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06嫉妒

606嫉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南宫玥闻言微微一诧,脱口而出道:“霞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绮霞显得有些茫然,喃喃道:“……我也不知道。”
  
      南宫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安抚着说道:“霞姐姐,你先坐下来,别那么着急,也许她没有认出来呢?你如今的模样和在王都时已经大不一样了。就算是我,在路上突然见到你,也不一定能认得出,更何况是摆衣。你们压根儿没有见过几面。”
  
      “可是……”
  
      南宫玥拉着她坐了下来,又亲手给她倒了杯热茶,待她喝了两口后才问道:“霞姐姐,你是在哪里见到摆衣的?”
  
      南宫玥的镇定感染了韩绮霞,她放下了手上的茶盅,理了理思绪说道:“……今日一早,我去了茂丰镇,给那里的几户人家送药。”前阵子,在茂丰镇义诊的时候,他们遇到过几户家中有人得了慢性病,又没钱看病买药的人家,之后韩绮霞就会时不时地送些药过去,“我是从茂丰镇出来的时候,见到摆衣的。她盯着我看了很久,又笑了笑才走,我的感觉告诉我,她一定是认出我来了。”
  
      南宫玥确认道:“霞姐姐,你确定是摆衣吗?”
  
      韩绮霞点点头,肯定地说道:“我确定。”
  
      南宫玥思忖道:“除了她以外还有谁?”
  
      “还有吴太医和一些随行的官兵。”韩绮霞回忆着说道,“不过,吴太医当时没有看到我。”
  
      吴太医……
  
      南宫玥回雁定城的次日,朱兴就把南宫昕从王都寄来的信递了过来。
  
      信中详细说了五皇子受伤的始末,尽管南宫玥早就从官语白那里获知了此事,可是南宫昕的信显然更为详尽,也更为……让人心疼。
  
      算算五皇子受伤的时间,吴太医如今到了骆越城,莫非是因为五皇子状况不妙,所以才特意来向她求诊的?那么,摆衣又是为何而来?
  
      “百卉。”南宫玥沉吟着吩咐道,“你去一趟前边,问问朱兴,有没有收到过王都来人的消息。”
  
      他们来了南疆后,并没有撤去王都的情报网,皇帝派人来南疆这么大的事,不可能得不到一点儿消息!
  
      百卉匆匆退下,南宫玥又给韩绮霞斟了一杯茶,尽量放缓声音,安抚道:“霞姐姐,这世上人有相像。退一步来说,就算她真认出你来又如何?不过是区区异国圣女,一个侍妾罢了。”
  
      一开始被识破身份,韩绮霞确实是慌张的,也有些乱了分寸,可这会儿,她已经渐渐冷静了下来。
  
      仔细想想,正像玥儿说的,人有相像,只要自己不承认,摆衣又能如何?回王都去向皇伯伯告状吗?
  
      “玥儿。”韩绮霞不禁问道,“摆衣不是给三皇子为侧了,怎会来了南疆?”她还并不知道三位皇子被册封为郡王的事。
  
      南宫玥摇摇头,摆衣会来这里,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等到一盅茶喝完,百卉回来了,她看了一韩绮霞,见南宫玥并不在意,便屈膝禀道:“世子妃,朱管家说在十五天前收到过从王都来的飞鸽传书,当时就立刻送去雁定城了。”
  
      南宫玥微微一怔,有些明白了。
  
      显然是错过了。
  
      朱兴的信到雁定城的时候,自己可能刚刚启程,而回到骆越城后,朱兴就本能地认为她其实已经收到了信。
  
      以至于阴差阳错……
  
      事到如今,也不必深究,南宫玥直接问道:“皇上派了什么人来,来南疆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五皇子殿下的病……”
  
      “等等。”韩绮霞惊讶地插嘴道,“五表弟他怎么了?”
  
      “前几日,哥哥来信告诉我,五皇子殿下在天坛祈福时,从台阶上摔了下来。”南宫玥简单的把自己所知的经过说了一遍,听得韩绮霞不禁捂住了自己的唇,克制着没有哽咽出声。
  
      南宫玥拍了拍韩绮霞的手,向百卉点点头,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据说百越有一种奇药可以治愈五殿下,皇上就命百越圣女去向百越索药。”
  
      “此行共有几人?”
  
