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20被抢

620被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顿饭平静无波的结束了,等下人们撤了席面后,就有一个管事嬷嬷来禀,说是王爷请大家去德和楼看戏。
  
  既然镇南王相请,众人便都熟门熟路地往王府内院西南角的德和楼去了,远远地,就听到德和楼的方向传来一阵铿锵有力的锣鼓声,看来戏已经开唱了。
  
  随着众人渐行渐近,唱词也变得清晰起来,一身粉红色妆花褙子的计大姑娘欢喜地抚掌道:“是《木兰从军》,我最喜欢花木兰了。”
  
  其他几位姑娘也是连声附和,姑娘们一时间找到了共同的话题,又喜笑颜开地聊了起来。
  
  进了戏楼,戏台上唱的确实是《木兰从军》,而且还是木兰从前方大胜归来,回来见老父和家人的一幕。
  
  姑娘们更欢喜了,就等着看最**的一幕,嘴里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
  
  镇南王和其他人都已经在戏楼二层的楼廊上就坐,一边说笑,一边看戏,气氛很是和乐。
  
  女眷们在南宫玥的带领下沿着楼梯,也上了二层的楼廊,乔若兰悄悄地拉了拉母亲的袖子,脸上有一丝急切。
  
  乔大夫人看了女儿一眼,心中无奈:这儿女都是债啊。
  
  她给了女儿一个安抚的眼神,心里下定了决心。以乔大夫人对镇南王的了解,知道弟弟显然因为最近前方大捷,心情不错,今天倒也确实是个机会。只不过,她本来想私下找机会和弟弟说话……现在看来,怕是看完戏后,男人们还会去吃酒。
  
  待女眷们坐下后,戏台上正好一出戏唱罢,镇南王大力鼓掌,连声叫好。
  
  趁着下一出戏的空隙,乔大夫人朗声对镇南王道:“王爷,如今登历城已经收复,真是可喜可贺,不知道王爷打算何时办庆功宴?王府好久没有热闹热闹了。”
  
  乔若兰眼睛一亮,母亲说的是,还有庆功宴呢!那自己还有机会……有机会见到那个人!
  
  乔大夫人的一声问一下子就引来众人的注意力,大家都看向镇南王,想看他如何表态,可是南宫玥却饶有兴味地看着乔大夫人,挑了挑右眉。
  
  乔大夫人的话乍听没什么问题,像是在关心前方战事,只不过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总是有几分怪异。
  
  镇南王捋了捋胡须,说道:“如今南凉残军弃城溃逃,等歼灭了这些人,战事就算是了结了。”说起前方大捷,镇南王的心情更好了,爽朗地大笑了几声。
  
  乔若兰扭了扭手中的帕子,看向母亲,无声地再次催促着。
  
  乔大夫人只得又道:“王爷,些许南凉残军想必也起不了什么气候,阿奕他在捷报里可有说他还有安逸侯、傅三公子他们打算何时回骆越城?”
  
  安逸侯……想着安逸侯,乔大夫人都不知道是该恨还是该喜了,女儿没病前就像是对安逸侯着了魔,如今是更执拗了,一言不合,就要死要活。乔大夫人真怕万一女儿不能如意的话,会,会……
  
  乔大夫人心里长叹了一口气,几乎不敢想下去。
  
  这时,锣鼓声再次响起,又有浓妆艳抹的戏子粉墨登场,镇南王随口答道:“也就是这一个月的事吧。”
  
  镇南王没觉得不对劲,却有心思细腻的女子从乔大夫人的话品出些味道来。
  
  计夫人讽刺地勾唇,也不知道她这大姐又在打什么主意,看着是关心战事,关心侄儿,可是她怎么觉得仿佛是更关心的是安逸侯和傅三公子呢?!难道说……
  
  凌夫人也是若有所思,抬眼朝乔若兰看了一眼,就见乔若兰半垂眼眸坐在那里,眼波荡漾,脸颊上浮起一抹动人的红晕,这分明是少女怀春之相。
  
  这么说来,乔若兰到底是对安逸侯,还是傅云鹤有意呢?!
  
  心念不过一闪而过,无论是对计夫人,还是凌夫人而言,真相为何都不重要,反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就是看看大姐家的好戏罢了。
  
  唯有南宫玥为乔家的不自量力勾起了唇角。
  
  随着戏台上的《五世请缨》唱响,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掌声、叫好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初二这天就在戏子的咿咿呀呀声中,过去了。
  
  过年的每一天都是那么忙碌,以南疆的习俗,新年里头,家中的长辈会带着姑娘们前往妈祖庙祈福。镇南王府小方氏禁足,二房三房都是庶房,自然就由南宫玥担当了这个重任。
  
  正月初四的一大早,除了年纪实在太小的五姑娘萧容玉和六姑娘萧容茜,萧霏、萧容萱、萧霓和萧容莹四位王府的姑娘全都到齐了。
  
  无论是以前小方氏当家,还是现在南宫玥当家,萧霏平日里都是随性而为,想出门就出门,而其他三位姑娘就没那么随意了,多是被长辈拘在王府的闺房中,难得出去一回,萧容萱和萧容莹掩不住喜色地交头接耳,欢乐得仿若在枝头跳跃的喜鹊。
  
  巳时,两辆黑漆平顶的马车准时从王府的一侧的角门出发,一路往着城中心的安澜宫去了。
  
  安澜宫一向香火鼎盛,今日更是香客云来。
  
  看着安澜宫的门口马车排成一条长龙,南宫玥干脆让姑娘们都下了马车,步行过去。
  
  因为香客多,自然引来了不少货郎、小贩,这还没进安澜宫,几个姑娘看得目不暇接,忍不住买了好些东西,没一会儿,丫鬟们真是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来。
  
  进了大门后,里头就更拥挤了。
  
  不时可以看到穿着一色青衣的妇人在帮着香客引路,分流人群。
  
  姑嫂们也都不是第一次来安澜宫了,一个个都是熟门熟路地来到了正殿,正殿的门口也排着长龙,信徒们都在外头耐心地等待着。
  
  萧容萱有些不耐,可是眼见南宫玥和萧霏都没说什么,也只能勉强忍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