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29诱供

629诱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镇南王世子怎么会在这里?!
  
  邓管事一双锐目瞪得老大,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凸了出来。
  
  上次是萧二公子,现在又是萧世子,这可是萧奕啊!
  
  和那个二世祖萧栾不同,“杀神”萧奕可是他们百越不共戴天的仇人!
  
  自己今日还能全身而退吗?
  
  邓管事只觉得浑身像是浸泡在冰水中一样,冷得发寒,身体不自觉地微微颤抖起来,心中千头万绪不断地翻涌着。
  
  这个时候,邓管事已经感觉到了当初萧二公子行事处处透着不对劲,其实当初他也曾一闪而过地怀疑过什么,但是平静如常的生活让他很快就把那一丝的怀疑抛诸脑后……他终究是大意了!
  
  好一会儿,邓管事突然沉声开口道:“为什么?……为什么要等到今日才动手?”
  
  在问话的同时,答案自然而然地浮现在邓管事心中,难道是因为当时萧奕还在前方战场?
  
  可萧二公子乃是镇南王的继室之子,据说这两兄弟一向水火不容,萧二公子怎么可能跟萧奕一条心呢?!
  
  等一等,那位年轻公子真的是萧二公子萧栾吗?
  
  邓管事忽然想明白了什么,他记忆中的“萧栾”轻佻之余有些娘娘腔,身形单薄荏弱,而眼前这萧奕虽然形容昳丽,容颜比女子还要明艳,可是那漫不经心中透着几分凌厉的气质让人决不会错认他的性别……
  
  这两人看起来无论是容貌到气质都迥异,真的是亲兄弟吗?
  
  难道当初那位所谓的“萧二公子”只是借着萧栾的名头来自己这里探路的?而自己却傻得被对方骗走了两百五十石的铁矿?生生送了一大笔军饷给南疆军?!
  
  邓管事只觉得喉头一甜,差点没呕出一口老血来。
  
  有意思!萧奕似笑非笑地看着那邓管事微微挑眉,他们这边还没有问话,对方倒是先试探起他们的口风来。不过既然决定把邓管事交给官语白,他就不打算再出声。
  
  官语白微微颔首,抚了抚衣袖,然后看向那邓管事,温声道:“这位兄台,不管你是否真的姓邓,我就称呼你一声邓管事吧。”
  
  邓管事不语,仿佛根本就不屑理会他。
  
  小四微微眯眼,眸中闪过一抹杀气。
  
  官语白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又道:“邓管事,你所料不差,你早已经漏了马脚。还有,‘那个人’的确不是萧二公子。”
  
  邓管事瞳孔猛缩,目露震惊地直视着坐在萧奕身旁这个温文儒雅的年轻公子。
  
  对方能与萧奕平起平坐,想必也不是什么普通的角色。
  
  可是,萧奕此人无论容貌还是气质都太过醒目突出,以致刚才邓管事几乎无视了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斯文书生,直到此刻,才不得不直视对方的存在。
  
  邓管事仍旧沉默不言,心底却起了一片惊涛骇浪,疑问一个接着一个地浮现心头:
  
  这个人究竟是谁?!
  
  此人如何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是有窥心之术,还是对方不过是在诈自己?!
  
  对方到底意欲何为?!
  
  ……
  
  即便是周大成,也是惊讶地看向了官语白,心想:这个安逸侯,说话行事还是这般让人难以预料。
  
  官语白淡淡地笑了,继续说道:“邓管事,我在王都时曾与贵主奎琅有过几面之缘,奎琅殿下确实是个枭雄,即便是一时不得志,仍然有像邓管事这样的人才效忠于他。”
  
  萧奕他们果然是知道了!知道自己是百越人,知道自己效忠于奎琅殿下!领悟到这个事实后,邓管事反而冷静了下来,又想明白了不少事。
  
  既然“萧二公子”的事是一个陷阱,那么,那个跑去告官的逃奴想必和“萧二公子”是一伙儿的,这么说来……
  
  “你们拦截了我送去给六殿下的信?”邓管事缓缓道,心如明镜。
  
  当初,为了筹集“萧二公子”要的两百石铁矿,自己曾写了一封信让老宋送去芮江城向六皇子殿下求助……如今想来那一切都是“萧二公子”算计好的,逼得自己不得不对外求助。是啊,也唯有如此,他们才会知道这座矿山和奎琅殿下有关。
  
