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23定储

823定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后方的南宫玥亦是心中有几分唏嘘,虽然她觉得韩凌樊不错,也配得起萧霏,但是以萧霏的性子,决不适合当一个太子妃,更别说是未来的皇后。
  
      一入宫门深似海。
  
      这句话中不知藏着多少女子的青春、血泪,甚至是性命!
  
      官语白不疾不徐地往前走着,仰首望着空中的双鹰,许久许久后,方才叹息着道:“大裕已经不行了……”
  
      最后一个字消失在那嘹亮的鹰啼声中。
  
      官语白遥望东方,眼前闪过许许多多往事,那双乌黑的眸子中各种复杂的情绪纠缠在一起……
  
      父亲自年少时就跟随先帝麾下,半辈子东征西讨都是为了大裕,可是才区区几十年,大裕竟然落到了这个地步……
  
      父亲在天之灵恐怕也会痛惜的吧……
  
      官语白闭了闭眼,再睁眼时,眸中又平静下来,他转头看向了萧奕,道:“也难怪你选在这个时候来西夜……”
  
      说着,官语白的目光下移,落在萧奕怀中的小萧煜身上,小家伙不知餍足地拍着父亲的胳膊叫着“飞飞”,看得官语白的嘴角勾出一个慈爱的微笑。
  
      萧奕伸指在小家伙的额心上弹了一下,跟着嫌弃地又把小萧煜丢给了官语白,漫不经心地说道:“先晾晾他们,免得他们以为镇南王府还和以前一样……”
  
      此刻镇南王府早就空了,他们一家三口来了西夜,镇南王也被他打发春猎去了,?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
  
      想着,萧奕眸中闪过一道精光。
  
      话语间,御书房已经出现在前方百来丈外,一个拎着几袋子酒囊的黑袍男子轻盈地翻墙而入,也朝御书房走去。
  
      萧奕、官语白一行人看到了司凛,司凛也看到了他们,停下了步履,提了提手中的酒囊道:“来来来!我请你们喝马奶酒!”
  
      自从三月里被马奶酒灌醉了一次后,司凛就迷上马奶酒,赞这酒色玉清水,醇和爽净甘香,而且豪饮不伤身。
  
      司凛整个四月几乎都在都城四周打转,想找最上好、醇正的马奶酒,今日他才刚回来,就听说了萧奕他们赶到都城的事。
  
      众人也没进屋,就近找了个凉亭坐下了。
  
      司凛直接把一袋马奶酒往萧奕怀中一送,笑道:“萧世子,这马奶酒我可是找了半个月才寻到一户百年手艺、独门秘方的人家,好求歹求,人家才卖给我的。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萧世子你运气可真好。”
  
      司凛起初还在说酒,但说到最后一句却有种意味深长的感觉。
  
      萧奕也不知道听明白了没有,毫不谦虚地点了点头,沾沾自喜地说道:“我也觉得我这个人就是运气好!”
  
      说着,萧奕就打开了酒囊,带着奶味的酒香从中飘了出来,他豪爽地仰首灌了好几口马奶酒,然后用袖口擦了擦嘴角,赞道:“果然是好酒!”
  
      闻到了乳香味的小萧煜鼻尖动了动,在南宫玥的膝盖上急切地蠕动了两下,两只肉爪扒在石桌边缘,两眼发光地看着他爹,嘴里喊着:“爹爹……乳乳……”
  
      萧奕故意把手中的酒囊往小家伙的方向凑了凑,小家伙的鼻头又动了动,期待地伸长了脖子……
  
      结果,坏心的爹立刻把酒囊收了回去,当着小家伙的面又津津有味地喝了两口。
  
      眼看着小世孙又被世子爷欺负了,百卉和海棠无语地交换了一个眼神,默默地为自家小世孙抹了一把同情泪。
  
      幸好,爹不靠谱,小萧煜还有义父,没一会儿,小家伙就喝上了官语白吩咐厨房准备的羊乳。
  
      羊乳热乎乎的,小家伙在丫鬟的投喂下,露出满足的表情,仿佛这世上没有比喝羊乳更开心的事了。
  
      看着小家伙笑成了月牙的眼睛,官语白的眼神也柔和了不少。自己和阿奕各有伤痛,只希望煜哥儿能够幸福地长大!
  
      官语白温和地看着小萧煜,而司凛却在看官语白,微微挑眉,眼中难掩惊讶。
  
      他本来以为官语白在官夫人的事后,会因为放下心头多年的包袱而大病一场,也时刻准备着劝官语白丢下西夜这些七八乱糟的事,与自己去浪迹江湖,游遍天下……却没想到这一个月来,官语白的精神一直不错,今天更是一派泰然……
  
      看来是他错了!
  
      语白他并非是逞强,语白他是真的放下了从前!
  
      而且,不止如此……
  
      看着官语白熠熠生辉的眸子,司凛打开酒囊,也饮了一口马奶酒,若有所思地垂眸。
  
      语白他还找到了新的目标!
  
      是啊,自己总是忘了语白不像自己,语白虽然一度流落江湖,却不是真正的江湖人,语白从他出生在官家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是一个武将。
  
      这就是官语白,父辈的教导已经深深地铭刻在他心中,他注定要驰骋疆场!
  
      司凛在心中幽幽地叹息,只希望萧奕不会辜负语白的信任……不过,语白的眼光又何曾错过!
  
      司凛勾唇一笑,心里自嘲:他怎么多愁善感起来!
  
      哈哈,人生还是今日有酒今朝醉!
  
      司凛豪迈地喝起酒来。
  
      不同于萧奕和司凛直接对着酒囊豪饮,官语白斯文地将酒斟入酒杯中。
  
      在那流畅的斟酒声中,官语白继续之前的话题:“阿奕,皇上的圣旨……你打算如何应对?”晾着钦差也不过是暂时拖延些时间,镇南王府终究要有所应对。
  
      饮了半袋马奶酒,萧奕的桃花眼更黑也更亮了,好似夜空的寒星般璀璨。
  
      他随口笑道:“小白,你觉得这几位皇子如何?”
  
      说到底,这道圣旨的重点并非是萧霏的夫婿,而是太子的人选!
  
      官语白把玩着手中的白瓷酒杯,缓缓道:“诚郡王不‘诚’,顺郡王不‘顺’,恭郡王不‘恭’,敬郡王……”他顿了一下后,方才道,“甚‘敬’。”
  
      凉亭中,安静了一瞬,连原本在逗弄小家伙的南宫玥也被吸引了注意力,抬起头来,官语白这评价还真是……
  
      南宫玥的表情有几分复杂。一语中的。
  
      “噗嗤——”
  
      萧奕直接大笑出声,用拳头捶着石桌,笑得前俯后仰……
  
      也让亭中有些肃穆的气氛瞬间被打破了!
  
      好一会儿,笑得眼角渗出泪花的萧奕才抬起头来,指着官语白道:“小白,别人说我狂傲,其实我哪有你‘傲’啊!小白啊,你真是损人不带脏字!”
  
      连司凛都是失笑,萧奕这话没错,官语白看来像个儒雅公子,其实他天资聪颖,年少成名,又怎么会没有几分“傲气”!
  
      萧奕接过南宫玥递来的帕子,顺手给自己擦了擦泪花,随口道:“那就韩凌樊吧!总比他几个兄长要好!”萧奕完全没注意到小家伙委屈巴巴的眼神。
  
      “娘……”小萧煜拉了拉娘亲的袖子,“帕帕……爹爹……”
  
      他的断句大概也只有南宫玥和百卉她们明白,小萧煜这是在抱怨娘亲怎么可以把他的帕子给了爹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