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769奸生

769奸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慕筱在内室里慢慢地踱着步子,心中烦躁不已。
  
  韩凌赋去西夜已经两个多月了,还没消息传来,也不知道与西夜议和的事有没有办妥……当初韩凌赋远赴西疆与西夜议和是为了立功,如今这功劳还没影,朝堂上却已经要翻天了!
  
  算算日子,西疆那边也该得到王都这边的消息了吧,可就算是如此,现在恐怕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事情怎么就会变成这样!
  
  她必须得好好想想下一步才行。
  
  就在这时,一阵挑帘声响起,碧痕快步走了进来,屈膝禀道:“侧妃,崔家刚才派人过来,说要接世子过府住几日,崔将军一个月没见世子,很想念外孙……”
  
  世子韩惟钧记在了过世的先王妃崔燕燕的名下,这并非是出于白慕筱的本意……甚至于当初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白慕筱是强烈反对的,但皇帝直接就下了圣旨,就算是她反对也没用,说到底,她不过是一个郡王侧妃而已……
  
  每每思及此事,白慕筱心中便是恼怒而又不甘。
  
  除了韩凌赋这个罪魁祸首以外,白慕筱最恨的人就是崔燕燕了。
  
  若非是崔燕燕成了韩凌赋的正妃,自己就不会沦为一个卑微的侧室对着她俯首行妾礼。
  
  若非是崔燕燕给自己下毒,那个孩子就不会以那般可怜的姿态降生在这世上,更不会被他的父王所抛弃……
  
  这一切都是崔燕燕害的!
  
  说来说去,还是韩凌赋无用,没把事情办妥,害得她的儿子竟然要认那个恶毒的女人为母!
  
  将来,即便是钧哥儿有机会登上那个位子,崔燕燕也会“母凭子贵”,而自己则永远要低崔燕燕一分!
  
  崔燕燕这个女人,为何就算死了,还要如跗骨之蛆般纠缠自己,羞辱自己!
  
  想着,白慕筱的拳头狠狠地捏在了一起,面色阴沉地看着前来禀告的碧痕。
  
  自从皇帝的那道圣旨下达后,崔家就拿了鸡毛当令箭,时常来探望韩惟钧,还故意话里话外地把白慕筱当作照顾世子的下人,言辞之间很是轻慢。白慕筱自然不想与崔家人打交道,因此在韩凌赋离开王都后,好几次都轻描淡写地把崔家派来的管事嬷嬷打发了,没让她们见韩惟钧。
  
  但这一次崔家直接以世子外祖家的名义来接人,明显是心存威胁之意,恐怕自己敢拒绝,崔家就敢一状吿到皇帝那里去……此刻,韩凌赋不在王都,白慕筱别的不怕,就怕给了继王妃陈氏抱养韩惟钧的借口……
  
  见白慕筱久久不出声,碧痕小心翼翼地问道:“侧妃,要不要奴婢……”
  
  白慕筱抬手打断了碧痕,咬牙道:“让世子随他们走一趟吧。”她就不信崔家胆大包天还敢对郡王之子、皇室血脉下手!
  
  “世子还小,晚上离不得我,天黑前就让世子回来……”白慕筱淡淡地又补充了一句。
  
  这小孩子哭着要娘天经地义,崔家总不好非要把孩子押着几日不让回来吧!
  
  碧痕应了一声,就下去了。
  
  崔家的人浩浩荡荡地来,又浩浩荡荡地把带着孩子回了崔府。马车一进府,立刻就有人去禀告崔威和崔夫人,恭郡王世子来了。
  
  来禀报的下人退下后,一个平朗斯文的男音在厅堂中骤然响起:“崔将军,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石青色云纹锦袍的削瘦中年人,五官平平,下巴留着两寸长须,气质还算颇为儒雅。
  
  崔威抬眼朝对方看去,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心里还是有些犹豫:如今小世子是记在女儿崔燕燕的名下,一旦日后恭郡王登上大宝,那么自己家就是国丈。而且,自己的四女儿现在已是恭郡王的侧妃,将来也会生下一儿半女,那么崔家与皇室之间的关系也就牢不可破了……
  
  似乎是看出了崔威的心思,那中年男子发出一声冷笑,一双原本平和的眼眸瞬间锐利了不少。他淡淡地又道:“崔将军,恭郡王又不是蠢人,难道他就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吗?”
  
