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26擅闯

626擅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众人相继出了药房,外头的天空旭日乍升,日头恰好迎面正对众人,刺眼得让人下意识地闭目……
  
      “君表哥?!”
  
      忽然,右前方传来一个耳熟而惊喜的男音:
  
      “君表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道清隽修长的身影刚绕过屋子来到后院,朝这边大步行来,那张娃娃脸上又惊又喜。
  
      “鹤表弟!”韩淮君也是面露喜色地快步上前,亲热地拍了拍傅云鹤的肩膀,露出和煦的笑容,“昨天你随大军凯旋归来,我也去城门那边迎你了,只是昨天人多,你又要向王爷复命,我也找不到机会和你说话。”
  
      傅云鹤飞快地看了后方的韩绮霞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着,霞表妹,怎么昨天她也不跟他说一声?害他没有好好准备一番!
  
      韩绮霞故意转身去关药房的门,赧然地避开了傅云鹤的目光。
  
      韩绮霞身旁的南宫玥没有漏掉这对璧人之间的眼神交换,嘴角微勾。
  
      若是霞姐姐在南疆出嫁的话,那就可以好生热闹一回了……想着,南宫玥眼中又染上了笑意,心情轻快了不少。
  
      傅云鹤搭着韩淮君的肩膀,热络地问道:“君表哥,你什么时候来的骆越城?”
  
      “我是年前才到的……”韩淮君俊朗的脸庞上有些复杂。
  
      傅云鹤敏锐地觉察到了什么,急忙问道:“君表哥,是不是王都出了什么事?!”看霞表妹的样子,应该不是齐王府出事,那就是宫中?
  
      五和膏的事委实也有些复杂,韩淮君心中有千头万绪,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
  
      林净尘捋着胡须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大家去前头坐下说话吧。”
  
      一行人就簇拥着林净尘往前头的堂屋去了……等到韩淮君把事情的经过一一说了以后,已经过去一炷香了。
  
      傅云鹤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他也知道五皇子从祭坛上摔下来的事,却不知那之后竟然又生出了这么多的变化。五皇子不止是大裕的储君,而且还是他们的表弟,从小看着长大的表弟……
  
      傅云鹤板着一张娃娃脸沉声道:“君表哥,大嫂,若是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地方,你们可别跟我客气!”
  
      韩淮君没有说话,重重地拍了拍傅云鹤的肩膀作为回应,男人与男人之间,很多时候不需要那么多言语……
  
      小丫鬟上了热茶来,淡淡的玫瑰茶香随着热气缭绕在屋子里,林净尘想到了什么,说道:“昨儿,霞姐儿买了些玫瑰酒回来,大伙儿都尝尝,这家玉酿坊的玫瑰酒应该是骆越城里数一数二的了,口感甘冽,醇厚绵香,而且玫瑰酒可以和血散瘀、清心健脑、滋阴补肾……”
  
      林净尘滔滔不绝地说着,听得南宫玥忍俊不禁地掩嘴笑道:“外祖父,我看玉酿坊应该请您去当掌柜的才是。”
  
      一时间,众人都笑出声来,言笑晏晏,屋子里的气氛终于轻松了一些。
  
      傅云鹤止住笑后,又道:“君表哥,这么说,你月底前就要回王都?”他的信昨天才快马加鞭地寄出,恐怕还要费些时日……
  
      韩淮君点了点头,不由得朝韩绮霞看了一眼,对傅云鹤点头道:“鹤表弟,你霞表妹这边就要你多照顾着点了……”
  
      看着韩绮霞如今一副无所不能的样子,作为兄长,韩淮君没有吾家有女初成长的喜悦,只有心疼。要是可以平安和乐地活下去,谁又想“无所不能”?!说到底,只是无奈罢了!若非是齐王妃……何至于此!
  
      他话落之后,屋子里静了一静,气氛顿时有些怪异。
  
      除了韩淮君外,在场的其他人都知道傅云鹤和韩绮霞如今已经不止是表兄妹而已,南宫玥和林净尘不禁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韩绮霞的脸上顿时染上了一片红霞,一时间不知所措。
  
      傅云鹤蓦地站起身来,撞到身后的圆凳发出咯噔的声响,一下子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他原本含笑的娃娃脸上笑容一收,乌黑的眼眸清澈而坚定。
  
      只看他的表情,韩绮霞就隐约猜到他要说什么了,脸颊更红了。
  
      南宫玥和林净尘也是了然地对视了一眼。
  
      “林家外祖父,君表哥,”傅云鹤一脸正色道,“我昨日回骆越城以后,就已经送了信去王都给祖母和母亲……”
  
