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35断药

635断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色渐浓。
  
      院子里,一灰一白两头鹰正在嬉戏玩耍,一会儿停在枝头互相啄着羽毛,一会儿又在天空盘旋嬉戏。
  
      寒羽还是一头刚刚展翅的雏鹰,当然飞不过小灰,小灰只要随便一个振翅,就可以轻松地追上寒羽,它显然是在故意让着寒羽,两头鹰一时远,又一时近。
  
      南宫玥裹着斗篷懒洋洋地倚在窗边的美人榻上,巴掌小脸还是有些苍白。
  
      看着窗外的小灰和寒羽,她的心情就明快开朗不少,笑道:“没想到寒羽这么快就学会飞了……”南宫玥脑海中不由得浮现起当初寒羽刚被捡到时的样子,小小的一团,就跟小灰小时候一样。
  
      一旁,坐在一把小杌子上的萧奕捧着一个青瓷大碗呼呼地对着碗口吹着,然后笑了:“臭丫头,药可以喝了!”
  
      他把手中盛了大半碗褐色药汁的青瓷碗递到了南宫玥的手里,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喝完,又熟练地给她嘴里塞了颗糖。
  
      “簌簌……”
  
      小灰拍着翅膀飞了过来,准确地停在了窗槛上,歪着脑袋看着用斗篷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南宫玥,仿佛在问,你没事吧?
  
      南宫玥对着它浅浅地一笑。
  
      这时,一阵挑帘声响起,穿了一件青蓝色褙子的百卉快步进了内室,走到二人面前,屈膝禀道:“世子爷,世子妃,朱管家派人来传话说,人抓到了!”
  
      内室中,静了一静,只听窗外的寒羽发出稚嫩的鹰啼,展翅飞了过来,在小灰的身旁落下了。
  
      萧奕眸中闪过一道精光,淡淡道:“让朱兴把她带下去。”
  
      他这句话听着再寻常不过,每个字听似都没什么异常,但是,无论是南宫玥,还是百卉,都心知肚明,萧奕的这句话只是表面的意思罢了。
  
      这“顾姑娘”能被派到百越执行这样重要的任务,显然受过严苛的训练,不可能的轻易交代出一切。不过,朱兴在军中多年,自有手段撬开一个人的嘴。
  
      萧奕的嘴角勾出一个抹似笑非笑。
  
      “是,世子爷。”百卉恭声应道,跟着就利索地退下了,很快,内室中就只剩下了一串串珠链晃荡的声音。
  
      从头到尾,倚在美人榻上的南宫玥一句话也没有说,由着萧奕处置。
  
      “臭丫头,”萧奕看向南宫玥,正色道,“你该回榻上休息了。”
  
      她重病未愈,不能劳累,更不能吹风,但是从昨日起就一直昏昏沉沉的睡在床上,也委实把他的臭丫头闷坏了,所以适才他才同意趁着喝药的一会儿工夫,把她抱到美人榻放放风,也呼吸些新鲜空气。
  
      南宫玥点了点头,只觉得一股倦意又上来了,慵懒地打了一个哈欠。
  
      瞧着她小小的身子缩在斗篷里看来如此娇小、柔弱,萧奕心中一颤,丝丝怜惜蔓延开来,交织成一张大网。
  
      他站起身来,轻松地将南宫玥自美人榻上抱起,放到了内室另一头的床榻上,替她解下斗篷,又扶着她躺下,盖好锦被……
  
      每一个动作都做得如此认真、小心,仿佛他是在处理军国大事似的。
  
      南宫玥好似一个娇贵的搪瓷娃娃般由着他摆弄,她当然抗议过,可是萧奕不理会,还戏言地问她是不是不满意“奕儿”的服侍?
  
      他说得戏谑,但是南宫玥却感受到了他心底的自责,阿奕是在责怪他自己没照顾好她吧?
  
      于是,南宫玥就由着他了。
  
      这才短短一日,这位金贵的世子爷已经把“奕儿”这个角色扮得像模像样了。
  
      想着,南宫玥的乌黑的眸子中就盛满了盈盈笑意,越来越浓,一眨不眨地看着替她掖着被角的萧奕。
  
      她不求荣华富贵,只愿她们相濡以沫,携手到老。
  
      萧奕在俯身在她额头亲了一记,轻声说:“臭丫头,快睡吧!我会陪着你的……”
  
      他会陪着他的,永远,永远……
  
      停在窗槛上的小灰好奇地看着两个主人,然后又转头看了看身旁的寒羽,想也不想地在寒羽的额心上轻啄了一下。
  
      可怜的寒羽发出委屈的叫声,一脸疑惑地看着小灰,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它拍了拍翅膀,往空中飞走了……
  
