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736抗旨

736抗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南宫……”
  三公主狠狠地瞪着南宫玥,眼中布满了血丝,看那凶狠的眼神就像是一头猛兽盯上了猎物,随时都要扑过去似的,可是她才说出了两个字,就被人用掌刃在颈后劈了一下,两眼一翻,就失去了意识,软软地往后倒去。
  在宫女震惊的呼喊声中,看着身形纤瘦的海棠一把接住了三公主,然后粗鲁地把三公主像麻袋一样扛在了肩上,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扛了出去。
  “放肆……”乔大夫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嘴唇微颤,可是她才一个闪神,就被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一左一右地钳住,不由分说地就把乔大夫人给拉走了。
  闹事的两人被送走了,花厅里又清静了下来。
  可是女宾们心中却是久久无法平复,都被世子妃雷厉风行的手段惊住了,田老夫人婆媳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心道:世子妃虽然是文人世家出身,这行事却有她们武将子女的风范!
  百卉一声吩咐后,酒宴继续进行,随着一道道精美的菜肴上齐,气氛又变得热闹起来,女宾们说话的说话,吃菜的吃菜……也渐渐地把三公主和乔大夫人的事抛诸脑后。
  酒过三巡,一个身穿褐色褙子的嬷嬷满头大汗地跑来了,气喘吁吁地禀道:“世子妃,皇上的圣旨到了!天使让世子妃带着世孙去前院接旨!”
  皇帝的圣旨到了!
  众女宾都是面露喜色,这倒是巧了,今日是世孙的双满月酒宴,正好皇帝的圣旨就来了。既然天使让世孙一起去接旨,想必是王爷去请封世孙的折子有回应了,算算日子,这时间也确实差不多了!
  南宫玥亦是抿嘴淡淡地笑了,起身抚了抚衣裙。
  圣旨终于来了!
  想着,她的眼神却是微微变冷,但是在看向身旁睡得正酣的小婴儿时,目光又变得温和起来。
  “还请众位继续享用酒宴,容我先失陪一会儿。”南宫玥礼貌地对着众女宾微微颔首。
  田老夫人也站起身来,福了福身道:“世子妃请自便。”
  南宫玥从百合手中接过了襁褓,在满室的女宾们的恭送中,不疾不徐地离开了花厅,随行的当然还有百卉、百合几人。
  在那个来传讯的婆子引领下,南宫玥往前院的行素楼而去。
  行素楼里还是一片热闹喧哗,男宾们都是交头接耳,喜气洋洋,心里只觉得皇帝封世孙的圣旨来得太是时候了,正好可以喜上加喜,尤其是镇南王,简直是面露红光,神采焕发。
  “世子妃来了!”
  不知道谁叫了一声,镇南王、众男宾以及来传旨的几位天使都把目光转向了厅堂的入口,南宫玥抱着大红襁褓出现在厅外。
  “阿玥!”萧奕立刻迎了上去,大步走到南宫玥跟前,熟练地接过了她怀中的襁褓,同时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脸,仿佛在说,没事的,有他在一切都没事的。
  南宫玥也回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眼神中没有一点彷徨,没有一点恐惧。
  她当然相信他,有她的阿奕在,她和宝宝都不会有事的。
  厅堂里的众将一看世子爷那熟练的架势,就知道他平日里没少抱孩子,一时间,众人的表情都难免露出些许惊讶。
  不过在场的基本是武将,大都是不拘小节,也就是短暂地惊诧了一瞬,倒是镇南王皱了皱眉头,上前几步,面露不愉之色。
  众将的心不由得提了起来,以为这父子俩为着“抱子不抱孙”什么的又要吵起来了,谁想镇南王却是道:“逆……阿奕,你抱孩子的姿势不对!”
  一瞬间,厅堂内静了一静,宾客中甚至有人踉跄了一下,傻眼了,心道:王爷和世子爷是真的和好了?