      韩绮霞惊讶地朝傅云鹤看去,昨日,他来接她时完全没跟她提起这件事……
  
      而韩淮君却是怔了怔,有些疑惑,不明白傅云鹤给王都去信的事为何要特意与自己还有林净尘提起。
  
      傅云鹤语气坚定地继续说着:“我在信里跟祖母说了我要求娶霞表妹……”他既然要娶霞表妹,当然就要三媒六聘。
  
      什么?!就算是稳重如韩淮君都傻眼了,手中的酒杯差点没滑下去。鹤表弟要娶自己的妹妹韩绮霞?!韩淮君差点没捏自己一把,想看看自己是否在做梦。
  
      傅云鹤当然看得出韩淮君的震惊,原本有些紧张的情绪反而因此变得轻快了些,乌黑的瞳孔中闪闪发光,郑重而真挚地作揖,把他该说的话一鼓作气地说完:“外祖父,君表哥,我想聘霞表妹为妻,请两位允许!”
  
      本来他想等王都那边先有了消息,再正式地与林净尘提此事,没想到韩淮君忽然来了。
  
      也好,干脆加快一下进度!
  
      说不准等大哥从南凉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可以娶上媳妇了。
  
      傅云鹤无视韩淮君震惊的表情,乐滋滋地计划起来。
  
      南宫玥嘴角的笑意更浓了,阿奕和她没有看错傅云鹤,他应该能给霞姐姐幸福吧!
  
      韩淮君的嘴巴张张合合,心中千头万绪,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傅云鹤和韩绮霞是亲上加亲,两家门当户对,这本是一门再好不过的姻缘,如果当初在王都的时候,傅云鹤求娶韩绮霞的话,就算齐王妃想让韩绮霞去和亲奎琅,齐王也不会答应。
  
      想着,韩淮君的目光落在了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韩绮霞身上。
  
      韩绮霞变了,如同凤凰涅槃重生,因为“死”过一回,所以变得更坚强,从一朵暖房中的娇花,变成了路边的生命力极其旺盛的野草。
  
      也或许就是因为韩绮霞的这一“死”,才把这两个原本渐行渐远的表兄妹之间牵上了红线。
  
      这大概就是命运吧!
  
      想起了远在王都的蒋逸希,韩淮君突然放松下来,释然地笑了。
  
      自己和蒋逸希之间还不是这样……往昔发生的一幕幕快速地在他脑海中闪过,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时光更无法倒流,自己又何必纠结于一些莫须有的事!
  
      只要韩绮霞能幸福,只要一切都好!
  
      屋子的众人不由得都笑了。
  
      韩淮君清了清嗓子,故意用调侃的口吻说:“鹤表弟,我等着你叫我舅兄的那一天!”
  
      诚然,傅云鹤和韩绮霞面前必然还存在各式各样的阻碍,比如韩绮霞现在的身份,比如傅大夫人的想法,比如……如果是以前的傅云鹤,韩淮君会担心这个只会笑的鹤表弟能够给韩绮霞幸福吗?
  
      可是现在,他只要相信这对有情人就好。
  
      他们俩都不是过去的他们了,现在的他们应该可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在韩淮君笑吟吟的视线中,韩绮霞的面颊又红了,半垂小脸。
  
      这一日,一直在林宅用过午膳,南宫玥才打道回府。
  
      次日一早,百卉从林宅取回来了一个小瓷瓶。这小瓷瓶只有一指长,里面装了半瓶透明的液体,这是从整整一斤的五和膏里提炼出来的。
  
      南宫玥把小瓷瓶捏在了手心里。
  
      她是打算让摆衣自己去尝尝这五和膏的滋味,可到底要如何行事……
  
      南宫玥把玩着小瓷瓶,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莺儿,你带几个小丫鬟去采几篮子梅花花瓣回来,各色的梅花都要。画眉,我这就列张单子,你替我去库房找找,我记得库房里应该都有。”
  
      两个丫鬟纷纷应命去了,南宫玥笑吟吟地和百卉说道:“我好久没有亲自动手做口脂了。”
  
      南宫玥在王都的花颜就是一家脂胭铺子,刚开张的那会儿,铺子里卖的口脂和面脂全都是她亲手调制的,直到后来,雇了可靠的师傅后,才彻底放手。
  
      不过,这手艺还没有完全生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