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82说动

682说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南宫玥气定神闲地看着乔大夫人,说道:“姑母,父王之事,自然轮不到我们做小辈的做主,我和阿奕也不曾拦着父王续弦,可是这续弦又不是纳妾,总要按着规矩来。..”
  
      南宫玥微微一笑,意有所指地说道:“正所谓,娶妻当娶贤,妻不贤祸三代。侄媳提醒父王去打听一下那安家姑娘的品性,可有何不对?哪门哪户在谈婚论嫁之前不是先去查查对方的家风门第、品性闺誉?”她目光专注地看着乔大夫人,故意问道,“莫不是姑母府里不是这样的?”
  
      乔大夫人瞳孔一缩,正要说话,就听南宫玥叹息地又道:“也难怪姑母府里妾不是妾,妻不是妻,子不是子,媳不是媳。”语气中的嘲讽溢于言表。
  
      乔大夫人被气得一口气堵在了胸口,想起自己府里那层出不穷的糟心事,只觉得南宫玥字字句句都在戳她的心。她愤愤地朝镇南王看去,想要告状:“弟弟,你瞧世子妃……”
  
      谁想,镇南王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大姐,世子妃说得有理,又不是冲喜,这婚事也不急在一时,还是缓缓来得稳妥。”
  
      镇南王的脸上已不见了刚刚的喜色,眉头也紧紧地蹙了起来。
  
      安家……到底是真想把嫡女嫁给他,还是别有所图,自己也真该好好调查一下。以免小方氏的事旧事重演!
  
      乔大夫人闻言却是傻眼了,她这弟弟果然是被世子妃下蛊了,世子妃说什么,他居然就应什么。
  
      她越想越是不甘心,可是话到嘴边,她又劝自己,就算萧奕和南宫玥想要拖延,他们也阻拦不了弟弟续弦,而且弟弟对安家姑娘的印象也确实很好,否则也不会被自己三言两语说动……也就是再等些时日而已。
  
      乔大夫人深吸一口气,终究是忍下了。
  
      来日方长,等到弟弟娶了安三姑娘,日后娇妻多吹吹枕头风,他的耳根子自然就软了,届时,饶是这世子妃再妖邪,也别想再在王府里继续作威作福!
  
      不多时,萧奕就拉着南宫玥告退了,留下镇南王姐弟俩在书房里。
  
      小夫妻俩渐渐走远,直至来到一条无人的小径上,萧奕忽然说道:“撇了一个小方氏,又来一个安氏。父王这人啊就要多吃上几次亏,才会痛彻心扉啊。”
  
      萧奕叹息着摇了摇头,语气中听着似乎是为他的父王操碎了心,可是他脸上的笑意却出卖了他真实的想法。
  
      安家果然是坐不住了,这是想为自家寻一条出路呢。只是,当年,他们既然想靠着百越起家,甚至为此不惜出卖自己的国家,那就该有所觉悟。
  
      自以为一旦绑上了镇南王府就能一了百了,只能说,实在是太过天真了一些!
  
      镇南王连小方氏都能轻易舍弃,当他亲自查到“真相”后,对于安家,和这个一直给他惹麻烦的大姐,又会如何呢……
  
      两人相视一笑,萧奕眨了眨眼,笑容满面地说道:“阿玥,等我们回来就能看好戏了。”
  
      南宫玥看着他眼底的狡黠,心里就默默地为镇南王和乔大夫人掬了一把同情泪。
  
      这次过后,镇南王恐怕会后怕的不敢轻易再起续弦之心了吧。毕竟侍妾能舍,而嫡妻……还没听闻过哪家府邸会隔三岔五的就休弃和暴毙一个嫡妻呢。
  
      如此甚好,反正阿奕和她都不会允许再有人占了母妃的镇南王妃之位。
  
      两人很快就把这个话题抛诸脑后,继续说起明日出行的准备,心中都是溢满了期待……
  
      次日一早,天公作美,是一个适宜出行的日子。
  
      旭日升起一半的时候,两匹骏马就从碧霄堂的东街大门飞驰而出,萧霏与百卉几个丫鬟亲自到东仪门处相送。无论是萧霏还会百卉几个都是面色凝重,萧霏从头到尾都是“狠狠”地瞪着萧奕,那眼神仿佛在警告着,要是他没照顾好大嫂的话,那就不用回来了。
  
      若非看着南宫玥兴致勃勃,不想扫她的兴,萧霏真想劝她再细思一下了。
  
      两匹高头大马出了东街大门后,很快马蹄声就渐渐远去,东街大门再次关闭,把那些惆怅与不舍都隔绝在了门内。
  
      南宫玥在短暂的不舍后,心绪很快就随着马蹄飞扬畅快了起来。
  
      小夫妻俩出了骆越城,一路往南,没有计划,一切随性而为。
  
      他们去了海边,看那大海广阔无边,看那旭日在海面上缓缓升起,还随渔民出海捞鱼;
  
