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09待兔

809待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大早,天空已经蒙蒙亮了,却不闻鸡鸣声,碧霄堂是在一阵嘹亮的鹰啼声中苏醒过来的,从王府到碧霄堂都是一阵雀鸟惊飞,公鸡更是忘了啼鸣。
  
      清晨时分本就容易惊醒,南宫玥一听到外面的动静,就睁开了双眸。她立刻就明白这是谁回来了,原本还有些迷蒙的眼眸瞬间就变得清醒了。
  
      不止是她醒了,小萧煜也被惊醒了,自己就揉着眼睛坐了起来,于是接下来,屋子里骚动了起来,几个丫鬟都过来服侍两个主子着衣洗漱……
  
      一炷香后,画眉在南宫玥的吩咐下打开了窗子,原本还在王府的上空君临天下般宣誓着主权的灰鹰似乎察觉了,它在半空中又绕了半圈后,就猛地俯冲了下来,双翅大展地滑进了屋子里。
  
      它那对强劲的鹰翅只是微微一振,就在屋子里划起一股气流。
  
      小萧煜开心地大叫着:“灰灰……”一双肉乎乎的手掌激动地为灰鹰鼓掌。
  
      在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声音中,小灰稳稳地落在了南宫玥身旁的案几上,收起了羽翼,然后鹰首微微地蹭了她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小灰……”南宫玥亦是展颜,抚了抚小灰油光发亮的灰羽,随着它的到来,这段时日半悬的心一点点地落了下来,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涡。
  
      随即,她的目光落在了绑在小灰鹰爪上的小竹筒上,小心翼翼地将竹筒那解了下来……
  
      “灰灰……”小家伙兴奋地指挥着绢娘抱着自己朝小灰走去,而绢娘一看小灰冰冷的金色鹰眼就心里发怂,暗暗地咽了咽口水,慢吞吞地一步接着一步……
  
      幸而,她才走出两步,警觉的小灰已经再次展开双翅,一下子就从窗口又飞了出去,停在了窗外的一枝梅花上。
  
      然而,小萧煜一向执着,他盯上的东西,哪有这么容易放弃,他指着窗外的小灰“灰灰”地叫着。
  
      绢娘无措地看向了南宫玥,却见世子妃已经完全沉浸在了世子爷的来信中,而小萧煜则是“精明”地看向海棠,一脸希冀地看着她,不死心地继续叫着:“灰灰……”
  
      小家伙虽然小,却已经知道了碧霄堂里能为他上天入地的也就这么寥寥几人,海棠就是其中之一。
  
      然而海棠却有几分无力,平日里她为小世孙上房揭瓦抓个猫儿是不成问题,可是这活鹰就有些麻烦了……
  
      仿佛在验证她的想法般,小灰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忽然展翅而飞,越飞越高,眨眼就变成了一片灰影。
  
      “灰灰……”可怜的小肉团好像被双亲抛弃的娃娃般瘪了瘪嘴,如点漆的大眼睛湿漉漉的。
  
      从信纸中抬起头来的南宫玥正好看到儿子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心情正好的她不厚道地噗嗤笑了出来。
  
      小家伙更委屈了,眼看着就要哇地哭了出来,外面又传来一阵熟悉的鹰啼声,小家伙精神一振,顿时忘了要哭的事,双眼发亮地朝屋外看去,只见小灰又展翅飞了回来,越来越近,隐约可见它的鹰爪下似乎有什么东西……
  
      南宫玥心里咯噔一下,隐约有种不妙的预感。
  
      果然,在丫鬟们一阵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中,一只比人的手掌还要大的灰老鼠被灰鹰随意地通过窗口抛到了窗边的案几上……
  
      有生之年第一次体验飞翔的灰老鼠在案几上滚了两圈才稳住了身子,整只鼠还晕乎乎的,左看右看,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从鹰嘴下死里逃生了。
  
      “啊!”花容失色的丫鬟们叫得更凄厉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小家伙兴奋的鼓掌声与咯咯的笑声:“灰灰……”
  
      灰鹰淡漠地看了小家伙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老鼠送给你玩,就别再骚扰它了!
  
