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799打探

799打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间内室中,只有四个女子,寂静无声。
  
      蒋逸希双眼紧闭、一脸苍白地躺在床榻上,南宫玥的右手搭在她纤细的手腕上。
  
      百卉和青依屏住呼吸在一旁看着二人,尤其是青依,俏丽的脸庞上十分苍白,心里沉甸甸的,只觉得自家主子还真是命运多舛,好不容易才抵达了南疆,好不容易才从贼人手中平安脱险……主子一定会没事的吧?!
  
      青依的双手在袖中紧握,身子几不可察地微微地颤抖着。
  
      南宫玥很快收回了手,面沉如水,看不出端倪。
  
      南宫玥抬了抬手,早已经打开药箱的百卉赶忙把银针递给了她。
  
      南宫玥熟练地给蒋逸希下针,一针接着一针,每一针看着都沉稳果决,但唯有她自己心里知道她的每一针下得有多艰难。
  
      原本,蒋逸希体内的蛊虫是十分隐蔽的,藏在人体内慢慢地吸取养份,悄然生长,然而此刻,那蛊虫竟然变得十分凶残。
  
      是她弄巧成拙了!
  
      她给希姐姐开的方子,本来是希望用药来克制希姐姐体内的蛊虫,却没想到反而刺激了蛊虫!
  
      青依在一旁一直紧张地看着,她心里好几次想问问自家主子是否有恙,最终还是没敢出声打扰……
  
      当南宫玥落下最后一针后,额头上已经是满头大汗。
  
      百卉仔细地为南宫玥擦去额角的汗珠,跟着,就听一旁的青依激动地叫了起来:“姑娘……大少奶奶醒了!”
  
      蒋逸希长翘的眼睫微微颤动,睁开了眼,她有些茫然的眼神很快就变得清明,在青依的搀扶下,缓缓坐了起来。
  
      青依颤声问道:“大少奶奶,您刚才晕了过去,您现在觉得怎么样?”
  
      “青依,我没事。”蒋逸希靠着一个大迎枕,微微一笑,安抚青依,看着精神还不错。
  
      说着,她看向了南宫玥,含笑道:“玥妹妹,又麻烦你了。”
  
      蒋逸希乌黑的眸子如一池波澜不惊的潭水,幽深而沉稳,整个人彷如那迎着寒风傲然怒放的寒梅。
  
      不需要再多的言语,南宫玥已经明白了,冰雪聪明如蒋逸希,恐怕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南宫玥的眸中闪过一抹复杂,似是下了什么决心。她吩咐了一句后,百卉和青依就悄无声息地退下了。青依感受到屋子里凝重的气氛,心里担忧不已。
  
      当内室中只剩下她们二人时,南宫玥深吸一口气咬牙把蒋逸希身中蛊毒的事一一告诉了她,也包括她现在的状况。
  
      “希姐姐,我刚刚行针勉强把蛊虫压了下去……应该能让它安分上几天。”
  
      她对蛊毒的了解太少了,以致她根本无法确定蒋逸希的状态究竟能稳定几天。
  
      蒋逸希还是第一次听说蛊毒,先是震惊,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希姐姐……”
  
      南宫玥的嘴唇微颤,道歉的话就在嘴边,这时,蒋逸希已经伸手拉住了南宫玥的右手,打断了她:“玥妹妹,我没事。”
  
      蒋逸希唇畔勾出一个坚韧的浅笑,乌眸明亮坚定。
  
      当年应兰行宫的疫症肆虐,她虽九死一生,却还是在玥妹妹的医治下活了下来,如今就算中了蛊毒又如何,她岂会轻易就屈服!
  
      天无绝人之路!
  
      而且,她更相信她的玥妹妹!
  
      “玥妹妹,你别忘了,我可是‘死’过两次的人。”蒋逸希坦然地说道,难得调皮地对着南宫玥眨了一下右眼。
  
      南宫玥一霎不霎地看着蒋逸希,眸中微微湿润,泛起晶莹的水光。
  
      希姐姐,还是那个令她叹服不已的奇女子!
  
      她仿佛是从蒋逸希那里汲取了力量般,眸光也变得坚定了起来,心里琢磨着:三天前,朱兴那边总算传来了好消息,说是在轻皖城找到了外祖父,算算日子,再过两三日,外祖父和霞姐姐应该就可以回来了吧……
  
      蛊毒绝非无药可解,一定会有办法的!
  
      南宫玥定了定神,嘴角又有了笑意,把百卉唤了进来,吩咐道:“去把煜哥儿带来……希姐姐,今日我和煜哥儿陪你一起用午膳可好?”
  
