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31毒源

631毒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一日,对于碧霄堂上下而言,尤为漫长,压抑,直到一个小丫鬟略显激动的喊叫声在院子里响起:“老太爷来了!林老太爷来了!”
  
  萧奕刚刚才给南宫玥又换了一方湿巾冷敷,一听林净尘来了,急忙站起身来,朝门帘的方向望去。
  
  不一会儿,一阵急促的步履声由远至近,随着一阵挑帘声响起,鹊儿领着林净尘和韩绮霞健步如飞地来了。
  
  林净尘和韩绮霞都是身着青衣,打扮得十分朴素,且形容间透着些许风尘仆仆,一看就知道是刚回林宅,就被鹊儿领来了碧霄堂。
  
  外祖孙俩的脸上都是掩不住的忧虑。
  
  “外祖父!”萧奕上前了半步,在看到林净尘的那一刻,原本焦躁不安的心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
  
  他深吸一口气,往旁边退了些许,道:“外祖父,阿玥服了她自己开的药后,稍稍退了会儿烧,可是很快又烧起来,现在她还‘睡’着……”说着,萧奕的声音苦涩难当,他也不知道南宫玥现在算是睡,还是昏迷……
  
  林净尘微微点头,在床边的那把小杌子上坐下,百卉稍稍挑开锦被的一角,把南宫玥的右腕自锦被下拉了出来。
  
  林净尘左手抚着右袖口,右手的三根手指轻轻地搭在了南宫玥白皙的腕间,他半垂眼帘,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韩绮霞默默地在一旁打开了药箱,时刻待命,双眸则紧张地一时看南宫玥的睡颜,一时又去观望林净尘的表情。
  
  须臾,韩绮霞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了,眉头微蹙。
  
  在场的数人之中,除了“昏睡”的南宫玥以外,最了解林净尘的人,非韩绮霞莫属。
  
  跟在林净尘身边的这一年,韩绮霞随着他习医,随着他云游采药,随着他四处行医,她曾经看过林净尘给数以千计的人探过脉,无论是多严重的病症,林净尘都只需要短短三息时间探脉,就已经心中有数。
  
  可是现在已经不止是三息了,时间一点点地过去,此刻,时间好像是被某种玄乎的力量放慢了一般,过得尤为缓慢……
  
  渐渐地,不只是韩绮霞,萧奕还有几个丫鬟也感觉到不对劲了。
  
  林净尘这脉探得未免也太久了一点,是南宫玥的脉象有什么不妥之处?
  
  百卉略通医术,那种感觉更为敏锐直接,心口仿佛压了一块巨石似的。世子妃精于医术,身子一直养得不错,平日里很少生病,这次的病症来势汹汹,似乎来的有些蹊跷……而且,世子妃还因为高烧昏迷了足足三个时辰,这种种症状总是让百卉觉得有些怪异。
  
  百卉的心一点点地沉了下去,心中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内室中,寂静无声,连呼吸声也听不到,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风雨欲来的压抑感。
  
  这时,林净尘终于收了手,面沉如水,垂眸不语,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萧奕握了握拳,终于忍不住问道:“外祖父,阿玥她……”
  
  林净尘仿若未闻,好一会儿,才抬眼看向萧奕,面色凝重地缓缓道:“阿奕,玥儿的脉象有些不太对……”
  
  他话落之后,内室中再次安静了下来,一片死寂,仿佛有一层层浓重的阴云压在众人的头顶。
  
  萧奕的心一下子沉至谷底,感觉心口像是破了好几个洞似的,呼呼的冷风穿心而过……
  
  画眉、鹊儿和莺儿三人都是俏脸惨白如纸,画眉喃喃道:“世子妃难道不是着凉发烧吗?”
  
  “霞姐儿,给我取一根银针……”林净尘伸出一只手道。
  
  原本呆滞的韩绮霞猛然回过神来,赶忙从药箱中取出一个针包,而百卉则把一方干净的白巾递给林净尘,让他擦拭双手。
  
  林净尘熟练地从针包中取出一枚银针,一手捏起南宫玥右手的食指,飞快地在她的指尖上刺了一下。
  
  殷红的鲜血像一朵诡异的妖花般绽放在她白皙的指尖绽放,红得刺眼……
  
  林净尘的动作自然是极其快速利落的,从南宫玥还算安详的脸庞可见一斑。
  
  一旁的萧奕看着忍不住握紧了拳头,他在战场上不知道受过多少大大小小的伤,他都不曾动容,可是这一刻,他却觉得心口好像被那针尖刺了一下。
  
  林净尘拿起一方白色的帕子,抹去了南宫玥指尖的血渍,又让韩绮霞取来一瓶药粉,洒了一些在血渍上。
  
  帕子上,鲜血色的血渍慢慢变得暗淡,直到变为黑红。
  
  林净尘若有所思了片刻,面色凝重地看向了萧奕,说道:“阿奕,玥儿她十有**是中毒了!”
  