  镇南王根本没注意到众将士诡异的视线,径自对着萧奕训斥着:“你这样搁着他的脖子了,应该竖起来抱……”
  一旁的南宫玥眼角抽动了一下,小宝宝才两个月,怎么能竖着抱,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好纠正镇南王,可是萧奕却没有这番顾忌,直接道:“父王,你懂什么?!我可是让林家外祖父亲自指导过的……”
  父子俩围着孩子旁若无人地说起话来,似乎把接旨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见状,几位天使的脸色变了又变,其中为首的中年男子眼中阴沉似一潭深井,心里几乎要怀疑镇南王父子这一唱一搭的是故意在无视自己……难道他们已经知道了圣旨的内容,又或是故意在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中年男子眯了眯眼,反正到底是什么原因也不重要,他没好气地提醒道:“王爷,世子爷,世子妃,现在可以领旨了吧。”
  萧奕仿佛这才想了起来,朝那中年男子看去,只见此人身穿一件青色锦袍,身材高大英武,人中和下颚留着短须,五官还算端正。
  萧奕曾在王都为质多年,当然也认得此人。
  此人正是千卫营的指挥使陈仁泰,也是恭郡王韩凌赋的新岳父,这一次皇帝派来传旨的天使。
  不错,他来的时间还真是“刚刚好”!
  萧奕满意地勾唇,他怀里抱着襁褓,也就没抱拳,随口对陈仁泰道:“劳烦陈大人久等了。”
  语调中却听不出一丝歉意,陈仁泰微微蹙眉,压下心头的不悦。
  反正等自己念了圣旨,有的萧奕哭的时候!
  接下来,该跪的跪下后,满室寂然,陈仁泰就“刷”地打开了圣旨,朗声宣读起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明黄色的圣旨正好挡住了陈仁泰嘴角那抹得意的笑意,下面的众人皆是垂眸恭听。
  这道圣旨中,皇帝先是诚意恭贺镇南王喜得嫡长孙,并正式册封其为镇南王世孙,接着又说世子和世子妃都是他看着长大的,他这做长辈的对世孙也很是关怀……
  皇帝可是深谙“先扬后抑”之道,紧接着就是语锋一转,才道出这道圣旨中最重要的一条旨意。
  “……特宣镇南王世子妃携世孙不日前往王都!”陈仁泰飞快地瞥了跪在地上的萧奕和南宫玥一眼,这才慢悠悠地说出最后两个字,“钦此!”
  当陈仁泰收起明黄色的圣旨后,只见整个厅堂内一片寂静,跟着是满堂哗然,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皇帝的圣旨分明就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封世孙是假,想让世子妃和世孙去王都为质才是真!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众人都是义愤填膺地窃窃私语,其中傅云鹤的表情有些复杂。
  而跪在最前方的镇南王已经完全傻住了。
  他给皇帝上的那道请封世孙的折子是出于对孙儿的一片慈爱之心,没想到反倒弄巧成拙地让皇帝惦记上了自己的宝贝金孙!
  想着,镇南王心里也不知道是悔,还是怒。
  陈仁泰以高高在上的眼神俯视了众人一圈,下巴微抬,然后略显不耐烦地催促道:“镇南王世子妃,还不接旨?!”
  这一趟的任务由他来,其实有点大材小用,可是女婿韩凌赋说了镇南王府是皇帝的心头大患,如果他办妥这次的差事,就能立下大功,在皇帝面前替女婿挣了脸面。
  一阵嘲讽的嗤笑声忽然在厅堂中响起,这声音对厅中众人而言,是如此耳熟。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是循声看去,表情有些微妙,知萧奕如于修凡、常怀熙、阎习峻等,心里几乎是有些同情起陈仁泰了。
  萧奕把襁褓给了一旁的百合,然后一边亲自扶起了南宫玥,一边柔声问道:“阿玥,跪得脚麻了吧?”
  “我没事。”南宫玥含笑道,也就顺势起身了。
  看他们夫妻俩的做派,很显然,完全就没有接旨的意思。
  陈仁泰瞳孔猛缩,难以置信地瞪着正前方几丈外的萧奕和南宫玥。
  久闻萧世子为人桀骜不逊,但是抗旨不遵,他们镇南王府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陈仁泰拔高嗓门,怒道:“镇南王府还敢抗旨不成?!”
  他也是武将,动怒的那一刻,浑身就释放出一种强悍的威慑力。
  唐青鸿等几个中年将领暗暗地交换着眼神,他们当然不惧区区陈仁泰,他们顾忌的是陈仁泰身后代表的大裕皇帝,抗旨那可是重罪啊!
  而几个小将的目光却是集中在萧奕身上,目露崇敬,打算看世子爷的意思见机行事。世子爷敢抗旨,他们就敢跟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