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595信赖

595信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虽然马背上突然多了一个人,但是乌云踏雪还是稳稳地载着南宫玥和萧奕进入守备府中。
  
      看着主子俩甜蜜的背影,后面的百卉、百合几人含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丫鬟们早已经习惯了,她们那位世子爷不是第一次把她们给无视了,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反正有世子爷在,世子妃安全无虞,她们也没必要去做那煞风景之人。
  
      丫鬟们干脆就把步子放慢了又慢,好似蜗牛一般进府,硬是把原本十几步可以走完的路程拖长了几倍,体贴地和主子们保持一定的距离。
  
      至于竹子,就有些不识趣了。
  
      在百卉她们好似利箭一样的眼神中,他硬着头皮上前棒打鸳鸯,提醒道:“世子爷……”
  
      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等于也什么都说了。
  
      萧奕没好气地瞪了竹子一眼,却也无可奈何,对南宫玥道:“阿玥,小白和郑参将他们过一会儿就过来……”
  
      战事方歇,萧奕还有重要的军情要与众将领商议,他一进城就已经下令召集众将于一炷香后在守备府的正厅集合,共商军情。
  
      南宫玥有些不舍得,可正事要紧,只有这一仗尽快结束,萧奕才能久久地陪着她。
  
      她脸上笑着,不让他看出一丝不妥,说道:“阿奕,你赶紧去吧。”
  
      萧奕无奈地翻身下马,并把南宫玥也抱下了马,跟着他抓了抓南宫玥柔细的素手,这才磨磨蹭蹭、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百合不客气地偏头闷笑不已,笑得连肩膀都激烈地抖动了起来。世子爷的戏也未免太多了!
  
      哎——
  
      萧奕幽幽地长叹了口气,也不知道第几次地转头,可这时后方再也看不到南宫玥的身影。他整个肩膀都垮了下来,看来萎靡极了。
  
      后面的竹子刚想着是不是要安慰世子爷几句,就见自家世子爷翻脸像翻书似的又精神一振,大步朝正厅去了。
  
      萧奕在正厅才刚坐下,喝上了一口热茶,郑参将、苏逾明和李守备就一起来了。至于华楚聿、俞兴锐等等的小将都被吩咐去清理、打扫战场,以及追踪、歼灭那些逃窜的南凉残军……
  
      三位老将刚给萧奕见了礼,并在两边的圈椅上各自坐下后,厅外忽然传来一阵隐约压抑的咳嗽声,“咳咳咳……”
  
      厅中不由静了一静,众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朝厅外看去,只见一道月白的身形悠然朝这边行来,寒风一吹,月白的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看来空荡荡的,好像随时会被风吹走似的。
  
      一看到来人,厅中的郑参将、苏逾明和李守备都是面色一凝,脑海中不由再次浮现起今天战场上发生的一切,表情就下意识地变得微妙了起来。这个安逸侯实在是神机妙算、智谋过人,饶是他们这些老将自以为身经百战,见过无数大场面了,如此的人物也是平生仅见……
  
      “咳咳咳……”
  
      官语白又停下了脚步,以一方月白的帕子掩嘴,轻轻地、压抑地咳嗽着。后方的小四蹙眉看着自家公子,薄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直线。
  
      看着对方弱不禁风、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郑参将三人不禁又想起了发生在官家身上的事,表情更复杂了。这莫不是就天妒英才?!
  
      三位老将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以致没注意到萧奕眉宇紧锁,看着官语白的眼神中充满了担忧。
  
      须臾,官语白终于缓了过来,只是面色仍有些苍白,他收起帕子,大步朝正厅走来。
  
      他走到堂中,正欲抱拳与萧奕见礼,就见萧奕忧心忡忡地开口道:“小白,你既然身子不适,还是回去休息吧。”
  
      萧奕当然知道官语白身子弱,但是自打到了南疆后,这边天气温和,又经过了外祖父的一番调理,官语白的状况看着还算稳定,今日看来,他的底子还是太虚,不可见风。哪怕南疆的冬天远比王都要温暖的多,也还是有几分萧瑟的。
  
      更何况,今日之战看似赢得轻松,其实耗费了官语白不少心神。
  
      正厅里的几个老将,先是因为萧奕对官语白那古怪的称呼愣了一下,跟着都是心中一喜。
  
      世子爷这是打算不再让这安逸侯插手南疆的战局了?!
  
