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13疯病

613疯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南宫玥整了整衣装,即刻从碧霄堂出发,坐了一辆青篷马车赶往城西的林宅。
  
      堂屋里,吴太医和林净尘围着一张圆桌相邻而坐,两位老人家正对着一块指头大小的黑色膏药研究讨论着。
  
      旁边还放着纸笔,纸上都是涂写留下的痕迹,显然两人已经商量了好一会儿。
  
      “玥儿,快过来。”
  
      南宫玥一到,林净尘就迫不及待地招呼道,让她在自己身旁坐下。
  
      三人见礼后,南宫玥的目光落在了置于一个白瓷小碟上的黑色膏药上,“外祖父,吴太医,这就是五和膏?”
  
      林净尘点了点头:“玥儿,我和吴太医研究过了,大致确定五和膏里有这几味药……”说着,他把手边的一张纸移到了南宫玥跟前。
  
      南宫玥飞快地扫视了一遍,纸上列了四种药草:柏子仁、银羽叶、合欢皮、辟寒花和玄月藤。
  
      林净尘继续说道:“还有一味重要的主药,应该是吴太医说的玄缨果,可惜我未曾见过,也不知其药效如何。单就能够识别出来的药草来看,这五和膏至少有镇定安神的作用。”
  
      镇定安神……这四个字,显然与驱除五皇子脑中的淤血无关。
  
      南宫玥沉吟了一下,提议道:“外祖父,不如我们先做个试验吧?”
  
      林净尘无奈地捋了捋胡须,“听说你们说,五皇子已经服用过不少五和膏了,想必这应该不是什么剧毒之物,无论慢性毒药,还是别的什么,至少需要长时间的试验才能看出端倪,可这些五和膏的份量实在太少了。”
  
      吴太医跟着叹了口气:“偏偏他们以没有玄缨果为由,只送来了这些。”
  
      南宫玥微微蹙眉,问道:“他们送了多少?”
  
      “才一斤。”吴太医苦笑了一下,把当日的情形一一说了,又指了指桌上的那块五和膏说道,“就这些,也是韩大公子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
  
      南宫玥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心想:摆衣这是真得弄不到五和膏,还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她更相信是后者,毕竟,摆衣这次来南疆,显然是为了替奎琅与萧奕谈判而来,在没有得到结果前,她只能想方设法留在骆越城。而五和膏显然是拖延时间的最好借口。
  
      幸好……
  
      “外祖父,吴太医,”南宫玥抬眸道,“我已经派了人去百越,看看能不能买到一些五和膏。……我们可以暂且先用这些试试。”
  
      吴太医第一次来见过她以后,南宫玥就让朱兴安排了人去百越打听五和膏,也让他们顺便弄些回来。
  
      只要百越确实有五和膏,必然会有结果。
  
      “那就再好不过了!多谢世子妃。”吴太医激动地抚掌说道。
  
      林净尘亦是微微颌首,说道:“那就先用老鼠试验一下吧。”这么少的份量,也就唯有小体型的动物可以拿来做试验的。
  
      吴太医自然应了。
  
      两人接着又商议起了试验的事宜,南宫玥在一旁执笔记录下来,偶尔也提出一些自己的意见。等到一切落定,吴太医起身告辞。
  
      百卉送吴太医出了门,这时,韩绮霞从西稍间里走了出来。
  
      刚才她虽避着吴太医,可在里面也都听到了外头的对话,不由得眉宇紧锁,朝大门的方向看去。
  
      这些日子来,她一直为樊堂弟的安危感到担忧,偏偏她学医术还不满一年,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留意到她的神情,南宫玥站起身来,亲热地挽住韩绮霞的胳膊,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霞姐姐,马上就要过年了,你可有给自己制几身新衣裳?”
  
      韩绮霞怔了怔,道:“玥儿,我的衣裳够穿了……”
  
      往年她在王都过年时,要进宫给太后、帝后请安,要出门去各府拜年做客,那当然是要做些新衣裳,而如今,她也没有什么需要交际应酬的场合,反正无论她穿什么,外祖父和玥儿都不会嫌弃她的。
  
      南宫玥却是笑了,笑得意味深长,“霞姐姐,阿奕和阿鹤他们说不定过年的时候就会回来了……”她故意眨了一下眼,透着些许调侃的味道。
  
      战争就快要结束了?!鹤表哥要回来了!韩绮霞双眼一亮,脸上是压抑不住的喜色,林净尘亦然。
  
      持续大半年的战役已经给南疆这片土壤带来了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伤害,战争能够尽快结束,对于百姓,对于那些南疆军的将士,都是一件莫大的好事,南疆终于可以休养生息了。
  
      林净尘心情大好,捋了捋胡须道:“霞姐儿,你一个年轻姑娘别成天和我一个老头一样穿得灰蒙蒙的,”他大臂一挥道,“去去去,多买几身料子,外祖父给你出银子。”
  
      在林净尘和南宫玥的协力进攻下,韩绮霞根本毫无还击之力,立刻举双手投降……再者,女为悦己者容。鹤表哥快回来了!
  
