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87所图

687所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孟仪良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双手抱拳躬身向萧奕请命。
  
      萧奕坐在马上俯视着他,笑吟吟地说道:“哦,那将军的意思是……”
  
      孟仪良忙又道:“末将知道世子爷公务繁忙,尚有南疆诸事要管,必无暇理会这区区南凉小国。”见萧奕没有不悦之色,孟仪良放下心来,滔滔不绝地劝道,“以末将之见,世子爷大可以寻个可靠忠心之人帮着世子爷打理南凉。世子爷,我南疆军中有不少老人自老王爷时就跟随于麾下,忠心耿耿,天日可表!”
  
      萧奕漫不经心地掸了掸衣袖,脸上笑意不减,问道:“孟老将军,若是本世子把南凉交予将军,将军会如何行事?”
  
      闻言,孟仪良精神一振,心想:看来世子爷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
  
      孟仪良故作镇定地回道:“世子爷,末将以为有乱民暴动者,杀,以暴制暴。正所谓乱世用重典,不外如是!”
  
      孟仪良越说越是激动,侃侃而谈,又说什么重立户籍、重查人口以便增收人头税以充军资……最后又义正言辞地说道:“南凉人不过是群蛮夷之辈,无需与他们讲什么道理,凡有人不服闹事的,杀了便是,如此,民心自然就安定了。世子爷,您的根基是南疆,至于这南凉属地,您无需过于费神。”
  
      萧奕轻笑出声,淡淡地看着他,说道:“孟老将军,你连本世子需要什么都不知道,就想代替安逸侯主持南凉政事?呵,人贵有自知之明,孟老将军,你年纪大了,也该安享晚年了。”
  
      说完,萧奕也不理会孟仪良有什么反应,一夹马腹和南宫玥一同走了。
  
      孟仪良僵立在原地,望着萧奕和南宫玥离去的背影,浑浊的老眼中升起一层浓浓的阴霾。
  
      三年前,世子爷奉皇命重回南疆,当时,他们这群跟随过老王爷的老人之中,田禾是最早向世子爷投诚的,大部分人包括他都是抱着观望的态度想先看看世子爷的本事再说。
  
      结果却是一步错步步错。
  
      就因为晚了这么一步,他在世子爷面前就再没露过脸,有什么好事都轮不上他,轮不上他们孟家。
  
      他本想着自己比不上田禾也就罢了,毕竟是当初自己看低了世子爷,以致棋差一招。
  
      但是局面也未必没有挽回的机会,他这次主动请缨跟随田禾来南凉,就是想着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以世子爷的身份,肯定不能久留南凉,而田禾早晚也是要回南疆的,只要自己能被世子爷委以重任管理南凉,那么他们孟家以后就是南凉的土皇帝,更可以萌恩子孙……
  
      不想,世子爷麾下有一个田禾不够,竟然还莫名其妙地冒出一个安逸侯来!
  
      这安逸侯算什么东西,不过是皇帝的走狗,就知道故弄玄虚,妖言惑众!
  
      怎么世子爷就偏偏如此信任那安逸侯?难道世子爷是被那安逸侯下了什么蛊不成?!
  
      想着,孟仪良眼帘微垂。
  
      世子爷并非是一个会顾念老王爷情份的人,唯今之计,得想个法子,让世子爷知道,自己的能耐。
  
      说起来,最近有个人自称是南凉最大的马商,愿意为南疆军供马。要是他能弄到大量而又便宜的良驹,世子爷一定会自己刮目相看的。
  
      再者,那安逸侯的幽骑营似乎更加缺马,也许还能利用这个机会……
  
      孟仪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注意到前方几十丈外的南宫玥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压低声音问道:“阿奕,此人是……”
  
      对于那些跟随祖父的老将,萧奕也所知不多,就简单地说了几句:“孟仪良,他是当年祖父来南疆后,追随到祖父麾下的,跟着祖父打过几场胜仗,曾立下过一些军功……”
  
      当年孟仪良立下军功,所以才有这些年的荣耀,至于能不能将之维持下去,就要看他们孟家自己了,刚才听那孟仪良一番大放阙词,看来这位孟老将军是真的人老脑子也糊涂了。
  
      萧奕满不在意地说道:“孟仪良在这次南凉战败后,主动去找田禾请缨,一起来了南凉。”
  
      回想着孟仪良刚才所言,南宫玥若有所思地叹道:“阿奕,看来他所图不小呢。”俗话说,人心不足蛇吞象。只可惜世人往往看不透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
  
      萧奕向她眨眨眼睛,笑嘻嘻地说道:“阿玥,这种小事,小白会应付。”
  
      南宫玥嘴角抽动一下,故作叹息地说道:“官公子真是可怜……”
  
      碰到萧奕这种不知道是挚友还有损友的家伙,到底是官语白幸运,还是官语白的倒霉呢?
  
