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705网破

705网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怒极之下皇帝几乎是无语了,心痛又失望,无论次子是主谋亦或是同谋,都是罪无可赦,他说不定是想多拖一人下水……可是,此事与三子到底有没有关系呢?
  
  皇帝面色阴沉地想着,给了五个字:
  
  “你有何证据?!”
  
  韩凌观一时语结,心猛地沉至谷底。
  
  这一次的舞弊案,基本上是三皇弟韩凌赋出谋划策,自己则动用了在朝堂上的力量推波助澜,也唯刘文晖和邓廷磊这两个在举子们中间煽风点火的是韩凌赋的人,当时他还得意自己这三皇弟无人可用,可是现在他才知道,韩凌赋竟是这样的居心叵测!
  
  邓廷磊死了,刘文晖状告自己,自己还能说什么?
  
  就如同父皇不会相信自己没有在苏家背后指手划脚一样,他更不会相信,自己这无凭无据的指控。
  
  韩凌赋啊韩凌赋,在这整个事件中竟然没留下一点把柄!自己太低估他了!
  
  见韩凌观说不出话来,皇帝失望极了。犯了错还要拖兄弟下水,如此人品,实在是难堪大任!
  
  韩凌观知道自己这次是一败涂地了。
  
  数年的积累,数年的心血,恐怕都要毁于一旦……
  
  韩凌观的胸口一阵闷痛,一股腥甜直接涌上了喉咙,嘶哑道:“求父皇开恩!”他用力叩首,一下两下三下,额头一片血红,触目惊心。
  
  皇帝深深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半个时辰后,皇帝下了两道旨意,其一,让韩凌观暂时在郡王府里不得外出,配合大理寺查证;其二,南宫秦即日起官复原职。
  
  而当韩凌赋在恭郡王府听到这个消息时,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总算一切没有出差错!
  
  他本来根本没打算这么早就和韩凌观闹翻。他如今手上可以用的人不多,在朝堂上的积累也远远比不上韩凌观,很多时候,都得靠这位二皇兄才能顺利行事。按照他原来的计划,至少要等到他们联手铲除了小五后,他才会寻机出手。
  
  没了二皇兄这个挡箭牌,往后真得步步筹谋了。
  
  而最让他气恼的是,这桩的舞弊案他策划了许久,绝对可以把南宫秦拉下马,并借此毁了南宫一族。眼看着事就要成了,却偏偏要亲手中止这个计划。
  
  都怪奎琅!
  
  也不知奎琅发了什么疯,非要逼着自己把南宫秦从舞弊案中摘出来!
  
  他思来想去,唯一的猜测就是奎琅想借这件事去讨好萧奕……简直可恶至极!
  
  偏偏,他不得不从!
  
  只要他一日没弄清五和膏的配方,他就要受制于奎琅,就只能按照奎琅的意思行事。
  
  和南宫家这区区瓦砾比起来,当然是自己的命重要。
  
  于是,他一五一十地依着奎琅所言行事,哪怕因此会和二皇兄翻脸,影响他的鸿图霸业也顾不上了。
  
  他甚至都做好了父皇可能宣他入宫与二皇兄对质的心理准备……
  
  他唯一庆幸的是,自己因为无人可用,反倒没有留下什么把柄,而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他相信,父皇就不会治自己的罪!
  
  果然。
  
  韩凌赋倚靠在窗边,朝外头的看去。
  
  夕阳已经落下大半,西边的天空被染得赤红,如血一般的颜色。
  
  帝王之路本来就是由鲜血铺就而成,韩凌观既然觊觎那个位置,就该料到会有输得血本无归的这一天。
  
  这一仗,他们俩兄弟都输了,只是自己勉强将己方的损失降低到了最低……
  
  四周静悄悄地,夕阳持续地往下落去,直到天空彻底地暗了下来。
  
  日落月升,眨眼数日过去。
  
  又是一个清晨,旭日方升起一半,此时的气温正好,适宜闲话散步。
  
  南凉王宫的清濯殿中,落水声不绝于耳,仿佛给这清晨奏响了一曲乐章。
  
  萧奕大步绕过清濯殿的正殿,就见官语白正在殿后的一个凉亭中振笔直书,小四斜躺在凉亭的顶部,浓密的树荫正好挡在他的上方,遮住了光线,还真是适合闭眼小憩的地方。
  
  听到步履声,小四张眼往萧奕的方向看了一眼,又惬意地闭上了眼,没有理会萧奕的意思。
  
  不过萧奕也不稀罕,自有欢迎他的声音。
  
  原本停在枝头互相啄羽的双鹰立刻鸣叫着朝萧奕飞了过来,绕着他直转圈,一直送他入了凉亭,这才又飞回了枝头上。
  
  这时,官语白正好收笔,萧奕随意地瞟了一眼,这才发现原来官语白是在作画。
  
  这幅画没有用其他的颜料,纯粹是由墨色铺就而成,深深浅浅的墨色组成了夕阳的余晖、茂密的枝头、交颈的灰鹰以及白鹰。
  
  双鹰身姿雄健,极具阳刚之美,可是当它们在枝头交颈嬉戏时,又透着一种柔美的感觉。
  
  刚柔并济。
  
  萧奕不由双眼一亮,赞道:“小白,你这幅画画得好,尽得小灰和寒羽的精髓,正好我打算最近刻个印钮玩,你把这幅画借我几日吧?”
  
  官语白还未出声,就听小灰发出嘹亮的鹰啼,从树枝上飞进了亭子里,最后落在那幅画旁,似乎是以为萧奕是在呼唤它。
  
  官语白含笑地看着小灰,道:“等你刻好了印钮,可要记得让我赏鉴一番。”
  
  言下之意,当然是同意了。
  
  萧奕在石桌旁坐下,伸出一根食指逗了逗小灰,又赏了会儿双鹰交颈图后,好像这才想起了正事来,道:“我刚才收到了田得韬的飞鸽传书……”
  
  说着,萧奕的嘴角勾出一个狡黠得意的浅笑,从袖中取出一张被随意折成的绢纸,递给了官语白。
  
  官语白当即就打开了。
  
  田得韬在密信中所书,舞弊案最后以苏宗元泄题卖题了结,所有涉事举子被革除功名,也就是说,皇帝在最后保住了顺郡王韩凌观,让苏宗元担了所有的罪名。
  
  当看到这里的时候,官语白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皇帝的性子素来如此,当断不断……
  
  这是他最后一次的试探了,若是经此事,皇帝可以严惩顺郡王,扫清朝堂,扶持五皇子为太子,那么大裕还有救,而如今……
  
  官语白与萧奕交换了一个眼神,幸好他们早有准备,无论大裕最后会如何,都不至于太过被动。
  
  官语白继续往下看。
  
  田得韬在信中禀道,舞弊案了结后,成侍郎奉萧奕之命进了宫,在皇帝的面前忧心忡忡地表示,因为舞弊案几经波折,如今南宫家在士林中的威望更胜从前,镇南王世子又新近立下赫赫军功,两家一文一武,而且皆是声名显赫,又是姻亲,日后一旦镇南王府有了异心,而南宫家又站在镇南王府这一边,恐怕会对朝廷不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