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778册封

778册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一……”
  
      奶声奶气的童音在有些恍惚的原玉怡耳边响起。
  
      她怔了怔,这才反应过来小家伙喊的是“姨姨”。
  
      小家伙在叫她呢!
  
      原玉怡难以置信地看着小萧煜,忍不住俯首在小家伙娇嫩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夸奖道:“煜哥儿真聪明!”
  
      小肉团歪着猫脑袋对着她招了招小肉手,原玉怡从善如流地俯身,然后就听“咋吧”一声,小家伙有来有往地在她的脸颊上也亲了一下,然后抬了抬手中的拨浪鼓,一脸殷切地看着她。
  
      原玉怡看着他,试探地接过了拨浪鼓,转了几下,小家伙立刻展颜,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笑容,自己则拿了一个铃鼓偶尔晃动两下。
  
      “咚咚咚……”
  
      拨浪鼓规律的声响在屋子里回响着,偶尔夹杂着铃鼓清脆的铃铛声以及小家伙愉悦的笑声,原玉怡忙着哄小家伙,早就把之前的那一丝失落和惆怅抛诸脑后。
  
      鹊儿她们在一旁有些好笑地看着,心道:看来继王爷之后,小世孙又用“美人一笑”收服了一个愿为他“一掷千金”的“裙下之臣”。
  
      小家伙玩了一会儿就饿了,由着绢娘伺候他吃东西,小家伙教养得极好,吃东西的时候就不再玩耍,专心地吃着他的奶羹,偶尔用好奇的大眼睛打量着屋子里的南宫玥她们。
  
      “怡姐姐,”南宫玥温声对原玉怡道,“我让人收拾好了客院,你先去洗漱一下,早些歇下吧,有什么话我们明日再说。你和霏姐儿身形相近,她这里还有些刚做好没穿过的新衣裳,待会我就让人给你送去……”
  
      原玉怡有些赧然,但也没跟南宫玥客气,坦然地收下了。以她们多年的交情,很多事已经不需要多说什么,玥儿的好、玥儿的体贴记在心里就是。
  
      之后,原玉怡就跟着画眉去了客院安顿,而南宫玥又让百卉去禀了镇南王,想留原令柏和原玉怡在王府小住,镇南王一听是云城长公主府的公子、姑娘来访,一口答应下来。
  
      不一会儿,整个王府上上下下都知道了有王都贵客来访的事,自从三公主来南疆后,王府中已经很久没有贵客来访,下人们都忙碌了起来,小小地骚动了一番。
  
      次日,好好休息了一晚的原玉怡精神了许多,和原令柏一起随南宫玥给镇南王请了安,原令柏是个嘴甜的,把镇南王好生恭维了一番,让镇南王心花怒放之余,不由感慨:不是说近朱者赤吗?怎么那逆子在王都的几个朋友都比他会说话多了!
  
      照道理说,拜见了镇南王后,兄妹俩就该去拜会也在骆越城的三公主,但是他俩都不约而同地没有提起此事,仿佛根本不知道三公主也在城里似的。
  
      原家兄妹就此在王府安心住了下来,原玉怡还好,可以与南宫玥、萧霏还有小萧煜聊天、玩耍,相比下,原令柏就无趣极了,他来之前可没想到无论是大哥萧奕还是傅云鹤竟统统不在骆越城。
  
      南宫玥也知道这点,干脆在十一月初五那日,叫上韩绮霞一起,众人结伴去了安澜宫闲逛。
  
      从不曾来过妈祖庙的原家兄妹俩看什么都新鲜极了,情绪亢奋,心情雀跃,连王都那些纷纷扰扰都遥远得好似前世的事情了。
  
      先拜了妈祖,又在安澜宫后院的花园里赏了一番景,日头已近正午,众人就朝西厢房而去,打算去用些斋菜。
  
      众人一边说话,一边缓步而行,悠然闲适。
  
      迎着舒适的秋风,看着几个友人,原玉怡这千里而来的忐忑和不安都消逝在风中,笑吟吟地看着蓝天叹息道:“南疆,真是太好了!”
  
