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96反目

696反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
  
      韩凌赋气得发抖,已经出离愤怒。
  
      她明知道他心心念念就是要登上大宝,君临天下,而她竟然咒他无法成大事?!
  
      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原来在她眼里竟然是这么看他的?!
  
      韩凌赋握紧了双拳,恨声道:“白慕筱,你就没想过,本王完了,你一个小小侧妃又哪里能好过?!”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白慕筱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难道曾经那个善解人意的俏人儿,那个与自己情真意切的可人儿只是自己的幻觉吗?
  
      白慕筱讥讽地勾唇笑了,乌黑的眸子中透着一丝恨意。
  
      时至今日,他也不明白他对她做了什么?!
  
      或者说,对他而言,所有人都该理所当然为他牺牲,无论是崔燕燕,继王妃陈氏,他们的孩子,还是自己!
  
      她的表情更冷,如冬日寒霜般,“小小侧妃?若不是因为你,我会沦落至此,成为一个卑贱的妾,受人欺凌,受人污辱,就连自己的孩子也没能保住!”
  
      她越说越恨,眼中迸射出凌厉的锐芒。
  
      一说到那孩子,韩凌赋的脸色僵了一瞬,有些心虚地硬声道:“本王不是说过会补偿你的吗?至于孩子,孩子会那样,也不是本王所愿,本王不是已经帮孩子报了仇,让崔燕燕以血还血……”
  
      韩凌赋越说越觉得自己没有错,他已经尽他之力,甚至连崔燕燕都为孩子以命偿命,白慕筱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白慕筱闭了闭眼,又一次对眼前这个男人感到失望,当初她怎么会有眼无珠到爱上这样一个男人?!
  
      他根本就不明白她为他牺牲了什么,不明白一个做母亲的心!
  
      她一针见血地说道:“王爷,我只知道是你下令要了我孩儿的命!”真要以血偿血,他也逃不掉!
  
      “就为了这么个怪物,你就敢对本王下药!”韩凌赋怒不可遏地瞪着她,觉得白慕筱简直是疯了。
  
      白慕筱冷笑着道:“当日你为了你的名声、你的大业连亲生骨血都可以弃之杀之,来日难道就不会为了其他事置我与死地吗?我这么做也不过是未雨绸缪,先下手为强罢了……”
  
      韩凌赋听得额头青筋暴起,龇目欲裂,“贱人,本王饶不了你!”怒火攻心之下,他直接一脚踢了出去,正中白慕筱的腹部。
  
      白慕筱吃痛地惨叫一声,踉跄地摔倒在地,瞳孔中水光盈盈,颊畔落下几缕青丝,看来楚楚可怜。
  
      可是此刻韩凌赋已经不会为她而心软,只要一想到她胆敢对自己下药,他就恨不得一剑夺了她性命。
  
      “你这个毒妇,本王现在就要了你的命!”他大步逼近她,俯视着倒在地上的她,目光阴沉可怕。
  
      可谁知,白慕筱却是一点都不害怕,反而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发出清脆的娇笑声。
  
      她没急着起身,悠闲地躺在地上,笑得那般肆意而娇艳,带着一种诡异而妖艳的美感。
  
      她意味深长地说道:“王爷,五和膏的滋味如何?”
  
      一瞬间,之前瘾症发作时的一幕幕在韩凌赋的脑海中闪过,那种仿若被虫子噬咬的痛苦与煎熬刻骨铭心。
  
      韩凌赋更恼,眼中怒潮汹涌。
  
      “王爷,您是不是觉得很难受?”白慕筱笑吟吟地继续道,“其实五和膏也不是什么坏东西,您只要继续服用不就没事了?这些天您不是很喜欢我熬的汤吗?”
  
      说着,她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幽幽叹息道:“说来,现在大裕只有五皇子殿下那里有五和膏吧?”
  
      闻言,韩凌赋面色大变,一阵青一阵白。他骤然意识到自己此刻最大的问题不是如何处置这个贱人,而是五和膏……
  
      五和膏具有成瘾性,一旦不连续服用,就会生不如死……
  
      自己今日的煎熬也深刻地证实了这一点。
  
      要是接下来再也服不上五和膏,那自己会如何?
  
      想着,韩凌赋的脸色刷白,几乎不敢再想下去……
  
      白慕筱自然看出了韩凌赋的心思,笑得更为灿烂,好似自语地说道:“不过,王爷您要如何向皇后讨要五和膏呢?王爷与皇后素来面和心不合,皇后又凭什么把’珍贵‘的五和膏分给您一部分呢?”
  
