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27诚意

627诚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相比那金碧辉煌的花月堂,若素斋看来雅致了不少,门口摆着两盘君子兰,伙计们穿着一式的青衣,袖口绣着银色的花纹。
  
  若素斋的门口,不时有华丽气派的马车在石阶外停下,伙计殷勤地把一个个贵客迎了进去。
  
  当摆衣和洛娜步行到铺子口时,立刻就有一名伙计迎上来,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二人,目光在摆衣的蓝眸上停顿了一下,然后伸手做请状:“这位夫人请。”他的态度只是客气,称不上热络。
  
  狗眼看人低!摆衣心中不屑,知道这伙计看自己不是坐马车来的,又穿着打扮得普通随意,就没把自己放在心上。
  
  摆衣也懒得跟这等势利眼计较,淡淡道:“你们铺子可有什么好……”
  
  她话还未说完,就被一个有些尖锐的女音打断:“掌柜的,我可是你们若素斋的老客户了,这新出的‘半月娇’就不能先卖我一盒吗?……你不会是想卖给徐夫人吧?”
  
  循声看去,只见前面的柜台前站着一个穿着紫金双色锦缎褙子的中年妇人,吊梢眉,三角眼,看着有些刁钻。
  
  中年妇人目光灼灼地看着柜台上一个贝壳形状的小瓷罐,那瓷罐做得精致极了,边缘镀金,盖子和罐身都描绘着婉约细腻的梅花图,光是这小瓷罐就让人爱不释手。
  
  “何夫人,怎么会呢!”
  
  柜台后,是一个穿了一件暗红色吉祥如意纹褙子的妇人,大约四十余岁,团圆脸,和气中却透着一丝精明,显然就是若素斋的掌柜的。
  
  那掌柜的笑眯眯地说道:“这‘半月娇’是真的不能卖。何夫人,您是老主顾,我也不瞒您说,制这一罐口脂的工序极为复杂,需要一个月才得这么一小罐。世子妃上个月就定下了。”
  
  “世子妃?!”那何夫人,惊讶地脱口而出,“掌柜的,这半月娇竟是世子妃定的?”
  
  掌柜的自得地挺了挺胸,炫耀地说道:“那是。世子妃可是我们这儿的常客!我们若素斋推陈出新,哪像某些个什么老字号故步自封。”
  
  “既然是世子妃预定的,那也只能罢了。”何夫人遗憾极了,接着又道,“掌柜的,等你家师傅制出了新的‘半月娇’,你可务必要先通知我啊!银子绝不是问题。”
  
  掌柜的笑吟吟地连声附和,吩咐伙计把那位何夫人送走了。
  
  何夫人走后,掌柜的正要把那小瓷罐收起来,就见眼前一暗,身前多了一个长着一双蓝眸的少妇。
  
  “这位夫人……”掌柜的习惯地露出热情的微笑。
  
  摆衣不想与她客套,直接道:“掌柜的,我也想瞧瞧这口脂。”
  
  掌柜的笑容一收,上下审视着摆衣,不冷不热地说道:“这位夫人,咱们店里的‘半月娇’是非卖品。”她语气中透着一丝不耐,仿佛在说,真是不识趣,明明听到这口脂是世子妃预定的,还非要凑上来!
  
  莫不是自己看也看不得?那自己还真要比南宫玥早得手!摆衣目光一冷,道:“掌柜的,你是做生意的……做这一小罐‘半月娇’真的要一个月?”
  
  “……”掌柜的嘴角有些僵硬,眼中闪过一抹心虚。
  
  摆衣看在眼里,淡淡道:“掌柜的,你也不过是想‘奇货可居’罢了。和气生财,何必与银子过不去呢?!我出五百两,你意下如何?”
  
  “这……”掌柜的捏着手中的小瓷罐,还有些犹豫。
  
  摆衣不屑地勾唇,趁掌柜的没留意,突然出手一把夺过对方手中的小瓷罐,笑道:“掌柜的,这罐‘半月娇’卖了我,你再多花些功夫做一罐给世子妃便是。”
  
  说着,她给身后的洛娜使了一个眼色,洛娜立刻从袖中掏出一张银票往柜台上一放。
  
  掌柜的盯着那五百两面额的银票,眼睛一亮,难掩其中的贪婪之色,原本她还想去抢摆衣手中的那个小瓷罐,此刻手却在半空中顿住了……
  
  摆衣的眼中闪过一抹得意,若无其事地说道:“掌柜的,我还要买些胭脂和头油,你可有什么推荐的?”
  