      蒋逸希顿时两眼发亮,连声叫好,让跟在百卉身后进屋的青依眸中一酸,她家主子最喜欢小孩子了,偏偏天意弄人。
  
      青依立刻就振作起精神,在一旁凑趣地对蒋逸希说道:“大少奶奶,您不是给小世孙做了一顶帽子吗?正好给小世孙试试。”
  
      蒋逸希脸上的笑容更盛,道:“玥妹妹,小孩子大得快,我特意把帽子做大了半寸,也不知道煜哥儿现在戴起来合不合适。不如玥妹妹你先去帮我看看,我且换身衣裳……”
  
      于是一个小丫鬟就先领着南宫玥和百卉去了东次间小坐。
  
      两盏茶后,绢娘和鹊儿就把小萧煜抱来了,屋子里一下子热闹喧哗起来。
  
      “娘……娘……”
  
      小家伙先是扯着嗓子去找娘亲撒娇,在娘亲怀里蹭了两下后,就好奇地朝蒋逸希看去,这一看眼睛就发直了。
  
      他挣扎着自己下地,跌跌撞撞地朝蒋逸希走去,嘴里也不知道是在叫着“猫猫”还是“帽帽”,目光死死地盯着蒋逸希手里的那顶猫儿帽,笑得大眼睛都眯成了两弯月牙。
  
      蒋逸希也跟着小家伙笑了起来,看着他舍不得移不开眼。
  
      “韩大少奶奶,您真是知道我们世孙的心意。”鹊儿跟在小萧煜身后,凑趣地笑道。
  
      话语间,小家伙总算走到了蒋逸希跟前,蒋逸希便一把将他抱在了膝头。
  
      蒋逸希自从住进碧霄堂后,天天都来看小家伙,小家伙也认得这位姨姨了,乖巧地由着蒋逸希抱着他,而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自己的新帽子上,翻来覆去地看着。
  
      对蒋逸希来说,小家伙的每个表情都是那么有趣,她笑吟吟地与他说话,也不在意他能不能听懂:“煜哥儿喜欢帽帽吗?姨姨再给你做配套的小斗篷和小鞋子可好?煜哥儿以后可要常常来看姨姨……”
  
      小萧煜还在低头把玩着猫儿帽,偶尔咿咿呀呀地应一声,也不知道是在附和蒋逸希,还是在与自己的帽子说话。
  
      南宫玥含笑看着二人,忽然插嘴问道:“煜哥儿,今天我们在这里陪姨姨用膳好不好?”
  
      听着小萧煜傻乎乎地接着南宫玥的话尾连声说好,蒋逸希笑得更欢快了,没一会儿,刚从外头回来的原玉怡也闻讯而来,人未到声先到,“这不是我们煜哥儿吗?……快看看姨姨给你准备了什么周岁礼?”
  
      原玉怡一回来就迫不及待地“献”上了刚从金铺打好的长命锁,锁上的猫儿图案活灵活现,一下子就把小家伙的魂给勾走了,一会儿“姨姨”、一会儿“喵喵”地叫个不停。
  
      女子和孩童清脆的笑声洋溢在屋子里,一片语笑喧阗声。
  
      与此同时,身处王府外书房里的镇南王也在想他的宝贝金孙,可惜他才刚送走了族长,又迎来了亲家周将军,也只好耐着性子与对方寒暄。没想到的是,两人还没说上几句话,一封意外的来信十万火急地送到了书房里。
  
      “这是南蛮……咳咳,你说这是百越王的来信?”镇南王看着手中的封着火漆的信封,脸上掩不住讶色,连带坐在一旁的周将军也是惊讶地看向了送信的驿使。
  
      那两人灼灼的目光中,驿使有些拘谨,躬身作揖回道:“是,王爷。”
  
      百越王给他写信做什么?!难道是要下战书?镇南王心里惊疑不定,飞快地拆开了信封,取出其中的一张信纸,百越的纸质比大裕常用的绢纸要粗糙,也暗黄一点。
  
      一行行还算端正的大裕文字跃然纸上。
  
      镇南王一目十行地往下看着,眉头微扬,眉目之间的惊讶更浓了。
  
      从信尾的红色印章来看,这信确实是如今的百越王努哈尔送来的,信上说,百越那边已经派了使臣团从芮江城启程,将赴南疆骆越城恭贺镇南王世孙萧煜的周岁礼。
  
      惊讶之余,镇南王又觉得有几分莫名其妙,这种事还真是闻所未闻。
  
      不过,镇南王转念一想,又是面露喜色。
  
      百越王派使臣来给自家金孙贺喜,这分明就是在表示对镇南王府的臣服之心!
  
      周将军一直在仔细地察言观色,见镇南王又惊又喜,便抱拳问道:“王爷,可是有什么喜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