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18暴毙

818暴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旦萧氏嫡女真的嫁给了敬郡王,镇南王府会甘愿萧氏嫡女只是一个区区的郡王妃吗?
  
  当然不会!
  
  镇南王府定会帮着敬郡王谋太子之位!
  
  这一点满朝文武皆是心知肚明,韩凌赋自然也想得明白,他的心一点点地沉了www..lā大皇兄、二皇兄和自己都已经有了正妃,而萧霏决不可能为侧,所以成年的四位皇子中,唯一没有娶妻的五皇弟就成为了最佳人选!
  
  难道说自己呕心沥血,一番筹谋,最后竟然是为他人做嫁衣?!
  
  韩凌赋紧紧地握着双拳,手背上青筋凸起。他不甘心啊!他好不容易把五皇弟逼到了绝境,怎么能让他再次崛起!
  
  这时,就听上方的皇帝若有所思地说道:“程爱卿,此事暂缓,容朕思虑一二,再做定夺!”
  
  跟着,皇帝就宣布退朝。
  
  虽然皇帝还没做出决定,但是韩凌赋的心却沉到了低谷,那些恭郡王党更是面面相觑,有一些人已经开始后悔自己是不是站队太早了。
  
  回顾历史,这夺嫡往往峰回路转,不到最后的圣旨颁下,谁也不能确定到底哪位皇子能笑到最后!
  
  早朝就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结束了,文武百官各自出宫回府。
  
  接下来的几日,皇帝一直没有表态,王都看似平静,其下早已经暗潮汹涌,不知何时会撕开这虚伪的平静……
  
  三日后,另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在王都各府之间传开——
  
  恭郡王妃陈氏重病暴毙!
  
  这个消息眨眼就扩散开去,在王都荡起一片涟漪,各府闻讯后,心思复杂。
  
  恭郡王府里里外外已经挂起了一道道白绫,一看就知道,郡王府中有丧事。
  
  郡王府中的气氛诡异而凝重,透着一种人人自危的萧索,尤其是正院,连府中的下人都是绕道而行,避之唯恐不及。
  
  唯有星辉院仿佛与世隔绝般,仍是那般清幽雅致。
  
  此刻,白慕筱正坐在东次间的罗汉床上,冷眼朝窗外瞥了一眼,嘲讽地说道:“这才短短几年,就暴毙了两个嫡妃,他倒也不怕别人说他克妻!”
  
  白慕筱的身旁坐着一岁左右、穿了一件靛蓝色薄袄的男童。男童长相清秀,腼腆文静地坐在罗汉床上,一会儿看看白慕筱,一会儿又顺着白慕筱的视线看向窗外。
  
  白慕筱的嘴角翘起一个不屑的弧度,一想到她曾经倾心爱慕的男子居然卑劣至此,她就觉得好像是吞咽了什么脏东西般恶心!
  
  “韩凌赋他这是想当太子想疯了,以为这样就能让镇南王府的大姑娘下嫁不成?!”白慕筱一边说,一边收回视线,抬眼看向了坐在她右手边的一把红木圈椅上的一个中年妇人。
  
  那是一个四十出头的妇人,穿了一件素雅的湖色衣裙,初看像是一个管事嬷嬷,再看就会发现她坐在那里气定神闲,优雅从容,决不是一个普通的妇人。
  
  她正是阿依慕。
  
  阿依慕捧起白瓷茶盅,淡淡道:“他这不过是困兽犹斗罢了……”
  
  兔子急了尚且要咬人,更何况韩凌赋这么一个野心勃勃地一心想要登上大宝的男子!
  
  阿依慕慢悠悠地饮茶,半垂眼帘,掩住眸中的锐芒。
  
  在来王都的路上,阿答赤已经详细地告诉了她,奎琅的儿子名叫韩惟钧,如今以恭郡王世子的身份养在恭郡王府里,而恭郡王如今已经深陷在五和膏的瘾头中,不得不受制于他们百越……
  
  二月二十二,阿依慕就抵达了王都,但她没有立刻来找白慕筱,而是先在客栈里住了一阵子,四处了解王都上下的动态,尤其是恭郡王府的情况!
  
  阿依穆本来是想带孙子韩惟钧回百越,以孙子的名义,重掌百越政权,却没想到王都竟是这样的局面——
  
  恭郡王韩凌赋距离储君之位仅仅是一步之遥!
  
  阿依慕心动了,一旦韩凌赋登基后“不幸”暴毙的话,那孙子韩惟钧就可以理所当然地登基为帝,届时,大裕就是百越的了!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阿依慕便是血脉亢奋。
  
  她决心留在大裕王都好好筹谋一番!
  
  之后,阿依慕就设法混进了恭郡王府,直接来见白慕筱。
  
  阿依慕开诚布公地向白慕筱表明了她的身份以及这次她来王都的目的,正如阿依慕所预料般,白慕筱当下就答应了和她合作。
  
  阿依慕早就调查过白慕筱,知道她的出身、她的经历,她能走到如今这一步,她能够狠下心来为别的男人生孩子还养在自己夫婿名下,就不是一个甘于现状、安于平凡的人。
  
  对于白慕筱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魄力,阿依慕还是颇有几分欣赏的,如今的百越不需要一个软弱的国母。
  
  这两人有着共同的目标,一拍即合!
  
