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761问罪

761问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都,连着几日的阴雨连绵后,天气再次晴朗起来,可是空气还是那么压抑,滔天巨浪正一波接着一波地涌来。
  
  朝臣联名上书要求五皇子下罪己书一事愈演愈烈,这才短短五日,越来越多的朝臣都站到了五皇子的对立面,每一日,那道联名折子上就会添上几个名字,到了现在,已经有三分之二的朝臣名列其上了。
  
  朝堂上的气氛就像是一把大弓的弓弦被拉得越来越紧绷,甚至因为顺郡王韩凌观的故意为之,王都街头巷尾都知道五皇子气病皇帝的事,整个王都炸了锅,时人皆最重孝道,于是无论平民百姓,还是文人墨士都对五皇子进行了猛烈的攻击,口诛笔伐。
  
  韩凌观一直在等待着,等待这波浪潮酝酿得差不多了,才毅然出手。
  
  这一日,大半朝臣黑压压地跪在了皇帝的寝宫门口,有的满脸悲痛,有的义愤填膺,有的蠢蠢欲动……
  
  顺郡王韩凌观站在朝臣的前方,面对寝宫的大门挺胸作揖,意气风发。
  
  搭在弓弦上的箭终于射出了!
  
  “韩、凌、观。”皇帝的寝宫之中,皇后咬牙切齿地念着韩凌观的名字,眸中迸射出凌厉的光芒。
  
  她和五皇子本来正在给皇帝侍疾,没想到却被韩凌观率领朝臣们堵了个正着,看来这一回韩凌观不达目的不会轻易罢休。
  
  五皇子韩凌樊面色晦暗,整个人看来又瘦了一圈,穿在身上的袍子有些宽松。
  
  他闭了闭眼,似乎做了什么决定,大步朝大门的方向走去……
  
  “樊儿!”皇后急忙叫住了韩凌樊,声音微微拔高,就像是一个护着幼兽的母兽般,“你要干什么?”
  
  韩凌樊苦笑了一声,艰涩地说道:“母后,儿臣终究要面对的……”
  
  是他犯下错事,终究要他自己去解决,难道他要在这里躲一辈子不成?!
  
  “樊儿,你不能去。”皇后快步走到了韩凌樊面前,略带强势地拉住了他的胳膊道,“你若是去了,就中了你二皇兄的陷阱!”
  
  “母后……”韩凌樊看着皇后,面露迟疑之色。
  
  他意气用事,已经把父皇气病,如果他再忤逆母后……
  
  恩国公走到了皇后身旁,也是劝韩凌樊道:“五皇子殿下,皇后娘娘说得是,您不能出去啊!”一旦出去,五皇子就一定会被逼着写下罪己书,那么一切将再无转圜的余地。
  
  他话音刚落,外面再次响起了韩凌观铿锵有力的声音:“五皇弟,请下罪己书!”
  
  紧跟着,是群臣齐声重复了一遍:“请五皇子殿下下罪己书!”
  
  那洪亮的声音仿佛闷雷般敲击在五皇子的心头,他的眼神黯淡无光。
  
  恩国公也是焦虑不已,却是束手无策,不禁朝外面看了一眼,只觉得今日的太阳尤为刺眼。
  
  已经整整十日了,皇帝还没醒来,局势对五皇子更不利了!
  
  如果皇帝有个万一,那么……
  
  恩国公简直不敢想下去。
  
  就在这时,不远处,宫门的方向,又有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朝这边走来,看来气势汹汹。
  
  这又是谁?!恩国公眉宇紧锁,下一瞬,就有一个小内侍激动地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禀道:“皇后娘娘,五皇子殿下,国公爷,咏阳大长公主殿下来了!”
  
  好像是一潭死水忽然泛起了一丝涟漪,殿内原本沉甸甸的气氛顿时一松。
  
  咏阳回来得实在是太及时了!这下,局势也许有了转机!
  
  皇后和恩国公都是喜形于色,连韩凌樊的眸中都闪现了些许神采,齐齐地望向了来人的方向。
  
  此刻,以咏阳为首的数十人已经走到了几十丈外。
  
  咏阳穿了一件玄色挑银线妆花褙子,头发整齐地挽成一个圆髻,只簪了一支简单的小叶紫檀簪,穿着打扮看来不过是雍容的老妇,乍一看很是普通,再一看,却是面目威仪,她只是这么箭步如飞地走来就释放出一种令常人无法直视的威压,更何况,她身后还跟着二十几名身穿铠甲的士兵,那些盔甲碰撞的声音无形间就令得四周的空气一冷。
  
  韩凌观自然也看到了咏阳,眼中闪过万千情绪,但随即就冷静了下来。
  
  他知道咏阳姑祖母恐怕是来给五皇弟撑腰的吧!
  
