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29摊牌

829摊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左都御史心神恍惚,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了厅堂,又如何走出了王府,心如坠谷底,一片茫然。
  
      他不知道回王都要怎么向皇帝复命。等皇帝得知这个消息,必定会龙颜大怒,届时镇南王府远在千里之外,恐怕被皇帝迁怒的人就是自己了……
  
      想着,左都御史已经是满头大汗,背后的冷汗浸湿了中衣。
  
      他该怎么办?!
  
      就在他一筹莫展之时,前方忽然传来一片热闹的喧哗声,几个布衣百姓急匆匆地在他身旁跑过,一边跑,一边七嘴八舌地嚷着:
  
      “听说王爷春猎回来了!”
  
      “没错没错,人已经到前面的镇安大街了!”
  
      “我刚刚听说王爷他们这次春猎是‘大丰收’啊!”
  
      “那是当然,我南疆军的将士那可是战无不胜,区区些猛兽算得了啥!”
  
      “……”
  
      左都御史怔了怔后,才反映了过来,原本黯淡的双目又有了些许神采。
  
      镇南王回来了?!
  
      也许……也许自己还有一条生路!
  
      左都御史眸光一闪,立刻下定了决心,对着随从做了个手势,道:“随本官来!”
  
      他必须在镇南王回王府前与他说上话才行……
  
      左都御史跟着那几个看热闹的百姓策马而去,转过一个弯后,就看到百来丈外,数十个将士骑着高头大马浩浩荡荡地朝这边飞驰而来,一些路过的百姓都自觉地避让到道路两边。
  
      那些将士中,为首的是一个身穿藩王蟒袍的中年男子,马蹄飞扬之间意气风发。
  
      显然,此人就是镇南王!
  
      左都御史策马来到了街道中间,然后翻身下马,咬牙对着马上的镇南王高喊道:“王爷,下官乃是皇上派来南疆传旨的钦差左都御史洪咏志!”
  
      镇南王一看有人竟敢来拦路,本来打算让人赶走,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自称是王都来的钦差,顿时脸上的笑意一收,心下一沉。皇帝派人来显然是不会有什么好事!
  
      镇南王只能拉住了马绳,在马儿不安的嘶鸣声中,停在了距离左都御史紧紧两三丈远的地方。
  
      “参见王爷。”左都御史慎重其事地对着镇南王俯身作揖,然后拔高嗓门道:“王爷,下官刚才已经见了世子爷,世子爷口口声声说南疆要独立,敢问可是王爷的意思?!”
  
      左都御史的口气中带上了几分质问的语气,他这句话与其说是在质问镇南王,其实是故意说给在场的这些将士以及路边的这些百姓听的。
  
      就算是镇南王和萧世子想要谋反,想要南疆独立,他们麾下的将领可敢跟随?!他南疆的百姓敢谋反吗?!
  
      此刻众目睽睽下,镇南王难道还敢承认萧奕说得就是他授意的?!
  
      左都御史目光灼灼,一眨不眨地昂首盯着镇南王,看来正气凛然。
  
      镇南王呆住了,吓得差点没厥过去,若非此刻大庭广众,他几乎要捏一下自己的大腿,看看这是不是一场噩梦?!
  
      那逆子说南疆要独立?!
  
      他堂堂镇南王怎么不知道南疆要独立的事?!
  
      镇南王一时只觉得自己的头顶绿油油的,惊吓之余,一股火气从心口蹭蹭蹭地往上冒……
  
      不止是镇南王震惊不已,他身后的数十位将士和四周的百姓亦然,面面相觑,表情各异,那些百姓早就忍不住七嘴八舌地交头接耳起来……
  
      四周百姓的喧哗声总算让镇南王回过神来,他本能地想要问个清楚,顺便安抚住左都御使,却见右后方的姚砚策马上前了几步,忽然出声道:“大胆!在王爷面前竟敢如此无礼喧哗!来人,还不把此人带走!”
  
      姚砚虽然还搞不清楚状况,却也明白不能让镇南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这钦差示弱,必须想法把镇南王糊弄走才行。
  
      想着,他便转头对镇南王小声地说道:“王爷,您看是不是先去问问世子爷,再做打算?”
  
      镇南王眯了眯眼,是啊,姚砚说得不错,此事就算要论个究竟,那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说,这要是越闹越大,再传扬出去,南疆谋反的事可就成了既定的事实了!
  
