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39凶手

639凶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楚嬷嬷,”南宫玥温声道,“你既是方府的老人,想必服侍母妃很多年了吧?”
  
  楚嬷嬷完全没想到南宫玥会突然与她说话,愣了一下,然后恭敬地回道:“回世子妃,奴婢自打先王妃九岁搬到栖梧苑住起,就在先王妃身旁服侍了。”
  
  说着,她骄傲地挺了挺胸道:“奴婢是栖梧苑的管事嬷嬷,和先王妃的乳娘卢嬷嬷一起管着院子。后来先王妃十五岁时出嫁,奴婢和卢嬷嬷就给先王妃做陪房到了王府。蒙先王妃器重,奴婢当年在碧霄堂里也是帮王妃管着院子里的琐事。”
  
  南宫玥淡淡地应了一声,楚嬷嬷见她没有露出不耐之色,便继续说道:“先王妃每次归宁时也总让奴婢陪着,让卢嬷嬷留守碧霄堂。”她一边说,一边心想着:世子妃是聪明人,应该明白自己的暗示吧?自己那才是先王妃跟前的第一人!
  
  南宫玥微微一笑,随口说道:“嬷嬷既然以前服侍在母妃近侧,想必对于母妃的事也知之甚详了?”
  
  见南宫玥对自己的态度好了许多,楚嬷嬷暗暗松了口气,心想:以前还是自己心太急了。看来还是要先赢得世子妃的信任,以后才好谏言。
  
  “那是自然。”楚嬷嬷忙道,“奴婢还记得先王妃在世时最喜欢吃奴婢做的乳饼了……还有世子爷,”她脚下的步子缓了一下,目光看向萧奕,满是皱纹脸庞上露出几分怀念,“世子爷小时候也特别喜欢……”
  
  南宫玥挑了下眉头,露出几分兴味,原来阿奕自小就喜欢吃乳饼啊。
  
  南宫玥便道:“那改日我倒要向嬷嬷讨教一下乳饼的做法。”
  
  楚嬷嬷一听,暗喜道:莫不是世子爷现在还喜欢吃乳饼,那自己可要好好表现一番才行!
  
  想着,她顿时精神一振,恭敬地连声附和,然后道:“世子爷,世子妃,前面右转后,再往前走些就是栖梧苑了。”
  
  话语间,他们沿着一段抄手游廊右转过去。
  
  南宫玥一边赏着景,一边看似不经意地问道:“楚嬷嬷,这府中哪里有假山?”
  
  难道说世子妃喜欢假山?楚嬷嬷一边心里琢磨着,一边热络地回道:“回世子妃,大花园里有,这栖梧苑旁的小花园也有,不过,这小花园中的假山乃是太湖石,那大花园里的假山是千层石,比起这太湖石可差远了。以前先王妃在世时每次归宁,都要去小花园中赏石。”楚嬷嬷说来,脸上也有几分怀念。
  
  南宫玥眉头微动,飞快地与萧奕交换了一个眼神,她本来还在揣测着孙馨逸的姨娘口中的花园和假山到底是哪处,现在从楚嬷嬷话语中来看,十之**就是这小花园中的太湖石了。
  
  南宫玥便吩咐道:“楚嬷嬷,你且带我与世子爷去小花园看看。”
  
  莫非喜欢假山的人其实是世子爷?楚嬷嬷飞快瞥了萧奕一眼,不敢多问,急忙应了。
  
  几人临时改道,往右边的一条青石板小径走去,横穿过一片小竹林后,前方一个小花园就映入他们的眼帘。
  
  楚嬷嬷忙介绍道:“世子妃,就是这小花园。”
  
  话语中,南宫玥和萧奕由楚嬷嬷领着进了那小花园。
  
  此时,红彤彤的太阳已经开始西斜,洒下柔和的红光,给小花园中的百花、植株、凉亭……披上了一层薄薄的红纱。
  
  南宫玥和萧奕沿着一条鹅卵石小径并肩而行,南宫玥不时和萧奕说着四周的花花草草。
  
  她看似没在意,其实早就注意到这个小花园这些年来显然是疏于修剪打理,不少植株都是最近刚修剪的,还有一些盆栽应该是临时放在花坛里充数的。
  
  人走茶凉……南宫玥眼中闪过一丝感慨,绕着小花园走了半圈后,楚嬷嬷又道:“世子爷,世子妃,前面就是。”她指了指前方池塘边一座嶙峋兀立、玲珑贯通的假山。
  
  南宫玥笑着对萧奕道:“阿奕,这太湖石果真是名不虚传!”
  
  萧奕盯着几丈外的假山石,桃花眼中幽暗一片,好一会儿,才漫不经心地说道:“盘古苍劲,风姿飘逸,这可是荆山太湖石?”
  
