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774招供

774招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踏踏踏……”
  随着一阵急促整齐的脚步声,一个面无表情的独臂青年带着七八个护卫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一个个都是面目森冷,杀气腾腾,他们腰间挎着长刀,行走间散出一种强大的威慑力,让人望而生畏。
  一行人目标明确,气势汹汹地走向了头戴帷帽的摆衣。
  摆衣朝四周看了一圈,脊背发凉,不知何时出了一身冷汗。
  前有狼,后有虎,这个铺子已经被碧霄堂的人包围,而外面的街上又围了不少看热闹的百姓,熙熙攘攘,还有更多的人闻声而来……
  她已是笼中之鸟被困在这铺子里,插翅难飞了!
  摆衣只觉得中衣一片汗湿,心思转得飞快。
  不,她决不会就这么束手就擒的!
  摆衣咬了咬牙,猛然拔高嗓门厉声道:“你们想干什么?你们以为镇南王府就能只手遮天了吗?今日,我就要告诉南疆的百姓你们镇南王府的先夫……”
  摆衣意图宣扬小方氏勾结百越的丑事,打算闹出动静来给自己制造机会,可是话才说了一半,任子南已经冷声打断了她,对着周围围观的百姓朗声高喊道:“碧霄堂侍卫奉命捉拿百越奸细,无关人士且避让,以免被贼人误伤!”
  任子南的一句话让四周围观的百姓恍然大悟,去年世子爷的人在城里拔除不少南蛮暗桩的事,他们可还记忆犹新呢。
  四周一下子就像烧开了的水似的沸腾了起来,百姓们七嘴八舌地交头接耳。
  “原来是世子爷的人来抓南蛮奸细了!”一个中年妇人恍然大悟地说道。
  另一个书生模样的人义愤填膺地接口:“这些南蛮人实在是其心可恶,狼子野心,一直对我南疆虎视眈眈!”
  “幸亏有世子爷啊!否则我们南疆恐怕早就成了这南蛮人口中的一块肥肉!”一个老者感慨地叹道。
  跟着,又有个中年大汉高喊道:“我们大家都退几步,别妨碍世子爷抓奸细!”
  一呼百应。
  不过眨眼间,那些百姓如退潮般往后退了好几丈,但仍是目光灼灼地看着铺子的方向,兴致勃勃,那一片赤诚的眼神看在摆衣眼里就像是他们着了魔一样。
  摆衣心寒不已,心里的一丝火苗才刚冒出头就瞬间又被掐灭了。
  怎么会这样?!
  萧奕是给这些南疆百姓下了蛊吗?
  这些男女老少仿佛在发光的眼神比眼前这些萧奕的走狗还让她觉得心惊,这些愚民,这些该死的愚民……他们此刻的眼神、表情,就像是那些信徒去寺庙里、道观里朝拜一样,那么虔诚,那么专注……他们就仿佛在看他们的信仰一样!
  摆衣不由得踉跄地退了半步,头上的帷帽撞在了后面的洛娜身上,轻纱晃动了几下,那帷帽就从摆衣的头上摔落下来,露出了她绝美的面孔。
  四周顿时传来一阵阵倒吸气声,不是为了摆衣那堪称倾国倾城的脸庞,而是为了她那双碧蓝的眼眸。
  “南蛮人!”
  “果然是南蛮奸细!”
  “……”
  在那声声愤怒激动的呼喊声中,摆衣心神摇曳,耳边不由响起了之前三公主派人转述的那番话:“……南疆是大裕的南疆,更是镇南王府的南疆……”
  原来萧霏的那番话并非随口的狂妄之言,原来萧奕如今在南疆积威如此,原来这南疆早已经是萧奕的天下了!
  如同当年奎琅殿下替先王把持百越朝政,如今的南疆还有百越早就被萧奕掌控在手中,镇南王那个老糊涂恐怕还被蒙在鼓里!
  摆衣不打算再多言,她再说什么也煽动不了这里的百姓,这些南疆愚民已经把萧奕奉若神明,无论她说什么,他们都只会以为她是在造谣,是在污蔑他们的世子爷……
  逃!
  自己必须逃!
  摆衣悄悄地把右手放到背后对着洛娜使了一个手势,下一瞬,一道银光一闪而过,洛娜手中多了一把银色的弯刀,刀光如电,朝任子南劈去,打算从他这里打开一个缺口。
  “铮!”
  任子南的左手反手一刀,就挡住了洛娜的弯刀,半空中,火花四射。
  摆衣想要趁机逃走,但是其他护卫哪里会给她这个机会,两个护卫上前,就有两把长刀一横,拦住了她的去路。
  洛娜急忙来救摆衣,可是下一瞬,就听“铛”的一声,她的右臂被震得一麻,手中的弯刀脱手而出,然后脖子上一凉,任子南的长刀已经架在了她的脖颈之间,他不客气地微微使力,洛娜那小麦色的肌肤上就多了一道血痕,殷红刺眼的血珠渗了出来……
  对于他们而言,洛娜是死是生,并不重要,只要摆衣活着就好!