  阿依慕放下了茶盅,又道:“以我对镇南王府的了解,萧霏怕是不会愿意当一个继室。”萧霏的性子颇有几分清高,又怎么会愿意成为一个需要对原配执妾礼的继室!世子妃南宫玥恐怕也不会同意的……
  
  白慕筱微微颔首,眸中的讥诮更浓,心道:是啊,而且,那还是一个死过两任嫡妻、府里通房侍妾无数的男子!
  
  那还是一个翻脸不认人、随时都可以对枕边人下杀手的男子!
  
  想着,白慕筱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纤细的脖颈,当初那种差点窒息而亡的感觉彷如昨夜的噩梦,那一刻,她真的以为自己会死;那一刻,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差点从她的躯壳中飘出……
  
  没想到她命不该绝!
  
  没想到她还是活了下来,既然如此,她一定要让韩凌赋付出代价!
  
  白慕筱嘴角透出一抹狠厉,沉吟着道:“比起来,敬郡王是皇嫡子,未娶妻,也无侧妃,按理说,更适合迎娶萧霏。”
  
  “无论是韩凌赋还是韩凌樊,谁能娶上镇南王府的嫡长女,谁就是将来的太子!”阿依慕不疾不徐地说道,乌黑幽深的眸子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白慕筱沉默了,心中有一丝不甘。
  
  她当然恨不得韩凌赋立刻就去死,她当然不想让韩凌赋心想事成地娶到萧霏,可是理智告诉她,对于她们来说,唯有韩凌赋当上了太子,并继而登上皇位,那么她和阿依慕所谋划的事才有胜算!
  
  为了“大业”,她必须耐心等待着,等着韩凌赋登基后,再让他去死!
  
  想着,白慕筱的眸中越来越冷,如那万年寒霜一般。
  
  阿依慕自然注意到白慕筱微妙的表情变化,却是不动声色,嘴角仍挂着一抹闲适的浅笑。她并不在意白慕筱心底有什么小心思,只要对方懂得以大局为重就好!
  
  人总要有个念想才能继续往前走!
  
  小小的东次间中静了一瞬,只余下男童甩着拨浪鼓的声音,“咚!咚!咚……”
  
  白慕筱眉头一皱,正要呵斥,却听一阵挑帘声响起,穿了一件青蓝色褙子的碧痕走进屋子里快步走进屋子里,不敢看白慕筱和阿依慕,屈膝禀道:“侧妃,正院那边传话来,请侧妃带着世子爷过去哭灵。”
  
  白慕筱的嘴角勾出一个冷酷的浅笑,她一边起身抚了抚衣裙,一边吩咐乳娘抱起了韩惟钧,礼貌地福了福道:“关先生,那我和钧哥儿就先失陪了。”
  
  白慕筱走了,阿依慕目送她和孩子离去的背影,唇畔的笑意更深,眸中熠熠生辉。
  
  古语有云:福之祸所伏,祸之福所依……若是筹谋得当,也许百越最大的危机反而会变成百越最大的机会,让百越的版图覆盖这中原江山!
  
  这对百越先人而言几乎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似乎已经近在眼前了!
  
  星辉院随着白慕筱和韩惟钧的离去而沉静下来,而正院中,则是啼哭声、哀嚎声一片,弥漫着一种浓浓的哀伤。
  
  停灵三日后,就到了恭郡王妃的出殡仪式,陈氏的棺椁在一队人马的护送下被送出了郡王府。
  
  府中下人皆是暗自窃窃私语,这普通的百姓方才停灵三日,陈氏就算是继王妃,那也是身份高贵,不说停灵七七四十九日,总当得起停灵七日吧?!
  
  位于送灵队伍最前方的韩凌赋却是毫无所觉,他只觉得如释重负,巴不得队伍走得越快越好,也好赶紧甩掉陈氏这个累赘的包袱。
  
  陈氏的父亲陈仁泰自去年起就被困南疆,生死不明,说不准早就葬身在镇南王府的屠刀下,而陈氏的几个兄弟,资质平平,难有成大器者。
  
  对自己而言,陈家已经一无是处。
  
  更何况,这陈氏无所出,又娇纵蛮横,他早就厌了她!
  
  继续让陈氏再占着王妃的位子简直是尸位素餐,偏偏陈氏是自己的郡王妃,名字是上了玉牃的,只要陈氏德行无亏,皇家就不可能休妻,那么他也就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了——
  
  唯有让她为萧大姑娘“腾出”位子!
  
  “簌簌簌簌……”
  
  一阵阵带着凉意的春风吹来,把那白色的纸钱刮得漫天飞舞,如同鹅毛大雪一般,也吹乱韩凌赋的头发,他颊畔的几缕青丝肆意飞舞,那双乌黑如深潭的眸子冷酷得没有一丝感情,只有谋划与算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