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92玩味

692玩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草民扎加勒参见世子爷、侯爷。”
  
      德勒家的家主扎加勒用生硬的大裕话给萧奕见礼,他是一个四十余岁的南凉男子,人中下巴留着小胡子,看来颇为精明。
  
      萧奕也没理会那扎加勒,直接和官语白一起朝围栏里的黑马走去。
  
      如同刚才孟仪良所言,这德勒家的马确实是力大善跑的好马,无论是体型、毛色、四肢、肌肉……都是一等一的。
  
      官语白熟练地相起来马,从头到尾,连马的牙齿也没有错过。
  
      最后,他含笑赞了一句:“麞脊、麟腹、虎胸,尾如垂帚……确是好马!”
  
      闻言,扎加勒暗暗松了一口气,在一旁恭声道:“多谢侯爷夸奖。”说着,他目露期待地看着萧奕,期望萧奕能当场拍板定下自家的马。
  
      可惜,萧奕仍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好像在看马,又好像是跑神了。
  
      萧奕和官语白绕着那些黑马走了一圈后,又悠闲地往最后一个艾西家的围栏去了。
  
      艾西家的家主刚才也听到了官语白的那句称赞,心情正有些低落:看来这一回自家的马是选不上了。
  
      他勉强压下心中的失望,恭敬地上前行礼:“草民廷占参见世子爷、侯爷。草民这次带来良驹共五十匹。”
  
      这次选马,显然各家马商都会把自家最好的马给带来,只为了能够成功抓住这个机会。可是,与前两家比起来,艾西家的马实在有些“丑”。
  
      这让萧奕不禁饶有兴致地多看了一眼。
  
      与德勒家的那些黑马相比,艾西家这十匹白、红混杂的马群明显在品相上差了一等,身形上比德勒家的黑马矮小了些许,皮厚毛粗,还有毛发光泽也差了些许……
  
      可就算是如此,官语白还是仔仔细细地挑了好几匹马分别相了一遍,一丝不苟,不耐其烦。
  
      一旁等在围栏入口处的孟仪良几乎是有些不耐烦了,心里不由腹诽:这还用选吗?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也能看出德勒家的马乃是其中之冠。
  
      而知官语白如萧奕,却是隐隐看出些眉目来,挑眉笑问道:“小白,你是打算……”选这家的马?
  
      官语白与他相视而笑,道:“如果说是呢?”
  
      萧奕耸耸肩,仿佛在说,他早说过了,小白你做主就好。
  
      官语白温柔地伸手抚了抚身旁才刚刚相完的一匹白马,从它的厚厚的马鬃抚到修长的脖颈,然后才缓缓道:“阿奕,按照我的想法,我们需要为每一名幽骑营的骑兵配备两到三匹备用的战马……这些战马不能都是一式一样的。我们幽骑营的马不能只求其善跑,还必须有别的特色。”
  
      顿了一下后,官语白又道:“阿奕,你看它的牙……”
  
      从马的门齿可以大致推断马的年龄,这一点萧奕作为武将家出身的孩子自小在马背上长大,当然是懂的,不过显然,官语白让他看得并非是这个。
  
      萧奕毕竟是萧奕,官语白只是稍微指了指白马的门齿和臼齿,萧奕就一点就通地明白了。
  
      牙齿的磨损程度。
  
      艾西家的马场位于南凉最偏僻的西南角,那里没什么人烟,多是草原荒漠,以致那里的马因地制宜吃得也就糙多了,而且瞧它们皮厚毛粗的样子,显然也更能适应一些艰难的环境。
  
      战争并非是舒适的暖房。
  
      像这种坚韧顽强、具有野草般生命力的战马没准在最危急的时候能保住将士们的性命!
  
      “有趣。”萧奕嘴角一勾,毫不吝啬地抚掌赞道,“小白,你果然是目光如炬。”
  
      见萧奕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官语白唇畔的笑意更深。
  
      孟仪良却是傻眼了,世子爷和安逸侯的意思是,他们决定选了这艾西家的马?
  
      他惊讶地朝官语白看去,明明德勒家的马更优,可是这安逸侯为什么偏偏要退而求其次?
  
      难道说……
  
      还好自己为以防万一,早有准备!
  
      孟仪良的眸中闪过一抹复杂,忽然出声提议道:“侯爷,您可要试试马?”
  
