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73求生

673求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安子昂飞快把信拆开,起初是微微挑眉。
  
      在这封密信中,安老太爷表示他已经让安三姑娘往骆越城来了,让安子昂夫妇千万要想办法把人送进镇南王府,给镇南王当续弦。
  
      看到这里,安子昂皱了皱眉头,他也知道镇南王既然休了妻,那之后肯定是要续弦的。
  
      可是他们的三女才十五芳华,一旦让她嫁给了镇南王当续弦,虽然是一品的镇南王妃,南疆最尊贵的女子,但以后萧、安两家的辈分岂不是就乱了?
  
      他以后算是世子爷的表舅,还是世子爷的外祖父?
  
      这不是讨好了王爷,却得罪了世子爷吗?
  
      如今,王爷的确正值龙虎之年,却也比不过世子爷在南疆威名渐盛,羽翼丰满,这舍世子爷而就王爷,是不是有点舍本逐末呢?!
  
      只是转瞬,安子昂已经心念百转,几乎怀疑自己的父亲是不是老糊涂了。
  
      他定了定神,继续往下看,这一看,吓得他脸色煞白。
  
      安老太爷大概也是怕安子昂不赞同,所以在接下来的字里行间中,亲笔揭露了安家最大的一个秘密,这也是安家如何再度崛起的秘密。
  
      一直以来,安子昂对于祖父安禀致组船队出海,并重振安家的事迹如数家珍,却不想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安家能够再度崛起是因为背后有百越撑腰……祖父的胆子也真是太大了!
  
      这可是通敌叛国啊!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的话,那么安家……
  
      安子昂的身子微微摇晃了一下,差点没阙过去。
  
      “老爷!”安大夫人紧张地唤道,心中隐隐有种不祥的感觉。
  
      安子昂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咬牙继续往下看。
  
      在信的最后,安老太爷谆谆叮嘱安子昂,如今百越已日落西山,他们也打算就此与百越划清界线。可大错都已铸成,一旦被发现,他们安家满门必将会在顷刻间覆灭,若是要保命,只有和王府绑上关系。
  
      世子爷与世子妃感情甚笃,恐怕容不下第三人。因而为今之计,只有让安三姑娘给镇南王当继室,日后再生下一儿半女,方是安家的求生之道!
  
      安子昂看完信后,就立刻把这封关系到安家满门身家性命的密信给收了起来,打算待会就私下烧毁。安大夫人忙问安子昂信中所言何事,但是安子昂说了一半,隐了一半,表示安老太爷打算让安三姑娘给镇南王当续弦,别的任安大夫人怎么追问,他都不肯多说……
  
      隔日,安家三姑娘安知画抵达了骆越城。
  
      与此同时,安子昂就听闻方家三房被方氏族长以“妻妾不分则家室乱,嫡庶无别则宗族乱”的罪名逐出了族。
  
      很显然,方家是想和小方氏撇清关系呢!
  
      这也就意味着,小方氏的事已经让镇南王和世子爷对方家三房乃至整个方氏一族厌恶之极,续弦必不会再从方家择,这也许就是安家的机会了!
  
      以后,由他掌着安家,一定会与百越撇得干干净净的,毕竟这南疆,还是依靠镇南王方才来得安稳。
  
      安家抓紧时间准备着,并随便找了个名头,广邀各府前来赴宴,当然也包括了镇南王府。
  
      安子昂亲自将一张素纹洒金帖送到了镇南王府,未曾想,镇南王和世子今日都有事不见客,只能讪讪地把帖子留在了回事处。
  
      在临走前,他忍不住打听了一下,方知今日萧家的族长和几位族老都来了。
  
      归璞厅中,镇南王和萧奕,连同南宫玥、萧栾、萧霏全到了。
  
      寒暄了几句后,萧沉向着萧栾和萧霏直言道:“你们想必也听闻过当年你们祖父留下了一笔诺大的遗产。如今事情已经查明,这笔遗产是你们祖父尽数留给世子萧奕的,而非当日说的由你们两兄弟一人一半……”他说着,就把小方氏撺掇方三老太爷和方六老太爷更改老镇南王的遗嘱,企图霸占这笔产业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
  
      萧栾和萧霏听得目瞪口呆,而后者的脸色更是又白了几分,不禁苦涩地想道:母亲连勾结敌国百越的事都做得出来,霸占大哥的产业对于她而言,也许算不上什么吧。
  
      萧沉说了经过后,又继续道:“我与你们父王商议了,应该遵从你们祖父的遗命,将这笔产业全数交给世子。只不过,这十几年来,你们母亲小方氏在打理产业的同时还侵吞了大笔的出息红利,目前算来,至少有两百万两银子之巨。以我和王爷的意思,就把小方氏的嫁妆全都给世子作为补偿。栾哥儿、霏姐儿,你们俩觉得如何?”
  