      姚砚看镇南王面有松动,便又道:“王爷放心,末将会令人看好那位左都御史的……”
  
      镇南王做了一个手势,跟着立刻就有四个随行的亲兵上前,那刀鞘一横,就吓得那左都御史身子一颤,脸色发白。他可不想把命交代在南疆,只能讪讪地随那几个士兵离去了。
  
      而街道上的喧哗却没有平息,镇南王面沉如水,一夹马腹,急切地朝王府的方向行去。
  
      王府的大门在镇南王进府后很快就关闭了,也把外头窥视的目光挡在了府外。
  
      镇南王的脸色难看得几乎要滴出墨来,咬牙切齿地说道:“给本王去叫那个逆子来书房见本王?!”
  
      说着,镇南王的脸上青筋暴起,气得是七窍生烟。如果此刻萧奕就在他跟前,他真是恨不得一把掐死这个逆子!
  
      这儿女果然就是前辈子的债!
  
      一个小厮急忙领命而去,步履匆匆。
  
      一炷香后,萧奕才慢悠悠地赶到了镇南王的外书房,那副睡眼惺忪的样子看得镇南王差点就想把案头的镇纸给扔过去,但总算还记得当务之急,指着萧奕的鼻子质问道:“你?!是不是你跟左都御史放话说南疆要独立?!”
  
      “父王,你这书房应该通通风!”萧奕答非所问,好心地替镇南王打开了窗户,一阵凉风随着“吱”的一声吹了进来,萧奕满意地笑了。
  
      镇南王额头的青筋跳了一下,几乎要怀疑这逆子是不是想顾左右而言他时,就听逆子理所当然地颔首道:“是我。”
  
      说着,他随意地撩袍在窗边的圈椅上坐下。
  
      镇南王只觉得仿佛一桶冰水当头浇了下来,浑身发冷。
  
      真的是这逆子豪言要造反?!
  
      一时间,镇南王已经忘了生气,脑海中忍不住开始浮想联翩。等皇帝知道了这个消息,定然忍不下这口气,届时皇帝调集各地兵马,那就是大裕百万雄师,不对,去掉他南疆军二十万将士,那也足足八十万大军啊!
  
      届时,凭他南疆不过区区二十万大军如何抗衡?!
  
      完了!
  
      谋反那可是满门抄斩的罪!
  
      他大半辈子兢兢业业,父王戎马一生才建下的这片基业,就要毁在这逆子的一句妄言里了!
  
      镇南王觉得脖子上凉嗖嗖的,仿佛已经看到一把屠刀已经高高地悬在了上方,不知道何时就会“蹭”地落下……
  
      萧奕欣赏着他父王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紫的脸色,自然猜出他在想些什么,嘴角的那抹嘲讽更浓重了。
  
      又是一阵微风从窗外吹来,吹得萧奕的鬓发轻抚在他俊美的脸庞上,多了一丝狂放不羁。
  
      萧奕侧首,乌黑的长发顺势而下,他随意地用右手撑着脸颊,漫不经心地说道:
  
      “如今,南疆、南凉、百越、西夜都是我的地盘。朝廷安份点倒也罢了,像现在时不时地跑来找麻烦,我可没空陪他们玩!”他还要陪他的世子妃呢!
  
      萧奕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说出一番惊世狂言,语气中毫不掩饰他对皇帝的不耐烦。
  
      这一天,镇南王又一次感觉自己被雷给劈了。
  
      这……这逆子刚才说什么?!
  
      南凉和百越也被这个逆子打下来了?!
  
      什么时候的事?
  
      他怎么不知道?!
  
      镇南王一时也忘了计较萧奕说南疆是他的,脑海中被一个又一个的疑问所充斥,努力回想起这逆子这一两年的异状……
  
      萧奕可没打算坐在这里给镇南王答疑,忽然站起身来,掸了掸衣袍上根本就不存在的尘土,笑眯眯地说道:“反正打都打下来了,以后,这些可都是臭小子的产业……还是……”
  
      萧奕故意顿了一下,然后歪着脑袋看着镇南王问道:“还是父王,您是想把百越、南凉和西夜都献给皇上吗?”
  
      把皇帝和孙儿放在心中的那杆秤一放,镇南王的心中立刻就分出了轻重高低。与其献给皇帝,那还不如留给自家的宝贝金孙!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岂不是代表他们镇南王府真的要谋反?!
  
      镇南王摇摆不定,脸上的表情纠结极了,忍不住又问道:“百越和南凉真的已经打下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