      相马当然要试马。官语白颔首应了一声,便直接点了他身旁的这匹白马。
  
      艾西家的家主廷占立刻吩咐随行的仆役手脚麻利地给这匹白马套上了马嚼子,又装好了马鞍。
  
      官语白接过马缰绳,然后动作利索地翻身上马。
  
      他平日里看着儒雅如同一个书生般,但这时却透出一股自内而外的英姿飒爽,那是埋在他骨血中的一种东西。
  
      “驾——”
  
      他一夹马腹,胯下的白马就扬起四蹄,飞驰出去,带起一阵灰蒙蒙的烟尘。
  
      白马在官语白的驱使下,沿着这跑马场的跑道奔驰,马蹄飞扬,越驰越快,让全场的目光几乎都集中在这一人一马上。
  
      其他两家马商的人或羡或妒地看向廷占。
  
      艾西家居南凉的西南角,虽也养马,但远远挤不上南凉十大马商之名,这一次也不知怎么的,竟然也过了重重筛选,留到了最后。另两家马商都觉得他家不过是走了狗屎运,丝毫不觉得会成为自家的竞争对手,没想到……
  
      世子爷竟然真得相中了他家?!
  
      廷占挺了挺胸,脸上尽显志得意满。
  
      就在这时,变故突生!
  
      原本温顺的白马忽然发出一声暴躁的嘶鸣声,高扬起前蹄,马身几乎直立了起来,仰天打了个响鼻后,白马继续往前驰去,跑得更快了……
  
      那全力奔驰的四肢透着一丝显而易见的失控,与疯狂!
  
      跑马场中的众人自然都看到了这一幕,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惊呼出声:“惊马了!惊马了!”
  
      整个跑马场霎时沸腾了起来,本来还以为这艾西家的运道来了,要一冲云霄了,没想到这才一会儿,艾西家送来的马竟骤然惊马了!
  
      这战马除了要勇猛好战、体力强壮以外,最重要的品质之一就是性子要沉稳,处变不惊,才能在血腥残酷的战场上生存下来,不至于成为主人的拖累。
  
      萧奕面色骤变,情况紧急,他也来不及下令,随便挑了离他最近的一匹红马,也没用马鞍就直接翻身上马,然后策马冲出。
  
      与他同时飞驰而出的还有另一匹红马,马上的人正是小四。
  
      两匹红马几乎是并驾齐驱地朝官语白追去。
  
      前方,那匹白马还在不断地嘶鸣着,如闪电一般飞驰,几乎化成一道白色的虚影,看它那癫狂的样子只怕就算前头出现一堵墙,它都会不管不顾地撞上去。
  
      迎面而来的疾风将官语白的衣袍吹得鼓鼓的,也让他的身形看来越发单薄,仿佛随时都会从马上摔下来一样……
  
      跑马场四周的其他人都是惊魂不定地看着这一幕,连着南疆军的士兵都一时不知该作何应对,有士兵惊慌失措地去请示孟仪良:“孟老将军,是不是该备箭射马?”
  
      这马上的可是安逸侯,万一安逸侯有个万一,皇上会不会以为是世子爷蓄意所为?
  
      但若是射箭后,马匹更为疯狂,把安逸侯甩出去的话,那岂不是……
  
      孟仪良抿着嘴唇,好一会儿才道:“等世子爷吩咐……”
  
      “踏踏踏……”
  
      阵阵凌乱的马蹄声中,萧奕和小四伏低身子,不断地加快马速,渐渐地,总算稍稍拉近了距离……
  
      五十丈,四十丈……
  
      萧奕眨了眨眼,忽然意识到不是他追上了官语白,而是白马的速度开始放缓了,即便它看着还是有些疯狂,但是它的速度确确实实地在下降。
  
      看来小白已经稳住疯马了。
  
      也是,小白虽然体弱,却是将门子弟,这御马术乃是基本,而小白的御马术则更加出色,远超常人。
  
      领会到这一点后,萧奕心下稍安,果然,又驰出几十丈后,就见那白马的速度明显放缓,原本那种暴躁的感觉渐渐地褪去了。
  
      须臾,官语白终于将那匹白马停了下来,在那白马的头颅上轻抚了一下,带着几分叹息、几分怜惜地说道:“你这可怜的小家伙。”
  
      白马有些烦躁不安地在原地踱了踱步子,官语白翻身下马,他看着单薄的身子却是稳如泰山,从容淡定,仿佛刚才只是策马游玩,而非一场惊心动魄、生死攸关的遭遇。
  
      几乎是下一瞬,萧奕和小四也骑马赶到了,小四一向冷漠的脸庞上像是覆了万年寒冰似的,官语白自然能读懂小四眼中深藏的忧心,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笑:“阿奕,小四,我没事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