      萧栾二话不说地应了:“伯祖父说的是,就都给大哥吧!”
  
      萧沉捋着花白的胡须,满意地颔首:总算栾哥儿明是非,懂大义,不愧是他们萧家子弟。
  
      “如此不妥。”萧霏却是出声反对道,她大病初愈的小脸上没有什么血色,身子看来清瘦了一圈。
  
      何止是不妥,还是大大的不妥。南宫玥有些意外地看了萧霏一眼,默不作声。
  
      按照规矩,小方氏的嫁妆将来应由萧霏和萧栾一人一半,与萧奕是没有一点干系的,萧奕拿回祖父留下的产业是理所应当的,但若是连小方氏的嫁妆都占了,定会让人诟病。
  
      霏姐儿果然长大了,懂得思考了。
  
      南宫玥感慨地心道,悄悄地向身旁的萧奕眨了眨眼,意思是让先他别开口。她想看看萧霏会如何处置。
  
      萧沉和镇南王疑惑的目光均是看向了萧霏,由萧沉出声道:“霏姐儿,此话怎讲?”
  
      难道说萧霏不愿把小方氏的嫁妆全给萧奕?
  
      不只是萧沉这么想,镇南王也是这么想的,眉头微蹙。
  
      “伯祖父,父王,”萧霏声音微涩地回道,“我以为,理应先对照母亲当年嫁进王府时的嫁妆单子,清点完嫁妆后,再议才是。”
  
      萧沉和镇南王互相看了看,如此也不无道理,就算是要把小方氏的嫁妆补偿给萧奕,那也得先具体清点了到底有多少嫁妆,才好行事。
  
      “就依你所言。”镇南王一口应下。
  
      而萧沉则看向了萧奕,问道:“世子,你意下如何?”
  
      悠闲地坐在一旁的一把圈椅上的萧奕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同意了。
  
      之后,一屋子的萧家人便陆续散去了,镇南王和萧沉率先迈出厅堂,而萧栾也跟在他们身后迫不及待地溜走了,还紧张地看了萧奕一眼,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
  
      萧霏迟疑地站起身来,犹豫了一瞬后,走到了南宫玥跟前。
  
      她略显发白的樱唇微动,想跟南宫玥说话,却又有些不敢,欲言又止,就怕自己刚刚的建议让兄嫂误会,以为她是心有不满之故。
  
      “霏姐儿!”南宫玥笑吟吟地站起身来,亲热地牵起她的手,明亮的眼眸中闪烁着璀璨的光辉,“一会儿你来陪我一起用午膳可好?”
  
      闻言,萧奕的脸顿时黑了,明明午膳是他和阿玥二人的时光,为什么要平白多出第三个人?!
  
      萧霏根本就没看到萧奕的脸色,她怔怔地看着南宫玥,一瞬间,心头的一块巨石放下了些许,缓缓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王府中便忙碌了起来,镇南王亲自吩咐下人按照小方氏的嫁状单子清点了库中的嫁妆,又查了小方氏的私库。
  
      小方氏是庶房庶女,虽说因为嫁进王府,方家为其备了远比普通庶女更多的嫁妆,可毕竟是继室,无论如何都不能与大方氏这长房的嫡长女相提并论,一共也就六十四抬而已。
  
      可是,在清点的时候,却发现里面多了不少古董字画头面等等,比如汉白玉雕牡丹屏风、金缕玉衣、前朝的书画大师的几幅名贵字画……这一件件细算下来,小方氏的嫁妆比她嫁入王府时至少翻了五倍不止!而她的私库中,零零总总加起来,至少有价值四五十万银子财物。
  
      足足费时两日,下人才重新造册,把新的账册呈给了镇南王。
  
      镇南王看得恼怒不已,小方氏分明就是挪用了父王留给阿奕的银子当了她自己的私房,说不定还给了百越人不少!
  
      由族长萧沉和几位族老为证,镇南王当众宣布除了小方氏原有的嫁妆留下将来分给萧栾和萧霏,其他的则全数交于萧奕,至此,拖延了近一年的分产之事总算是落下了帷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