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735造反

735造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厅堂里寂静无声,仿佛连一枚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
  平阳侯不自觉地握了握拳,眸色幽深似海。
  明明眼前的这两个青年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可是平阳侯却觉得自己身前仿佛是矗立了两座高不可及的大山。
  在他心底,大概还是把自己看得太高,认为自己吃过的盐都比这两个年轻人吃过的米还多,以致他之前总是低估了他们……
  既然萧奕和官语白有野心更有能力,那么他刚才所说的这些,这两人也许早就已经考虑到了,他们俩很可能比远比自己所想的要更加运筹帷幄,实力高深莫测……
  想起奎琅之死,平阳侯的瞳孔微缩,明明当初送到王都的军报中,表明南疆军已经兵临百越都城,可是自他抵达骆越城后,却发现城中好似一点风声都没有,要么军报是假的……
  再要么,莫非百越已经落入了镇南王父子的手中?!
  平阳侯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
  他又一次看向了萧奕,此时,目光中已经带上了掩不住的惊惧。
  这位萧世子实在是藏得太深,太难对付了……
  平阳侯深吸一口气,再一次试探道:“世子爷,大裕如今病入膏肓,敢问世子爷可有意助朝廷‘肃清朝政’?”
  平阳侯的最后四个字几乎是从牙齿间挤出来的,身子更是不由得僵直起来。
  “肃清朝政”是委婉的说法,他真正要问的是萧奕是不是打算谋反?!
  无论萧奕是否真的有心谋反,这个问题都有可能会激怒他!
  萧奕勾唇笑了,笑得似乎饶有兴味,之中似乎又透着冷意,使得平阳侯更为紧张。
  “侯爷觉得我南疆如何?”
  萧奕笑吟吟地反问道,心中不屑:他们南疆天高海阔,他和小白在这里自由自在,大裕有什么值得他惦记的?!
  可是他这简简单单的九个字听在平阳侯耳里却又是另一种意味。
  南疆如何?!南疆这偏远之地又怎么能比得上王都、江南繁华之地!
  平阳侯心中一喜,只要萧奕对他的现状不满,便是自己说服他的机会;只要萧奕肯支持顺郡王,那朝堂就会是另一番局面了!
  平阳侯沉吟一下后,道:“世子爷,本侯以为以世子爷的英雄伟……”
  可他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一道儒雅的男音骤然打断了:
  “侯爷以为大裕有何人堪为本侯和世子爷之明主?!”
  官语白那双温润的眸子直视着平阳侯,嘴角依旧噙着一抹清浅的笑意,仿佛他说得不是什么朝堂大事,而是一些琴棋书画的雅事。
  闻言,平阳侯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目,眉宇之间俱是震惊之色,“荒谬”二字差点就脱口而出。
  这官语白的言下之意分明在说大裕的几位皇子,他和萧奕一个也看不上,一个也不是明主!
  官语白真是好大的胆子!
  他这话几乎可以说是大逆不道了!
  然而,更令平阳侯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官语白竟然毫不迟疑、毫无顾忌地就替萧奕发言,仿佛他的意思就是萧奕的意思,而萧奕……
  平阳侯又看向了萧奕,这个萧世子霸道专断,根本就不会轻易为他人的话语所摇摆,可是官语白却能代表他,萧奕的神色也似乎理所当然。
  他似乎又犯了一个错。
  这个领悟令平阳侯心底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他本以为是官语白投诚了萧奕,就如同自己投诚了顺郡王一般,这两人是主从关系,可是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错了。
  这两个人似乎是并驾齐驱,他们之间的关系绝非自己之前所想的那么简单!
  平阳侯心里惊疑不定,心头混乱得如一团乱麻般,理不清剪还乱。
  他这次来碧霄堂是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没想到结局竟然是这样。
  他道出了西夜即将来袭这么大的秘密,却还是一无所获,却还是不足以讨好萧奕。
  难道他就这么离开吗?
  平阳侯心底很不甘心,却又一时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自己还需要更多的筹码!
  平阳侯心事重重地离去了,他必须仔细想想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所幸他还有时间,在皇帝的下一道旨意抵达南疆前,他还有些时间……
  平阳侯只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放在炭火上炙烤的猎物一般,明知道四面都是熊熊燃烧的火苗,可是他已深陷火场,无处可逃!
