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766嫡长

766嫡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等三公主命人把摆衣的那份贺礼送到镇南王府的时候,已是巳时过半,太阳快要升到正中,笄礼已经进行了大半。
  
  一加发簪,二加发钗,三加钗冠,三加仪式都已经完成。
  
  萧霏最后换了一件大红底缕金牡丹刺绣褙子、戴着华丽精致的钗冠从东间中走出,举止端庄地走在雪白无暇的藤席上。
  
  厅堂中所有宾客的目光都落在萧霏的身上,这个平日里都素雅高洁的萧大姑娘此刻看来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这身华贵绚丽的礼服衬得她整个人雍容大气,典雅端丽。
  
  萧霏淡定从容,不紧不慢地给厅堂中的众位宾客行礼,这是第三次拜礼。
  
  至此,及笄礼就算是顺利地结束了。
  
  今日的及笄礼由镇南王亲自主持,田大夫人为正宾,每一个步骤无一不讲究,比起当初世子妃的及笄礼也是毫不逊色的,可见萧霏如今在镇南王府的地位。
  
  本来由于小方氏被休弃,萧霏这位王府嫡长女在别人的眼里,地位总是有些尴尬,于是有些府邸对于求娶萧霏的心也就淡了,但这几个月来,见萧霏在王府地位不减,又有世子妃刻意维护,此刻,某些人又难免有些心动。
  
  萧霏仍是王府独一无二的嫡女,是整个南疆最尊贵的姑娘!
  
  礼毕后,众人便都移步宴客厅,借着这个机会,几个府邸的夫人殷勤地凑在了南宫玥身旁套近乎。
  
  “世子妃,这一眨眼,霏姐儿也十五岁及笄了。”杜夫人亲热地对南宫玥说道,“时光不饶人啊,我还记得霏姐儿小时候抓周时的情景,真是彷如昨日啊。”
  
  看着杜夫人殷勤的样子,旁边的几位夫人心里不屑,这杜夫人虽然说是萧霏的表婶,可是以前还曾是帮着乔大夫人和方家三房与世子妃作对,如今树倒猢狲散,杜夫人倒是好像把前尘往事忘得一干二净,真真是厚颜!
  
  另一位穿着铁锈色褙子的中年妇人心念一动,急忙道:“杜夫人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我记得萧大姑娘当初是抓了本书吧。”她笑盈盈地赞道,“果然啊,大姑娘如今真是知书达理啊!”
  
  南宫玥嘴角始终含笑,偶尔应一声。
  
  这些夫人的心思,她都瞧在眼里,这种趋炎附势的人家,自然不适合萧霏。女子一旦嫁了人,每天有大半时光要在后宅中与婆母女眷打交道,男方家风不正,一定不行。
  
  无论心里怎么想的,南宫玥表面上始终是笑吟吟地,毕竟应酬归应酬。
  
  见南宫玥对这几位夫人都甚为亲热,一旁的常夫人心里着急,不甘落后地说道:“世子妃,小世孙应该八个月了吧?等过了年,也该办抓周宴了。”
  
  南宫玥微微一笑,对着常夫人含笑道:“届时再请夫人过来凑热闹。”
  
  “多谢世子妃。”常夫人忙不迭应和,得意洋洋地看了四周其他人一圈,那眼神仿佛在说,看吧,他们常家就是与世子爷、世子妃亲厚!
  
  那些夫人则是心里酸溜溜地,只觉得这常夫人真是厚脸皮。
  
  话语间,宴客的花厅就在眼前,众宾客纷纷入席,田老夫人婆媳、姚夫人和常夫人等在其他女宾们艳羡的目光中与南宫玥同席,外面的戏台上响起了铮铮琵琶声……
  
  一顿席宴宾主皆欢,直到未时,女宾们才陆续地开始告辞,王府中又恢复了原本的宁静。
  
  换了一身衣裳的萧霏又来到了碧霄堂,和南宫玥一起坐在她的小书房里。
  
  萧霏坐在窗边凝神看着手中的几张礼单,只见她穿着一件粉紫洒金菊花妆花褙子,梳着繁复的牡丹髻,发髻间插着一支赤金菊花发钗,那蝉翼般薄薄的菊花花瓣微微颤颤,看来精致极了。
  
  今日的萧霏看来仿佛在半日间一下子长大了不少,气质清冷的少女那窈窕的身形已经有了玲珑起伏的曲线,清冷中多了一丝婉约。
  
  萧霏手中的这些礼单自然是各府为了她的及笄礼送来的礼单,里面的贺礼也都会入萧霏的私库,因此南宫玥特意让萧霏自己来整理这些礼单。
  
  萧霏看得极慢,仿佛她在看的是极为艰涩难懂的书籍。
  
  田家送的是一对羊脂玉玉如意,四色礼盒。
  
  姚家送的是一套翠玉头面以及蜀锦缎布。
  
  ……
  
  翻了好几张礼单后,萧霏忽然眉头一皱,目光在其中一张礼单上凝滞了片刻。
  
  白玉嵌红宝石双结如意钗、白玉西番花纹金项圈、赤金嵌白玉红宝石耳坠、赤金镶各色宝石的梳蓖、白玉镶金镯,还有八色礼盒。
  
  这是何将军府送的礼,而自己与何将军府素无往来,这礼未免也送得太重了点!
  