  韩凌观一霎不霎地看着咏阳和她身旁的南宫昕一步步地走近……
  
  咏阳在五六丈外停下了脚步,淡淡地对着跪在地上的群臣说道:“各位大人乃是朝廷肱骨,不去处理政事,却群集于此……”
  
  周围寂静无声,虽然咏阳的声音不轻不重,却显得尤为响亮。
  
  她说话的同时,冰冷的目光从朝臣们身上掠过,看得他们心中惴惴,最后,咏阳的目光落在了韩凌观身上,缓缓地接着说道:“众位可是打算要逼宫?”
  
  咏阳的语气轻描淡写,却透着一种不怒自威的威严,令得韩凌观和在场的朝臣们都是面色一僵。
  
  韩凌观不自觉地握拳,眼底浮现一层阴霾。
  
  不过,他已经想好了如何应对,咏阳话落之后,他立刻义正言辞地说道:“姑祖母这些日子不在王都,恐怕不知道其中的内情!五皇弟不忠不孝,忤逆父皇,气得父皇卒中,至今还昏迷不醒……侄孙和众位大人也是希望五皇弟能知错就改,写下罪己书以赎其罪!”
  
  咏阳面无表情地听着。
  
  “于五皇弟,本王是兄长;于父皇,本王是儿臣,本王怎能看五皇弟一错再错而坐视不理!”韩凌观越说越是慷慨激昂,对着咏阳抱拳道,“姑祖母您是父皇的长辈,亦是侄孙和五皇弟的长辈,还请姑祖母为我韩家一正家风,为朝廷正风肃纪!”
  
  他说完后,四周又安静了下来,群臣都是看着咏阳,几乎屏住了呼吸,想看她会如何反应。
  
  “为韩家一正家风,为朝廷正风肃纪……”咏阳一边点头,一边自语道,“说得有理。”说着,咏阳抬起手来……
  
  韩凌观面上一喜,下一瞬,却见咏阳冷然下令道:
  
  “给本宫拿下顺郡王!”
  
  这一次,她字字铿锵有力,如同严冬的寒风凌冽刺骨。
  
  不止是韩凌观,在场所有的朝臣皆是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四周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是,大长公主殿下。”咏阳身后的士兵抱拳领命,大步朝韩凌观逼近。
  
  三个士兵一起动手,轻而易举地就拿下了韩凌观。
  
  “放开本王!”韩凌观大惊失色地挣扎着,却被两个士兵牢牢地钳住了左右臂膀。
  
  朝臣们也骚动了起来,面面相觑,被这突如其来的发展震慑住了,不明白咏阳为何要对顺郡王动手。
  
  这时,工部尚书上前一步,厉声喝问道:“大长公主殿下,您这是做什么?难道是要谋反不成!?”
  
  话语间,不远处又传来隆隆的步履声,这边的骚动把数十名御林军也引了过来,场面更为混乱,而韩凌观则是稍稍松了一口气。有御林军在,就算是咏阳姑祖母也别想在这宫中只手遮天!
  
  与此同时,首辅程东阳、礼部尚书等大臣也从值房闻讯而来。
  
  韩凌观急忙对着御林军喊道:“李统领,快,快救救本王!姑祖母意图谋反,快将她拿下!”
  
  御林军统领李醒看了看咏阳,又看了看被制服的韩凌观,面色有些为难。
  
  他们御林军直接听命于皇帝,而非顺郡王。如果咏阳真的谋反,御林军当然可以自行应对,但是现在咏阳只是制服了顺郡王,并无其他进一步的行为……
  
  李醒做了个手势,示意御林军戒备。
  
  跟着,李醒客气地抱拳对着咏阳道:“不知大长公主殿下为何要拿下顺郡王?”
  
  见李醒不动手,韩凌观心中暗骂,却只能正气凛然地威逼道:“李统领,你为何还不动手!难道要等本王丢了性命?!”
  
  “王爷请稍安勿躁。”李醒劝了一句,他倒不觉得咏阳是要谋反,若是如此,她就不会只带着区区二十几名亲兵入宫了……
  
  咏阳看着韩凌观,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笑意,与他四目直视,眼神锐利,问道:“韩凌观,我问你,你说是你五皇弟气病了皇上,可对?”
  
  被制住的韩凌观虽然有些狼狈,但还是挺了挺胸,昂首道:“不错。”
  
  咏阳嘴角的笑意更冷,再问道:“可若皇上是中毒呢?”
  
  中毒?!
  
  咏阳这句话一石激起千层浪,群臣瞬间躁动了起来,交头接耳,以他们对咏阳的了解,咏阳绝非随口妄言之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