  闻言,掌柜的一双精明的眼眸更亮了,连声道:“有有有!”她打开柜台,从里面拿出一个红木托盘,托盘上放着好几个小巧精致的瓷罐,滔滔不绝地介绍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摆衣满载而归地带着洛娜离去了,昂首挺胸,之前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
  
  掌柜的热情地亲自将摆衣送到门口,直到摆衣的身形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掌柜的这才转身回了铺子里,嘴角还是含着客套的笑意。
  
  掌柜的吩咐伙计在前头看店,自己则挑帘往后头的贵宾室去了。
  
  守着门口的一个青衣丫鬟也没进屋禀告,就直接引着掌柜的进了屋,屋子里淡淡的茶香缭绕,宁静致远。
  
  掌柜的低眉顺眼地上前,那恭敬内敛的样子与之前在外头时迥然不同。
  
  “世子妃,”她得体地对着坐在上首的太师椅上的女子屈膝行礼,“那百越圣女已经走了。”
  
  南宫玥应了一声,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茶盅,嘴角勾出一个浅笑,说道:“烦劳程掌柜了。”
  
  这若素斋其实是老王爷留给萧奕的产业之一,它幸运的没有落入小方氏的手里,而是由老王爷的亲信经营了十几年。南宫玥到了骆越城后,就拿了回来,并从江南请来了师傅制作胭脂水粉。
  
  这一年来,若素斋在骆越城名声鹊起,已是一家数一数二的铺子了。不过,骆越城的百姓只知这是一家老店,无人知道它其实是碧霄堂的产业。
  
  而若素斋的掌柜,能在小方氏的眼皮底下保着这家铺子十几年,自然也是可信的。
  
  如今已经顺利的把口脂“卖”给了摆衣,这五和膏是好是歹,就由摆衣亲身来证明吧……
  
  南宫玥温和地与掌柜的说了一会儿话,又从若素斋里挑了一些胭脂水粉,这才打道回府。
  
  回到碧霄堂,南宫玥就吩咐莺儿把胭脂水粉拿去送给府里的姑娘们。
  
  莺儿屈膝应是,她先去了月碧居,然后才到二房萧霓的院子。
  
  萧霓的大丫鬟桑柔闻讯迎了出来,说道:“莺儿姐姐,姑娘正在抄写佛经。”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家夫人让姑娘在没有抄完前不可见客。莺儿姐姐把东西交给我就成了,请替我家姑娘谢谢世子妃。”
  
  抄佛经?
  
  莺儿微微一怔,不过,她也听说了二夫人信佛,时常带着女儿一起吃素、抄佛经。
  
  于是,她便把胭脂水粉递给桑柔,随后就告辞了。
  
  待莺儿走后,桑柔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她匆匆地回了内室,掀起珠帘,一眼就看到萧霓脸色灰败地斜靠在美人榻上,呆呆地望着窗外。
  
  “姑娘,世子妃命莺儿姐姐给您送了些胭脂水粉过来,说是若素斋当季新制的。”
  
  见萧霏没有反应,桑柔轻手轻脚的把胭脂水粉放到了梳妆台上,正要说话,萧霓的呼吸忽然就急促了,一下又一次,又重又急,胸口起伏不定。不一会儿,她的额头就已是冷汗淋漓,身体也渐渐蜷缩了起来。
  
  “姑娘!”
  
  桑柔焦急地喊着,忙道,“奴婢去给您拿药。”
  
  “不要……”萧霓抬起手来,她的嘴唇紧紧地抿成了一线。
  
  她不想要!
  
  自打正月十五那日回来以后,萧霓就想了许多许多,想到她如何与顾姑娘相识在浣溪阁,如何在送还那串白玉梅花吊坠时与顾姑娘重逢,如何愚蠢无知地服下了顾姑娘给的药……
  
  其实,这些日子以来,她哮喘发作的频率明显增加了,原本她几个月都难得发作一回,可是现在,每隔几日就会频繁发作,而这个间隔时间也越来越短。
  
  任何方法都没用,唯有顾姑娘给的药才能够缓解。
  
  就像此刻一样……
  
  “姑娘……”桑柔的眼眶中含满了泪水,却不敢大喊出声。
  
  萧霓拼命地忍耐着,可是随着呼吸越来越急促,她的身体里面更是好像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啃噬。她的意识渐渐模糊了,就好像那一日一样。
  
  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只知拼命地伸出手来,痛苦地呻吟道:“药、给我药……”
  
  桑柔愣了一下,连忙手足无措地从梳妆台上拿起了那个小瓷瓶,舀出了一小勺黑色的膏药,喂到了萧霓的口中。
  
  药一入口,萧霓的状态很快就好转了,她先是呼吸渐渐平和,紧接着,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过了一会儿,她慢慢地坐起身,已经完全恢复正常,就好像刚刚那如死一般的痛苦都是假的,可是,萧霓却知道,一切全是真实的……
  
  “姑、姑娘。”桑柔捏着小瓷瓶,快要哭出来了,“里面的药不多了。”
  
  萧霓缓缓地回头看着她,就听桑柔说道:“药只够吃两三次的量了,姑娘、姑娘……我们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