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65挑衅

665挑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萧奕手中的短刀停住了,似笑非笑地扬眉看向了那小丫鬟。
  
      南宫玥也是挑眉,果然,就像他们之前分析的那样,梅姨娘一死,怀疑的目光就会立刻投射到萧奕身上。
  
      而萧奕又是从来不喜欢对着外人解释的人,对他而言,只要无愧于心,便不在乎外人的眼光,南宫玥心中微微叹息,前世萧奕会名声尽毁,估计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的这个性子。
  
      官语白抚了抚袖子,开口问道:“你叫兰草?”
  
      他眼神温和地看着小丫鬟,试图用最简单的问题来安抚她的情绪。
  
      兰草看向了官语白,僵硬地点了点头:“回侯爷,奴婢正是兰草。”
  
      官语白露出淡淡的笑容,然后又道:“兰草,本侯问你几个问题,你可要老老实实地回答。”
  
      “是,侯爷。奴婢一定知无不言。”兰草好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急切地保证道,原本紧绷得好像一张拉紧的弓弦般的身子稍稍放松一点。
  
      官语白便问了第一个问题:“兰草,你们梅姨娘可曾出过王府?”
  
      兰草急忙回答道:“回侯爷,绝对没有!自打梅姨娘被抬为姨娘后,奴婢就服侍在她身旁,梅姨娘每日都待在王府里,安安分分的。”
  
      官语白不置可否,继续问道:“你们姨娘平日里在王府里经常去哪儿、又喜欢做什么?”
  
      兰草跪伏在地上,缩着肩膀,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问这些,但还是乖乖地回答道:“回侯爷的话,梅姨娘平日里一般不出府的,在王府里,也大都待在自己的院子里,就是每日会去小花园里散散步,赏赏景……”说话的时候,她的声音还有些颤抖。
  
      官语白依旧不疾不徐,继续问道:“还有呢?”
  
      兰草认真地想了想,说道:“姨娘偶尔也会做些女红,基本就是给王爷做做鞋袜,绣绣帕子什么的。”
  
      官语白定定地看着她,点点头,示意她继续。
  
      兰草只能绞尽脑汁地回想着,“还有……就是姨娘有了身子后就特别喜欢李家铺子里的玫瑰花饼。奴婢每五日才能出府一次,每一次,姨娘都会让奴婢买些李老板亲手做的玫瑰花饼回来。其他的……”她又仔细想了好一会儿,才道,“就真得没有了。”
  
      李家铺子?
  
      官语白半垂眼帘,指节在体侧叩动了几下,若有所思。
  
      目前看来,这李家铺子是梅姨娘与外界唯一的交叉点。
  
      南宫玥接口,解释道:“梅姨娘是在一个月前的三月二十被诊出喜脉的。”
  
      三月二十?!
  
      萧奕和官语白同时眼睛一亮,三月初,卡雷罗从百越逃走。
  
      三月中左右他应该能到骆越城。
  
      梅姨娘在那之后突然喜欢上了李家铺子的糕点……
  
      官语白的目光在兰草身上停留了一瞬,她应该并不知道真相,否则,现在就不会这样好好地待在这里了,卡雷罗派去的刺客一定会趁机将她也杀了灭口,所以……
  
      李家铺子最多只能把消息递进来,还需要有人把消息递出去。
  
      萧奕和南宫玥也都是聪明人,立刻就从兰草的回答中听出了蹊跷,两人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官语白声音和缓,又跟着问道:“兰草,平日里有哪些人经常出入院子?”
  
      兰草小心翼翼地细数道:“……有管花木的婆子,洒扫的丫鬟,浆洗房每日过来送浆洗好的衣裳……对了,前几日,花房那边送来了几盆盆栽……”
  
      她一边说,官语白已经一边飞快地心中将这些人一一排除,这些人要么没有资格随意出府,要么很少去见梅姨娘,都不是传递消息的上上人选。
  
      “还有就是这些日子,许良医每隔三日会过来给梅姨娘请一次平安脉。”兰草继续说着,吸引了官语白的视线。
  
      许良医?!官语白微微挑眉,沉吟一下后,向南宫玥问道:“世子妃,你可知这许良医?”
  
      南宫玥点点头,说道:“许良医在王府的良医所已经十年了,王府共有四位良医,许良医主要负责给王爷的侍妾们诊脉看病的。梅姨娘诊出喜脉以后,王爷就吩咐许良医每三日请一次平安脉,直到现在。”
  
      跪在地上的兰草听出了不对劲,难不成世子爷是想把梅姨娘的死赖在许良医的身上?想到这里,她忍不住脱口而出道:“世子爷,世子妃,每次许良医来,奴婢几个都是在屋里伺候的。”若是要赖梅姨娘和许良医有私情,她这个贴身奴婢肯定会被王爷活活打死的!
  