      跟着,它就自顾自地啄起鹰羽来。
  
      屋子里却是一片混乱,幸好海棠毅然地出手了,准确地抓住老鼠的尾巴,将之倒栽葱地拎了起来,然后就在女子的阵阵尖叫声中,把那只灰老鼠拎了出去。
  
      眼不见为净,丫鬟们的情绪总算是平复了下来,没人注意到屋外的小灰又飞走了……
  
      等海棠回来的时候,无语地发现小灰又带回了一尾壁虎……
  
      之后是一条蛇……
  
      再然后是黄鼬……
  
      这些蛇虫鼠蚁都被海棠和画眉以最快的速度清理了,一直到一个时辰后小灰带回了一只吓晕过去的小麻雀才算消停下来。
  
      等小世孙乐滋滋地摸上了麻雀时,不只是屋子里丫鬟们释然地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就连停在外面枝头的灰鹰似乎也松了口气,那高傲的金色鹰眼高高在上地俯视着众人,透着一丝嫌弃,仿佛在说,你们这些人类也太难讨好了!
  
      南宫玥自然是把这出闹剧从头到尾地看在了眼里,她悠闲地把小灰捎来的信反复看了一遍,心情飞扬。
  
      瞧自家的小家伙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她已经可以想象几年后他和小灰凑在一起,这王府和碧霄堂恐怕是动不动就是一阵鸡飞狗跳。
  
      煜哥儿的性子果然是像阿奕啊!
  
      恍惚间,南宫玥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萧奕,嘴角的笑意渐深,心中对他们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她和阿奕会有很多孩子,他们不会像阿奕小时候那般寂寞……
  
      他们都会快快乐乐地长大!
  
      就在这时,一阵挑帘声响起,百卉快步进来了,奇怪地看了海棠手中的那只麻雀一眼,只以为是海棠抓来给小世孙玩的,也没在意。
  
      “世子妃,”百卉一边行礼,一边禀道,“朱管家说,百越的使臣刚刚进城了。”
  
      南宫玥颔首应了一声,淡淡地说道:“你让朱兴看着办就是……”语气中透着一丝意味深长。
  
      “是,世子妃。”百卉心领神会地颔首,屈膝又福了福后,就退下了。
  
      对于碧霄堂而言,百越使臣的到来似乎没有一点影响,如平日般悠然自得,而骆越城里却因此荡漾起了一片涟漪。
  
      从那些百越使臣带着一车车贺礼浩浩荡荡地自南城门进城起,就有不少百姓如潮水般蜂拥过去围观,一路嘘声地尾随百越使臣的车队一直到了驿站外。
  
      直到那些百越使臣进了驿站,围观的人群还流连不去,交头接耳地讨论着,一片热闹喧哗。
  
      没有人注意到驿站斜对面的一家客栈二楼的一扇窗户被拉开了一条指头粗细的缝隙,一道森冷的视线从窗后直射向驿站。
  
      一身青色直裰的阿依慕正躲在窗后的房间里,她面无表情地瞪着那空荡荡的驿站门口,阴郁的眼底仿佛正酝酿着一场惊天骇浪般,狠狠地咬着后槽牙怒道:“有辱国风!”
  
      他们百越乃南方大国,数百年来都是以神勇为荣,以卑辱为耻,而努哈尔这怯懦无用的蠢人,竟然真的为了一个区区小儿的周岁礼,就派了使臣来骆越城朝贺,如此卑微地向镇南王府屈膝折腰!
  
      很显然,摆衣之死还远远不足以震慑百越国内!
  
      想着,阿依慕的眸光越来越冷,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看来,她得让努哈尔知道她已经回来了!
  
      只听“吱”的一声,阿依慕近乎用全身的力气合上了窗户的缝隙,她的眼神也随着窗户的合上变得坚毅凌厉,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