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775拦截

775拦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的煜哥儿会叫娘了!
  
  南宫玥俯首看着小萧煜乌黑亮泽却略显凌乱的发顶,眸中一酸,热泪无法抑制地盈满了眼眶,心中更是波涛起伏,久久无法平静。
  
  小萧煜双手攀着娘亲的褙子,小脸在娘亲的胸脯下方如猫儿般蹭了好一会儿,却没有得到一点反应,好不容易稍微平复点的心情又变得悲切起来。
  
  他仰起圆鼓鼓的小脸,泪眼婆娑地看着娘亲,又密又翘的长睫毛上还挂着露水般的泪珠,就像一只可爱的小奶狗。
  
  如果是平时,娘亲不是应该把他抱起来,柔声地安慰他一番,亲亲他的脸,拍拍他的背,捏捏他的手吗?
  
  “娘……抱。”
  
  小家伙的小嘴又扁了起来,可怜兮兮地高抬着小脸和双臂。
  
  南宫玥又愣一下,忽然灵光一闪,恍然大悟,心里失笑。
  
  原来如此。自家的小家伙其实很聪明,就是贪玩又爱躲懒,他虽然还未满周岁,却已经敏锐地感受到在这个家里所有人都围着他转,所有人都喜欢他,无论他开不开口,大家都会顺着他,所以他也就懒得开口说话了……直到阿奕走了,直到刚才发现自己不见了,他心急了,所以才肯开了尊口。
  
  这个臭小子!南宫玥心里忍不住学着孩子他爹又好气又好笑地叫了一声,伸出指头在他额心点了一下。这个坏小子!
  
  “娘!”小家伙撒娇地又催促了一声,这一下,南宫玥总算有了动作,俯身把他抱了起来,嘴角微微翘起,先在他布满泪痕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柔声问道:“煜哥儿,可是饿了?”
  
  小家伙总算如愿以偿了,用力地点了点头,可爱的小脸上毫不吝啬地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笑得南宫玥差点心又酥了。
  
  一旁的乳娘、丫鬟们见小世孙不哭了,心里暗暗松了口气,鹊儿赶忙绞了温热的巾帕来给小世孙擦脸,擦手。
  
  等小萧煜又焕然一新后,绢娘就服侍他吃起东西来,可是今日的小家伙似乎很是不安,一边吃着,一边手里捏着娘亲的衣角,不肯放开,而且还吃一口,就看娘亲一眼,仿佛唯恐她下一瞬又会不见似的。
  
  之后,小萧煜就变成了南宫玥的小尾巴,南宫玥走到哪里,他就跟去哪里,午后在西稍间玩耍的时候,他还把自己的玩具统统都收集起来,讨好地送到了南宫玥跟前,那样子仿佛在说,娘,都送给你!
  
  乳娘、丫鬟们忍不住都噗嗤笑了出来,鹊儿凑趣地笑道:“恭喜世子妃。小世孙才不仅是是聪慧,而且还很孝顺呢。”
  
  画眉、绢娘她们也都你一言我一语地把小世孙夸了一遍,屋子里一片喜气洋洋。
  
  南宫玥心里妥帖极了,温柔地摸了摸小家伙的发顶,又在他柔嫩的脸颊上左右亲了两下,小萧煜也仰起小脸,学着娘亲的动作亲了两口。
  
  这不是小家伙第一次亲她,以前他不止一次懵懂地学着他爹亲过她,然而,此时却是她第一次感觉到小家伙对她的珍惜。
  
  南宫玥眼中的笑意更浓,把小家伙抱在怀中,教他认起自己的玩具来。
  
  一遍又一遍,不耐其烦。
  
  偶尔可以听到小家伙一会儿叫娘、一会儿叫喵的奶音回荡其中……
  
  未时初,小家伙又躺在了他的小床上准备午睡,他依依不舍地拉着南宫玥的一根手指,明明眼皮已经沉重得不得了,但是他还是闭了眼又张,再闭,然后再张……看得南宫玥心里又是甜蜜又是好笑。
  