      白慕筱说得越多,韩凌赋的脸色就越难看,而白慕筱心中也更为畅快,充满恶意地又提醒了一句:“对了,王爷您又如何向皇上和皇后解释您知道五和膏会上瘾之事?”
  
      为了五皇子,皇帝和皇后严令知情者保守五和膏会成瘾的秘密,所以至少上明面上,外人都不知道这个秘密,除了始作俑者奎琅。因而,除非韩凌赋承认与奎琅合谋,否则如何能知道这件事?!
  
      韩凌赋眼中浮现浓浓的阴霾,踉跄地退了一步,然后跌坐在了后方的太师椅上,浑身虚弱无力,颓然沮丧,仿佛一瞬间被人抽走了所有的力量似的。
  
      见状,白慕筱心中得意不已。
  
      她打败了他,从心理上将他彻底击溃了!
  
      她慢悠悠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漫不经心地拍着身上的尘土,悠然自在,仿佛刚才她只是不小心绊了一跤似的。
  
      她整了整青丝后,这才转头看向韩凌赋,巧笑嫣然地问道:“王爷,您可需要五和膏?”
  
      韩凌赋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女子,只觉得她如此陌生,一双幽暗的眸子仿佛深不见底的无底深渊,一不小心就会把他吸进去似的……
  
      屋子里是死一般的沉寂,一种诡异而沉重的气氛弥漫其中,不知何时,外面的天空变得阴沉沉一片,层层叠叠的乌云堆积在天际。
  
      此刻千里之外的南凉都城乌藜城亦是天气阴沉。
  
      日曜殿的一间书房中,萧奕和官语白在窗边的高背大椅上相邻而坐,他们俩的正前方,小四站在距离两人近两丈的地方,面无表情地禀告着……
  
      萧奕慵懒地靠在高背大椅上,一边把玩着手里的小酒杯,一边道:“竟然真是马瘟!”他看似悠闲,眼神中却透着一分锐利。
  
      官语白放下手中的茶盅,淡淡道:“孟老将军倒是胆大。”
  
      何止是胆大,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萧奕讽刺地勾了勾唇,俊脸上依旧漫不经心的样子。
  
      在知道孟仪良是故意让他们买下德勒家的马后,为以防万一,萧奕命人把采购来的那三千匹马另行关押隔离到了城外几里的一个马场中,除了幽骑营的人外,谁也不知……直到第一匹马开始生病,萧奕就让人对外传播,说是本次采购来的战马水土不服,大量病倒,以此投石问路试探孟仪良。
  
      昨日幽骑营的兽医向萧奕和官语白仔细禀了病马的症状,当下,萧奕和官语白就觉得这个症状非常熟悉,就像是三年多前,发生在神龙山猎宫的那场疫症。
  
      那场疫症,先是在马中间传播,再由马传染给人,最后夺去了数百人的性命,若非是南宫玥及时制出了治疗疫症的药物,恐怕当时,他们都难以幸免。而那时的情形,萧奕、官语白和小四都是历历在目的。
  
      萧奕当即就想亲自过去一趟查看状况,却被官语白阻止了,毕竟南宫玥有孕在身,若是不小心被传染,反而不好,而萧奕更不可能允许体弱的官语白前去冒险,最后还是小四主动请缨前往。
  
      小四昨晚赶去后,花了大半夜观察那些病马的症状,确信无疑后,才匆匆赶回了乌藜城,并肯定了这一猜测。
  
      不幸中的大幸就是这次的病情没有上次那么烈,病程发展慢,因此至今疫症的扩散程度还不算严重,到目前为止,也不过只传染上了上百匹马。
  
      萧奕一口饮尽杯中的水酒,并不慌张。
  
      这疫症虽然可怕,但是如今他们并非是全无准备。
  
      南宫玥当年担心这可怕的疫症会死灰复燃,特意命人在她的封地上留下一大片地用以种植日目草,后来还在林净尘的帮助下,研制出了一批用于预防疫症的成药。
  
      萧奕一开始是准备命人回碧霄堂把这些成药带来的,可谁想,南宫玥却一脸无语地告诉他,百卉这次来南凉时几乎把碧霄堂的药库都搬空了,零零总总的什么药都有,当即就让百卉找了出来。
  
      萧奕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瓷瓶,毫无预警地随手丢向了小四,道:“接着!”
  
      那小瓷瓶在半空中划过一条长长的弧度……
  
      小四面无表情地看着,身子没动一下,完全没有去接的打算,似乎在说,你让我接我就接,我又不是你的手下!
  
      就在这时,只见一道白影闪过,伴随着一阵鹰啼,寒羽准确地抓住了那个小瓷瓶,然后一边叫,一边绕着小四飞了一圈,仿佛在炫耀着,快看,快看,我抓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