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754春心

754春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吗?
  
      萧奕扬了扬眉,自然感觉到气氛有些怪异,疑惑地看向了南宫玥。
  
      这些日子,萧奕太忙了,每天不是在军营就是在青云坞,所以南宫玥就没拿这些小事去烦他。
  
      既然今天让萧奕遇上了,南宫雪就把萧霏在大佛寺丢了玉佩的事简单解释了一遍,跟着就问百卉道:“朱兴怎么说?”
  
      百卉有条不紊地禀道:“世子妃,朱管家说,红绡楼的老鸨只知道那叫陆九的公子是从江南来此游历的,其他的一无所知,所以朱管家没能找到那陆公子。”
  
      顿了一下后,她接着说道:“不过,朱管家找到了给玉佩刻字的店家,是城西一家专门卖玉饰的铺子汇玉堂,那里的伙计说来刻字的是一个年轻姑娘。朱管家就找画师按照那伙计的口述画了画像,看样子像是二姑娘的丫鬟瑞香……已经让那伙计悄悄来王府辨认过了,确实是瑞香。”
  
      话语间,主仆几人已经进了屋子,屋子里静悄悄的。
  
      南宫玥眸光一闪,还没说话,就听萧奕淡淡道:“阿玥,这些小事你就别管了。”
  
      萧奕面露不耐之色,父王的这些庶女还真是麻烦,一个个都不安分,没事给阿玥添麻烦!还有萧霏,都这么大人了,自己掉了玉佩,让人有了可乘之机,就该自己解决才是!
  
      想着,萧奕不耐地对着百卉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
  
      百卉小心地看了看南宫玥的眼色,就乖巧地退了出去。
  
      一家三口进了内室后,萧奕就拉着南宫玥到美人榻上坐下,让儿子坐在自己大腿上,左臂就去揽南宫玥。
  
      “阿玥……”
  
      可是他的手才搭上南宫玥的肩膀,坐在他大腿上的小萧煜已经迫不及待改变姿势,一边“呀呀”叫着,一边朝娘亲爬了过去……
  
      这个臭小子!萧奕的脸黑了一半,眼明手快地把儿子又横抱了起来,打算把这磨人的小家伙早早地哄睡了,省得他老是抢自己的媳妇。
  
      可是小萧煜正在兴头上,完全不肯配合,在父亲的怀里奋力挣扎着,哇哇叫个不停。
  
      眼看着小白团子的小脸涨得通红,当娘的心疼极了,赶忙把小家伙给接手了过来。
  
      “咯咯……”小家伙翻脸像翻书似的又破涕为笑。
  
      萧奕的嘴角抽了一下,狠狠地瞪着把脸埋在南宫玥的胸口满足地蹭来蹭去的小肉团。
  
      这臭小子刚才是装哭的吧!
  
      他一定是在装哭!
  
      小小年纪就会争风吃醋,大了还得了!
  
      萧奕不甘心地说道:“阿玥,天色不早了,臭小子也该睡觉了吧。我问过安娘了,这小娃娃不能惯着的,到了时间就该睡觉了……”
  
      内室的一扇窗户敞开着,只听萧世子喋喋不休的声音不断地从屋子里传出,与夜晚的虫鸣声交杂在一起,夜渐渐深了……
  
      王府和碧霄堂的灯火一点点地熄灭,直至万籁俱寂……
  
      月隐日现,一夜眨眼即逝,次日一早,萧奕陪南宫玥用了早膳后,就出门去了骆越城大营。
  
      他前脚才走,南宫玥找百卉来问明了一些事,随后萧霏、萧容萱、萧容莹和萧容玉几位王府姑娘就过来请安了。
  
      南宫玥与四位姑娘分别寒暄了几句后,含笑道:“霏姐儿,四妹妹,五妹妹,你们先去闺学吧。”说着,她看向了萧容萱,“二妹妹,我有话与你说。”
  
      萧霏没有多问,就带着萧容玉一起走了,见状,萧容莹也只得起身,跟在二人身后。走到门口时,萧容莹忍不住回头看了萧容萱一眼,眼神中透着几分嫉妒,几分纠结,似乎是想不明白二姐姐萧容萱到底是做了什么讨了大嫂的欢心。
  
      萧容萱没漏掉萧容莹的那个眼神,心中雀跃,嘴角更是抑制不住地翘了起来。
  
      “大嫂,”萧容萱殷勤地说道,“煜哥儿可是还睡着?我这些天正在给煜哥儿做衣裳,已经快做好了,明日我拿来给煜哥儿试试可好?哪里不合适的,我也可以赶紧改改……”
  
      萧容萱滔滔不绝地说着,可是南宫玥却不接话,渐渐地,萧容萱也隐约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她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完全噤声……她俏丽的小脸露出些许不安,怯怯地瞥了南宫玥一眼。
  
      屋子里静了一静,南宫玥仍旧浅浅地笑着,对着百卉做了一个手势。百卉立刻从袖中掏出了一个缀着如意结的白玉环佩,环佩垂落在半空中微微摇晃着……
  
      萧容萱瞳孔一缩,这是……
  
      南宫玥一眨不眨地看着萧容萱,缓缓问道:“二妹妹,你可认得这个环佩?”
  