  她慢悠悠地哼了一个小曲子,小家伙在娘亲的歌声中,总算闭着眼甜甜地睡去了。
  
  南宫玥陪在好眠的小家伙身旁好一会儿,直到小橘来了,才用一条猫尾巴作为交换,暂时从小家伙的肉爪中脱身,去了小书房写信。
  
  这封信自然是写给萧奕的。
  
  她把今日从摆衣口中得到的消息统统写在了信上,也包括那“成任之交”的阴私之事……
  
  南宫玥才刚收笔,海棠就来禀说,三公主已经请来了。
  
  放下狼毫笔,南宫玥吩咐道:“去把大姑娘请来。”
  
  海棠又出去了,南宫玥没有即刻去见三公主,而是慢悠悠地吹干了墨迹,确定信件没有问题,就让百卉把信寄出了,正好这时萧霏来了。
  
  姑嫂俩就一起去了朝晖厅,三公主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心火越烧越旺。
  
  茶都凉了两壶,她总算看到南宫玥和萧霏姗姗来迟地朝这边走来。
  
  萧霏怎么也来了?!三公主惊疑不定地想道,表情微变。
  
  在三公主闪烁的目光中,南宫玥走到主位上坐下,不等三公主开口,就开门见山地说道:“三公主殿下,听闻霏姐儿说,三公主殿下这几日总与她下帖子,但殿下是寡妇新嫁,名声不佳,霏姐儿还待字闺中,日后,殿下还是避讳些得好。”
  
  “……”三公主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眸中又羞又恼,她会改嫁还不是因为他们镇南王府仗势欺人!这个南宫玥倒还有脸反咬自己一口!
  
  南宫玥根本不在意三公主怎么想,语调犀利地继续说着:“本世子妃请三公主殿下过来,也是想好心劝殿下一句,殿下的先夫奎琅虽有一子,但殿下既然已经改嫁,出嫁从夫。”
  
  出嫁从夫,夫死从子。
  
  若然三公主没有改嫁,她倒是名正言顺可以“从子”,可以“以子为贵”。
  
  可是如今,奎琅的那个“子”却是跟三公主没有一点关系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
  
  三公主惊得差点没脱口而出,脑子里轰轰作响。
  
  怎么会呢?!
  
  连她也是刚从摆衣口中知道奎琅原来在王都还有一子,南宫玥居然也知道了这个秘密!
  
  摆衣!三公主心中咯噔一下,浮现了这个名字。
  
  南宫玥仿佛看出了三公主的心思,直接挑明道:“摆衣侧妃远道而来,想必给三公主殿下请过安了,镇南王府也不能没了礼数,本世子妃近日请摆衣侧妃过府好生招待几日。殿下莫要‘挂怀’。”
  
  三公主的心猛然沉了下去。什么“好生招待”?原来摆衣是落入了南宫玥手中,也难怪这几日摆衣的人没有再来找自己,三公主还以为摆衣是放弃了原本的计划……
  
  三公主不由朝萧霏看了一眼,却见她仍旧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饮茶,清丽的面容上没有一点惊色,显然这姑嫂俩早就彼此通过气了。
  
  怎么办?!
  
  南宫玥已经知道了一切,就连摆衣的事也知道了,自己还有什么筹码……
  
  三公主一时心乱如麻,试图找回主动权,先发制人地指着南宫玥道:“你们镇南王府真是好大的胆子,胆敢包庇百越奸细,还庇护奸细的子女,如今更软禁恭郡王侧妃,意图毁灭证据,视同谋反,你们是想抄家灭族吗?!”
  
  南宫玥和萧霏都是目光淡淡地看着三公主,眼神中几乎是带着一丝悲悯。
  
  这位三公主殿下到现在还是拎不清利害。
  
  南宫玥缓缓地提醒道:“三公主殿下,这里是南疆。”
  
  她说得是轻描淡写,但是对三公主而言,却是如雷贯耳。
  
  南宫玥这是在威胁自己!
  
