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80艳遇

680艳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萧霏既没看安知画,也没看那被踩坏的绣球,继续往前走去。
  
  常环薇顿觉畅快不已,加快脚步跟上了萧霏,而亭子里不少夫人们都是暗暗摇头,只觉得萧大姑娘还真是性子如往昔,却不知道今时不同往日,她已经没有夫人小方氏为她撑腰了。
  
  安知画整张脸都黑了,浑身微微颤抖着。
  
  安府的丫鬟们噤若寒蝉,把那被踩扁的绣球捡了起来,送到安知画跟前,想请示姑娘是不是该换一个绣球。
  
  安知画吃了这么大的亏,哪肯干休,这时候,她若是由着萧霏欺辱自己,以后谁还会把她放在眼里。
  
  安知画眸中闪过一抹戾芒,也不管在场的另外八位姑娘,提着裙裾就朝凉亭中走去,那个捧着绣球的丫鬟赶忙跟了上去。
  
  “世子妃,”安知画走到南宫玥跟前委屈地福了福身,一双大眼睛中水雾朦胧,“您瞧,小女这绣球被踩坏了。”
  
  安知画没指名道姓,但是在场又有哪个人不知道是谁踩坏了这绣球。
  
  安知画挑衅地看了一眼萧霏,心想:这萧大姑娘敢当庭广众之下做出如此行径,也是给了世子妃明正言顺训斥她的机会。
  
  正所谓“有舍才有得”,想必世子妃会念着自己的好的。如此才不枉费了自己一个宝贝。
  
  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南宫玥只是淡淡地瞥了那被踩扁的绣球一眼,就轻描淡写说道:“画表妹,不过一个玩意儿罢了,坏了也就坏了。百卉,你去我库里把那个白玉镂空金缕球取来赔给画表妹。”
  
  “是,世子妃,”百卉应了一声,匆匆而去。
  
  安知画微咬下唇,脸上先是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随后又有些不甘。
  
  自己这宝贝金缕球价值千金又独一无二,平日里就连她自己都舍不得把玩,这什么白玉金缕球又哪里比得上!她还不稀罕世子妃赔呢!
  
  安知画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姑娘家,一时间没有掩饰好脸上的愤愤不平,雪白的贝齿紧咬着下唇。
  
  一旁的安大夫人打圆场地斥了安知画一句:“画姐儿,不过是一个绣球而已,坏了便坏了。”她笑着对南宫玥和萧霏又道,“世子妃,萧大姑娘,我这女儿年纪小,不懂事。”
  
  南宫玥笑而不语。
  
  一时间,无论是亭子里,还是花棚下的气氛都冷清了不少,那八位姑娘都是面面相觑,接下来的游戏还玩不玩呢?就连那些夫人们也在窃窃私语,不明白世子妃的用意究竟是什么。
  
  南宫玥对此根本全不在意,侧首和萧霏说着话。
  
  见状,安知画也不好说什么,幸而很快又陆续有客人抵达,她便借着迎客,顺势走开了。
  
  没有了绣球,也就意味着游戏告一段落。
  
  姑娘们各自散去了,自行寒暄、赏花,只是经历刚才那个小小的插曲,这气氛总是不如之前热闹自在了。
  
  半个时辰后,跑了一趟碧霄堂的百卉回来了,手里多了一个雕花红木匣子。
  
  百卉打开匣子,从中取出一个精致的白玉镂空金缕球,向南宫玥复命。
  
  在场的女眷都好奇地看了过来,这世子妃出手的东西,想必不会是什么凡品,只是安姑娘那金缕球在大裕也可谓是无双之物,世子妃的东西再好,恐怕也及不上吧。
  
  这时,百卉的小指不着痕迹的微微一勾,白玉镂空金缕球竟就这么顺势从她手中滑落了,不少姑娘都下意识地低呼了一声。
  
  金缕球咚地摔落在地面上,然后咕骨碌碌地滚了出去,正好滚到了安知画的绣花鞋前,在她的鞋尖上轻轻地撞了一下。
  
  南宫玥挑了下眉头,先轻斥了百卉一句:“这可是赔给画表妹的,你这丫头也太不小心了。”跟着,她看向了安知画,笑吟吟地又道,“画表妹,可否烦扰你把这金缕球捡起来?”
  
