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98揭穿

698揭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面对这连番质问,孟仪良已经是彻底懵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样。
  
      他承认他确实有私心,可是、可是,这分明就是安逸侯的错!若非安逸侯横插一脚,强行抢走了南凉政务,又在世子爷面前挑拨离间,自己怎么会想到出此昏招!
  
      而且,他真得不知道赫拉古会给战马下如此歹毒的药。
  
      正所谓,不知者无罪,不是吗?
  
      趴在行刑凳上的孟仪良费力地抬起头来,在挨了那五十军棍后,他就连呼吸都痛楚难当。
  
      他先是恨恨地瞪了官语白,随后,又看向萧奕,老泪纵横地哀声道:“世子爷,末将、末将知错了!可是末将绝对没有勾结前南凉王室,末将当年也是跟着老南王南征北讨才平复南疆的,岂会勾结前南凉王室,做出对南疆不利之事?!末将所作所为全是为了您啊,世子爷!”
  
      萧奕冷冷地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样。
  
      “世子爷,您还年轻。”孟仪良一副用心良苦地样子,强忍着疼痛继续道,“老王爷当年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世子爷您了,他在过世前还特意招了末将前去,嘱咐末将日后好生看顾您。末将是见您被一些奸佞小人蒙蔽,履劝不成才会出此下策。末将知错了,求世子爷看在老王爷的面上饶了末将这一次吧。”
  
      孟仪良是在认错,偏偏字字句句听起来都带着深意。
  
      嗯,他是受了老王爷临终所托照顾世子爷的,世子爷理应对他尊敬几分,不然就是不敬祖父,是为不孝。
  
      嗯,他是一片苦心,可惜忠言逆耳,劝不了一意孤行的世子爷,才会行了下策。
  
      嗯,他是老王爷留下来的人,世子爷作为孙儿,应该顾念其祖父的脸面。
  
      就算他是犯了错,可到底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后果,世子爷打也打过了,训了训过了,他的老脸也算是丢尽了,若是再继续咄咄逼人,世子爷反而会落得寡情薄恩的恶名。
  
      那个校尉此刻也回过神来,赶紧上前一步,抱拳道:“末将恳请世子爷看在孟老将军往日履立军功的份上,饶过孟老将军!”说着,他单膝跪地,一副萧奕不答应就长跪不起的架势。
  
      这仿佛是一个信号,孟仪良麾下前来请命的将士们一个个全都单膝跪下,双手抱拳齐声道:“恳请世子爷饶过孟老将军!”
  
      他们也看出来了,世子爷所言不虚,孟老将军确实参与了给战马下毒的事并且试图嫁祸给安逸侯。可是,他们这些人全都是孟老将军一手带出来的,一旦孟老将军倒了,世子爷如何还会再重用他们?他们的前程也就完了。
  
      如今,万万是要保住孟老将军的!
  
      他们相信,只要他们求了,为了稳固军心,为了得个好名声,世子爷一定会顺势揭过这一切的!
  
      想到这里,他们又一次齐声恳请,这些声音汇合在一起,隆隆作响。
  
      “呵。”
  
      萧奕发出一声嗤笑,似乎是在笑他们的不自量力。
  
      他漫不经心的目光扫过这些跪倒在地的人,又落到了孟仪良身上,说道:“孟老将军,别把话说得那么好听,说到底不过是你的私心作祟罢了。为了你的私心,就将我南疆五万将士的性命置之不顾,这岂是一句‘错了’就能抵销的?”他顿了一顿,神色一正,声音冰冷地说道,“世人常说‘杀鸡儆猴’,可本世子以为,既然是猴的问题,那杀猴便是!孟老将军,你说是吗?”
  
      孟仪良心中一寒,难道世子爷真得要对自己赶尽杀绝吗?
  
      他就不怕,不怕自己会声名扫地?!
  
      “通敌叛国者,无赦!”
  
      这七个字,字字铿锵有力,仿佛鼓点,一下一下落在每一个人的心头,让人为之一凛。
  
      孟仪良倒吸了一口冷气,脑海里,只有两个字在徘徊——
  
      完了!
  