      “百越圣女和太医院的吴太医,并由齐王府的韩大公子率一千御林军护卫。”
  
      韩绮霞眼睛一亮,道:“大哥也来了?!”
  
      南宫玥冲她笑了笑,说道:“霞姐姐,在韩公子回王都前,你们一定可以见上一面的。”说着,她眨眨眼睛道,“指不定,还能让他‘见一见’阿鹤呢。”
  
      听懂了南宫玥的话外之意,韩绮霞的脸上飞起一抹红霞。
  
      南宫玥的思绪飞快而动。
  
      对于五皇子的病情,远在南疆的她其实无能为力,让她有些不安的是奎琅献上的“药”,这真得是治疗的药吗?
  
      在如今这个时机,摆衣会来南疆,到底是为了五皇子,还是……别有所图?
  
      南宫玥更怀疑是后者。
  
      想到这里,南宫玥向百卉微微颌首,后者立刻领会了她的意思,去了前院让朱兴派人盯着。
  
      当日下午,韩淮君,吴太医和摆衣一行人进了骆越城,随行的只有五十御林军,其余人等则驻扎在了城外。除摆衣进了驿站外,韩淮君和吴太医径直来了镇南王府向镇南王请安。
  
      显然,镇南王早就知道王都会有人前来,早早地就从军营回来了。
  
      南宫玥得到消息的时候,韩绮霞也才刚刚回去,而她正拿着肉干喂小灰。
  
      南宫玥摸了摸小灰的脑袋,然后又拿起一块肉干,但这一次还没送到小灰口中,就听“喵呜”的一声,小橘不知道何时蹲在她脚边,一双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仿佛在说,你们在偷偷吃什么啊?
  
      南宫玥眉头抽动了一下,这肉干本来给小橘吃一点也无妨,可是她不在才一个多月,小橘这家伙就被萧霏惯的不知道胖了多少斤,现在体型已经比小白大了两圈了。
  
      不行,不能再惯着这个贪吃的家伙了。
  
      南宫玥硬着心肠,把肉干丢给了小灰,小灰一口吞下,得意地俯视着小橘,小橘可怜兮兮地“咪呜”了一声,仍旧仰首看着南宫玥……
  
      就在南宫玥两难之际,画眉匆匆地进来了禀道:“世子妃,吴太医求见。”
  
      南宫玥扬了扬眉,她本想明日找机会把吴太医叫来的,没想到,他倒是主动来求见自己了。南宫玥整了整衣裙,就去外院的正厅见客。
  
      两人寒暄见礼后,吴太医单刀直入地道明了来意。
  
      “世子妃,老夫这次来是为了五皇子殿下……”吴太医眉宇紧锁,忧心忡忡地把五皇子摔下祭天坛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一直说到五皇子在服下南宫昕献的保命丸后,好不容易保住了性命,又在次日苏醒了过来,可是……
  
      吴太医越说面色越是凝重:“世子妃,五皇子殿下自从苏醒后,时不时就会头痛,有时候是每日一次,有时候是每日三四次。一旦头痛起来,五皇子殿下就会被变得性情狂暴……”帝后眼看着五皇子日日受头痛之苦,痛极时甚至以头撞击书案,自然是心疼不已,皇后更是每日以泪洗面,辗转难眠。
  
      吴太医幽幽叹了口气:“太医院为此也伤透了脑筋,几位太医几次会诊,也尝试了针灸、按摩、艾灸、汤药、外敷药膏等各种手段,却是对五皇子殿下没有一点帮助……只能眼看着五皇子殿下一天天憔悴和痛苦。直到后来,百越的三驸马奎琅殿下献上了一种百越奇药——五和膏。本来皇上和皇后娘娘也不敢轻易用这五和膏,可是有一次五皇子殿下实在因为头痛难忍,挥刀割伤了自己,血流不止,皇上才决定冒险一试……”
  
      南宫玥凝神听着,如今皇上既然让摆衣走了这一趟,那么想必奎琅的药……
  
      果然——
  
      吴太医继续道:“在服了五和膏后,五皇子殿下的头痛症就缓和了下来,情绪也平和稳定。皇上和皇后娘娘喜出望外,命三驸马继续献药,可是三驸马说当初百越几个使臣来大裕时身上带的五和膏数量不多,唯有派人去百越取。后来,皇上就召了老夫,命老夫随同摆衣侧妃走这一趟,以便验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