  一瞬间,四周寂静无声。
  
  这一下,在场所有人都看出来,世子妃是在帮萧大姑娘出头呢。
  
  原来小方氏虽然被休,但是世子妃与萧大姑娘还是姑嫂情深,也就是说萧大姑娘在王府依旧地位稳固……这么想来,萧霏是王爷唯一的嫡女,又有世子妃的爱护,总比王府的庶女们要尊贵。想要与王府联姻,萧大姑娘仍旧是第一选择。
  
  常夫人更是暗喜,有道是: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女儿刚才的那一番作为必然会给萧大姑娘留下不错的印象。就是!他们常家可不是那些逢高踩低的府邸。
  
  想着,常大夫人眼中闪过一抹得色,悠闲自在地捧起了茶盅,心情大好。
  
  萧霏更是一脸倾慕地看着南宫玥,心想:心想无论母亲做过什么,大嫂从来都是这样毫无私心的维护自己。能有这样的大嫂,真好!
  
  唯独安知画俯首看着脚边的金缕球,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世子妃分明是故意的!难道说世子妃真的要维护萧霏?!
  
  安知画心里难堪极了,真是恨不得一脚踩上脚边的这个金缕球。
  
  可是,她不是萧霏,她不敢!
  
  她的脚像是绑了千斤巨石一样,抬不起分毫。
  
  安大夫人看着安知画,有些紧张地叫了一声:“画姐儿……”她就怕女儿一时气急失去了理智。
  
  安知画深吸一口气,好一会儿,终于动了,俯身将那金缕球捡了起来,接着若无其事地福了福身谢过了南宫玥,笑容略显僵硬。
  
  这白玉金缕球在她的手中仿佛变得格外烫手,丢也不是,拿也不是。
  
  安大夫人正想打个圆场,花廊那边又有几道身影在冯氏的陪同下朝这边款款而来,几位夫人注意到后,就暗暗示意身旁的夫人,于是越来越多的目光投向了花廊的方向。
  
  这来人眼熟得很,正是乔大夫人和乔若兰母女。
  
  现在已经过了帖子上写的巳时。一般来别人府邸做客,都会特意提前些时候,免得失礼人前,大概也只有镇南王之类的贵客,才可以姗姗来迟。
  
  乔大夫人选择众人几乎都到齐的时候才来,摆的是什么架子,众人都是心知肚明。
  
  冯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这里的气氛有些古怪。
  
  她见安知画的手中捧着一个白玉镂空金缕球,便笑着活络气氛:“三妹妹,你们可是在玩什么游戏?”
  
  刚才发生的事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的,安知画表情有些僵硬,但很快就若无其事地笑了,避重就轻地答道:“大嫂,我们在玩‘击鼓传花’,谁接到绣球,就要在五息间诵一句牡丹的诗句,否则就出局。”
  
  乔大夫人笑着随口道:“诵诗有什么意思?不过是背诵罢了。不如接到绣球的姑娘,表演一个才艺,或弹琴或舞蹈,岂不是雅致有趣多了?”
  
  乔若兰附合道:“母亲你这主意好。”说着,她也看向了匣子中那个白玉镂空金缕球。
  
  她本来只是随便瞟了一眼,却不小心注意到了什么,眉尾一扬,语气中透着一丝惊讶,又道:“安三姑娘,你这金缕球甚为精致,可否借我一观?”
  
  安知画当然是从善如流,吩咐了丫鬟一句,丫鬟就接过金缕球,呈到乔若兰跟前。
  
  乔若兰拿起白玉镂空金缕球,细细地观赏着,赞道:“这金缕球繁缛精致,丝丝金缕最细处堪比蚕丝,这份手艺……如今的师傅怕是做不到了,这可是前朝之物?”说着,她对安家倒是有几分另眼相看了,不愧是南疆四大家族主意,还是底蕴深厚的。
  
  立刻就有一位夫人叹道:“乔大姑娘果然不愧为南疆双姝,真真是好眼光,姑娘若是不说,我还看不出世子妃这个白玉镂空金缕球竟是前朝珍品。”
  
  世子妃?!乔若兰手一僵,手里的那个白玉镂空金缕球差点没摔下去,恨不得把刚才那番话全数收回。
  
  她本来还想跟几位姑娘一起玩玩击鼓传花,可是此刻知道这金缕球是南宫玥的,顿时兴致全无,迫不及待地把那白玉镂空金缕球丢还给了安知画。
  
  周围的夫人们皆是惊叹不已,没想到,世子妃随随便便拿出来的东西竟是如何不凡,南宫世家果然底蕴i深厚,相比之下,安三姑娘的那个绣球也就只配得个“昂贵”二字,被衬得就如同暴发户似的。
  
  也是,这安家一度败落过,也难怪安家人行事有些急功近利。
  
  感受着这一道道目光,安知画的脸上一阵羞一阵怒,捧着金缕球没有吱声。
  
  安大夫人向她连连使着眼色,终于,安知画定了定神,今日对自己而言可是至关重要的,万不可就这么被影响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