      “我们给小白带些好吃的回去不就行了?”萧奕毫不愧疚地说道。
  
      话语间,两人策马悠闲地往前行去,不一会儿,就把南凉王宫远远地抛在了后方……
  
      他们今日是出来玩的,因此故意放缓了马速,南宫玥一边驱马而行,一边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昨日初来乍到,她倦得很,都没心思好好看看这乌藜城。
  
      跟人来人往的泙湖城相比,乌藜城没有那么热闹喧嚣,但一眼望去,街道整洁,来来往往的百姓都神态安宁,眼神平和,那种安然生活的感觉,与泙湖城隐隐透出的浮躁迥然不同。
  
      这个城镇在经历了战火的摧残后,已经渐渐地开始恢复了生机。
  
      南宫玥和萧奕走走停停,足足花了半个多时辰,才出了城。
  
      萧奕只大致知道那个玉市在距离乌藜城数里的西郊,却是不曾去过的,于是,就边走边找人问路。
  
      渐渐地,就见人流都往相同的方向涌去。
  
      到了人流密集的地方,两人下了马,牵着马儿随着人流悠闲前行。
  
      那所谓的玉市是在一片巨大的空地中或以竹或以木或以油布搭起了数十个凉棚,那些玉石商人就在凉棚中摆起摊位,摊位中除了出售各种玉饰品、未打磨的玉石,就是堆着一块块风化的石头。
  
      有趣的是,玉市中行走的百姓多数看的不是玉饰,不是玉石,而是那些看来平凡的石块,一个个打量、细语,又不时地上前敲敲打打,眼神与表情中露出异样的神采。
  
      见南宫玥面露好奇之色,萧奕解释道:“那是玉石的毛料……”
  
      萧奕简单地给南宫玥介绍起赌石来,那些毛料是按分量卖的,个头越大的,自然也就越贵。所谓的赌石,就是挑一块石头剖开,里面要么是一块珍贵的翡翠宝石,要么就啥也不是,刀起刀落间,或令人一夜暴富,或令人倾家荡产。
  
      整个玉市中最热闹的地方大概就是市集中心了,在那里摆放着好几块这几日开出的极品玉石,引得一众看热闹的人纷纷跑来围观,都在猜测着不知道哪一块玉会是这次比赛的玉王。
  
      一切只能等今日申时过后,所有这三日来开出的玉会摆在一起,决出“玉王”。
  
      周围的南凉人七嘴八舌地说得口沫横飞,可是南宫玥也听不懂,只能听萧奕转述,不由兴味盎然。
  
      两个一边说着话,一边悠然自得的逛了起来。
  
      时不时地有人挑选好了毛料,让老板开石,才不过半个多时辰,南宫玥就看到有好几个人开出了玉石,虽然品相一般,但瞧着还是有趣的很。
  
      南宫玥不禁有些跃跃欲试。
  
      萧奕最是了解她的心意了,说道:“我们也挑几块玩玩。”
  
      南宫玥笑着应了。
  
      两人只是随便来玩玩的,既不打算投机,也不打算出名,镇南王府更是不缺几块玉石,因此南宫玥也就是抱着好玩的心情,来到一个摊位前,随意挑了五六块毛料,让摊位的老板帮着开石。
  
      那老板一见南宫玥和萧奕的样子,就猜到他们是赌石的生手,先把丑话说在了前头,先收了银子,又说什么“开石无悔”云云的。
  
      一看这边有人要开石,就有不少好事者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问着谁是毛料的主人。
  
      当看清对方是一个年轻的女子时,一个中年男子羡慕地用南凉语说道:“我听说刚刚来了一个女子,连续挑出了好几块石头,全能开出玉,不会就是这位吧?”
  
      “真的?那眼力和运气可不是一般啊!”旁边一个老者不敢置信地说。
  
      无论是赌石的行家还是新手,都知道这毛料不到切割开来,谁也不能保证石头里面是什么,能否开出玉来,六成靠知识与经验,剩下的四成全看运气,即便是几十年的老行家恐怕也不能保证挑中的石头一定含玉。
  
      围观的众人说得兴浓,萧奕也一一转述给南宫玥听。
  
      话语间,第一块石头被开石的老师傅切割开来,四周顿时嘘声一片,只是一块废石而已。但大部分人还是耐着性子继续往下看,谁知道接下来的三四块也都是废石,只有最后一块开出了一块比手指没大多少的玉,品相也一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