  想着,三公主瞳孔一缩,脑海中再次回响起萧霏在月碧居里威胁自己的那番话。
  
  原来如此!
  
  萧霏之所以底气十足地胆敢威胁自己堂堂公主,就是有南宫玥这贱人在背后给她撑腰。
  
  看着三公主转瞬就变了好几变的面色,南宫玥捧起茶盅,慢悠悠地喝了口茶,才接着道:“三公主殿下既然已经再嫁,那么‘出嫁从夫’,殿下就好生留在南疆便是。”
  
  顿了一下后,南宫玥的语气稍稍加重了一分:“不过,倘若三公主殿下觉得摆衣侧妃的提议可行,那本世子妃也可以好人做到底,派人把殿下送去百越,还请殿下回去好生考虑清楚。”
  
  南宫玥会这么好心?!三公主完全没想到南宫玥会说出这番话来,惊疑不定地来回看着南宫玥和萧霏,想知道她们是不是在故意麻痹自己……
  
  她嘴巴动了又动,却发不出声音来,眼前的局面是她来之前想也不曾想过的,让她几乎无法思考。
  
  三公主还在混乱着,南宫玥已经做出端茶送客的姿态。
  
  跟着,三公主就在海棠的指引下,离开了,整个人浑浑噩噩,连自己怎么上的朱轮车,又怎么离开碧霄堂也不知道。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朱轮车已经驶进了北宁居的大门。
  
  “三公主殿下……”宫女小心翼翼地搀扶她下了朱轮车。
  
  阵阵菊花的清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十月金秋,北宁居内,各色菊花开得花团锦簇,争奇斗艳。
  
  三公主目光恍然地看着前方一条蜿蜒的花木长廊,长廊两边是一盆盆争相怒放的秋菊,姹紫嫣红。
  
  “殿下可要去那边走走?”宫女试探地问道,三公主应了一声,由宫女扶着她缓缓朝前走去,心不在焉。
  
  宫女知道她心情不好,试图说些让她感兴趣的话题:“殿下,这里的菊花开得真好,不如奴婢为殿下摘一朵,给殿下戴上如何?”
  
  三公主骤然回过神来,拉住宫女的手腕,急切地问道:“你觉得这里很好?”
  
  宫女怔了怔,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何曾说过这种话,但是三公主既然这么问了,她也只能点点头。
  
  三公主精神一震,仿佛瞬间豁然开朗了。
  
  是啊,这里也没什么不好的!
  
  或者说,她还能怎么样?!
  
  如今她早已被父皇当作了弃子,现在连摆衣也落在了镇南王府的手里,而奎琅的那个儿子到底在哪里,她也不知道……
  
  她不过是一个小女子,在这遥远的南疆,孤立无援,根本就无能为力,那又何必愁那么多,庸人自扰呢?
  
  现在她虽然相当于被软禁,但好歹锦衣玉食没有少她的,要是惹恼了镇南王府,说不定直接给父皇报她一个暴病而亡,父皇会在意她这个弃子吗?
  
  人死如灯灭,死了,她可就是什么也没了!
  
  哎!
  
  三公主幽幽地叹了口气,俯身从一旁的一盆菊花上摘了一朵金灿灿的金菊下来,这明亮的金黄色与让三公主的脑海中不由浮现皇帝那身明黄色的龙袍……
  
  她堂堂公主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境地呢?!
  
  父皇……
  
  三公主盯着那朵金菊垂眸自怜自哀。
  
  自己来南疆已经十个月了,可是到现在父皇那边根本就没想起过她,她真得被父皇放弃了。
  
  秋风瑟瑟,明明南疆的秋天很是温暖舒适,可是三公主却觉得一阵寒气自脚底油然升起……
  
  她也只能谨慎地在这南疆走一步,看一步了。
  
  她是金枝玉叶,可不能如奎琅般客死异乡!
  