  看着被制服的洛娜,看着眼前那几个朝自己步步逼近的男子,摆衣仿佛被抽走了所有的精气神一般,踉跄了一下,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不行,她绝不能落入萧奕和南宫玥的手中,她只能……
  摆衣正打算咬牙自尽,却感觉颈后传来一阵疼痛,然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只听洛娜的惊呼声在耳边响起:“圣女!”
  摆衣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她的身后,小胡子伙计收回自己的右掌,得意洋洋地笑道:“想死,可没那么容易!”
  世子妃要活口,她要是死了,那他们可怎么交代!
  这时,又有一个护卫步履匆匆地进来了,抱拳禀道:“任护卫长,车夫已经拿下了。”
  “带回王府!”任子南淡淡地一笑,抬起独臂对着手下做了个手势,就有两个护卫上前,一左一右地将晕厥的摆衣钳制住了,在那些围观百姓的指指点点中,把这一主一仆押走了……
  这出好戏来得突然,散场得也快,百姓们意犹未尽地四散而去,他们又多了一个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与此同时,这家在城里开了才不到四天的“玉生花”就此关门大吉了。
  雨后的骆越城空气清新,那些小贩又出来摆摊吆喝,一片热闹繁华……
  碧霄堂里,也是亦然,不时地传出孩童咯咯的大笑声和阵阵委屈的喵呜声。
  小家伙如愿地用双臂抱着猫小白圆鼓鼓的腰腹,满足地用小脸蹭着小白柔软的长毛,又“喵”了一声。
  百合在一旁得意洋洋地讨赏着说:“小世孙,乳娘对你好吧?”
  凭小萧煜自己,当然是不可能抓的住灵活的猫小白的,正好百合今日当值,眼明手快就把猫儿给抓到手了。
  小家伙一抱到猫儿,就再不肯撒手,一大一小黏在一起已经半个多时辰了,连小橘也被吸引了,在不远处一脸同情地看着小白,但还是没敢靠近。
  就在这种欢喜与郁闷纠结在一起的诡异氛围中,百卉进来了,看到小世孙抱着猫儿,立刻朝笑得张扬的百合看了一眼,继续上前,走到南宫玥跟前禀道:“世子妃,阿蓝已经带人抓到了摆衣。”
  百合的女儿初晓似懂非懂地看着姨母,她别的听不懂,却知道阿蓝是爹爹,愉快地拍着手掌叫道:“爹爹!”
  她这么一叫,小萧煜也跟着鹦鹉学舌起来:“爹爹!”
  初晓咯咯地笑了,又重复了一遍,之后,两个小家伙你一言我一语地叫着“爹爹”,也不知道是在玩,还是在斗嘴,屋子里好不热闹。
  南宫玥看着两个可爱得不得了的小家伙,眼中笑意盈盈,应了一声后,对百卉道:“先把她关上几日再说。”
  南宫玥的神色中没有一丝惊讶,气定神闲,并不急着见摆衣,反正摆衣也逃不了了……
  正像摆衣猜的那样,“玉生花”就是一个圈套,自己专门为了摆衣所设下的一个圈套。
  摆衣此人确实是谨慎细致,她来了南疆,进了骆越城,都没有露出马脚,要不是她找上了三公主的话,恐怕自己还发现不了。
  而之后,就算朱兴派人盯了三公主好几日,也都没有再见到摆衣的丫鬟洛娜,至于摆衣自己更是一直没有露面,如此一来,自然难以从这诺大的骆越城里找到这区区两个女子的下落……所以,南宫玥就干脆使计把摆衣引出来,让她自己主动来找他们。
  对于摆衣而言,最有诱惑力的饵食自然是百越。
  既然摆衣想知道萧奕此次出征的目的地是否是百越,那就代表着她对百越这两年的状况还一无所知,那么自己只需摆好“饵食”,摆衣自然就会上钩。
  百卉应了一声,领命而去,南宫玥则继续看着手中的几张绢纸,这是鹊儿帮她查的关于常怀熙的一些事。
  鹊儿如今做事,委实是细致,把常怀熙自小到大的事都按着年份排序写上了,甚至是几年前关于常怀熙砸酒楼的传言也给查了。
  南宫玥饶有兴味地看着那些绢纸,她记得之前城中的传言是说一家酒楼的小二不小心把酒洒在了常怀熙身上,结果常怀熙就把整间酒楼都给砸了,原来真相是那家酒楼往酒里兑水,还不承认,常怀熙一气之下,就把酒楼所有的酒坛子也包括食客桌上的那些全都给砸了……之后,这事一传十,十传百,就传得越来越夸张,也越来越变味。
  再往后翻了两页,最后一张绢纸上还写了常怀熙十岁时与他爹常将军打赌,只要考上了万木书院的武科,常将军就不再管他,常怀熙咬牙练了一年武,还真让他给考上了,只是没一年就因为经常不去书院而被开除了……
  南宫玥有些好笑,这常怀熙以前有些顽劣,不过倒是性情中人,男孩子年少时顽劣一点也是难免……
  南宫玥的脑海中不由浮现萧奕年少时招狗逗猫的样子,嘴角的笑意更深。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这常怀熙无论是自身,还是家里,都不错。
  不过,不着急。
  南宫玥在心里对自己说,反正现在萧奕和常怀熙他们都出征在外,自己先慢慢替霏姐儿挑着,把其他几个人选也都查一查!
