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55挑拨

655挑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萧奕凝视着那封信,指尖不自觉得用力,微微颤抖。
  
      根据信中所述,早在十几年前,老镇南王发现了方家有人与百越暗中有所勾结,百越更是得了方家在西格莱山的一座盐矿。
  
      老镇南王本想借着那盐矿挖出隐藏在方家的毒瘤,却不想反而调查出一个更大的秘密,原来过世的儿媳大方氏的舅家安家的背后竟然是由百越人在扶持的,甚至百越人借着安家渗透到南疆的各个角落。
  
      而最重要的是,孙儿萧奕的身上也流着安家的血脉,萧奕是未来的镇南王,身上绝不能留有如此为人诟病的污点。
  
      老镇南王从西格莱山回来后,想了又想,决定此事还是不能光明正大地办,必须暗中查证然后暗中解决。
  
      因此事牵扯甚广,老镇南王也担心万一有什么不测,真相会永远隐藏于阴暗之中,于是就特意在这幅画中留下了这封信,并把画赠于方老太爷;另一方面,他担忧丧母的萧奕将来没有依靠,便把萧奕托付给了忠心耿耿的赵大管事,并亲自为他择了几个托孤之人……
  
      萧奕的食指停在了信最后的落款上,浑身僵直。
  
      祖父素来不喜文墨,也从来没有以字画赠过人。他恐怕是觉得若是真有万一,外祖父会因此生疑而好生检查这画,只是,他也许万万没有想到,外祖父会在他去世后不久“卒中”,这幅画也因此尘封了十几年……
  
      若非小白注意到,恐怕这封信将会永远封存于此。
  
      萧奕好一会儿都没说话,只觉得心湖中一阵波涛汹涌,就像是暴风雨夜的海面,一波波的怒浪嘶吼着,咆哮着,他又恨又怒又感动……
  
      眼眶中涌起一阵酸涩的感觉,萧奕闭了闭眼。
  
      原来祖父的死果然如他所料是有隐情的。
  
      原来祖父对自己如此看重,甚至是为了自己才会害了他老人家……
  
      “阿奕……”
  
      萧奕的样子实在是有些不对劲,官语白忍不住出声道。
  
      好一会儿,萧奕抬眼道:“小白,我没事。”
  
      他平日里总是笑吟吟的桃花眼,幽暗一片,如同那墨色的夜空中星辰黯淡,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萧奕示意官语白过来,然后把那绢布递给了他。
  
      官语白快速地将信看完,眼中微微叹息。
  
      老镇南王雄才伟略,战场上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可是一旦涉及家事、涉及亲人,难免行事有所顾忌,才给了小人可趁之机!
  
      然而,类似的顾忌他同样也有,就如同上次他阻止萧奕堂而皇之的用勾结百越的罪名处置安家一样。
  
      说到底,也是因为他们的实力还不足以傲视万物。
  
      不过……
  
      “阿奕,我们会做到的。”
  
      官语白一眨不眨地盯着萧奕的双眼,缓缓地说道。
  
      他们会给老镇南王和先王妃报仇,他们会让那些罪人为自己的罪孽付出代价,他们会把南疆建立成他们心目中的南疆。
  
      片刻后,萧奕缓缓地笑了,右眉一扬道:“那还用说吗?”
  
      他们当然可以的!
  
      夜渐渐深了,两人没再多说,各自回了住处。
  
      南宫玥已经沐浴更衣,却没有入睡,倚靠在窗边等着萧奕。
  
      她心中有些担忧,可是那一丝担忧在看到萧奕的那一瞬,却化成了灿烂的笑靥,也消散了萧奕心中最后的一丝阴霾。
  
      是啊!
  
      祖父当时只有他一人,可是自己不同。
  
      他有阿玥,有小白,有了他们在他的身旁,他就不是孤立无援,就不用担心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暗箭流矢。
  
      萧奕在南宫玥身旁坐下,右臂搭在她纤瘦的肩膀上,把她揽入他怀中,然后从怀中掏出祖父留下的那封信递给了她。
  
      就着窗外淡淡的月光,南宫玥凝神看着那封信,越看越是心惊。
  
      有些事之前他们还只是猜测,没有实际的证据,但是老王爷的这封信就是铁证。
  
      她捏着信纸的素手微微用力,半垂眼帘,遮住眸中的异色。
  
      前世,萧奕没能救下方老太爷,当然也没机会见到这封信,所以萧奕一直不知道他不是孤身一人,不知道他身后其实一直有人守护着他……
  
      等到官语白病逝后,前世的萧奕就再没有了牵挂,没有亲人,没有友人……
  
      即便是打下了这片天下,也不能挽救他的孤独。
  
      想着,南宫玥心中一阵抽痛。
  
      所幸,老天爷还是怜惜自己和萧奕的,所以他们才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
  
      夜静悄悄的,一阵阵微凉的夜风吹过,倚靠在窗边的两人却不觉得清冷,彼此互相依靠着,心口暖烘烘的。
  
      他们,何其幸也!
  
      夜渐渐深了,又是一夜过去。
  
      萧奕已经重新打起了精神,而那张绢布则被南宫玥锁在了一个花梨木的小匣子里,与老王爷留给萧奕的那封遗书放在一起。
  
      尽管战事暂时已歇,萧奕每日还是会准时去一趟骆越城大营。
  
      送走了萧奕,南宫玥便去攸宁厅,一边处理着琐事,一边听那些前来“表忠心”的嬷嬷们说起镇南王因梅姨娘有孕欣喜若狂,大肆赏赐,几乎搬空了一间库房云云。
  
      世子有赫赫军功在身,在军中和民间亦是威望非凡,再势力的下人也不会以为一个还没有出生的孩子会动摇世子爷的地位。
  
      南宫玥饶有兴致的听着,就全当是解闷儿,等事情都处理妥当后,这才打发了这些嬷嬷们,回了碧霄堂。
  
      刚走进院子,画眉兴冲冲地迎了上来,说道:“世子妃,您可回来了,城里一家叫‘首案红’的花铺刚送来十几盆牡丹花,有几盆极为罕见,奴婢以前在王都竟是从不曾见过。”
  
      瞧着丫头话中句句透着表功的意思,南宫玥倒是生了兴趣,随着她过去了。
  
      院子里,十几盆五彩缤纷的牡丹花或放在半人高的花架上,或摆在青石板地面上,争奇斗艳,此刻,那一朵朵娇艳的牡丹花还未完全盛开,半放半待,但已经露出百花之王的明艳霸气。
  
      “世子妃,您快看。”画眉把南宫玥引到了花架前,指着上面的一盆牡丹说,“这盆牡丹可真好看。”
  
      那是一盆大红牡丹,却不是普通的红牡丹,枝头的花朵主体为鲜艳的大红色,但花瓣之间又夹杂着如雪的白色,红白斗色,让人眼前一亮。
  
      之前门房派人来通传说有花铺来献花,画眉本来只打算随便看看,心想着若是有好的,就挑几盆买下,谁想这家“首案红”送来的牡丹竟如此出挑,饶是画眉自认在王都也见过不少品种优异的牡丹,也是惊为天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