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34相迎

834相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八月十三,朝野上下又迎来一波骇浪,皇帝正式颁下诏书,立皇五子韩凌樊为太子。
  
      之前立太子的一些程序在前两年都已经大致完成了,如今只剩下了祗告太庙和最后的册封典礼。
  
      八月十四,早朝后,礼部尚书和钦天监便来御书房求见皇帝,钦天监选出了三个吉日由皇帝挑选告庙的日子。
  
      御书房中,在折子递上去后,就是一片沉寂。
  
      皇帝面沉如水地看着折子上写的三个日期,始终不语,右手一会儿执笔,一会儿又放下,一会儿再次执笔……
  
      皇帝没出声,礼部尚书和钦天监也不敢出声,就这么君臣无语。
  
      随着时间过去,沉默让空气变得渐渐沉重,礼部尚书和钦天监暗暗交换着眼神,惶惶不安。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步履声从御书房外传来,不一会儿,就有一个小內侍慌忙地走了进来,焦急地禀道:“皇上,泾州来报,镇南王世子率三千骑兵北上,已经过了江口城,正一路向王都而来……”
  
      闻言,御案后的皇帝面色大变,拿着御笔的右手一抖,笔尖的墨汁就滴落下来,正好落在御案上的那张折子上,一滴指头大小的墨迹在米白色的纸张上,黑得刺目!
  
      皇帝抬起头来,眉宇紧锁,脱口而出道:“镇南王想干什么,他这是想用三千人向朕示威不成?!大胆逆臣!看来他们镇南王府果然是要谋反了!”
  
      皇帝越说越气,火直上涌。
  
      礼部尚书和钦天监可不敢接皇帝的话,两人皆是俯首看着鞋尖,噤若寒蝉。
  
      “啪!”
  
      皇帝愤怒地随手扔下了御笔,拔高嗓门下令道:“给朕速召内阁觐见!”
  
      “是,皇上。”
  
      那小內侍急忙应声,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了,留下了这满室的寂静与怒气……
  
      半个多时辰后,几个内阁大臣就匆匆地赶到了御书房。
  
      皇帝的怒意在这段时间的等待中非但没有平息,反而层层上升,待众臣一行礼,皇帝就迫不及待地对兵部尚书说道:“陈元州,你给朕立刻派兵前去围剿,活捉萧奕!”
  
      怒极的皇帝咬牙切齿,眸中一片通红。
  
      几个内阁大臣心里暗暗叹息,都是默不作声。
  
      尴尬的沉寂蔓延开来,这本身也是一种无声的反对。
  
      看着几个内阁大臣俯首不敢看他,皇帝仿佛当头被倒了一桶凉水般,心火瞬间熄灭了。他深吸几口气,渐渐开始冷静了下来。
  
      “不行!”皇帝若有所思地又改口道,他缓缓地转动着手中的玉扳指,思绪转得飞快。
  
      镇南王既然能打下百越、南凉和西夜三国,就不是个蠢人,他派萧奕北上,却让其只带区区三千人肯定是有后招。
  
      众所周知,镇南王一向不喜萧奕这个嫡长子,所以多年来把萧奕留在王都为质……当年南疆军大败百越后,萧奕亲自带着奎琅回王都献俘,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皇帝若有所思地喃喃道:“镇南王这是在等着朕出兵呢……”
  
      他若是真的出兵,就正中镇南王的下怀,然后镇南王就可以打着为子报仇之名,率军北伐,口号就是“除奸佞、清君侧”云云。
  
      只要师出有名,镇南王就不怕坏了名声,就不怕将来遗臭万年!
  
      纵观历史,诸如此类的事可谓俯拾皆是。
  
      此时,御书房内的君臣都想到一个地方去了,皆是面露凝色。
  
      越是这个时候,他们越要行事谨慎,决不可以给镇南王任何机会、任何借口动兵。
  
      皇帝带着期待的目光再一次看向了内阁首辅程东阳。
  
      程东阳沉吟片刻后,便含蓄地提议道:“皇上,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镇南王世子远道而来,大裕乃礼仪之邦,自该派人前去相迎……”
  
      “相迎”是明面上的借口,去接洽并试探萧奕来王都的意图才是真正的目的。
  
      皇帝眯眼思索了一会儿,立刻就准了。
  
      事到如今,也唯有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当日,宣平伯就奉皇命离开王都,一路南下……
  
