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56殉葬

656殉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四月,春光潋滟晴方好,本是出游踏青的好日子。
  
  在满城灿烂的春光中,王都的恭郡王府却彷如还处于严冬之中,府里府外都挂起了一条条刺眼的白绫,空气弥漫着一种阴郁哀伤的气息。
  
  郡王府中,正院的灵堂里不时可以听到歇斯底里的哭灵声,而白慕筱的星辉院里,则是一片死寂,仿佛这郡王府的一切都与这里无关似的。
  
  “侧妃,”碧痕手里捧着一个木制托盘,托盘上放着一套白色的衣裙,小心翼翼地对着白慕筱道,“今日王妃要出殡,阖府上下都要去为王妃哭灵,您是不是也换上孝服……”
  
  碧痕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自从小公子去了以后,主子的脾气就越来越古怪了。连她和碧落有时候都有些怕主子。
  
  一身淡青色衣裙的白慕筱正倚靠在窗边,看着窗外,院子里种了好几棵柳树,如同鹅毛大雪般的柳絮随着微风纷纷扬扬地落下。
  
  白慕筱看也没看碧痕一眼,冷冷地说道:“就说我还没出月子,不过去了。反正也不差我这一个。”这不是还有那个摆衣吗?!
  
  说着,白慕筱的眼神更冷,更为阴郁。
  
  她的孩子没了,却因为年幼未足月夭折,是为短命,不能设灵位,不能办丧事,不能入祖坟,只能放在一个木匣子里草草埋葬……
  
  白慕筱握紧了双拳,白皙的手背上青筋凸起。她的孩子本该是人中龙凤,永享富贵尊荣,可是却被崔燕燕那恶毒的女人害死了。
  
  崔燕燕死有余辜!她恨不得她死无葬身之地,要她为杀子凶手哭灵,休想!
  
  碧痕和碧落交换了一个眼神。主子说得也不无道理,只要王爷不勉强,这府中也没人敢置喙什么!
  
  碧痕正打算退下,就听白慕筱唤道:“碧痕。”
  
  白慕筱眸中幽暗冷寂得仿佛无底深渊般,碧痕心中打了个寒颤,躬身待命。
  
  白慕筱缓缓道:“你去正院看看……”
  
  韩凌赋答应过她,不止是崔燕燕,崔燕燕所有的帮凶都要给他们的孩子陪葬!
  
  碧痕恭敬地等着白慕筱吩咐,谁知道她又突然话锋一转:“算了,还是我自己走一趟。”
  
  说着,白慕筱站起身来,随意地抚了抚自己的衣裙。
  
  她要亲眼看着那些帮凶“殉葬”,方能解她心头之恨!
  
  碧痕噤若寒蝉,随着白慕筱一起去了正院。
  
  越靠近正院,四周悬挂的白绫就越多,一片愁云惨雾,下人们的哀嚎声自正院此起彼伏地传来,越来越清晰……
  
  白慕筱不紧不慢地走着,清丽的脸庞上面无表情,没有一丝动容之色。
  
  正院的院子口,守着一排膀大腰圆的婆子,每一个都是披麻戴孝,像是一尊尊门神似的站在那儿。
  
  那些婆子们一看白慕筱来了,赶忙恭请她进去。
  
  院子里的青石板地面上,跪了一地的素衣奴婢,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个白色的小瓷杯,看来如丧考妣。
  
  一个面目森冷的管事嬷嬷带着一帮子婆子冷眼俯视着那些人,阴阳怪气地说道:“能为王妃殉葬,那是你们的福气。”
  
  话语间,那些婆子朝那些奴婢围拢,大有要帮她们一把的意思。
  
  碧痕飞快地扫了她们一眼,目不斜视地跟在白慕筱身后,她只觉得正院里的气氛里阴沉压抑,真是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
  
  白慕筱似乎毫无所觉,悠然地提着裙裾走进了灵堂。
  
  灵堂中,一副沉重的黑漆棺椁停在正中,正前方的牌位上赫然写着:恭郡王妃崔氏之灵位。
  
  白慕筱冰冷的目光停在了那个牌位上,嘴角勾出一个嘲讽的浅笑。
  
  即便她崔燕燕曾经多么风光,让自己不得不对她屈膝,可是现在呢?
  
  也不过是一个牌位,一副棺椁罢了。
  
  灵前,一身披麻戴孝的摆衣正跪在一个蒲团上,小脸低垂,碧蓝的眼眸默默垂泪,看来哀伤不已。
  
  她的身旁还跪着五六个管事嬷嬷和丫鬟,都是崔燕燕生前的亲信。
  
  听到有人进灵堂的步履声,跪在地上众人都直觉地抬眼看去,崔燕燕的奶娘林嬷嬷眼中顿时迸射出仇恨的光芒,咬牙切齿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还敢来王妃灵前,你不就不怕王妃在天有灵找你算账吗?”
  
  白慕筱轻蔑地看着林嬷嬷,根本就不屑理会对方,没有崔燕燕,像林嬷嬷这种人不过是可以轻易捏死的蝼蚁罢了。
  
  白慕筱的这个眼神彻底地激怒额林嬷嬷,林嬷嬷臃肿的身体好像猛虎般一窜而起,朝白慕筱飞身扑了过去,嘴里嚷道:“贱人,我要杀了你为王妃……”
  
  “筱儿小心!”
  
  一个熟悉的男音紧张地从白慕筱身后传来,他一把揽过白慕筱拉到一边,同时右腿猛地踢出,一脚踢在了林嬷嬷的腹部。
  
  林嬷嬷凄厉地惨叫一声,踉跄地一屁股摔坐在地上,狼狈不堪。
  
  跪在蒲团上的摆衣视若无睹,起身行礼道:“见过王爷。”
  
  不错,来人正是韩凌赋。
  
  韩凌赋小心翼翼地将白慕筱揽入怀中,目露嫌恶地看着林嬷嬷,语气淡淡地对着身后的一个管事嬷嬷道:“黎嬷嬷,时间差不多了吧……”
  
  不过寥寥数字,却透着一种森冷的气息,四周的温度陡然间下降了许多。
  
  “是,王爷。”
  
  那黎嬷嬷谄媚地急声附和道,然后对着带来的几个婆子使了个手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