      他们又去了寒露山,那里的瀑布雄伟壮观,似万奔腾,让南宫玥叹为观止;
  
      他们也去了那种再普通不过的村镇,在村民的屋子里借宿,在庙会里四处逛逛看看吃吃,好不惬意;
  
      他们还随普通的百姓一起在竹排上顺流而下,若是错过驿站,就以天为席、以地为被……
  
      大概也只有前世和外祖父一起游历行医时,南宫玥才享受过这种随遇而安的生活,虽然有不便之处,却也让人觉得肆意畅快得很。
  
      这大概就是“仗剑江湖、云游四海”的感觉吧。
  
      他们慢慢悠悠地走了六七日,才来到了南凉境内。
  
      南疆和王都已经是天南地北的差别,但是直到此刻南宫玥才体会到南疆毕竟还是大裕,那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感觉让人可以深切地感受到是在大裕的领土上,而南凉却是另一个国家。
  
      无论是风土民情,还是百姓的相貌、语言、衣物……都与他们迥然不同。
  
      小夫妻俩入境随俗地穿上了南凉的服饰,不过,南凉人皮肤比大裕人黝黑,五官也较为深邃,他们虽然穿了南凉服饰,但一看外表,就知道不是南凉人,所经之处,难免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目光,那些南凉百姓都暗暗揣测着他们是不是大裕人。
  
      如今的南凉被南疆军攻下,南凉诸城的守兵早就都换成了大裕的南疆军士兵,因此南凉百姓对于大裕人的相貌已经是熟悉。
  
      萧奕一向不在意他人的目光,或者说,他在大裕的时候,也没少被人看,两人悠然自在地继续南行,两日后就抵达了一座名叫泙湖城的城镇。
  
      泙湖城是南凉北边的一个大城,四通八达,甚为繁荣。
  
      这若是不知情的人,根本看不出这里正处在敌国的控制下。
  
      热闹的街道上,两人牵着马随意地闲逛着,南宫玥一下子就被路边的一些卖花环的小摊位吸引了。
  
      南凉的花环做得极美,用茉莉、白玉兰、金盏菊、蔷薇、铃兰等等的花朵串成一串串的鲜花串,不止美观,而且芳香四溢,若非是鲜花不易保存,南宫玥真想买几串带回南疆去给萧霏她们做礼物。
  
      没一会儿,南宫玥和萧奕的脖子上、手腕上都戴上了好几串花环,萧奕虽然是男子,但是他容姿出众,为人也不扭捏,戴着花环的样子居然还挺自然的,也引来更多惊艳的目光,惹得南宫玥忍俊不禁,不时看着他,露出灿烂的笑靥。
  
      萧奕当然知道她在笑什么,却还是任由她“打扮”着自己。
  
      有时候,他觉得阿玥真是怪。
  
      明明她是那么自信的一个人,可是为什么总觉得别人的目光是在看他呢?
  
      她难道不知道她才是最耀眼的那个吗?
  
      让他恨不得把目光永远地黏着在她身上,让他不得不警觉地释放出警告的目光,宣告着他的臭丫头早就已经名花有主了!
  
      宽阔的街道两边排列着一个个小摊位,除了卖花,也卖一些小玩意、小点心之类的东西,在南宫玥的眼里,每一样东西都新奇极了,几乎在每一个摊位驻足,看到新鲜的、有趣的玩意,一概都是买下,这才走了小半条街,他们的马上已经是负重累累。
  
      萧奕笑眯眯地调侃道:“阿玥,待会我们买一辆马车去!”
  
      南宫玥看着两匹马上杂七杂八的玩意,小脸上露出一丝赧然,转移话题道:“阿奕,我累了,我们找个地方歇歇脚吧。”
  
      萧奕从善如流。
  
      南宫玥随意地朝周围扫视了半圈,目光被右前方的一家酒楼吸引,瞧这酒楼的门面以及迎来客往的样子,看来生意还不错。
  
      “阿奕,我们就去那家。”
  
      她指了指那家酒楼道,酒楼当然是有招牌的,只是对于南宫玥而言,南凉的文字就跟天书没什么两样。
  
      所幸萧奕懂一些南凉的文字,也能听懂南凉话,说起来虽然生涩了一些,但是和南凉人沟通早已是绰绰有余。
  
      南宫玥并非事事亲力亲为的人,但是往昔在王都也好,在南疆也罢,她一贯习惯于万事了然于心,如今到了南凉,连吃饭喝茶买东西的小事都要烦扰萧奕,起初她也有些不习惯,但是很快她就泰然自若地享受起倚靠萧奕的感觉,也学会了另一门语言——比手画脚。
  
      萧奕告诉南宫玥这家酒楼名叫金日酒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