  中年男子说得意味深长,崔威瞳孔一缩,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抬眼朝厅外看去。
  
  厅外不远处,一个膀大腰粗的妇人正抱着一个**个月、穿着大红袄子的婴儿朝这边走来,那个婴儿皮肤白皙,容貌俊俏,就是身形有些瘦小,大红的鲤鱼帽外露出耳鬓几缕细细的褐发,在阳光下泛着近乎金色的光芒……
  
  崔威死死地盯着婴儿的头发,微微眯眼,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终于点了点头,抱拳道:“还请虞兄指教!”
  
  中年男子微微笑了,道:“崔将军,你要做的事很简单,只需……”
  
  于是,半个时辰后,两辆马车就相继出了崔府,其中一辆黑漆平顶马车往皇宫飞驰而去,崔威带着恭郡王世子韩惟钧进宫向皇帝请安。
  
  此刻,皇帝的寝宫中除了皇帝外,皇后也在榻边侍疾。
  
  崔威来得突然,皇帝有些意外。这若是平时,皇帝早就随口把崔威给打发了,可是最近皇帝久卧病榻,这个时候的他,无论身心都比平日里脆弱,也比平日里要看重亲情。
  
  想着许久没见孙儿韩惟钧,皇帝便召见了崔威他们。
  
  “末将携世子参见皇上、皇后娘娘!”
  
  崔威恭敬地下跪给帝后行礼,而韩惟钧才不满周岁,话都不会说,自然是在宫人的帮助下随意地行了个礼。
  
  皇帝令两人起身,但崔威却没立刻起来,恭敬地又道:“末将不宣而来还请皇上恕罪,末将想着恭郡王此刻不在王都,不能在皇上跟前尽孝,末将才特意带着世子来替恭郡王尽孝侍疾。”
  
  崔威这番话说得是冠冕堂皇,皇帝当然知道崔威说得不过是些场面话,但看到孙儿进宫来探望自己,皇帝还是心情不错,恕其无罪。
  
  一时间,婴儿可爱的奶音让原本死气沉沉的宫殿瞬间多了一丝生机,连皇帝都发出了久违的笑声,还赏赐了孙儿一个金项圈……
  
  一旁服侍的小内侍见皇帝笑容满面,就凑趣地说道:“皇上,皇后娘娘,小皇孙长得可真好,皮肤白皙,头发浓密,五官更是好看得像年画上的娃娃似的。”
  
  “是啊。”另一个小内侍也是笑着附和道,“奴才瞅着小皇孙长得好似有几分像张嫔娘娘……”
  
  张嫔?!皇帝怔了怔,再次朝那被宫人搀扶着站在地上的小婴儿看去,细细打量了一番,捋着胡须说道:“是有几分像张嫔……”
  
  韩凌赋的生母张嫔也有些域外人的血统,她的发色比起一般的大裕人浅了些许,偏向褐色,这孩子也是如此,还有这孩子的轮廓五官深刻,尤其是他的鼻梁、眼窝……
  
  仔细看,这孩子似乎长得不太像大裕人,张嫔的五官明艳鲜明,却不比这孩子这般深刻……
  
  “又好像不太像……”皇帝嗫嚅地又道,这几句轻得几乎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皇上,恭郡王年富力强,想必很快又会给皇上带来‘好消息’的,以后再诞下的小皇孙一定长得像皇上。”其中一个小内侍谄媚地迎合皇帝道。
  
  皇帝不禁失笑,孙子长得像不像他,他倒是也不在意,反正他也不只有韩惟钧这一个孙子,可是这孩子却是小三的独子。
  
  说来小三还真是子嗣艰难啊!
  
  照理说,小三的府里女人也不少了,怎么这么多年了,也只有白慕筱生下了两个孩子,其他人要么是胎死腹中,要么就没动静……
  
  等等!
  
  皇帝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一凝。
  
  不会是小三有什么问题才导致子嗣不昌吧?
  
  这有病就要治病。
  
  皇帝若有所思地想着,情绪淡了下来,三言两语就把崔威和韩惟钧给打发了。
  
  崔威一走,皇帝沉吟着吩咐道:“来人,给朕把张太医叫来。”
  
  这段时日皇帝抱恙在榻,太医院如今是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安排了太医在皇帝的寝宫中待命,于是张太医没一会儿就快步来了。
  
  “太医院可有恭郡王的脉案?”皇帝开门见山地问道。
  
  张太医本来还有些紧张,见皇帝看着精神还好,问的又是恭郡王的脉案,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恭敬地如实答道:“回皇上,恭郡王这两年都没请太医诊过平安脉。”
  
  皇帝挑了挑眉,面露讶色。皇家子嗣单薄,虽然皇子们多是年轻,但照规矩,太医院也会每旬一次给皇子们请平安脉,几十年来都是如此,为什么小三……
  
  皇帝还想再说什么,却听一旁的皇后忽然出声把张太医给打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