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78春闱

678春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流萤!
  
      南宫玥不敢置信地低呼一声,原来刚才萧奕出去一趟,是替自己抓流萤去了。
  
      她的脸上洋溢起惊喜的笑容,一眨不眨地看着琉璃罐中的流萤,只见那数十只小小的流萤尾部一闪一闪地发出光彩,在罐子里拍着翅膀飞来飞去,有的排成一条条蜿蜒的曲线,有的零散地肆意飞舞……
  
      萧奕见南宫玥看得入迷,便提议道:“我们把它放在床头做一盏流萤灯吧。”
  
      谁想,南宫玥却摇了摇头,有些不舍地说道:“还是把它们放了吧。等想看的时候,你陪我去湖边看。”
  
      流萤虽美,却不是因为存在与罐子里,而是在它自己的天地中,与它的伙伴在一起……
  
      萧奕无所谓地耸耸肩,对他而言,这不过是一罐子的小虫子而已,只要他的臭丫头高兴就好。
  
      南宫玥小心翼翼地打开琉璃罐的盖子,那些流萤拍着翅膀从罐子里飞了出来,纷纷扬扬地往窗外飞去,不一会儿,外头的院子里便是一片绚烂的流光。
  
      南宫玥又看了好一会儿,都舍不得离开,直到一阵倦意上来,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阿玥,天色不早,你该歇息了。”盯着南宫玥掩不住疲惫的眉心,萧奕心疼不已:为萧栾那小子的婚事,真是累坏他的臭丫头了,她身子都还没好全呢……
  
      南宫玥温顺地点了点头,道:“你也是,现在时候不早了,明日还要早起认亲呢。”
  
      萧奕根本对认亲什么的不以为意,反正有父王受那对新婚夫妻的敬茶就好,关他们什么事?!
  
      可是他的阿玥为了这场婚事尽心尽力,自己也不能在最后的关头给她添乱。
  
      他乖乖地应了,忍不住用手指卷了卷她颊畔的一缕碎发,正想抱她去榻上歇息,内室外正好传来了鹊儿小心翼翼的声音:“世子妃,二少爷那边的章姨娘叫嚷着肚子痛,让人去珐琅院请二少爷,幸好凌嬷嬷反应快,赶紧叫人给拦住了,才没惊动了新人。”这凌嬷嬷是以前南宫玥送到周府的教养嬷嬷,如今在周柔嘉身边做了管事嬷嬷。
  
      这若是让章翩翩得逞了,那今晚的新婚之夜还过不过?
  
      就算是萧栾能硬起心肠放着章翩翩不管,却也难免在周柔嘉的心中埋下一丝阴霾。
  
      南宫玥眉头一皱,章翩翩是萧栾的妾室,南宫玥本来也不想多管,打算等周柔嘉过门后,让她看着处置便是。看来还是自己太客气了,以致一个姨娘也敢如此闹事。
  
      南宫玥正要说话,却被萧奕抢在了前面,他不耐烦地拔高嗓门道:“这么晚还瞎折腾!哪来的就送回到哪里去!”
  
      外头的鹊儿心里几乎是要为章姨娘掬一把同情泪了,她大概也就是想争宠,却没想到“惊动”了世子爷,世子爷既然发话,那章姨娘就别想待在王府了,就算二少爷他敢找世子妃求情,可见到世子爷却像是老鼠见了猫似的。
  
      可问题是章姨娘以前是青楼的清倌,这若是按照世子爷的吩咐那岂不是要把章姨娘送回青楼去?王府二少爷的姨娘去了青楼,这传出去,恐怕连王府都要成为笑柄吧?
  
      鹊儿都想到的,南宫玥何尝想不到,便出声吩咐道:“鹊儿,你跑一趟珐琅院,替章姨娘收拾行李,等明儿天亮就送她去明清寺。”
  
      等章翩翩去明清寺“冷静”一段时日,想必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了,等过些日子,再由周柔嘉出面把人接回来,也可以让周柔嘉在萧栾跟前讨个好。
  
      “是,世子妃,”鹊儿应了一声后,就退下了。
  
      内室中又安静了下来,南宫玥在萧奕的半催促下,去榻上歇下了。萧奕则匆匆进了净房,等他一身湿气地出来时,躺在床榻上的南宫玥已经闭眼发出绵长的呼吸。
  
      她睡着了!
  
      萧奕心中有一分惋惜,很快就被她甜美的睡颜吸引,他在榻边坐下,静静地看着她的睡颜,心中发出满足的喟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骤然反应过来,吹息了烛火后,悄无声息地躺在了她的身旁,伸手把她搅在了怀里,从头到尾,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次日,当鸡鸣声响起时,一夜无梦的南宫玥一下子就被惊醒了,从床榻上坐了起来。
  
      刚穿好了衣袍的萧奕忙安抚道:“阿玥,还早点,不着急。”
  
      听着鸡鸣声此起彼伏地响起,南宫玥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松了口气。看着她刚睡醒的样子,萧奕真是有一种把她按回榻上的冲动……
  