      然而皇帝的心却无法因此放下,甚至于随着时间的过去,心越提越高,连着几日都是辗转难眠。
  
      如此忐忑地等了七八日后,宣平伯于八月二十回到了王都,他一路快马加鞭、日夜兼程,自然是消瘦憔悴了不少,可是皇帝看着竟比他还要疲累。
  
      宣平伯给皇帝作揖行礼后,就恭声禀道:“皇上,臣在华圩城见到了萧世子和安逸侯……”
  
      安逸侯?!皇帝怔了怔,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宣平伯继续说道:“他二位表示此次来王都是迎接官大将军以及官家满门……”
  
      说到后来,宣平伯的声音中有些僵硬。
  
      这官家满门除了官语白以外都死绝了,官语白这次来迎的当然是亲人的棺椁。
  
      闻言,皇帝呆若木鸡。
  
      宣平伯带来的这个答案完全超乎皇帝的意料,皇帝非但没有松一口气,反而心沉了下去。
  
      原来萧奕是和官语白一起来的,原来他们早就是蛇鼠一窝!
  
      想着,皇帝额头的青筋跳动了几下。
  
      三年前,官语白奉旨南下,起初还不时有消息传来王都,渐渐地,就再无一点动静……
  
      短短数年,镇南王府连百越、南凉和西夜三国都打下了,而官语白却没有支言片语传回王都,皇帝又怎么可能不对官语白生疑!
  
      总归也就两个可能,要么就是官语白被镇南王杀了,要么就是官语白被镇南王收买了,背叛了朝廷!
  
      如今看来,必定是后者无疑!
  
      好你个官语白!
  
      皇帝的眸中迸射出一道锐利的冷芒。
  
      他自认对官语白不薄,不但为他洗刷了官家的冤情,还封他为世袭三代的二等安逸侯,却不想他竟然忘恩负义,这么轻易就被镇南王给收买了!
  
      官家竟然出了这么一个不忠不义之徒!
  
      看来官语白这些年来一直为当年官如焰以及官家满门之事怀恨在心,一旦寻到了机会,就立刻图谋不轨……
  
      皇帝眯了眯眼,心口的怒火烧得更盛。
  
      即使是当年他不慎冤枉了官家那又如何?!
  
      他不是为他们官家平反了吗?
  
      他不是已经尽力补偿了吗?
  
      有道是: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天子受命于天,臣受命于君,官家身为臣子自该感恩戴德,自该谨遵为臣之道。
  
      可官语白这逆臣倒还敢记恨起天家来,还胆敢勾结镇南王府,背叛朝廷!
  
      真是枉费他对官语白信任有加,委以重任!
  
      皇帝几乎掰断了手中的玉扳指,怒火在胸口翻腾不已,嘴角勾出一个扭曲的冷笑。
  
      如此看来,当年他也不算冤枉了官家!
  
      说到底,就算是当年官家暂时没有叛国之心,那将来呢?!
  
      一旦他们对朝廷心生不满,是不是就会心生异心?
  
      比如现在的官语白,比如现在的镇南王府……
  
      “来人!”皇帝深吸了一口气,果决地下令,“召内阁觐见……”
  
      皇帝一声令下,一众内阁大臣就以最快的速度聚集到了御书房中。
  
      在皇帝的示意下,由宣平伯把此行南下的所见所闻又大致说了一遍,然后皇帝便沉声把问题抛给了几位阁臣:“你们看,现在应如何是好?”
  
      皇帝的声音听似平静,实则那压抑的怒意已经快要像火山爆发般喷涌出来。
  
      这一点,几位阁臣作为天子近臣,都是心知肚明。
  
      众臣围在一起商议了一番后,还是由程东阳上前道:“皇上,依臣等之见,安逸侯和萧世子千里赴王都也不过是为了带回官如焰的骸骨,区区小事,对大裕无碍,就算成全他们又有何妨?”顿了一下,程东阳斟酌着词句道,“皇上,谨慎为上,不能给镇南王任何北伐的借口!”
  
      其他几位大臣也皆是俯首作揖,以示附和。
  
      御书房里,安静了下来,皇帝目光沉沉地看着站在正前方的几位阁臣,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墨来。
  
      他堂堂一国之君却被几个臣子逼到这个地步,他这个皇帝做得还有什么意思?!
  
      皇帝只觉得心中像是有无数头野兽在咆哮着、嘶吼着、挣扎着,他的身子不由得微微地颤抖了起来……
  
      可是,哪怕皇帝再不情愿,形势比人强,他终究不得不做出选择,做出妥协。
  
      来日方长,他既然是大裕天子,就须得以大裕江山为重!
  
      御书房的空气沉闷得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外面也是亦然,王都的盛夏又热又闷,雷雨不断,给朝堂上下的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