  “世子爷,您的眼光真好。”楚嬷嬷忙不迭赞道,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这块太湖石还是因为先王妃搬到栖梧苑的那年,老太爷特意花了千金从荆山运来的,还命人在这里打了个池塘。先王妃很是喜欢,在府中时就时常到假山边的八角亭里坐下,赏花弹琴……”
  
  “这倒是一处好地方。”南宫玥微微笑着提议道,“阿奕,我们也去亭中小坐片刻吧。”
  
  萧奕应了一声,两人往八角亭去了。
  
  两人在亭子里的扶栏长凳上坐下后,朝假山的方向看去,就见那夕阳在假山上方露出半边的脑袋,夕阳的余晖洒在一旁的池塘上,形成一片潋滟的波光。
  
  这八角亭,大概是这小花园中最适合赏景的地方吧,其中包含的是方老太爷对女儿的一片慈爱之心……南宫玥觉得眼睛有些发酸,但还是力图镇定地又道:“楚嬷嬷,我听说有一年,母妃怀着身孕回方府省亲时,方府似乎还见过血光……”
  
  这么多年以前的事,大部分楚嬷嬷也都记得不甚清楚了,但那次却是例外,那一次是大方氏过世前最后一次归宁,更别说,那天府中还出了那等事。虽然不过是两个粗使丫鬟,可是方家是大善之家,对下人也一向和气,就算是奴婢犯了事,也最多是打几个板子,发卖出去便是……也怪那两个小丫鬟行事轻佻莽撞,偏生就冲撞了主子!
  
  只不过,世子妃怎么连十几年前的事也听说了,而且还特意地问起来……难道说世子妃想考验一下自己?
  
  楚嬷嬷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
  
  本来方家的家丑不外扬,可是世子妃也不算是外人。
  
  于是,楚嬷嬷恭敬地回道:“回世子妃,那次也是奴婢陪着先王妃回的方府,所以奴婢还有印象……”她努力回想着,“好像是先王妃回到方府后的次日,那日,府中打杀了两个丫鬟。”
  
  顿了一下后,楚嬷嬷继续道:“其实奴婢当时也不在场,也是后来听府中的几个婆子说起了事情的经过,说是那日下午五太夫人带着当时才五岁的三少爷来小花园中的放纸鸢,当时五太夫人偶然遇上了六太夫人,两人就到一旁去说话。三少爷放纸鸢的时候,那两个小丫鬟忽然笑闹着从假山后蹿了出来,不小心把三少爷撞得落水了……三少爷身旁服侍的婆子和丫鬟偏偏都不会水,幸好当年还待字闺中的夫人路过,闻声而来,跳下水中救起了三少爷。虽然三少爷只是呛了几口水,但是五太夫人气坏了,当场令婆子杖责那两个小丫鬟三十棍,许是打得重了些,那两个小丫鬟生生就咽了气。”
  
  夫人?
  
  南宫玥眉头一动。
  
  能让楚嬷嬷这样称呼的,应该就是小方氏吧。
  
  这件事乍一听来似乎是个意外,可若是联系孙馨逸说的那番话,当日那两个丫鬟之所以会被打死,肯定是与被怀疑看到了那场密谋有关,也就是说所谓的“撞到三少爷”纯属借口罢了。既然这是借口,那么能让三房如此同心协力的演上一出戏,显然,那件事与他们脱不了关系!
  
  而那之后,小方氏成了镇南王府的“继王妃”,三房的四子成了长房的嗣子,将来完全有机会继承方家的万贯家财。毫无疑问,三房是这场变故的最大受益者。
  
  只是……
  
  区区一个庶房,是何来的胆量,何来的机会与百越扯上关系?或者说,百越又是怎么会看上他们的……以百越的狡诈多变,在得了盐矿后,还有什么理由再让这一家子活着?
  
  南宫玥看了一眼萧奕,他的眼中透出了与她一样的疑惑。
  
  如今想要收拾三房不过是萧奕的一句话罢了,可是,却极有可能让所有的线索就此中断。已经等了近二十年,也不差这区区几日。
  
  先不要打草惊蛇为好……
  
  南宫玥抚了抚衣袖,随口问道:“当年没有分家时,三房住在哪边?”
  
  楚嬷嬷指着西南方道:“就在方府的西南边,五太老爷和五太夫人住在褚玉院。”说着,她唏嘘地咕哝了一句,“说来褚玉院距离这里要走上近一炷香功夫呢,五太夫人平日里也很少带三少爷来这里,也是那两个丫头鲁莽……”
  
  南宫玥淡淡地一笑,可不是吗?没事跑那么远就为了来放个纸鸢!
  
  “那其他几房又住在哪里?”南宫玥又问。
  
  “二房住在北边的蘅芜院,三房住在东边的清晖院,四房是……”楚嬷嬷如数家珍地一一说了。
  
  夕阳越落越下,南宫玥和萧奕又小坐了片刻,而楚嬷嬷又趁机说了一些往事,自觉和世子爷又亲近了不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