      想着,韩绮霞的脸上露出一丝羞赧,一丝甜意。
  
      两人坐着南宫玥的那辆青篷马车自林宅出发,去了城西一家小有名气的布庄锦绣坊。
  
      她们是第一次来这家布庄,不过布庄的伙计也是个眼尖的,一看就知道这辆马车是精心改装过的,随行的马夫、丫鬟看来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伙计招呼得殷勤极了,低头哈腰地迎着南宫玥和韩绮霞沿着楼梯往二楼去了。
  
      这时,楼下大门又进来一个青衣老妇,笑吟吟地与另一个伙计说着话:“伙计,我想挑一些鲜亮的料子……”
  
      鹊儿回头看了一眼,引路的伙计在前边说道:“夫人,姑娘,贵宾室在这边,请跟小的来……”
  
      话语间,伙计恭敬地迎着南宫玥和韩绮霞进了二楼的贵宾室,又热情地招呼她们坐下。
  
      南宫玥和韩绮霞绕着一张圆桌坐下,坐下的同时,鹊儿小声地在她耳边附耳道:“夫人,刚才那个是半夏的娘……”
  
      也就是那罗婆子了。南宫玥眸光一闪,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
  
      很快,掌柜带人捧了不少时新的布料过来,有南疆这边的料子,有从江南进来的,也有从王都来的,各式布料五彩缤纷看得人眼花缭乱。
  
      那掌柜的倒是个眼光品味不错的,提供的料子都是时下最新的图案,还很贴合南宫玥和韩绮霞的气质。
  
      南宫玥干脆让那掌柜的多拿了一些料子出来,兴致大好地挑选了起来。
  
      她不止挑了几匹适合年轻姑娘的料子,还给萧奕选了店里唯一一匹绛紫色的云锦,打算回去后,给他做一身新衣裳。
  
      这一挑就足足挑了有一个时辰,南宫玥这才心满意足地打道回府。
  
      回到碧霄堂,这才刚进院子,画眉就过来禀报说乔大夫人和乔若兰来了,还得到镇南王的允许,去了正院探望小方氏。
  
      南宫玥点点头,只交代让正院的人盯着些,便道:“你去把霏姐儿和霓姐儿叫过来。”
  
      画眉屈膝领命而去,不多时,萧霏和萧霓两姐妹就到了。
  
      待见过礼后,南宫玥笑吟吟地招呼她们坐下,说道:“霏姐儿,霓姐儿,我今日出门,给你们挑了些料子,正好拿来做一身新衣裳。”
  
      鹊儿使唤着几个小丫鬟把料子捧了过来,两种料子的风格泾渭分明,一者素雅如兰,一者灿黄如迎春,一看就是知道分别是给哪位姑娘的。
  
      小姑娘家看到好看的料子自然是掩不住喜色,萧霏和萧霓均是得体地欠了欠身道:“多谢大嫂。”
  
      “你们两姐妹喜欢就好。”南宫玥含笑着,她吩咐了画眉让人把给府里其他姑娘挑的料子都送过去,随后说道,“霏姐儿,霓姐儿,临近过年,府中事务繁多,我这边有些忙不过来,就想着让你们姐妹俩给我搭把手可好?”
  
      闻言,萧霓眼中一亮,她也是心中通透的人,明白大嫂之所以叫上自己是想教自己管家。否则,哪怕过年再忙,大嫂有大姐萧霏帮手,又有卫侧妃随时可以顶上,哪里轮的上自己。其实这几年,母亲也陆续让自己开始管着自己院子的事,但是她的院子不过是一亩三分地,跟王府的理事那是天差地别的,这一次若是能从中学到一二,也够她以后受用无穷了。
  
      瞧大姐姐身上那天翻地覆的变化,就可知一二。
  
      萧霓忙不迭应声,目露感激。
  
      为了萧奕无后顾之忧,南宫玥自然是希望镇南王府一切安宁。无论是萧霏、萧栾,还是王府的二房、三房,她都不介意帮扶一把。作为王府的嫡女,不说琴棋书画这些,管家理事总是要会的。萧霓这小姑娘被萧二夫人教得还不错,举止得体,只是有些过分的小心翼翼,却也是难免——丧父之女,总是比旁人要过得艰难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