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18神药

618神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旁的一个青衣丫鬟俯身把白玉梅花吊坠捡了起来,若有所思地说道:“姑娘,这吊坠看着有些眼熟……对了!”她想到了什么,忙道,“这好像是那位顾姑娘的,奴婢记得顾姑娘把她配戴在腰间的。一定是顾姑娘给姑娘喂药时不小心掉在姑娘身上了。”
  
      “顾姑娘?”丘氏挑眉问道。
  
      她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小丫鬟进屋禀说,鹊儿带着王府良医所的陈良医来看给萧霓诊脉了。
  
      丘氏再也顾不上那顾姑娘,急忙让小丫鬟相请。
  
      陈良医在王府多年,对于萧霓的病情也甚为了解,诊了脉后,就开了个方子嘱咐她先服上三日,他明日再来请平安脉。
  
      丘氏总算是放下心来。
  
      鹊儿听闻萧霓已经没有大碍,就匆匆回去复命,然而一进屋她就听画眉说,世子妃带着百卉去了外书房。
  
      南宫玥会去外书房,当然是朱兴有要事回禀。
  
      自打上次南宫玥命朱兴派人去百越已经过去有半个多月了,派去的暗卫今日刚刚回来,也带来了调查的结果……
  
      “世子妃,暗卫在芮江城细细打听了,五和膏是百越宫廷中才有的一种秘药,民间难觅踪迹。”朱兴面露惭愧地说道,“因而也没能弄一些回来。”
  
      南宫玥微微蹙眉,无论是奎琅还是摆衣,都是聪明人,做事又一贯谨慎,怎么会随便给出一套漏洞百出的说辞,毕竟南疆与百越相邻,想要找到一个熟知百越的人也并非难事。
  
      只是,没有这五和膏,外祖父那边的试验恐怕就难成了……
  
      她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沉思片刻后,方道:“朱兴,你去一趟驿站见见韩公子,把这个结果告诉他……”
  
      朱兴抱拳领命,一双锐眸闪闪发光。
  
      世子妃,这一招高!
  
      化被动为主动!
  
      朱兴前脚刚从驿站出来,后脚韩淮君就和吴太医一起造访了摆衣。
  
      面对明显面露不善的二人,摆衣仍旧是笑吟吟地,若无其事地与两人见礼,“韩公子,吴太医。”
  
      她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可是韩、吴二人都深知这个百越圣女心机深沉,皆是面色冷淡。
  
      “摆衣侧妃,”韩淮君冷冰冰地质问道,“眼看着马上就要过年了,第二批五和膏何时才能到?”
  
      哪怕朱兴没来,韩淮君也打算这两日过来催促一下五和膏,尽管上次的一斤已经让人快马加鞭送回王都了,可也不能任由恭郡王侧妃这么无止尽的拖延下去。
  
      “韩公子且勿着急。”摆衣优雅地福了福身,不以为意。
  
      她还是一贯的淡定优雅,用安抚的语调说道:“韩公子,此前烈毕锐大人也说了,现在伪王专政,我们在百越行事实在有些不便,烈毕锐大人已经命下头的人尽力去寻玄缨果,可惜寻得的数量还是不多……只能先赶制一些是一些。”
  
      韩淮君微微眯眼,伸出一只手掌,不容置疑地说道:“摆衣侧妃,十日为限,届时再不把五和膏送到,在下会即刻飞鸽传书,向皇上禀明此事!”
  
      “韩大人……”摆衣还想再拖延些日子,韩淮君已经不想再听她说什么,和吴太医一起告辞了。
  
      摆衣半垂眼眸,眸色晦暗不明,双手紧紧地握拢成拳。
  
      南宫玥逼她,韩淮君也逼她……
  
      他们真以为她好欺辱不成?!
  
      “圣女殿下。”洛娜小心翼翼地问道,“可要再去催一下烈毕锐大人?”
  
      “去吧。”摆衣微微颌首,说道,“让烈毕锐十日里先送三斤过来,暂且应付一下那韩淮君再说。”
  
      三斤的量肯定远远不足,可好歹只要稳住了韩淮君就能再拖延上一阵子。
  
      无论是为了与萧奕的谈判,还是为了六殿下交代的那件事……
  
      上次南宫玥狮子大开口以后,她立刻让人想办法去联系被软禁在府的六殿下,然而,幸运的是,她这边才刚行动,六殿下竟然就主动派人带来了口信,交代了她一件事……
  
      那一刻,摆衣喜出望外,她相信,只要能够完成了那件事,南宫玥,不,萧奕的威胁就再也算不上什么了。
  
      而在那之前,她必须得拖延时间!
  