      小灰直觉地振翅追了过去,等萧奕循声看来时,便只见两鹰的背影,他疑惑地耸了耸肩,没有放在心中,而南宫玥已经闭上了眼睛。
  
      夜渐渐地深了,唯有夜空中的银月和繁星彻夜不眠。
  
      直到鸡鸣声响起,破晓的第一道光芒照亮了东边的天空,从南疆到遥远的王都都是亦然……
  
      早朝后,咏阳大长公主就随着皇帝一起来了凤鸾宫。
  
      此刻,凤鸾宫服侍的人大都被遣退了,只留下了几个皇后的亲信在里头侍候着。
  
      坐在下首的一把圈椅上的咏阳抿了口茶,放下茶盅后,关心地问道:“皇后,小五最近怎么样了?身子可好些了?”
  
      皇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道:“本宫在此替小五谢过皇姑母关心,小五的精神好多了,如今平时也能稍稍读上会儿书,比之前好多了。”
  
      眼看着韩凌樊渐渐地恢复了过来,压在皇后心头的巨石总算是放下了些许。
  
      咏阳抚了抚衣袖后,又问道:“皇后,小五是否还在服用奎琅献上的五和膏?”
  
      皇后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不自然,应了一声。
  
      与皇后隔案而坐的皇帝眸中闪过一道异芒,却没有说什么。
  
      咏阳皱了皱眉,沉声道:“皇上,皇后,恕我直言,百越人素来阴险狡诈,口腹蜜剑。”咏阳年轻的时候,曾是南疆军麾下一员将领,也与百越交过数次手,百越的品性卑劣,诡计多端,反水之事亦没有少作……“依我之见,皇上、皇后还是别过于轻信于他为好!”
  
      皇帝若有所思地转动着玉扳指,想起自己前几天收到的一封八百里加急……
  
      “皇祖母,”皇帝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其实朕在初五那日收到了淮君派人从骆越城送来的八百里加急……信中提及他们在骆越城时,偶尔得知林老神医正云游至此,就请他瞧了一下五和膏,林老神医怀疑五和膏很有可能具有致瘾性。”
  
      皇帝说话的同时,皇后脸色微白,眉宇紧锁。
  
      咏阳面色一凝,林净尘是南宫玥和南宫昕的外祖父,又是天下第一神医,他既然这么说,必然是有其道理的。
  
      “皇上,皇后,”咏阳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脸郑重地说道,“如此说来,这五和膏的确不应该再让小五继续服用了。”
  
      皇后眸光一暗,神色黯然。
  
      韩淮君既是皇帝的亲侄儿,又是皇后的侄女婿,跟皇家的关系分比寻常,他说的话,帝后自然没有当耳边风。
  
      皇上一收到信,就把此事与皇后说了,然后皇帝就试着给韩凌樊停药……
  
      可是,这药不能停啊!
  
      皇后咬了咬牙道:“皇姑母,小五不过才停了一天药,头痛症就再次复发,头疼欲裂,倒在地上打滚……本宫,本宫看着实在不忍心。”说着,皇后的脑海中浮现当时韩凌樊痛苦地浑身发抖、向她祈求五和膏的样子。看着儿子遭受如此折磨,皇后恨不得替他受下。
  
      皇后闭了闭眼,眼前浮现一层薄雾。
  
      可是,她能做的,也只有继续给韩樊凌服用五和膏,以缓解他的头痛症。
  
      等以后吧。
  
      等以后小五脑中的淤血化开,头痛症好了,再来断那五和膏便是。
  
      皇后在心里对自己说。
  
      皇后定了定神,似乎是在说服自己一般说道:“而且,皇姑母,淮君在信中也提了,林老神医只是拿了老鼠做了试验,发现老鼠出现成瘾的症状,可是老鼠怎么能跟人相提并论,就连林老神医也说了,暂时还无法确认人体会不会对五和膏成瘾……再者,林老神医此刻远在南疆,这治病讲究望闻问切,林老神医没见过小五现在的状况,恐怕也不能下定论。”
  
      咏阳当然明白皇后心中的种种顾忌,却无法赞同,摇了摇头道:“皇后,就算小五现在可以因为五和膏获得一时的平和,可是如果这五和膏确实有致瘾性,再这样持续服用下去,后果可能不堪设想……”更何况,小五可是大裕未来的储君,若是真的对这百越秘药上了瘾,那岂不是……
  
      有些道理皇后如何不明白,她半垂首避开了咏阳的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她也只是希望韩凌樊能好受一点,也唯有铤而走险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