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738拿下

738拿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无法无天!镇南王府竟然敢造反?!”
  
  陈仁泰拍案怒道,双目简直要喷出火来。
  
  话音未落,只听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步履隆隆,其中混杂着盔甲碰撞的声音,跟着就有十几个身穿黑色盔甲的士兵气势汹汹地涌进了房间里。
  
  为首的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小将,一手搭在刀鞘上,大步地走在士兵们的最前方。
  
  是姚良航率领玄甲军来了!
  
  果然是萧奕背后所为。
  
  乔大夫人的身子摇摇欲坠,愤然地辩解道:“陈大人,这一切都是我那个侄儿干的!不关镇南王府的事啊。”
  
  看着这些面目森冷的士兵,平阳侯心底只觉得这一切既在意料之外,又似乎是意料之中。
  
  看来萧奕并非是在虚张声势,就像他曾经告诉自己的那样——
  
  他并不在乎朝廷!
  
  平阳侯半垂眼帘,掩住眸中的复杂。
  
  姚良航又上前几步,冰冷的目光准确地投诸在陈仁泰身上,直接冷声斥道:“陈仁泰,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冒充钦差假传圣旨,来人,给本将军拿下!”
  
  一句话使得屋子里又静了一静,众人又是一惊。
  
  陈仁泰气得额头青筋浮动,胸口更是一阵起伏。镇南王府抗旨不遵,如今还敢先下手为强地颠倒黑白起来!
  
  这还真是要反了!
  
  “放肆!”陈仁泰指着姚良航的鼻子怒道,“你……你们胆敢污蔑钦差!”
  
  他看着气势惊人,其实心里却有些发虚。他此行带了近千人马来南疆,现在大部分人都驻守在城外,只有百来人带进了城,可是现在驿站外面悄无声息,恐怕这百来人已经被玄甲军拿下了!
  
  毕竟这里可是骆越城,是镇南王府的地盘,说不定就连城外的那九百来号人此刻也落入了南疆军的鹰爪之中。
  
  情况对自己非常不妙!
  
  陈仁泰面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相比下,姚良航却是那么从容,显然是有备而来。
  
  “陈仁泰,你是不是钦差,那可由不得你说了算!”姚良航朗声道。
  
  他话音刚落,就有一个玄甲军士兵急匆匆地进来,手里拿着一道明黄色的圣旨,呈送给了姚良航,道:“将军,圣旨搜到了!”
  
  姚良航打开圣旨,随意地扫了一眼,就冷声道:“这圣旨果然是假的!陈仁泰,你还有何话可说?!”
  
  “这圣旨当然是真的!”陈仁泰几乎是要跳脚了,“姚良航,你分明是在指鹿为马,颠倒黑白!”
  
  “陈仁泰,你还敢嘴硬!”姚良航冷笑了一声,说着,他的目光移向了平阳侯,其中似乎闪烁着一丝诡谲的光芒,看得平阳侯右眼皮跳动了两下,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
  
  “正好侯爷在此,可以作证这圣旨到底是不是假的?!”
  
  姚良航缓缓说道,字字铿锵有力。
  
  陈仁泰、乔大夫人和三公主又被惊住了,感觉心脏在短时间内一会儿高起,一会儿又猛地低落。
  
  事态的发展一次次地出乎他们的意料!
  
  平阳侯也愣住了,心中一片冰凉,却又心如明镜。
  
  直到此刻,他才算是明白了。
  
  原来如此!
  
  难怪之前萧奕一直不肯接受自己的示好,故意把自己晾着不理,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今日,为了此时!
  
  紧接着,他又想到了什么,眉宇紧锁,心下既震惊又惶恐。
  
  莫非萧奕很早就预料到皇帝会送来这样一封圣旨?!
  
  当这个猜测浮现在平阳侯心头时,一切就变得理所当然。
  
  既然奎琅和三公主此行来南疆是萧奕和官语白幕后所推动,可见他二人,不,应该说官语白早已经洞悉了皇帝的心思……毕竟当年皇帝会留下萧奕在王都,如今就会想要世孙去王都……
  
  知微而见著,推今日而知来者。
  
  官语白,这个官语白实在是太可怕了!
  
  如果说,当初皇帝没有灭官家满门的话,那么大裕又会是如何一番局面?
  
  有官家军和南疆军两雄并立,既可以震慑四方外族,又可以让两者彼此制衡,皇帝又如何会走到今日根本无将无军可以讨伐南疆的境地!
  