  他只能期望时间过得再慢一点,再慢一点……
  相反地,镇南王却是心急如焚,只希望日子过得越快越好,等再过二十几天就可以给小金孙办满月酒了。
  在镇南王的日盼夜盼中,冬去春来,随着春日来临,百花在枝头绽放,万物欣欣向荣。
  总算到了三月二十,镇南王算算日子差不多,就立刻广发请帖,邀请骆越城各府三月二十五来王府参加世孙的双满月酒宴。
  骆越城各府瞬间就骚动了起来,王府终于要给小世孙办酒宴了,想来世孙安好,一时各府都开始绞尽脑汁地琢磨着该给世孙送什么满月礼才好。
  等镇南王把帖子都发出去了,鹊儿方才得知此事,赶紧去碧霄堂禀告世子妃。
  “双满月酒的帖子今早就发出去了?”
  南宫玥正在帮小家伙整理他的襁褓,不由怔了怔,抬眼朝鹊儿看去。
  鹊儿应了一声:“王爷昨晚令回事处写了帖子,一早就送出去了。”
  “……”南宫玥迟疑地看向了一旁的萧奕,她和萧奕商量好了,本来是打算干脆多等一个月办百日宴,却被镇南王打乱了原本的计划。
  萧奕直接抱过了南宫玥怀中的小婴儿,一边拍着他哄他睡觉,一边随口道:“阿玥,你当不知道就是。谁发的帖子谁去招待!”只要别让南宫玥费神,萧奕根本就不在意自家父王怎么折腾。
  南宫玥想了想,说道:“既然父王发了帖子,那就把酒宴提前就是。”毕竟镇南王急着办酒宴也是为了宝宝,那就按照镇南王的意思便是。
  萧奕一向妇唱夫随,世子妃发话,他立刻从善如流,一切以自家夫人的主意为办事准则。
  时光在嬉笑中眨眼又过去了几日,三月二十五,南宫玥终于可以出双月子了。
  百卉她们一早就给主子烧好了热乎乎的艾叶水,一桶桶地倒入齐腰高的大澡桶里,没一会儿,热气腾腾的水雾已经弥漫在四周,伴随着艾叶淡淡的药香味钻入鼻尖。
  南宫玥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把自己泡到了热水里,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过去的这两个月,她虽然不曾像这样泡过澡,但还是每日会用沾了温水的白巾擦拭身体并更换衣裳,饶是如此,仍旧觉得浑身不自在,好似出过一场大汗似的,浑身黏腻。
  她足足洗了三桶水,把自己泡得浑身通红,这才觉得如释重负。
  虽然才短短的两个月,她的身段已经恢复了不少,除了胸前丰盈了些许,小腹还有些隆起,其他部位基本上恢复到了产前,甚至气色比以前调养得还要好,白里透红,这也多亏了这短时间,林净尘不时地来给她把脉开方,开了一个又一个的药膳。
  鹊儿和画眉赶紧服侍南宫玥穿上了一件簇新的玫红色蝴蝶穿花刻丝褙子,又替她梳妆打扮起来……
  萧奕在一旁饶有兴味地看着丫鬟们装扮他的世子妃,也有些跃跃欲试,不过总算对于自己的手艺还有几分自知之明,想着来日方长,就按捺下了。
  虽然现在还不到巳时,可是一早来参加双满月酒宴的客人已经开始陆续地抵达了,丫鬟不时来禀报王府那边的情况,萧奕却一点也不着急,悠闲地窝在碧霄堂里,反正这酒宴是他那位父王举办的,自该由他去费神费心地接待那些来宾。
  今日招待男宾的酒宴摆在了王府的行素楼一楼的正厅里。
  唐将军等几位效忠镇南王的中年将领已经到了,正围着镇南王你一言我一语地恭维着,这个恭喜镇南王得了嫡长孙,那个说“世孙诞生那天,天有祥瑞,世孙必是个有福气的”,另一个说“世孙长大必然能似其祖英明神武”云云的……一个个都说得镇南王红光满面,喜笑颜开。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来客越来越多,等到了巳时,那些年轻的小将也三三两两地到了,席面上热热闹闹。
  巳时出头,萧奕和抱着大红刻丝襁褓的百合她们就到了,一下子就成为众人的焦点,行素楼里瞬间就骚动了起来。
  镇南王本来还嫌逆子来得晚,但是宝贝金孙一现身,就什么怒气也没有了,急忙招手让人把金孙抱到身旁,又得了那些将领一阵吹捧,把小婴儿从头到脚、从指甲盖到头发丝都给夸了一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