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10抓周

810抓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半夜时分,夜更浓了,深不可测的黑暗弥漫四周,对于逃亡的人而言,夜幕是最好的掩护。
  
      阿依慕在一条伸手不见的小巷子中快步走着,巷子里只有她一个人的脚步声和喘息声……
  
      忽然,她蓦然停下了脚步,瞳孔微缩。虽然她伤口的出血已经止住了,但是脸色还是惨白如纸,似乎大病初愈般。
  
      她转身的同时,一个字从她唇齿间挤出:“谁?!”
  
      话落之后,四周仍是寂静无声,一点回应也没有。
  
      阿依慕却是面色更冷,袖中又滑出那把匕首,闪着寒光的刀锋朝腕间划下……
  
      就在这时,一个粗嘎的男音带着一分忐忑地响起:“王后,不要!”
  
      说话间,一道高大的身形从前方十几丈外的另一条小巷子里拐出。
  
      阿依慕的脸上掩不住震惊之色,没想到她会听到百越话,匕首顿在了半空中。
  
      那高大的男子从黑暗的阴影中走到了月光下,隐约可以看到这是一个中年男子,那张留着络腮胡的方脸上,五官看来要比大裕人深刻些许。
  
      阿依慕认识他,但神色却也没有因此而放松,缓缓地以百越语道出对方的名字:“阿、答、赤。”
  
      阿答赤紧紧地盯着阿依慕,神色中有些复杂,又惊又惧又疑。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骆越城里遇上他们百越过世了十几年的先王后,也同时是前圣女的阿依慕。
  
      原来王后还活着!那她当初为何要假死?如今又为何突然出现?难道是为了大皇子奎琅之死?!
  
      阿答赤心中浮现许许多多的疑问,暂时压下,恭敬地俯身行了他们百越的礼节:“臣阿答赤参见王后。”
  
      “阿答赤,你怎么会在这里?”
  
      阿依慕的声音冰冷如寒霜,几乎要掉出冰渣子来。
  
      阿答赤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说道:“回王后,臣刚刚回了一趟百越,今日是暗中跟着使臣团进城的,本来想与圣女会和,没想到圣女她……”
  
      当阿答赤从城里打听到摆衣是如何死的时候,就猜测这骆越城中似乎潜藏着圣天教的长老,怀疑对方可能是奉伪王努哈尔之命特意来骆越城处死摆衣!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神秘的长老很可能会来驿站与这次出使南疆的使臣会面,所以阿答赤便暗中观察着驿站,想看看此人到底是谁并伺机为圣女报仇。
  
      没想到今晚来的人竟然会是大皇子奎琅的生母王后阿依慕!
  
      一直到此刻,阿答赤还有几分惊疑不定,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见鬼了。
  
      听到阿答赤提起摆衣,阿依慕的神色愈发冰冷,透着轻蔑与嫌恶。
  
      阿答赤心中一寒,脑海中忍不住浮现摆衣的死状,急忙脱口道:“王后,臣等暂且依附于大裕也是为了皇孙殿下!”王后足智多谋,但同时也手段狠辣,他必须让王后知道他的价值才行!
  
      皇孙殿下?!阿依慕又是一惊,若有所思地问道:“阿答赤,难道奎琅还有子嗣?”语气中透着一丝激动。
  
      阿答赤急切地颔首道:“是,王后。皇孙殿下此刻就在大裕王都……”
  
      跟着,阿答赤就把奎琅这些年在王都的布局与谋划都一一告诉了阿依慕,其中也包括五和膏的事。
  
      好一会儿,这条黑漆漆、空荡荡的巷子里,只剩下阿答赤一个人的声音回荡其中。
  
      阿依慕凝神听着,眸光在清冷的月光中闪烁着,眼底幽深复杂。
  
      大裕王都的形势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却也让她窥得了一线生机。
  
      以百越如今的局势,大裕的乱就是一件好事。
  
      唯有“乱”,他们百越才能从中为自己谋划出一番新局面。
  
      而且,既然奎琅还有一个儿子,那么也就代表着她的选择也更多了……
  
      如今的骆越城,以她一人之力,怕是再难有作为了。
  
      还不如……
  
      阿依慕的瞳孔中闪过一抹果决,腰杆挺得更直了。
  
      她朝镇南王府的方向望了一眼,心中暗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笔账她且记下了。
  
      “阿答赤,”阿依慕又看向阿答赤,缓缓却坚定地说道,“等天亮了,我们就一起启程前往王都!”
  