  中毒?!众人皆是瞳孔一缩,面面相觑。
  
  以南宫玥的医术,想要对她下毒,那可不容易啊!
  
  百卉第一个想到的是厨房,难道说厨房里的人动了什么手脚?可是世子妃吃的东西,也常常会分赏给院子里的丫鬟们,大家似乎都没什么异状。屋子里的熏香她们更是没少闻……还能有什么呢?!
  
  林净尘捋了捋胡须,缓缓地又道:“若我所料不差的话,玥儿所中的应是一种慢性毒药……”说着,他微微眯眼,朝沉睡中的南宫玥看去,“其实玥儿中的毒也不深,本来现在应该发现不了的,但是因为玥儿小时候底子亏……”
  
  顿了一下后,林净尘解释道:“玥儿她娘生玥儿的时候难产,以致玥儿的体质生来就比别人弱,而且从脉象看,玥儿六七年前又重病过一次……”
  
  百卉想起了什么,道:“老太爷,奴婢记得安娘提起过,世子妃九岁的时候,曾经有一次连着数日高烧不止,重病了许久,把二夫人给吓坏了……幸好后来醒了过来。”难道林老太爷说的就是这次?
  
  林净尘微微颔首,继续道:“病愈后,玥儿应该仔细地给她自己调理过了,随着年岁大起来,她身子骨也康健了不少,但终究是底子不如常人,因此这一回被这毒素稍稍一激发,才会突然间病来如山倒。”林净尘看着南宫玥,表情有些复杂,叹息着道,“这一次,对于玥儿来说,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众人被林净尘最后一句话说得一头雾水。
  
  林净尘很快解释道:“此毒虽然不烈,却是缓缓在体内作用的,就如同白蚁在一间宅子中安居,起初看不出变化,但是天长日久下去,毒素累积到一个程度,就好似房子被白蚁蛀空了一般,重则伤及性命,轻则损其脏腑,正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届时才是真的麻烦了。……此刻,玥儿的情况虽有些凶险,却未到绝境,我先设法给玥儿退烧,稳定体征,然后得想办法找到毒素的来源,得清楚是什么毒才能对症下药……”
  
  “查!”萧奕冷声道,他的声音仿佛是从喉底挤出一般,虽然只是一个字,却是如那严冬的寒风般,让人听着就觉得冷冽刺骨。
  
  众人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他身上,只见他面上像覆了一层雪霜一般,双眸中寒芒暴射,一瞬间,浑身释放出一股凌厉的杀气,犹如一头狠辣的凶兽一般。
  
  萧奕平日里总是一副笑吟吟、玩世不恭的样子,林净尘和韩绮霞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杀气凌然的萧奕,都是心头一惊,跟着心里暗叹:也是,萧奕毕竟是先后率领大军打退了百越、南凉之人。
  
  于南疆,他是百姓口中的战神;
  
  但是于百越、南凉这样的敌人而言,他就是杀神!
  
  “是,世子爷!”百卉慎重地福身领命。
  
  跟着,萧奕神色稍缓,对着林净尘慎重地作揖道:“外祖父,阿玥就拜托您了!”他乌黑的眸子一霎不霎地看着林净尘,前一瞬杀伐果敢的将领,此刻就变成一个无措的孩子,一个害怕失去亲人的孩子。
  
  林净尘笑了:“阿奕,玥儿可是我的外孙女。”又何必说什么“拜托”!
  
  说着,林净尘对韩绮霞使了个手势后,韩绮霞就熟练地又拿出一个卷起来针包,解开长,摊成长长的一条,又取出一支火烛点燃。
  
  见林净尘打算给南宫玥针灸,百卉忙给打下手,将南宫玥的身子侧翻过来,并将锦被掀开少许。
  
  林净尘平复了一下心绪,就先捻起了五根金针,用火烧后,先后在曲池、合谷、大椎、委中、风池穴下针。
  
  很快,南宫玥的呼吸就平稳下来,百卉不知道第几次试了试南宫玥额头的温度,掩不住惊喜地说道:“烧退了,世子妃的烧退了。”
  
  林净尘接过韩绮霞递来的青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滴,又道:“阿奕,依我之见,此毒必然是在玥儿时常可以接触到的地方,这屋子、院子都必须仔细勘察一番……”
  
  夜渐渐深了,但是整个碧霄堂却骚动、沸腾了起来。
  
  碧霄堂被彻底封闭,任何人都不得随意进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