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26毒源

826毒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南宫玥的声音并不大,但在这小小的内室中却是如雷鸣般。
  
      中毒?!
  
      其他人闻言都是脸色大变,面面相觑,惊疑不定。
  
      官语白怎么会中毒呢?!
  
      官语白在西夜从来就不曾落单过,来都城后,日常的饮食都是出自西夜宫中,与小四、司凛他们一起。
  
      到底是谁,又能以什么样的方式对官语白下毒呢?!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官语白指尖的那滴黑血上,官语白的手十分漂亮,白皙修长,骨节如竹,只是细看就会发现他的手指上布满了一条条不甚明显的细疤,那是当年的牢狱之灾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
  
      萧奕眉宇深锁,目光变了几变,幽深难解。
  
      相比其他人的震惊,反倒是官语白本人看来云淡风轻,似乎早已看透生死。
  
      在一片压抑的寂静中,南宫玥又道:“官公子,容我再为公子探脉。”
  
      她定了定心神,伸指再次为官语白搭脉,樱唇紧抿,心一点点地沉了下去。
  
      官语白的脉象还是与前两次一样,古怪,却并非是中毒的迹象。
  
      然而……
  
      那滴黑血以及针尖发黑的银针分明就代表着他血中含毒。
  
      南宫玥很快收回了手,沉吟着看向小四,问道:“小四,你家公子这些日子吃过什么,喝过什么,又用过什么?”
  
      从南宫玥的这句问话,其他人立刻明白她还无法确认官语白所中之毒,所以只能试图从官语白的日常中寻找线索。
  
      接下来,在小四的协助下,南宫玥和百卉把整个轻风殿乃至御书房的各种物件也包括庭院里种植的花草树木、以及官语白日常的饮食都一一检查了一遍,不知不觉中,外面已经是日上三竿,但是他们仍然是一无所获……
  
      官语白的生活很简单,每天都是在御书房和轻风殿之间来回,最多也就随萧奕去朝阳殿见过使臣。
  
      还有什么是官语白日常避无可避的呢?!
  
      南宫玥思索了片刻后,不太确定地说道:“阿奕,会不会是西夜王临死前令人在水井里投了毒……”水井的水是活水,毒素很快被冲散,南疆军的人基本都身体强健,所以没有大碍,而官语白身子弱,些许毒素就沉淀在了身子里,越积越深……
  
      萧奕昳丽的脸庞上没有一丝笑容,扬声吩咐道:“来人!给本世子派兵在宫中调查所有的水源!”
  
      “是,世子爷!”
  
      守在殿外的几个南疆军士兵很快就领命而去,须臾,整个王宫都因为萧奕的这道命令而骚动了起来,在傅云鹤和原令柏的率领下,一队队南疆军士兵在宫中的各个角落穿梭,面目森冷,脚步隆隆,颇有要把整个王宫翻过来的气势。
  
      整个都城也随之戒严,城内的西夜百姓人心惶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能闭门不出……
  
      日悬高空,午后的都城中空荡荡的。
  
      南宫玥和百卉也没闲着,她们正在轻风殿的东暖阁中,让小四仔细回忆官语白近一月的饮食,百卉在一旁飞快地记录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急促的步履声自外面传来,风行面色焦急地走了进来,道:“世子妃,公子烧得更厉害了!”
  
      南宫玥猛地站起身来,与百卉、小四一起赶往内室。
  
      床榻上的官语白又睡着了,或者说,他应该是昏迷了,整张脸比之前更为潮红,鬓角、脖颈间都沁出了密集的汗珠,呼吸声变得极为沉重。
  
      “呼……”
  
      “呼……”
  
      内室中,只听他粗重的呼吸声回荡其中。
  
      就算不探脉,南宫玥也知道官语白的状况更糟了。
  
      “百卉,备针!”
  
      南宫玥简洁地吩咐道,百卉赶忙打开了药箱……
  
      金色的阳光自窗口照了进来,盖过了床头的那盏宫灯中未曾熄灭的灯火,虽然阳光正盛,却比夜里还要宁静、死寂。
  
      南宫玥在百卉的协助下熟练地再次为官语白行针,主仆俩默契极佳,手下的动作流畅而快速,而屋子里的男子们则一个个静立一旁。
  
      一动一静,形成鲜明的对比。
  
      一炷香后,满头大汗的南宫玥方才收针,只在官语白的胸口留下五根银针护住心脉。渐渐地,官语白的呼吸平缓了下来,虽然仍旧面如赤色,但神情间却安详了起来,似乎睡得正沉。
  
      呼!南宫玥原本紧绷的身子放松了一些,接过萧奕递来的帕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然后迎上众人紧张的眼神,道:“我暂时行针护住了官公子的心脉……百卉,你去抓些药,竹茹、陈皮、吉术……”
  
      南宫玥一鼓作气地念了方子后,百卉又匆匆地下去抓药、熬药……
  
      百卉前脚刚走,后脚傅云鹤和原令柏就来了,沉重地对着南宫玥摇了摇头。
  
      他们已经查遍了宫中所有的水源,却仍是一无所获。
  
      找不到毒源,就无法对症下药。
  
      南宫玥走到窗边坐下沉思着,内室中又一次陷入沉静中,空气压抑得令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南宫玥抬手去推窗,想透口气,但抬起的右臂却僵在了半空。
  
      咦?!她的鼻子一动,似乎闻到什么,跟着又嗅了嗅,不太确定地说道:“你们有没有觉得屋子里有股什么味……”
  
      萧奕的鼻子也动了动,凝神闻着,屋子里似乎有一股若隐若现的腐臭味,但是再一闻,又好似什么也没有。
  
      南宫玥和萧奕对视了一眼,叫上司凛、小四还有风行一起再次在屋子内外搜查起来,把各种物件又查了一遍,甚至连外面的草皮也没放过,几乎把每一寸草叶都翻找了,却还是没找到那腐臭味的源头……
  
      眨眼又是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就在南宫玥几乎要以为那臭味是不是自己的幻觉时,萧奕的声音从右前方传来:“阿玥,是小白!”
  
      南宫玥疑惑地看向了萧奕,还没反应过来,只见萧奕站在官语白的榻边,掀开薄被的一角,伸手抓起了官语白的一只手腕。
  
      南宫玥快步走了过去,鼻尖凑近官语白的指尖嗅了嗅,双目微微瞠大。
  
      就是这个!
  
      她细细地审视着官语白的指尖,他指甲根上的黑青色似乎比昨晚更浓了……还有,他的手指上除了多年的旧疤,似乎还有几条细细的新疤,疤痕上那淡淡的肉粉色显示出这几条新疤应该还不久……
  
      南宫玥急忙问道:“小四,你家公子的手上有新伤,这伤是怎么来的?”
  
      小四的目光也随之落在了官语白的手指上,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一沉,脱口道:“乱葬岗!”难道说公子是在乱葬岗中的毒?!
  
      “乱葬岗?!”南宫玥若有所思,想起静心宫中的那个棺椁,心中隐约浮现一个猜测。
  
      她深吸一口气,道:“与我仔细说说那天的事,还有乱葬岗的状态……”
  
      司凛、小四和风行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都知道事关重大,就由司凛开始从那日他们抵达乱葬岗说起,说到乱葬岗四周的环境,说到他们是如何才找到官夫人的尸骨,说到官语白是如何用自己的双手一点点地把官夫人的尸骨挖掘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