      三人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心里都是频频点头。
  
      世子爷做得对啊!
  
      这安逸侯虽然足智多谋,远超旁人,可是此人到底是皇帝派来的,必然不可能和他们南疆军是一条心,就算今日安逸侯与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南凉,待到来日,他们将南凉扫出南疆后,那么他们与安逸侯恐怕就是要从盟友变成敌对了!
  
      决不能给安逸侯机会在南疆发展他的势力!
  
      三人的目光都盯着官语白,打算看他如何应对。
  
      官语白淡淡地一笑,说道:“世子不必介怀,我只是吹了凉风,所以有些许咳嗽罢了。”
  
      萧奕眉宇深锁,但是没有再说什么。
  
      官语白也在一旁的圈椅上坐下,神态悠闲,姿态优雅斯文,与三名老将大马金刀的坐姿形成鲜明的对比。
  
      郑参将三人本来以为世子爷会坚持赶走安逸侯,却不想世子爷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就放弃了。
  
      难道说世子爷有什么特殊的考量?
  
      郑参将暂时压下心头的疑惑,起身禀报今日的战况:“世子爷,经初步清理战场,我军阵亡四百余人,重伤者近五百人,轻伤者上千人;敌军战亡约一万五,俘虏四千,末将估计大概还有数百逃窜在雁定城附近几十里……末将已命司明桦和俞兴锐率兵围剿。”
  
      萧奕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自从上次在雨澜山发现了那条小道和驻守雨澜山脚下的南凉人后,萧奕就着姚良航率兵把守,因而那支在雁来河中下药的南凉小队以及随后的两万南凉大军是何时通过那一带,位于雁定城的官语白和位于永嘉城的萧奕其实是一清二楚,就等于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在一直盯着南凉人的一举一动。
  
      而在南凉大军逼近雁定城的同时,萧奕也自永嘉城率领一万大军,经由那条山间小道到了雨澜山……
  
      守株待兔!
  
      一边是以逸待劳的精锐之师,另一边是军心溃散的南凉败军,一旦交锋,谁胜谁负,实则一目了然。
  
      萧奕以少胜多,几乎全歼了南凉大军,就连默科力也成了俘虏。
  
      此战可谓大捷!
  
      但仅仅只有大捷是不够的,对于官语白而言,接下来,如何从这大捷中收获更大的利益才是关键。
  
      官语白的食指在一旁的小案几上点动了几下,慢条斯理地说道:“经此一役,南凉伤亡惨重,我们当趁胜追击……”
  
      他温文儒雅的声音回荡在厅堂中,郑参将、苏逾明和李守备三人起初还心有旁骛,不知不觉就听得入了神……
  
      “簌簌簌……”
  
      厅外的寒风吹过,将那挂在树枝上苟延残喘着的残叶吹落,腐朽的东西终将被某种力量所摧毁……
  
      约莫一炷香后,厅堂内又静了下来。
  
      萧奕沉吟了一下,表情严正,果断地说道:“那么,就依安逸侯的计划行事!”
  
      “是,世子爷。”郑参将、苏逾明和李守备三人齐齐地抱拳应声,也是表情凝重。
  
      既然战情商议完了,苏逾明和李守备就陆续告退,厅堂中只留下了萧奕、官语白和郑参将。
  
      萧奕也没顾忌郑参将,迫不及待地对官语白催促道:“小白,你也劳累了一整日了,赶紧去休息吧。一会儿,我让外祖父去给你瞧瞧……”
  
      官语白本想说不必了,但是身旁的小四像针扎一样的眼神,使得他只能屈服了,乖乖从命。
  
      官语白带着小四不疾不徐地离去了,望着那道单薄的背影,郑参将迟疑了一瞬,还是忍不住提醒道:“世子爷,安逸侯此人虽才智出众,却也是把双刃刀,此人心计深沉似海,若是不能为我南疆所用,将来恐成大患!”
  
      郑参将心里有些明白了,明白皇帝为什么那么“轻易”地灭了官家满门,皇帝也是怕官家军这把绝世名刀有一天会伤了他的帝位吧……
  
      萧奕一霎不霎地看着郑参将,他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当然知道对方言语中的善意提醒,只是对方只看到了官语白的惊艳绝才,却还不知道官语白的为人。
  
      既然他决心让小白留在南疆,那么就必须改变这个局面。
  
      他要在南疆给小白一片天地,那不能只是说说而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