      可惜啊,今日是新人敬茶的日子。
  
      萧奕撇了撇嘴,只好自己找乐子,伺候南宫玥着衣,洗漱,足足折腾了近一个时辰,南宫玥才得以和他一起从碧霄堂出来,赶往王府的归璞厅。
  
      为了今日的敬茶,归璞厅又重新布置了一遍。
  
      今日除了新人给镇南王敬茶,王府各房和姻亲也都要过来一起认个亲,因此一大早,归璞厅就被占了个满满当当,热热闹闹,说笑声不断。
  
      等镇南王和众人按照长幼尊卑依次坐下后,身穿大红衣裳的萧栾和周柔嘉就携手过来敬茶磕头了。在全福人的指引下,新人依次拜见长辈,在场的晚辈与新人见礼,还要互相送礼,这一来一去,一上午就过去了。
  
      南宫玥暗暗观察了萧栾一番,见他一直心情还不错,并没有质问起为何送走章翩翩的事。南宫玥稍稍放心,总算萧栾也不是完全不知道好歹的人,那他和周柔嘉以后想必也能相敬如宾。
  
      认亲结束后,众人便各自散去,萧奕一如往日的去了军营,而南宫玥则去了攸宁厅,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镇南王府的根基实在太浅,很多规矩都不尽不详的,就好比萧栾的大婚,就连公中需要出多少银子都没有定下,更不用提别的细节了。
  
      因而,她在干脆在操持萧栾大婚的同时,把这些规矩都定下了:
  
      嫡子娶妻,公中出一万两银子,作为聘礼、席面等的花用,再由公中置办两个庄子和两个铺子作为私产。而嫡女出嫁,嫁妆则定在了三万两银子。庶子庶女依例减半。当然,这只是公中的账,私下底是否要再补贴就不论了。
  
      南宫玥翻看着管事嬷嬷们送上来的萧栾大婚花费的账本,听着她们的一一回禀,有条不紊地交代着日常的各种琐事,而不忘让百卉拟了礼单,备了礼物,待周柔嘉后日回门。
  
      如此这般,时间匆匆过了三日,等到萧栾和周柔嘉满面春风的回门归来,一桩大事终于告一段落,南宫玥也总算稍稍轻闲了下来,可以懒洋洋地窝在自己的院子里了。
  
      她不由想起萧奕说要带她去南凉的事,雀跃地吩咐着画眉道:“画眉,替我找找《南凉地理志》。”
  
      “是,世子妃。”
  
      小书房里各种书的位置,画眉都是如数家珍,她熟练地就把四册一套的《南凉地理志》给找了出来,送到了南宫玥的手中。
  
      南凉热得早,南宫玥又畏热,这才不过五月里,就已经起了冰。
  
      只是,因着南宫玥身体虚弱,萧奕只允许把冰盆放在窗口,让外面的风吹一些凉意进来。
  
      凉风习习,南宫玥舒舒服服地躺在美人榻上,兴致勃勃地翻看着《南凉地理志》。
  
      阿奕说得没错,这南凉果然是地貌多种多样,有平原,有高原,有沼泽,有大峡谷,也有山岳冰川……热的地方比南疆还要炎热,冷的地方又是一片奇妙的高山冰雪世界。
  
      南宫玥越看越是沉浸其中,嘴角溢出一朵灿烂的笑花。
  
      外边的世界是如此的广阔,曾经,她困于王都那方寸之地,可是现在以及未来却不同了,她可以和阿奕走遍大江南北。
  
      想着,南宫玥对这即将来临的南凉之旅更加期待了。
  
      一阵挑帘声响起,鹊儿进来禀道:“世子妃,二舅奶奶来了。”
  
      南宫玥从书里抬起头来,楞了一下后,才意识到鹊儿说的二舅奶奶指的是傅云雁,含笑道:“快请嫂嫂进来。”
  
      南宫玥平日里是不在小书房里见客的,但是傅云雁不是外人。
  
      不一会儿,傅云雁挑帘快步走了进来,笑嘻嘻地说道:“阿玥,你事情都忙完了吧,我们一起去大佛寺吧?”
  
      也不用南宫玥请,傅云雁自己就在书案另一边的一把圈椅上坐下了,双手托着下巴,兴奋地接着道:“刚刚我娘跟我说,她找人打听了,说是骆越城附近的大佛寺非常灵验,尤其是那里的观音,凡是来了南疆,就没有不去拜拜的。”
  
      大佛寺的观音……南宫玥怔了怔,大佛寺她是去过的,那里确实有观音像,而且是一尊送子观音像,听说还十分灵验。莫非傅大夫人是想让兄嫂去拜拜?
  
      南宫玥心中一动,送子观音啊。
  
      中毒以来,她的身子也调理的七七八八了,或许……
  
      她咬了咬下唇,脸上晕出一片粉润之色,欣然应了,又道:“阿奕在大佛寺附近有个庄子,我们早一日先去庄子里住一晚,然后第二天一早去上头炷香。”
  
      傅云雁顿时两眼发亮,抚掌赞道:“阿玥,你这个主意好。本来嘛,我娘说后日是个好日子,可偏偏二公子婚宴那日,安大夫人在席间邀请我和我娘去后日去她府上做客。阿玥,你也会去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