  如今的萧奕已经不是那只幼虎了,他已经长出了獠牙和利爪,随时都有可能奋力一扑……
  
  想着,平阳侯心中一颤,他此刻身在南疆,当然不敢得罪萧奕,可是,一旦他指认了陈仁泰,他乃至整个平阳侯府就等于上了萧奕这条贼船,再没有退路了。
  
  平阳侯握了握拳,只是转瞬,早已经是心念百转,犹豫不决。
  
  还是陈仁泰先反应了过来,探究的目光看向了平阳侯,心里不由揣测着:平阳侯不会和镇南王府勾结在一起了吧?所以平阳侯明知道镇南王府占地为王,还藏着掖着,没有禀告皇上。
  
  想到这里,他不禁心头一跳,半是警告半是怀疑地说道:“侯爷,您可不要助纣为虐……”
  
  闻言,平阳侯这才抬起头来,面沉如水,看也没看陈仁泰一眼,对着姚良航道:“姚小将军,本侯一时也看不出真假,这事关重大,孰真孰假……本侯亦不好断言……”
  
  平阳侯实在是不想趟这趟浑水,可是他这句意味不明的话就足以让陈仁泰心中一沉。很显然,平阳侯也许不会落井下石,但是他绝对不会为了自己去得罪萧奕。
  
  姚良航的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平阳侯也想得太美了,他还想空手套白狼不成!
  
  “哎,”姚良航幽幽地叹了口气,“看来侯爷是年纪大了,眼睛也花了,既然连圣旨是真是假都无法判断,也不知道头脑还清不清楚,还记不记得与我们世子爷说过什么……”
  
  平阳侯顿时浑身僵直,他怎么可能忘记萧奕和官语白对他说过什么,甚至于每一句话都能倒背如流!
  
  姚良航是在威胁自己,是啊,自己已经知道得太多了,若是自己不愿意和萧奕合作,萧奕又怎么会放自己离开南疆?!
  
  想着,平阳侯的面色一下子变了几变,眼中更是暗潮汹涌。
  
  其实,早在他奉旨来到南疆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深陷在这个泥潭中,没有退路了。
  
  要么死,要么……
  
  好死不如赖活,他咬牙道:“姚小将军说得不错。这圣旨分明就是假的。”
  
  一锤定音!
  
  陈仁泰的双目瞠大极致,脱口骂道:“平阳侯,你也要造反不成?!”
  
  而姚良航却是笑了,直接挥手道:“还不给本将军把这假冒钦差的贼人拿下!”
  
  他身后的那些玄甲军士兵早就已经摩拳擦掌,姚良航一声令下,立刻蜂拥上去,把陈仁泰押走了,连乔大夫人也被姚良航半是请半是强地送了出去。
  
  很快,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平阳侯和三公主,还能隐约听到陈仁泰不死心地叫骂着:“镇南王,平阳侯,你们胆敢谋害……唔……”
  
  很快,就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
  
  屋子里又静了下来,好一会儿,都是悄无声息。
  
  直到吓傻的三公主终于回过神来,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平阳侯,俏脸惨白,质问道:“侯爷,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平阳侯竟然被镇南王父子给收买了,连来给父皇传旨的钦差都敢陷害,那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平阳侯幽幽叹了口气,道:“三公主殿下,您难道还不明白吗?圣旨是真是假,根本就不重要……”
  
  萧奕说它是假的,它就是假的。
  
  再说,现在圣旨已经落入萧奕的人手中,他随时都可以把那张真圣旨变成假圣旨,在上面随便改动几句或者加几句,然后栽赃到陈仁泰身上。
  
  谁又能证明篡改圣旨的人是萧奕?!
  
  后面的话哪怕平阳侯没说出口,三公主也能想到个七七八八,俏脸愈发难看了。
  
  她颤声道:“侯爷,难道我们就拿镇南王府束手无策不成?!”
  
  平阳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却是反问道:“南疆大军有二十万,据本侯所知,陈大人此行也不过带了千卫营中的千余人,蜉蝣如何撼大树?”
  
  陈仁泰带来的这一千人在南疆恐怕是连一丝涟漪也泛不起来,如果萧奕号称陈仁泰从未到过南疆,皇上又能怎么办?
  
  平阳侯越想越是沉重,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刚才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是该担忧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