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72休弃

672休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阿奕。”方老太爷饮了口茶水,然后道:“我立刻派亲信去把四弟叫来,”方老太爷说的是方家的现任族长方四老太爷,“就说是事关方家存亡的大事……”
  
  “外祖父您不必这么麻烦。”萧奕殷勤地给老人家添加了茶水,神秘兮兮地说道,“外孙所料不差的话,不用您请,他也会亲自来骆越城。”
  
  方老太爷怔了怔,细细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可不就是吗?镇南王的休书一旦送出后,方家人怎么可能还坐得住!
  
  “阿奕,你这个小滑头!”他对着萧奕摇了摇食指笑道。
  
  “多谢外祖父的夸奖。”萧奕打蛇随棍上,嘴角翘得更高。
  
  亭子里回荡着阵阵轻快的笑声。
  
  正如萧奕所料的,镇南王简直迫不及待地想与小方氏划清界线,一纸休书刚刚写毕,他就命人快马加鞭的送去方家,告知休妻一事,并知会了萧氏族长,即刻开祠堂,把小方氏的名字从萧氏族谱中去除。
  
  得知镇南王要休妻,萧氏一族顿时掀起了千层巨浪。
  
  尽管当初皇帝下旨除掉小方氏的王妃诰命也曾在萧家激起些许涟漪,可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与休妻相提并论。萧家自建了祠堂后,还没有为了休妻开过祠堂呢!
  
  族长萧沉犯了一晚上愁,第二天一早就匆匆把族里的几位族老都唤了过来。
  
  几人密谈了许久,全都觉得休妻应当与小方氏私吞了世子爷两百万银子,又还不出来有关。
  
  两百万两银子的确不是一个小数目,可休妻更不是一件小事,一切还当以大局为重!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镇南王府。
  
  归璞厅中,萧沉慎重地向坐在上首的镇南王说道,“……侄媳确实是行事有失当之处,但是王爷,您休妻恐怕对王府的名声不利,也会让我们萧氏一族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柄。而且有道是:‘七出三不去’。”
  
  三不去的第二条就是“与更三年丧”,怎么说镇南王的继室小方氏也是给老王爷和老王妃服过丧、守过孝的,按规矩是不能休弃的。
  
  镇南王眉宇紧锁,他当然有绝对的理由休掉小方氏,可是通敌一事事关重大,决不能走漏半点风声,他咬了咬牙,只能沉默以对。
  
  见镇南王一直不说话,萧三太爷和萧六太爷暗暗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由萧三太爷出声道:“王爷,大哥说的是,侄媳既没有犯七出之罪,又有‘三不去’,王爷若是休了她,那我们萧氏一族可是要为人所不齿的!六弟、八弟,十弟,你们说是不是?”
  
  几位族老均心有戚戚焉地附和了几句,就担心以后萧家男儿说起亲来,别府的姑娘会因为这桩事有所顾忌。镇南王府当然不愁,可他们萧家其他房的孩子可都等着娶妻生子呢。
  
  自己正是因为深思熟虑过了,所以才一定要休妻!镇南王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咬牙道:“大伯父,各位叔父,你们不必再劝本王,小方氏不贤不孝不慈,本王必须要休了她!”
  
  萧沉还想再劝,萧六老太爷却是抢先一步,态度有些强硬地说道:“您虽然是王爷,但休妻是大事,可不是您能一意孤行的。”
  
  萧三老太爷跟着接口道:“是啊。王爷。我就依老卖老的说一句,此事还是作罢为妙。”
  
  镇南王烦躁地皱着眉头,这萧氏一族若不是父王得了封地,成了藩王,不过只是一介贫农。这些年来都是靠着王府庇护,才能过着如今这般富贵安宁的日子,现在竟敢管起他的闲事来了?
  
  镇南王越想越恼,口气不佳地下了逐客令,“本王乏了,大伯父和众位叔父还请回吧。休妻一事,本王意已决,不必再劝,尽快开祠堂便是。”
  
  萧沉和其他众位堂弟面面相觑。
  
  萧沉对镇南王的脾气还是有几分了解的,见状便知他是真得怒了,心想:也许应该让他冷静两日,或者,去劝劝世子爷?再不行的话,就让老妻见见世子妃,世子妃贤惠,定会愿意顾全大局的。有世子妃出面,事情就好办多了……
  
  想到这里,萧沉决定徐徐图之,先拖延几天再说,于是便道:“王……”
  
  “王爷!”萧六老太爷再一次抢了萧沉的话,焦急地说道,“不行,您绝对不能休妻。”
  
  他一边说,一边向着萧三老太爷使眼色,后者忙道:“六弟说得是,您虽然是堂堂镇南王,可也是萧氏一族的子弟,得为我们萧氏一族着想。要是、要是您一意孤行,为了我们萧家的世代清誉,我现在就一头撞死在这镇南王府!”
  