      萧奕漫不经心地朝兰草看去,原本在给獾子破腹的动作下意识地停顿了下来。
  
      他虽然没有说话,但释放出来的气势让人无法无视,兰草只觉得如芒在刺,反射性地抬头看了一眼,这一看,目光就落在了那把插在獾子腹部的短刀上,刀口里露出白花花的肚肠混着红艳艳的鲜血,兰草只觉得肠胃中又是好一阵翻滚,急忙又收回了视线……
  
      她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不敢再有任何辩驳。
  
      官语白沉吟一下,声音温和地问道:“你们梅姨娘可曾跟许良医提过那些点心铺子?”
  
      兰草猛地反应了过来,她不敢有任何隐瞒,拼命思索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说:“有、有过两、三次。许良医诊过平安脉后,梅姨娘便提起说想吃李家铺子的玫瑰花饼,而且一定要老板亲手制的才好吃,让许良医一定记得去尝尝。”
  
      看来是没错了!
  
      官语白和萧奕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皆是眸中熠熠生辉。
  
      萧奕勾唇笑了,果决地吩咐道:“朱兴,传我的话,让小鹤子带人去一趟李家铺子,拿下卡雷罗!还有许良医……”
  
      官语白含笑着摇摇头,说道,“许良医暂时不要动,一切暗中行事。”
  
      朱兴看了一眼萧奕,见他没有反对,急忙抱拳,应道:“是,世子爷!”
  
      一旁的兰草依然一脸恐慌地跪着,等待自己接下来的命运,直到被朱兴带了下去。
  
      附近又只剩下了萧奕他们几人,这时,百卉和竹子捡了柴火回来,两人开始生火,而萧奕继续剖起他的獾子来。
  
      没了旁人打扰,他的动作又变得奇快,三两下的就除了肠子,然后就丢给竹子去洗,自己又去处理第二个獾子。
  
      竹子心里暗暗庆幸多带了几个水囊,洗了那獾子后,就找木棍串了起来,放到火上去烤……
  
      “滋吧滋吧……”
  
      在火苗的跳跃声中,烤肉的香味渐渐散发了出来,勾得垂涎欲滴,百卉又适时地往烤得表面金黄的烤獾肉上撒着各种香料、调料,就连原本觉得自己并不饿的南宫玥也开始觉得腹中有些饥饿起来。
  
      这个时候,萧奕也处理好了第二头獾子,正好由竹子接手,放到烤架上。百卉则给众位主子分起獾肉来,萧奕想起了什么,神秘兮兮拿来一个青色的布袋,然后从中取出两个竹筒。
  
      官语白眉眼一动,立刻猜了出来:“竹筒酒?”
  
      “是啊,小白,你也能喝的酒。”萧奕对官语白眨了下右眼,意思是我够体贴吧?
  
      话语间,他打开了其中一个竹筒的盖子,一阵混杂着淡淡竹香的酒香散发了出来。
  
      他闻了闻酒香,露出陶醉的表情,理所当然地说道:“烤肉当然要配好酒。”
  
      否则又怎么叫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呢!
  
      阿奕就是多歪理!南宫玥失笑地嗔了他一眼,还是接过了他递来的竹筒酒。
  
      萧奕热情地给每人都分了酒,然后又大口咬起香喷喷的烤獾肉,这一顿烤肉一吃就是一个时辰。
  
      待到众人灭了火,又收拾好残局后,萧奕霍地站起身来,豪爽地拍掉身上的尘土道:“竹子,取弓箭来。”
  
      竹子忙去取挂在他马上的弓箭,而萧奕又笑吟吟地看向了南宫玥:“阿玥,你可别忘了我们的赌约,从现在开始半个时辰如何?”
  
      赌约?!南宫玥傻眼了,这家伙又来了,她什么时候和他打赌了?!
  
      等等!半个时辰……南宫玥忽然想到了之前萧奕曾问她信不信他半个时辰内就能猎到猎物?这算是两人打赌了?
  
      南宫玥眼角抽搐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都过了这么久了,萧奕居然还惦记着她之前说他们可能会无功而返。
  
      想着,她又觉得好笑,阿奕老是喜欢惦记一些不重要的细枝末节。
  
      萧奕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理直气壮地看着她,还轻佻地眨了眨眼,仿佛在说,他一向就是这么锱铢必较,睚眦必报。
  
      南宫玥也不拦他,她最喜欢萧奕活力四射的样子,眼珠滴溜溜一转,反正他们也没说赌注,便笑道:“阿奕,那我们今晚的晚膳可就靠你了?”南宫玥示好地看着萧奕,表示自己绝对是十成十地相信他。
  
      萧奕得意洋洋地翻身上马,后方的小四故意发出一声冷哼,似乎是在质疑萧奕的能力。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狩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