  那么,他们必定也早就知道这是一座盐矿,而非铁矿了。
  
  怪来怪去,还是怪自己在此顺遂了近二十年,太过安逸,才会马失前蹄……
  
  想着,邓管事心中苦涩难当,这一次,他是要栽在这里了,只希望不会连累到远在王都的奎琅殿下。
  
  官语白没有回答,自顾自地说道:“奎琅把如此重大的任务交付给你,想必你与他之间并非是普通的主仆,或者说,你的旧主和奎琅有非同凡响的情分。”
  
  十九年前,奎琅不过是一个不到十岁的童子,这盐矿最初的主人显然不会是奎琅。
  
  盐是每个人日常的必需品,自古以来,私盐就代表着足以令无数人铤而走险的暴利,更何况是在缺盐的百越。盐矿的旧主愿意把这代表着巨大利益的盐矿交给奎琅,想必与奎琅关系匪浅,比如父母血亲……
  
  而奎琅有了这个盐矿后,也难怪可以在百越王在世时,就在百越国内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即便前几年百越连年征战周边小族,奎琅手头都有足够的军饷支撑。
  
  邓管事沉默以对,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事到如今,他没什么好说的,对方也别想从他口中得知什么,左右也不过一死!……再者,就算他招了,萧奕就会放过自己吗?
  
  邓管事的嘴角勾出一个讽刺的弧度。
  
  一时间,书房里寂静无声,三个士兵目光冰冷地瞪着那邓管事,心道:这该死的南蛮人,都已经是阶下之囚了,还敢如此傲慢!
  
  而萧奕仍旧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也不着急,就算邓管事不说,小白自然也有法子从对方口中撬出他想知道的东西。
  
  他随手拿起一旁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哗啦啦——”
  
  茶水声回荡在小小的书房里,声响不大,可是在邓管事的耳里,却像是无限放大一般,他的额头不自觉地沁出了汗珠。
  
  “小白,喝水。”萧奕也替官语白倒了一杯。
  
  官语白不客气地接过,悠闲地饮着茶水,看这两人的样子就好像是在茶楼听书饮茶一样。
  
  “听闻贵主奎琅殿下的母亲乃是贵国上一代的圣女?”官语白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悠然自得地开口道,“贵国的两代圣女皆非凡俗女子,有大智慧,实在是‘巾帼不让须眉’!”
  
  邓管事心中一惊,此人为何又突然提起了早已经先去的王后,或者说是太后。……不过,把那摆衣和太后相提并论,未免也太看得起摆衣了,摆衣哪有太后高瞻远瞩,老谋深算!当年,若非是太后,先王又如何坐的上王位!由大皇子殿下继位那是理所当然的!
  
  官语白一直在观察着邓管事的每一个表情变化,自然也没错过对方眼中的那一丝轻蔑。
  
  看来他猜的不错,自古皇家无父子,当涉及王位与权利之争时,就是亲生父子也会反目成仇,百越王又怎么可能把事关国家命脉的盐矿交到奎琅手中,这个盐矿果然是奎琅的母亲,也就是百越上一任圣女传给奎琅的。
  
  官语白放下手中的茶杯,含笑道:“邓管事,贵国将这个矿场握在手中足足十九年,还为此杀了方家的袁副管事灭口……难道说这些年来,方家就没有怀疑过?就从来没有派人来探查过?”
  
  邓管事斜眼朝官语白看去,冷笑道:“你是想问我们是不是和方家勾结吗?……难道我说没有,你就会信吗?”他眼中浮现出一丝不屑,看来此人也不过如此,前面那些个故弄玄虚的话,果然是对方在诈自己!……哼,就让他们大裕人去狗咬狗好了!
  
  想着,邓管事的眼神变得阴毒起来。
  
  官语白的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浅笑,从这邓管事的语气,对方显然不知道老镇南王曾经来西格莱山探查的事。也是,老镇南王这般人物,又怎么会那么轻易就漏了马脚!若是老镇南王的死与矿场有关,以他的英明神武,恐怕是栽在熟人手里吧……这个人是在萧家,还是在方家呢?!
  
  那么,接下来就还剩最后一个问题……
  
  官语白眸光一闪,伸出一根修长的食指,问道:“邓管事,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请教,十九年前,你可曾去过和宇城?”
  
  最后一个问题?和宇城?!什么意思?
  
  邓管事的眼中掩不住的疑惑,看起来一头雾水。他明明什么也没说,为什么对方却表现得他好像已经招供了?!
  
  官语白从他的眸中得到了答案,蓦然站起身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