  说着,萧三老太爷就猛地站了起来,作势要往墙上撞,萧六老太爷赶紧拉着他,口中夸张地喊道:“……王爷,您这是想逼死你的叔父吗?!”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萧沉大怒,喝道,“今日我们是来劝王爷的,不是来这里撒泼的!”
  
  其他几位族老更是拉得拉,劝得劝,归璞厅里,乱成了一团。
  
  “够了!”
  
  镇南王把手中的茶盅摔了出来,发出一声响亮的“砰!”,就听他脱口而出地怒斥道:“三叔父,你这般寻死觅活阻止本王休妻,究竟是谁用意,难不成你与小方氏……”
  
  镇南王突然收住了声音,他想起了一件事。
  
  那日,许良医交上来的两张字条,其中一张写着的似乎是:……春猎后,小方氏会撺掇萧家族老向镇南王提议废世子。
  
  当时,他一心只注意到小方氏与百越勾结,忽视了后面这半句话……今日他要休小方氏,虽然是大伯父带着族老们来劝,可三叔父和六叔父的举动也未免太激动了些吧?!
  
  竟然还想以死来谏!
  
  莫非休不休小方氏与他们有着什么密切的关系?又或者说,正是这两人与小方氏相勾结?!
  
  他们竟然也胆敢通敌叛国?!
  
  镇南王的瞳孔猛缩,心渐渐地沉了下去,只觉得胸口发闷发疼。
  
  镇南王深吸一口气,努力定了定神,看向了萧三老太爷和萧六老太爷,声音几乎是从牙齿缝间挤出来,道:“三叔父,你也别用死来威胁本王。本王为何要休妻,旁人或许不知,但你与六叔父应该心知肚明!”
  
  镇南王对族长、族老等几位长辈一向还算敬重,还是第一次用如此不客气的语气对着他们说话,这让两人不禁有些胆寒。
  
  镇南王直视着他们,冷哼了一声,说道:“就凭小方氏这些年来做过的事,要不是念在她为王府添了一双儿女的份上,本王早就休了她!”镇南王一想到小方氏通敌之事就越想越恨,“可谁知她根本不知收敛,竟然还敢变本加厉!这些应该用不着本王明言吧,三叔父,六叔父?”
  
  镇南王字字透着讽刺,萧三老太爷和萧六老太爷听得背后出了一身冷汗。
  
  他们也不想再淌这趟混水,可若是小方氏被休,指不定破罐子破摔,把他们也一并拖下水,指证是他们帮着她吞了世子两百万两的银子。所以,他们无论如何都要让镇南王打消休妻的决定,把这件事和稀泥给和过去。
  
  可是,镇南王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小方氏已经把他们招了出来?!
  
  镇南王一直在注意他们俩,如何没看到他们之间的眼神交换,心里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测,语调冰冷:“本王还在想,她怎么敢胆大妄为到动这样的念头,敢情这背后还有三叔父和六叔父你们在为她撑腰,难怪行事如此有恃无恐,不把本王放在眼里!”
  
  镇南王越说越是心寒,他们分是仗着是萧家人,才敢犯下如此滔天大罪!一定是以为就算他们通敌叛国之事被自己知晓,自己为了萧氏满门也得帮着遮掩。完全就不考虑萧氏几百族人的生死存亡!
  
  难怪俗语说:斗米恩升米仇,敢情王府给予的福泽反而把他们的野心给养大了!
  
  萧三老太爷和萧六老太爷吓得脸色一片惨白,面无血色。
  
  王爷果然知道了!
  
  知道他们这十几年来帮着小方氏的事!
  
  一旁的萧沉和其他几个族老皆都惊疑未定,事情怎么会往这个方向发展了?他们几个今日是来劝王爷莫要轻言休妻的,可是从王爷的这几句话听来,莫不是休妻一事,与老三、老六也有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