      “你去办吧。”
  
      摆衣挥了挥手,洛娜恭敬地领命退下。
  
      的确,她们如今的一举一动都在韩淮君的眼皮底下,然而百越这么些年来在这骆越城里并不是没有底子和眼线的……
  
      洛娜把摆衣的话以暗语传达了出去,主仆二人接下来只要等五和膏送来就是。
  
      时间在等待中一天天的过去,随着正月临近,整个骆越城的年味都重了许多,一派喜气洋洋。
  
      南宫玥在把手头上的事都理顺后,就将一些简单的差事交给了萧霏和萧霓。
  
      原本南宫玥还担心萧霓的身子,想着是不是别让她跟着萧霏做事了,可是在萧霓发病后的次日,丘氏就亲自带着萧霓上门,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请南宫玥能多指点一二。
  
      丘氏也是用心良苦,虽心疼女儿,可也明白,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
  
      于是,南宫玥也就依着原来的打算行事,只是对萧霓更加小心了一些。
  
      萧霏和萧霓都是那种很认真的性子,相比之下,萧霏更为较真,而萧霓则更细腻,两人有商有量的,把事情都办得妥妥当当。
  
      南宫玥到南疆后的第一年就这样静静地走到了尾声。
  
      大年三十,一大早,从王府到碧霄堂全都挂起了大红灯笼。
  
      南宫玥今年并不想去改变王府的旧例,可因萧奕连番大捷,还是大手笔的给了下人们不少的赏赐。除了比往年加更丰厚的封红外,每个人都新制了两套衣裳,外加大米和白面各一袋,两只鸡,十斤肉,一匣子点心等等,凡是家里有孩子,更得了一袋子府里制的松子糖。
  
      下人们一个个都是喜出望外,王府上下对世子妃满口称赞。
  
      只是,让南宫玥有些遗憾的是,南疆的新年没有王都那遍野的皑皑白雪,总觉得好像缺了些什么。
  
      那一丝惆怅在新年的喜悦中不过是一闪而逝。
  
      下午申时,王府的主子们先后到了正堂,无论平日里彼此之间有什么龃龉过节,今日都是满面春风,寒暄了一番后,镇南王一声令下,众人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骑马的骑马,上马车的上马车,一队车马声势赫赫地从王府驶出,往萧氏宗祠而去。
  
      宗祠里,一片热闹喧哗,一眼看去,还是那些面孔,就像当初给南宫玥开祠堂入族谱时一样,只除了萧奕不在。
  
      南宫玥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思念,半垂眼帘跟在镇南王身后。
  
      镇南王身份最高,但是祭祖的事宜自然是由族长牵头,男子们依次进祭祀大堂献爵、焚帛、奠酒,众人对每个步骤都了然于心;女眷这边则在南宫玥的带领下供奉祭品,一切在沉默中井然有序,肃穆庄严。
  
      待祭祖完毕,夕阳已经落下。
  
      众人都出了祭祀大堂后,气氛很快又变得热闹起来,大伙儿一边走,一边交头接耳,一直到前方传来族长萧沉的声音:“王爷。”
  
      萧沉与镇南王并肩而行,他一停下脚步,镇南王也跟着停了下来,然后跟在后方的其他萧氏族人亦然。
  
      浩浩荡荡的人群停在了庭院中,他们的目光都齐刷刷地落在镇南王和萧沉身上。
  
      萧沉一脸正色地继续道:“王爷,已经过去大半年了,不知道那些账目对得如何了?”他说的当然是当初老镇南王留下的那些产业。
  
      几个月前,这些产业的账本就已经送到了萧奕的手里,这眼看着都快要翻过年了,还没有个说法,萧沉觉得自己身为族长得过问一二,免得别人以为萧奕仗着世子的身份,想要霸占弟弟的产业,这对萧奕的名声也不好。
  
      萧沉此言一出,周围的其他人静了一静,众人表情各异,都是忍不住朝镇南王看去。
  
      当日为了做见证,萧氏一族中有不少人都亲眼看到那些搬去碧霄堂去的账册,足足有好几箱,让人咋舌,可想而知,老王爷这是留下了多少产业啊!当时镇南王的脸色都黑了。
  
      众所周知,王爷素来与世子爷不和,如今这对账分产的事也实在拖得有些久了,指不定王爷会趁机大作文章……
  
      萧三太爷和萧六太爷皆是面露紧张之色,两人忍不住暗暗交换了一个眼神,前者说道:“我等当年得了老王爷之托,管着这一大笔产业,现在这事久久未决,总觉得有些对不住老王爷的嘱托。哎。”
  
      “是啊。王爷。”萧六太爷接口说道,“我们这几日也商量过了,世子如今征战在外,何时归来也尚未可知,这分产事大,总不能这样无休止的拖延下去。不如这样,就由族长做主,我们几个人做个见证,先把产业给分了,王爷觉得可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