姓好奇的目光。
  
      马车进城后,立刻兵分两路,其中两辆马车往守备府那边去了,剩下的大部队则声势赫赫地往神臂营的驻扎地而去。
  
      平日里,神臂营的门口都是冷静肃静,可是今日却好似菜市场一般喧闹,一个个攒动的人头都迫不及待地等在了营地的门口,每个人都伸长脖子往城门的方向张望着,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
  
      忽然,一个士兵步履匆匆地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大喊着:“来了,来了!傅校尉回来了!”
  
      众人都屏息地看着他,他调整了一下呼吸,这才说出了大家期待的那句话:“我们的铁矢到了!”
  
      在他说话的同时,已经可以远远地看到傅云鹤与那十几辆装载得满满的马车出现在了路的尽头,傅云鹤在黑色高头大马上,策马而来,意气风发,一看就知道他心情大好。
  
      下一瞬,四周的士兵们都欢呼了起来。
  
      整个神臂营都沸腾了起来,众人都欢欣鼓舞,精神焕发。
  
      军中其实尚有铁矢,这次送来的铁矢也不过才三万枝,真正分下来也不过每人十支罢了,起不了什么关键的作用。但是傅云鹤曾与他们说,这一批的铁矢用的是最新的冶炼法,有了这三万枝,代表很快就会有更多的三万枝,三十万枝,三百万枝……
  
      日后,他们神臂营再也不会缺铁矢了!
  
      一想到那个“日后”,每个士兵都是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地想奔赴战场了……
  
      雁定城中因为这批铁矢的到来士气大振,与此同时,登历城的气氛却与之截然相反。
  
      “啪——”
  
      伊卡逻随手抓起书案上的镇纸丢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书房角落里的一个青瓷大花瓶上。
  
      青瓷大花瓶在高脚案几上摇晃了几下,然后“砰”地摔落在青石板地面上,花瓶四裂开来,碎片飞溅。
  
      之后,就是满室的寂然。
  
      前来禀告的将士把头稍稍低伏,知道主帅此刻心情定然是糟透了,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可恨!实在是可恨!”伊卡逻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又被萧奕的诡计骗了!
  
      “啪——”
  
      伊卡逻的拳头重重地锤击书案上,“这个萧奕实在是狡诈如狐!本帅还是低估他了!生生又折损了本帅一千精兵!”
  
      更可惜的是,好不容易潜伏在南疆军中十年的人就这么毁了!
  
      十年啊,足足十年的暗探就这么被移除了。
  
      伊卡逻心如刀绞,真是恨不得现在就带兵直冲永嘉城把那奸诈的镇南王世子萧奕碎尸万段。
  
      可是他毕竟是南凉大军的主帅,处事不能逞一时之气,必须顾全大局。
  
      幸好为了以防万一,他只让包拉赫留意从骆越城那里送来的药,没有告诉包拉赫自己接下来的计划。如今,哪怕雁定城那里再如何严刑拷打,也不可能知道他的大计!
  
      不过,为免夜长梦多,此战还是得速战速决为妙……
  
      伊卡逻深吸一口气,渐渐地冷静了下来,抬眼问那站在书案另一边的将士道:“力耳杰,你刚才说除了那批铁矢,还有两车治疗水土不服的药也被送到雁定城了?”
  
      “是,大帅。”力耳杰躬身抱拳回道。
  
      他们在雁定城里虽还有人,但不过都只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位置上。如今包拉赫被擒,他就只能得到这些模糊的军情了。
  
      伊卡逻的手指在书桌上点动了几下,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中旬了,时间和机会都是一纵即逝,必须要抓住这次机会给予萧奕和南疆军致命的一击!
  
      伊卡逻握了握拳,眼中闪过一抹决心,下令道:“力耳杰,令大军整军,准备出征!”
  