  一阵微风吹来,朵朵金菊在风中摇曳,最外面的花瓣已经开始呈现衰败的迹象,菊花的花期就要快过去了,城中的花铺早已开始改卖山茶了,娇嫩的花骨朵在枝头含苞待放,透出勃勃生机。
  
  对于骆越城而言,摆衣的事也就是一时茶余饭后的话题,如同花期一般短暂,并没有掀起什么波澜,很快就被人遗忘了。
  
  碧霄堂里更是没有人在意摆衣,无论王府还是碧霄堂,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小世孙身上。
  
  小萧煜自打会喊娘以后,就仿佛开了窍一般,字一个个往外蹦,基本上都是叠字,虽然还不会叫祖父,却也能叫声“祖祖”,尤其讨方老太爷和镇南王的欢心。
  
  南宫玥经常让绢娘和海棠抱小萧煜去听雨阁陪方老太爷,方老太爷也乐得陪曾外孙玩耍,反正小萧煜很好哄,只要帮他把藤球抛出去,他自然就会自己去玩。
  
  等小家伙玩累了,方老太爷就会陪着喝喝茶水,吃吃点心,又让丫鬟们玩翻花绳给他看,看得小家伙目不转睛,“咯咯”地为她们鼓掌……
  
  镇南王也不甘示弱,为了和宝贝金孙多待一会儿,他每天都跑去听雨阁探望岳父,每次去都拿出一个新鲜的玩具,大前天是单皮鼓,前天是陀螺,昨天是不倒翁,今天是投壶……到后来,他还亲自上阵,给小萧煜演示该怎么投壶。
  
  小萧煜也很配合,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直望着镇南王,每次只要镇南王一投中,他就兴奋地拍着小肉掌,笑得开怀,叫着:“祖祖。”
  
  那可爱的小模样逗得镇南王哈哈大笑,觉得金孙真是赏识自己,心里十分熨帖舒畅,还得意洋洋地放豪言说,他年轻的时候论起投壶那可是打遍南疆无敌手。
  
  一旁的丫鬟们看在眼里,默默地垂首,心里忍俊不禁,恐怕这南疆这王府里,大概也只有小世孙兵不血刃就敢“骑”在王爷的脖子上了……
  
  含饴弄孙的日子让镇南王每天乐不可支,连萧奕到底出征去了哪里,想打谁都懒得管了……
  
  这一日,把小萧煜留在听雨阁后,南宫玥自己则回了小书房处理府中的中馈事务。
  
  忙碌的时光过得飞快,等她忙完以后,已经快一个时辰过去了,这时,鹊儿挑帘进来了,先递上了几张绢纸,然后禀道:“世子妃,刚才上梁街那边送来了几盒柿饼和山楂,说是二夫人的娘家送来的,给世子妃尝尝鲜。”
  
  二房丘氏一家自从分房后就搬到了上梁街那边,平日里除了节礼,往来不算频繁。今日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丘氏忽然送礼过来,自然也就是为了萧霓的事。
  
  南宫玥心知肚明,含笑问道:“三姑娘这些日子可好?”
  
  鹊儿恭敬地答道:“听说,三姑娘自从大前日回了家后,每日都早出晚归地去大姑娘的五善堂帮忙,奴婢也去过善堂一回,三姑娘看着精神不错,脸色红润多了。”萧霓放下了心结,以后应该会越过越好。
  
  南宫玥眼中闪现笑意,沉吟一下后,吩咐道:“鹊儿,你派人去一趟方家二房,透透口风……”
  
  若是方家二房有心的话,可以让方七公子也偶尔去善堂帮忙,给这两人相处的机会,也可以看看彼此的为人品性,是否投缘。
  
  婚姻虽是父母之命,合两姓之好,但若是小两口能够情投意和是最好的,以后日子还长着呢,终究要他们俩能和睦地过下去。
  
  鹊儿应声退下了,小书房里又剩下了南宫玥,眉头微蹙。
  
  萧霓的婚事是定了,但还有萧霏呢,她的霏姐儿也不知道姻缘在何方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