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596死因

596死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通敌叛国,祸及九族。
  
      一旦孙馨逸的罪名定下,孙守备的全家上下的功绩都不够将功赎罪的,忠烈之名更是荡然无存,甚至,若是皇帝想追究的话,孙家九族恐怕都逃不过这一劫。
  
      为了一个孙馨逸毁了孙家,实在太不值了。
  
      可孙馨逸不但通敌,甚至还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亲侄儿,要是这样都轻轻放过,天理何在?!
  
      偏偏孙馨逸是孙家遗孤,这雁定城满城上下都看着呢,若是擅自处置又不给个说法,恐怕也难以向这些不知情的百姓和满城将士交代。
  
      南宫玥微微蹙眉,心中有几分为难。
  
      提到孙馨逸,萧奕的眸中闪过一道冷芒,口中则若无其事地说道:“李守备和景千总方才找过我了,希望我能把孙馨逸交给他们处置,我答应了。”
  
      南宫玥心中一动,隐隐感觉事情似乎不像萧奕说的那么简单,脱口问道:“他们打算如何处置孙姑娘?”
  
      “阿玥,这事你还是别管了,会污了耳朵。”萧奕淡淡道,“总之不会轻饶了她,更不会因为她而毁了孙守备的忠烈之名。”
  
      萧奕不想再谈孙馨逸,晃了晃他和南宫玥交握的双手,给了她一个不满的眼神。
  
      南宫玥不由失笑,不再多想,牵着萧奕的手走进了屋子里。
  
      主子们一进屋,屋子里候了好些时候的画眉就迎了上来,禀道,沐浴用的热水和替换的衣裳已经准备好了。
  
      这一切当然是为萧奕准备的。
  
      经过雨澜山的那场殊死大战,萧奕虽然精神奕奕,脖子以上形容昳丽依旧,看来与往常没什么差别,但是肩膀以下却是满身的狼藉,一袭衣袍和战甲有不少地方都被鲜血所染红,身上更是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让人望而却步。
  
      也亏得世子妃不嫌弃世子爷。几个丫鬟都是暗暗心道。
  
      南宫玥亲自去净房里服侍萧奕沐浴梳洗。
  
      净房里没有窗户,点了一盏八角宫灯笼,烛火透过半透明的薄纱发出朦胧的光芒,昏黄的光晕一圈圈地发散开去,照得小小的净房半明半暗。
  
      里头热气腾腾,袅袅的白色水雾从偌大的浴桶中升腾而起,弥漫弥漫在四周,丫鬟还特意在浴桶中放了些艾叶,以洗去身上的血腥气。一身洁白的中衣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一边。
  
      南宫玥先服侍萧奕脱下了外袍,然后把手伸进浴桶里替他试了试水温,对她而言,这水温略略有些高,但是对萧奕来说就是恰恰正好。
  
      她正要转头招呼萧奕,就见一道不着一丝半缕的身形已经轻松地一下子跳进了浴桶里。
  
      “哗啦啦啦……”
  
      原本丫鬟备的热水正好在他泡进浴桶后,可以溢到胸口,用来泡澡再舒服不过……不过被萧奕这么一跳,立刻有不少热水“哗啦啦”地溢了出来,水珠四溅。
  
      南宫玥就站在浴桶旁,冷不防地就被四溅的水珠溅湿了脸颊和大半的衣裳。她穿了一件柳色的衣裙,被水溅湿后,衣衫就有些半透明,隐隐可以看到衣衫里面玫瑰色的肚兜,透着一丝旖旎。
  
      萧奕笑吟吟地看着南宫玥,故作惋惜地叹道:“世子妃,你的衣裳湿了,不如与本世子共浴如何?”说着,他歪了歪头,乌黑的长发倾泻而下,柔顺地落在他的肩膀上,胸膛上,发尾隐于水汽氤氲的热水中。
  
      他水光潋滟的桃花眼勾了一下,眼神中带着一丝希冀,更多的是诱惑,妖媚惑人。
  
      如果这家伙是个女子,应该是个妲己再世吧?
  
      南宫玥脑袋放空,魂飞天外地想着。
  
      小小的净房中静了一静。
  
      “臭丫头?!”
  
      这一声几乎是有些幽怨了,好像在说,我在你身边,你居然还跑神了?
  
      南宫玥定了定神,一眨不眨地看着萧奕,那黑亮的眸子仿佛在说,乖,别闹了!
  
      萧奕也是毫不闪避地回视,好像在无辜地为自己辩护,他哪里胡闹了!他要和他的世子妃沐浴,那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南宫玥继续与他对视,半眯眼眸,眼神坚决极了。
  
      要是和他一起共浴,那是他沐浴,还是自己被“洗”呢?
  