      比起王都,南疆说是世外桃源也不为过。
  
      说着,原玉怡看向了韩绮霞,感慨地又道:“霞表妹,幸好你来了南疆。”
  
      否则,就算是韩绮霞躲过了奎琅,自然还有如今那位西夜新王……
  
      韩绮霞也知道原玉怡为何来南疆,表情中有几分唏嘘。
  
      想着王都,想着朝堂,原玉怡不由叹了口气,说起了韩淮君带兵远赴西疆的事;皇帝卒中的事;顺郡王诬陷五皇子的事;咏阳揭穿顺郡王对皇帝下毒的事……
  
      原令柏偶尔出声补充几句,这一桩桩、一件件说来实在让人不太愉快,连四周的气氛也随之变得沉闷了起来……
  
      话语间,西厢房已经出现在了众人前方,食物诱人的香味随着微风从院子里时隐时现地飘出来,让人不由食指大动,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这时,一个身穿葡萄色刻丝褙子的中年妇人正好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南宫玥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妇人已经惊喜地脱口道:“世子妃,萧大姑娘!”她殷勤地上前几步给他们见了礼,喜形于色,“真是巧啊!”这妈祖娘娘真是太准了,求什么来什么!……看来连妈祖娘娘都是站在他们常家这边的。
  
      “常夫人。”南宫玥和萧霏分别还礼。
  
      这位妇人正是常怀熙的母亲,常夫人。
  
      常夫人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跟在南宫玥和萧霏身旁的其他几人,立刻发现原令柏兄妹有些眼生,心里暗暗揣测着他们是何人,看着好像和世子妃她们很亲昵的样子。
  
      难道说世子妃这是在为萧大姑娘相看?
  
      常夫人心里忍不住冒出这个念头,但又很快否决,不对,若是相看,那也该是男方长辈相陪。
  
      常夫人稍稍放下心来,热情地对着萧霏招呼道:“萧大姑娘,我家薇姐儿昨儿还与妾身说起你呢,薇姐儿说好些日子没见萧大姑娘,甚是想念,萧大姑娘若是无事,常来找薇姐儿玩耍啊……”
  
      萧霏对常环薇的印象也不错,便一本正经地应道:“等我得了空,再给府上送拜帖。”
  
      常夫人本来还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想投其所好地引诱萧霏来自家玩,却不想这么容易就成了,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急忙连声附和。她见南宫玥和萧霏有客,识趣地没再多留,立刻就告辞了。
  
      萧霏看了常夫人的背影一眼,正欲继续往前走,却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步子还没迈出,又收了回去。
  
      她想起了!
  
      上个月大嫂给她的那几张单子上就有常家,她还记得那常五公子是进了新锐营,和鹞鹰的主人一样……
  
      看着后知后觉的萧霏,原玉怡掩嘴窃笑,隐约察觉了什么,毕竟她也被母亲云城带去体验了好几次类似的状况。
  
      “玥儿,”原玉怡凑到南宫玥耳边悄声道,“那是不是给霏妹妹择的人家?”
  
      南宫玥微微一笑,含蓄地说道:“看了几家,都不错,还没定下……”
  
      那也就是说常家只是几家人选中的某一家。原玉怡饶有兴味地挑眉,又看了萧霏一眼,戏谑地又道:“玥儿,你年纪还没我大,却像是养了个大女儿一样,果然,长嫂如母……”说着,她有些感慨地道,“掌家真是不容易,看来我以后还是嫁幼子比较好……”
  
      原玉怡虽然特意压低了声音,但是他们几人离得近,其实原令柏和萧霏也听得一清二楚。
  
      原令柏的眉头不由抽了一下,他这个妹妹啊,怎么都不知道害臊。
  
      下一瞬,就听萧霏心有戚戚焉地说道:“怡姐姐,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看着萧霏一本正经的样子,原玉怡“噗嗤”地笑出声来,清脆的笑声回荡在四周……
  
      见状,南宫玥和韩绮霞都是暗暗地松了口气,她们俩知道原玉怡的婚事不顺,也担心她心怀芥蒂,现在才算是都放心了。
  
      她俩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既然原玉怡来了南疆,她们就带她好好玩玩才是。女子在世,又能有几次机会可以远赴千里之外,领略异域风光呢!
  
      “霏妹妹,你这般贴心,玥儿就算为你操持那也是甘之若饴,不像是某些人啊……”原玉怡说着,意有所指地看向了原令柏。母亲云城不知道给二哥安排了多少闺秀,偏偏啊,这匹野马就是看不上。
  
      一时间,南宫玥、萧霏和韩绮霞的目光都是看向了原令柏。
  
      原令柏有些无辜地耸了耸肩,谁让娘挑的都是些大家闺秀,全都一板一眼无趣得紧,他要成亲总要找个投缘的吧!否则,那不是祸害人家姑娘吗?
  
      “算了,二哥你还是别祸害人家姑娘。”原玉怡摇头叹息地说出了兄长的心声,她这一路来南疆,算是知道原令柏有多不靠谱了……她这二哥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姑娘们听着都是忍俊不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