      他的语气冰冷果决,仿佛要掉出冰渣子来。
  
      “是,大帅!”力耳杰领命,声音洪亮坚定。
  
      “还有……”
  
      伊卡逻半眯眼眸,沉吟一下后,接着吩咐道:“力耳杰,立刻传讯给雁定城那边,就说……”
  
      ……
  
      伊卡逻的这道命令下去后,一只信鸽立刻飞出登历城……不到半天,孙馨逸的屋子里再次迎来不速之客,那个一身黑衣的干瘦男子踏着夜色,再次造访。
  
      虽然孙馨逸心里祈祷对方永远不要再来,但是她也清楚这只是自己的一个奢望罢了。
  
      她早就踩进了一个无底的泥潭中,就算她拼命挣扎,也阻止不了身体缓缓地下沉,冰冷的泥潭已经淹到了她的脖颈……
  
      “你想知道的,我所知道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你还来做什么?”孙馨逸近乎垂死挣扎地挤出一句,眼底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那干瘦男子根本不在意孙馨逸的嫌恶,或者说,在他眼里,孙馨逸根本称不上一个人,不过是一个有利用价值的物件罢了——一个连人性都已经丢失的物件。
  
      “孙姑娘,我们大帅一片慈悲,饶你一命,你难道不该好好报答我们大帅吗?”干瘦男子阴阳怪气地说道,“大帅说了,还要姑娘再做最后一件事……”
  
      孙馨逸咬了咬牙,道:“此话当真?”只要再做一件事,她就可以摆脱这些讨人厌的血蛭?!
  
      “那当然!我们大帅是什么人,自然是一言九鼎。”干瘦男子毫不迟疑地给予保证。
  
      “你们要我做什么?”孙馨逸深吸一口气,缓缓地问道。
  
      干瘦男子得意地嘴角微勾,看着和善,眼底却是冰冷如豺狼,转述了伊卡逻的命令……
  
      孙馨逸双目几乎瞠到了极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身子因为恐惧而颤抖着。她就知道他们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的,却没想到他们竟然狠到了这个地步……
  
      她眼底的那一丝希望如同脆弱的蛛丝般铮地崩断了!
  
      她的心底、眼底被无边的恐惧所占领,可是那又怎么样?
  
      就算她再怕,她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拼死一搏。
  
      不能放弃!只要有一丝希望,她也未必不能活下去。
  
      就像那一次一样。
  
      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着……
  
      干瘦男子不屑地瞥了孙馨逸一眼,没有再理会她,自己大步离去了。
  
      孙馨逸呆若木鸡地干坐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一旁的丫鬟采薇看着自家姑娘担忧极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采薇终于忍不住小声说道:“姑娘……姑娘,我们该怎么办?”
  
      孙馨逸如梦初醒,她闭了闭眼,再睁开眼时,眼中的绝望全部褪去,代之以平静。
  
      她不是在那一天就已经决定了吗?
  
      她要活下去,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不过是别人口中的一个名字,不过是别人话语中的一声喟叹,不过是用以缅怀的一个故事。
  
      她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是最真实的!
  
      孙馨逸站起身来,道:“采薇,伺候我梳妆。”
  
      看姑娘心里有了主意,采薇也心定了,忙去服侍孙馨逸更衣梳妆。
  
      孙馨逸换了一件半新的青蓝色小竖领褙子,又梳了一个简单的纂儿。
  
      采薇本来给她戴了一朵青莲色的绢花,却又被她给摘了,斟酌再三,她在鬓角戴了一朵月白色的绒花,然后仔细打量了铜镜中的自己一番后,她吩咐采薇带上这几天缝制好的口罩,跟着,主仆俩就出门了。
  
      她俩熟门熟路地又去了守备府,求见世子妃。
  
      南宫玥如往常般在正厅见了孙馨逸,两人见了礼后,孙馨逸就示意丫鬟采薇把那篮子的口罩送上前,由画眉转交南宫玥。
  
      “世子妃,这是馨逸这几日缝制的口罩。”
  
      南宫玥从篮子中拿起一个口罩看了看,上面的针脚细密工整,显然缝制者是费了心思的,不只是如此,孙馨逸缝制的口罩上,两边的耳带稍微进行了改良,可以由佩戴者自行调整耳带的长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