  大嫂教导过自己,平日里往来较少的,一般礼单上都是最普遍的,只求挑不出错处,除非是想与王府套近乎,有所求自然就会殷勤些……
  
  停顿片刻后,萧霏继续往下看着……
  
  小书房里静悄悄的,直到半个时辰后,她方才抬起头来,把其中的几张礼单递向了南宫玥,然后问道:“大嫂,我记得你说前几日有些府邸递了帖子过来,其中可有这几个府邸?”
  
  南宫玥怔了怔,微微笑了,接过那些礼单,飞快地扫了一遍,颔首道:“不错。”
  
  南宫玥满含笑意地看着萧霏,这些府邸南宫玥也有印象,都是那些个趋炎附势的人家,早已被她排除了。萧霏在人际往来上一贯有些迟钝,恐怕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些府邸曾一度对她避之唯恐不及,这一点与萧奕还是有几分异曲同工,只是不喜欢,不代表愚笨,所以她还是能用她的方式发现了这些府邸不太对。
  
  南宫玥又道:“这些府邸的帖子,我已经押下了。”
  
  也就说,萧霏是不会见到这些人的。
  
  萧霏也是笑了,她就知道知她者,大嫂也。她的婚事由大嫂做主,再好不过了。
  
  萧霏俯首正要把剩下的礼单收起来,目光又落在了置于最上面,也是最后一张礼单上,然后抬眼又看向南宫玥道:“大嫂,三公主今日没来,但也送来了礼过来……”萧霏也听闻过三公主热孝改嫁的事,心里对她有几分不以为然,但是三公主毕竟是公主,所以才特意与南宫玥说一声。
  
  一旁帮着整理礼单的桃夭补充了一句:“大姑娘,世子妃,三公主的礼是今日巳时过半,临时送来的。”
  
  南宫玥又怔了一下,巳时过半,也就是说,那时候及笄礼应该已经快要结束了,应该是临时想到送来的……
  
  她本来还以为出了陆九的事,三公主不会送礼过来呢。
  
  想着,南宫玥把三公主的那张礼单拿了过来,往下看了几行,眉头微挑。
  
  八宝攥珠飞燕钗、八叶桃花细金链链子、碧玺香珠手串、赤金缠丝手镯、赤金柳叶耳环……
  
  这些东西虽然不至于失礼人前,但是搭配如此凌乱,一看就是在首饰铺子里随意买的,可见三公主送礼之仓促。
  
  不过这毕竟是三公主送给萧霏的礼物,南宫玥也不好替她处置,看完之后就把单子还给了萧霏,只是叮嘱了一句:“霏姐儿,对于一些用意不明的人,他们送来的礼都务必要让下人好生检查。”
  
  南宫玥这句话不仅仅是针对三公主,却也必然是包含了三公主。
  
  萧霏听话地应了。
  
  这时,太阳已经开始西下,萧霏整好了礼单,就告退回了月碧居。
  
  此刻的月碧居里,目光所及之处,还有些凌乱,奴婢们还在清点那些宾客送来的贺礼。
  
  萧霏自然还记得南宫玥的叮嘱,就让桃夭去协助院子里的管事嬷嬷检查三公主送来的贺礼。
  
  而她自己则去了内室做女红,她正在给小萧煜做冬天的袄子,虽然现在才九月下旬了,距离十一月入冬还有些时候,但是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做女红慢得很,得早点动工才行。
  
  半个时辰后,萧霏总算是把原本就缝了一半的袖子缝好了,她放下手中的针线,往窗外看去,放松了自己略有疲惫的眼睛。
  
  就在这时,一阵挑帘声响起,桃夭进来了,表情有些微妙。
  
  “姑娘,”桃夭走到近前,屈膝禀道,“奴婢刚才在三公主殿下来送来的贺礼中发现了一封信藏在其中一个锦盒的绒布下。”说着,桃夭从袖中拿了一个信封出来。
  
  萧霏愣了一下,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那个信封上。
  
  三公主的这个信封自然是给自己的,只是她为何要悄悄藏在锦盒里,而不是直接派人送给自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