      他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太阳在头顶上火辣辣的照射着,阳光底下,众人都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就连那几个跪在地上的将士也都继续跪着,不敢起身。
  
      唯有军棍落下的声音,此起彼伏。
  
      阳光依然灿烂,丝毫没有因此事染上许些的阴霾。
  
      此时,位于内宫第一殿的月息殿中,阳光透过窗户落在内室梳妆台的铜镜上,折射出了几道光晕。
  
      铜镜旁有些空荡荡的,这里本来有座麒麟送子的玉雕,但是,在萧奕得知病马一事古那家也牵扯在内后,就立刻吩咐人把那玉雕拿走销毁了。
  
      尽管这些由外人以赠礼为名送进宫的东西早就由人重重把关,反复检查过,绝无问题,可是萧奕还是不放心,按照他的说法就是,不怕贼进门就怕贼惦记。
  
      这让南宫玥多少有些可惜,她还挺喜欢那个玉雕的,平日里闲来无事时,总会拿在手里把玩一番,如今总觉得像是少了些什么。
  
      一旁的鹊儿循着南宫玥的目光看去,心里默默地想着:世子妃就这么喜欢那个“麒麟送子”玉雕?要么她去给世子妃弄一幅“麒麟送子”图来?
  
      她正想着是不是说点什么笑话逗南宫玥开怀,就听一阵粗鲁的挑帘声响起,萧奕大步流星地进来了……
  
      萧奕换了一身衣袍,身上也不见有丝毫的肃杀之气。
  
      南宫玥眉目含笑,起身相迎,“阿奕!”
  
      “我回来了。”萧奕露出灿烂的笑靥,比她快了一步,一眨眼就来到她身边,把她按了回去。
  
      他熟练地去挤南宫玥所坐的高背大椅,把她揽在怀中。
  
      见状,鹊儿识趣地告退了。
  
      南宫玥靠在萧奕的怀里,鼻子微微一动,他身上散发着一阵淡淡的湿气,混合着皂角的清香扑面而来,很是好闻,应该是刚刚才沐浴更衣过。
  
      她隐约猜到今日想必是发生了什么事,对着萧奕投以疑问的眼神。
  
      萧奕点了点头,他的臭丫头本来就鼻子灵光,他担心自己刚才沾染了血腥味,会引得她不适,干脆就换了身衣裳后,才回来月息殿。
  
      萧奕笼统地说了一下今日发生在日曜殿和旭阳门的事……
  
      南宫玥忍不住叹道:“阿奕,也就是说,那孟老将军完全是被古那家利用了?”
  
      “孟仪良自以为老谋深算,把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萧奕嘲讽地勾了勾唇道,“其实只不过是古那家的赫拉古所摆步的一枚棋子罢了。”
  
      在打到八十军棍的时候,孟仪良终于扛不住,把与赫拉古勾结的前因后果全招了,并着重提到自己真不知道那药会有如此歹毒的后果。
  
      可那又怎么样?哪怕他在自己面前哭得再凄惨,萧奕也不会有丝毫的同情。
  
      南宫玥同样也是,若不是萧奕和官语白警觉,孟仪良此举最终害得可将会是南疆五万大军,这五万条人命,岂是一句“不知者无罪”能一笔勾销的?
  
      只是……
  
      南宫玥若有所思地眯了眯眼,懒洋洋地歪在萧奕的怀里,说道:“阿奕,孟老将军是想排挤走官公子,得到执政南凉的机会,可是古那家的人难道只是为了给南疆军供马吗?”
  
      说着,她歪了歪螓首,总觉得这事有些古怪。
  
      古那家胆敢对战马下药,一旦败露,可是祸及满门的大罪。更何况,用得还是如此歹毒之药,显然为的并不是打压德勒家之类的目的,更非为了区区金银。
  
      “我的臭丫头真是冰雪聪明。”萧奕一边殷勤地赞道,一边把玩着南宫玥白皙嫩滑的小手,一会摩挲,一会十指交握,嘴里继续说着,“你猜得不错,古那家自然不仅仅为了卖马的那点蝇头小利,他们是为了‘奇货可居’。”萧奕意味深长地说道。
  
      奇货可居的故事南宫玥当然是烂熟于心,顿时就了然了。
  
      古那家用了这样的药,目的显然是为了毁掉南疆军,而这么做对谁最有好处,显而易见。
  
      她抬了抬下巴,看向了萧奕,说道:“南凉余孽。”
  
      可不就是!萧奕在她的嘴角重重地亲了一记,以示嘉奖,然后才道:“商人重利,可是古那家的赫拉古不止想要利,还想要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