      阿依慕心里对阿答赤并不满意,可是如今她正是用人之际,而且阿答赤总算是保住了奎琅的一条血脉,也算勉强可以戴罪立功。
  
      “是,王后。”
  
      阿答赤恭敬地应道,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与此同时,他心里又燃起了希望的火苗。本来,大皇子奎琅死了,要指望小皇孙长大至少要十几年,届时,努哈尔恐怕已经坐稳了王位……可是如今有王后阿依慕主持大局,那么小皇孙复辟就变得大有可为了!
  
      “王后,是不是先到臣落脚的地方包扎一下?”阿答赤察言观色地又道。
  
      阿依慕淡淡地应了一声,就随阿答赤离去了……
  
      很快,这条小巷子又变得空荡荡的,许久以后,才又有一道颀长的黑色人影如鬼魅般出现在一道青石砖墙壁上,然后轻巧地一跃而下,飞快地朝阿依慕二人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唯有夜空中的银月将这一幕收入眼内……
  
      夜还长着,寒风阵阵,城中一片冷冽沉寂。
  
      直到东边的天空渐渐露出了鱼肚白,城中才慢慢又恢复了活力,雀鸟们开始扑扇着翅膀在空中嬉戏,枝头又响起了它们清脆的鸣叫声……
  
      天空还蒙蒙亮,但是碧霄堂的外书房里已经点亮了八角宫灯,里面传来男子铿锵有力的声音,其中夹杂着“驿站”、“阿依慕”、“蛊虫”、“阿答赤”等等的词语,反复地响起。
  
      “……世子妃,半个时辰前,北城门一开,阿依慕易容成一个书生和阿答赤一起出城了。看方向,属下以为他们俩应该是往王都去了……”
  
      朱兴禀报的同时,一双锐目熠熠生辉。
  
      这次的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其实他们早就知道阿答赤尾随百越使臣来了南疆,所以在阿答赤进城后,就故意让他知道了摆衣的死状,引导他去猜测凶手的身份……果然,阿答赤没有辜负他们的期待,特意来了驿站附近观望,这才有了昨晚他与阿依慕的重逢。
  
      南宫玥嘴角微翘,勾出一个狡黠的浅笑,吩咐道:“朱兴,让暗卫继续跟着他们!”
  
      任阿依慕有万般手段,她也不过是孤身一人,凡胎肉体,在她的身份、行踪没有暴露前,她也许在骆越城还有可为的余地,如今却是已经失去了她最大的优势。
  
      本来阿依慕留在骆越城里,是为了救卡雷罗,如今他们就“好心”地再送她另一个选择,阿依慕是聪明人,自然会分析利弊,也就不会在死磕在南疆……
  
      南宫玥眸中精光闪烁,透着一抹冷意。路都是人自己选的,自己走的!
  
      “是,世子妃。”朱兴恭敬地抱拳应道。
  
      南宫玥沉吟一下后,做了个手势,百卉就取出两个小瓷瓶给了朱兴。
  
      南宫玥温声道:“这两瓶药丸可以养气补血,你拿去给那两个受伤的护卫服用。他们体内的蛊虫虽然被挖了出来,但到底是伤了气血,你让他们俩回家休养几天。还有,昨晚出行的护卫都额外嘉奖一倍的月俸。”
  
      “多谢世子妃。”朱兴赶忙替众护卫谢过了南宫玥。
  
      想到那两个受伤的护卫,朱兴不由得面色一凝,蛊毒之道果然是防不胜防,今日幸好那余护卫长当机立断就为两个中招的护卫挖出了钻进皮肤的蛊虫,他们俩虽然受了些小罪,但总算没什么大碍。
  
      之后,朱兴行就退下了。
  
      南宫玥则慢悠悠地喝完了她的提神茶,这才回了内院。
  
      一日伊始,她还有许多事要做,再过两日就是小家伙的周岁礼了……
  
      过去的一年似乎发生了许多事,又似乎转瞬即过,眨眼间,她的煜哥儿就要满周岁了,他一日日地长大,健康壮实,聪慧可爱,夫复何求!
  
      为着即将到来的周岁礼,整个王府都忙碌了起来。
  
      最开心的大概就是小家伙,小灰自从回来后,每日早上都给他准备礼物,一会儿麻雀,一会儿斑纹鸟,一会儿小云雀……今日又送上了一只叽叽喳喳的喜鹊,好不热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