      萧容萱心里咯噔一下,直觉地否认道:“不认识!”顿了一下后,她大概也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太自然,欲盖弥彰地又道,“这环佩看着眼生,不知道大嫂何以有此问?”
  
      南宫玥的嘴角翘得更高,笑意却是未及眼底,又道:“二妹妹,我既然会来找你,自然是已经查得清楚明白了,你考虑清楚,到底认不认得这环佩?”
  
      南宫玥的眸子乍一看如平日般温和,却是看得萧容萱如坐针毡,觉得她的目光像利箭一般扎了过来。
  
      萧容萱的樱唇动了动,没有出声。
  
      她力图镇定,心中却是波涛起伏,拳头更是在袖口中紧紧地攥在一起。
  
      只是转瞬,已经是心绪百转,她对自己说,不可能的,大嫂一定是在诈她!她不能自乱阵脚……
  
      这时,鹊儿走进屋来禀道:“世子妃,罗嬷嬷和几个管事嬷嬷来了,正在外面候着。”
  
      南宫玥也不再看萧容萱,直接让鹊儿把人带进来了。
  
      几个管事嬷嬷没想到二姑娘竟然也在世子妃这里,心里惊疑不定,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她们若无其事地上前,先给南宫玥和萧容萱行了礼。
  
      见南宫玥没有让萧容萱退下的意思,罗嬷嬷就直接开始禀事:“世子妃,今日奴婢几人去开库房,本想为大姑娘的及笄礼先清点一下物品,却发现藤席出了点问题……”
  
      九月十五就是萧霏的及笄礼了,各项准备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王府前年才刚办了世子妃的及笄礼,所以这些管事嬷嬷也基本上都心中有数,议程都循着世子妃的旧例来,但又略减一些,没想到这才刚开始准备,就出了乱子。
  
      一旁管库房的马嬷嬷已经是满头大汗,僵硬地解释道:“禀世子妃,是西库房屋顶的瓦片破了,虽然这些天没下雨,但是日头大,库房里的藤席就被晒坏了……”
  
      马嬷嬷心里直叹气:这藤席不怕潮不怕霉不怕虫蛀,就偏偏怕日晒,而大姑娘的及笄礼是依循古礼,届时整个厅堂都铺上藤席,即便坏了其中一块藤席,就得把整一大片都给替换了,以免藤席之间的颜色有差异。
  
      怪来怪去,都怪那守西库房的许婆子不仔细!
  
      马嬷嬷心里真是把许婆子给怨上了。
  
      紧接着,站在罗嬷嬷右手边负责采购的游嬷嬷就接口道:“世子妃,这骆越城里一时也买不到这么多雪藤席,您看是不是换一种藤席?”
  
      所谓的雪藤席是由一种生长在雪域高原的雪藤编织而成,轻盈、细腻、结实,且凉而不寒,非常稀罕难得。
  
      南宫玥直接问道:“那何处能买到雪藤席?”既然骆越城里买不到,别处总买得到吧。
  
      游嬷嬷当然是想省事,但是世子妃既然问了,也不敢怠慢,急忙回道:“回世子妃,城内席记的席老板说,他得派人去雪域高原取货,这一来一回估计要二十来天,时间有些赶。”
  
      今日都已经八月二十八了,时间委实是太紧了。
  
      南宫玥沉吟一下,对百卉道:“让朱管家派人亲自跑一趟雪域高原……”
  
      言下之意就是非雪藤席不可!
  
      屋子里的众人一来一回地说着话,仿佛忘了萧容萱还在这里一般。
  
      萧容萱半垂眼帘,一直静静地坐在一旁,自然把这些话都听进了耳里,指甲深深地抠进了柔嫩的掌心,心里不甘:不过是为了萧霏的及笄礼,大嫂就要如此费心费力,明明都姓萧,嫡庶就有这么大差异吗?!……大嫂她是不是故意把这些话说给自己听的?
  
      萧容萱咬了咬下唇,思绪渐渐飘远,四周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二妹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