  一盏茶后,领了赏的鹊儿就乐滋滋地从碧霄堂出来了,她又领了差事,要再查查另外三位公子。说来等大姑娘的婚事定下了,自己真该找世子妃讨份媒人赏钱。
  接下来的几日,鹊儿忙得跟陀螺一样,白天里大半的时间都不在王府里,而南宫玥虽然待在碧霄堂里,却始终没有去理会摆衣。
  被关在地牢中的摆衣本来就忐忑,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的身心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煎熬,到了第三天,她已经开始觉得身子不太对劲,心口隐隐爬起一丝凉意,整个人浮躁不安……她知道她的瘾头开始发作了。
  这一晚,她浑身大汗淋漓,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夜未眠。
  到了第四天,摆衣的身子开始颤抖不已,呼吸越来越急促、沉重,全身发冷,四肢无力,骨头里又痒又痛,就像是数以万计的蚂蚁在骨头里、血肉里又爬又啃又挠。
  她难受地从床榻上滚落,顾不得地上的肮脏,在粗糙的地面上蹭来蹭去,用指甲抓挠着自己的肌肤,留下一片片青紫,一道道血痕,看着甚为可怖。
  可是摆衣视而不见,她觉得唯有这样,才能让她稍微觉得好受一点点……
  随着时间的过去,连这样也不能满足她了,她呻吟着,嘶吼着:
  “五和膏!”
  “我要五和膏!”
  没有人理会她,可是她还是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嚷着。
  “求求……你们,给我五和膏!”
  “只要给我……五和膏,让我做什么都行!”
  “五和膏……五和膏!”
  到后来,摆衣碧蓝的双眼涣散,已经看不到焦点,只是嘴里反复呢喃着“五和膏”这三个字。
  一阵若有似无的脚步声自外面传来,越来越近,有人来人!
  摆衣顿时瞪大了双眼,平日里,这地牢中只有守卫一天给自己送一次饭,她也只能以此来判断,又是一日过去了。
  而今日的馒头早已经送来了,那么来的会是谁?!
  摆衣的瞳孔微缩,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期待,双臂紧紧地环着自己的身子。
  随着外面传来开锁的声音,然后“吱吖”一声,牢房的铁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一阵昏黄的灯光照了进来,可以看到一个穿了一件玫红色缠枝葡萄纹刻丝褙子的年轻女子带着几个丫鬟出现在牢房外,对方那清丽的容颜是如此的眼熟。
  南宫玥!摆衣狠狠地盯着南宫玥,眼睛一霎不霎。
  南宫玥缓步走了进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侧躺在地上的摆衣。
  曾经的那个百越圣女即便是在牢笼中被押送进王都,还是掩不住傲气,如今却是今时不同往日。
  摆衣那双曾经清澈的蓝眸如今已经染上了污浊,她的灵魂已经被腐蚀了……
  “是不是你?”摆衣咬牙切齿地质问道,声音中透出强烈的恨意,恨不得生啖其肉,饮其血,“是不是你给我下了五和膏?”
  若非是南宫玥,她何至于狼狈至此!
  南宫玥看着她,淡淡地反问道:“摆衣,你可还记得你上次来南疆做过些什么?我不是圣人,做不来以德报怨。”
  “……”摆衣瞳孔微缩,惨淡的嘴唇轻颤不已。
  南宫玥看着她,意味深长地说:“我家世子一向信奉‘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百越既然侵犯南疆,南疆就要拿下百越,让周边小国让那些对南疆有觊觎之心的人知道——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我身为世子妃,自该夫唱妇随!”南宫玥嘴角微勾,眸中带着一分傲然,两分畅快,三分凛然。
  摆衣的心火越烧越旺,怒斥已经到了嘴边,可是一股刺骨的冷意随着她高昂的情绪再次袭来,她的身子又不自主地颤抖了起来,身子蜷缩,指甲已经深深地刺进了血肉里。
  她好难受,她要五和膏。
  南宫玥的手里肯定有五和膏!
  摆衣目光灼灼地看着南宫玥,其中再没有了愤恨,只有贪婪,只有对五和膏的渴求。
  “你想要五和膏吗?”南宫玥替她说了出来。
  摆衣艰难地点了点头。
  南宫玥却是看着她,又问了一遍。
  摆衣咬牙,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说道:“我……要。”
  当这两个字说出口的那一刹那,她感觉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砰地破碎了,崩裂了……
  她的心中只剩下了一样东西——
  五和膏。
  只要谁能给她五和膏,让她做什么都可以,她愿意听从对方的吩咐,哪怕是匍匐在地,摇尾乞怜地舔舐对方的鞋面。
  这时,海棠搬了一把交椅进来,南宫玥从容闲适地坐下,然后问了第一个问题:
  “白慕筱的孩子,生父是何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