      南宫玥眉角一抽,简直不敢想象自己的“下场”!
  
      不一会儿,世子爷灰溜溜地摸了摸鼻子,心道:世子妃能给伺候着梳洗,自己就知足吧,要是把世子妃气走了,那自己岂不是就成了孤家寡人的小可怜了?
  
      “哗啦啦……”
  
      净房里的水声再次响起……
  
      这一洗,时间就有些久,起初净房里还有哗啦啦的水声传来……不知何时水声停了,但是丫鬟们等了又等,等了又等……主子们还是没有出来的意思。
  
      这大概就是,小别胜新婚吧。画眉默默地想着。
  
      百卉和画眉在外头的堂屋候着,也不敢进去……
  
      约莫一个时辰后,画眉准备的吃食总算是英雄有用武之地,帮主子们把几样的简单的吃食摆在窗边的案几上后,画眉立刻手脚利落地退下了,视线没敢乱瞟。
  
      明明现在是初冬,但是屋子里却热得好像是炉子烧似的。
  
      萧奕大口大口地吃着金丝卷饼,笑眯眯的目光不时地落在南宫玥略显红肿的樱唇上,整个人就像是偷了腥的猫儿似的满足极了,嘴角翘得高高的。
  
      南宫玥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只能借着吃东西的动作消极地避开他的视线。
  
      内室中,静悄悄的,只有食物咀嚼的声音,和外面寒风偶尔拂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
  
      萧奕一口气吃完三个金丝卷饼,而这时,南宫玥才刚吃完了一个。她起身给他沏了热茶,让他漱口、消食。
  
      淡淡的茶香缭绕在房间里,静谧的气氛本来闲适悠然,可是不知不觉中,就多了几分欲言又止的迟疑。
  
      南宫玥看着萧奕略显纠结的眉目,心中一动,直接开口道:“阿奕,你什么时候再走?”
  
      萧奕眨了眨眼,难掩讶色地看向南宫玥。他本来还在想要不要明天再跟她说,免得她今晚太过忧虑。
  
      南宫玥本来心头还有些沉沉的,但是看着他这副表情,反而放松了下来,对着他挑了挑眉尾,给了一个得意洋洋的眼神。
  
      这个很难猜吗?
  
      这次他们虽然全歼了南凉大军,但是登历城尚未收回,而且,她和外祖父研制的口罩也尚未派上用场……
  
      口罩,沼泽……
  
      想着,南宫玥的心底泛出一丝苦意,面上却是不显。
  
      萧奕戏谑地伸手在南宫玥发顶摸了摸,仿佛在说,我的臭丫头可真聪明!
  
      南宫玥无语地眉头抽动了一下,无奈地叹息,你以为我是家里的小白小橘吗?
  
      萧奕又饮了口热茶,当茶盅放下后,他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他走到南宫玥身旁,拉起南宫玥的手坐到了罗汉床上,缓缓地说道:
  
      “臭丫头,我三天后就要出征……”
  
      虽然早有准备,但是南宫玥的心还是不自觉地一颤。
  
      三天,才三天,比她预想得还要早一点……
  
      萧奕继续说着:“届时小白会去永嘉城主持大局,这一次,我可能要至少一个月才能回来。……你就先回骆越城吧。”把南宫玥一个人留在这雁定城里,萧奕实在有些不放心。
  
      南宫玥的嘴唇不自觉地抿成了一条直线,隐隐猜到萧奕此行的目的了……
  
      她没有多问,心里明白接下来才是他们南疆和南凉之间的殊死之战。
  
      不,不止是南凉,还有百越……
  
      她相信,赢的当然是阿奕!
  
      这广阔的领土将会是阿奕新的天地!
  
      她能做的,就是相信他,还有……等着他回来。
  
      内室中又一次安静了下来,南宫玥静静地依偎在他怀中。
  
      夜渐渐地深了。
  
      一夜缱绻……
  
      等到南宫玥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亮了,床榻上只有她一个人,她抱着薄被猛地从床榻上坐了起来,几乎要怀疑昨晚是她的梦。
  
      “臭丫头……”坐在窗边的萧奕闻声看来,他正姿态慵懒地坐在窗边,手中拿着一本兵书,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南宫玥傻愣愣地看着窗边晨曦中的昳丽青年,在柔和的阳光抚触下,他乌黑的发梢像是闪着光点似的,在两人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他笑了。
  
      一看南宫玥醒来,萧奕随手丢下手中的书,大步走到塌边,揽着她光裸的肩膀,笑吟吟地说道:“你醒了?要再睡一会儿吗?或者我让丫鬟赶紧备早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