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35送灵

835送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随着夕阳彻底落下,夜幕降临了,盛夏的夜晚在声声虫鸣中显得宁静而悠远。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月上柳稍头的时候,灯火通明的驿站中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阿昕!”
  
  萧奕笑吟吟地对着被竹子带进屋子的蓝袍青年招了招手。
  
  萧奕的笑容、萧奕的神情皆一如往昔。
  
  然而,南宫昕却无法像萧奕这般平静,距离他上次去南疆才不过两年多,对他而言,似乎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仿如隔世。
  
  南宫昕当然听说了镇南王府攻下百越、南凉和西夜的事,看着萧奕和官语白的眼神难免有几分复杂,别人也许会担心镇南王府北伐,但是南宫昕知道他的妹夫不会。
  
  他所认识的萧奕不屑这么做!
  
  “阿奕,侯爷。”南宫昕与二人见过礼后,就在二人身旁坐下。
  
  萧奕亲自给南宫昕斟茶,语调亲昵一如往日,似乎从未别离。
  
  “阿昕,你来得正好,我还想着明天派人去请你过来一叙。”说着,萧奕做了一个手势,竹子便拿出一个画轴,呈给了南宫昕,“这是阿玥特意嘱咐我带给你和六娘的。”
  
  南宫昕带着一丝狐疑地接过画轴,然后打开,目光一下子就被画纸上的画吸引住了,移不开眼。
  
  米黄色的宣纸上,画着一个头戴猫耳帽、身穿蓝色小衣裳的奶娃娃,奶娃娃正抱着一只胖乎乎的橘猫在地毯上打滚,笑得小嘴翘起,一双如点漆的眼睛弯成了新月……
  
  无论是这个奶娃娃,还是他怀中的橘猫都画得是那么生动,细腻,活灵活现。
  
  这是妹妹画的。
  
  这画中的奶娃娃似乎带着一种神奇的渲染力,看得南宫昕的嘴角也不由得翘了起来,脱口道:“这……这是煜哥儿?”煜哥儿都这么大了!他还没亲眼看过他的小外甥……
  
  一看南宫昕痴痴地盯着手上的画,萧奕就知道自家的臭小子不费吹灰之力又收服了他舅舅。
  
  这幅画还是南宫玥知道他要来王都后特意画的,就是想让南宫昕和傅云雁看看小萧煜。
  
  “阿昕,要不要去见见我家那个臭小子?”萧奕看着南宫昕不答反问。
  
  南宫昕怔了怔,抬头看向了萧奕,若有所思。阿奕是想让自己“避”去南疆吗?
  
  萧奕毫不躲避地与南宫昕四目直视,等于是肯定了南宫昕的疑问。
  
  南宫昕却是毫不迟疑地摇了摇头,不疾不徐地说道:“阿奕,我要留在王都。”
  
  南宫昕的表情温和而坚定,顿了一下后,他继续说道:“反正家里的其他人都已经避去了江南,六娘有咏阳祖母护着,不会有事,所以我要留在王都助敬郡王一臂之力……”
  
  皇帝虽然下了诏书立韩凌樊为太子,可是在场的众人都知道皇帝早已非当年那个皇帝,太子就算立下,也可以废。
  
  他和韩凌樊既是君臣也是知交,哪怕前途再艰辛,他也不能就这么甩手离开……
  
  南宫昕看似性子温和,却自有他的坚持,就如同自己的阿玥一般。萧奕的嘴角染上一丝笑意,他早就猜到南宫昕不会轻易离王都,倒也没太意外,也没打算强求。
  
  萧奕拍了拍南宫昕的肩膀,道:“阿昕,你既然心意已决,那我也不再劝你。但是‘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你也要有所准备才行……”
  
  跟着,萧奕就把自己在王都中安插的人手和据地都一一告诉了南宫昕,最后叮嘱道:“阿昕,将来若是有什么意外,你就去王都南大街的凤吟酒楼,那里的掌柜会护你们一家前往南疆!”
  
  南宫昕深深地看着萧奕,一阵心绪起伏,想道谢,却又觉得一个“谢”字太过单薄。
  
  他拿起了跟前的茶杯,将其中的温茶水一饮而尽,与萧奕相视一笑。
  
  以茶代酒,一切尽在不言中……
  
  夜渐渐深了,南宫昕在咏阳大公主府的护卫护送下悄然而来,又悄然而去,只带走了一个画卷。
  
  一弯新月在夜空中孤傲地俯视着众生。
  
  当银月淡去、旭日初升时,驿站四周也苏醒了过来,三千幽骑营立刻整装待命,在萧奕和官语白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往西边行去,一灰一白两头鹰在上方展翅翱翔。
  
  守在驿站的数十名锦衣卫见萧奕一行人往西山岗的方向绝尘而去,暗暗地松了口气。
  
  大部分人的心中都忍不住又一次浮现某个疑问——
  
  难道说萧奕和官语白不惜千里迢迢北上,真的不是意指王都,仅仅是为了官如焰大将军的骸骨?!
  
  很快,锦衣卫中就有一人策马而出,前往王都报讯。
  
  这些事,萧奕和官语白根本就毫不在意,带着三千幽骑营直接来到了西山岗的山脚下。
  
  原本空落寥寂的西山岗顿时因为他们的到来而变得有些拥挤起来,一片停在枝头的黑鸦怪叫着惊起,被双鹰追逐得狼狈而逃,让这里原本瘆人的气氛变得活跃了不少。
  
  三千幽骑营在山脚待命,官语白和萧奕只带了一些官家旧部上山。
  
  那些官家旧部无声地往空中撒着一把把白色的纸钱,那些纸钱随着山风肆意飞舞着,就像这盛夏忽然下起了一场鹅毛大雪,飞飞扬扬……
  
  四周的温度似乎都骤然下降了不少。
  
  这一路皆是沉默。
  
  在这种凝重的气氛中,每个人都不由得肃然,步履坚定地走在狭小的山道上。
  
  就在一路沉默中,众人来到了西山岗的山顶上,来到了官如焰的墓碑前。
  
  上一次,萧奕与南宫玥来到这里为官如焰扫墓已经是四年前了,当年,吕文濯伏法后,官语白亲自为官如焰以及这一整排的无字墓碑刻了字,无数王都以及周边的百姓都闻讯前来祭拜官如焰……
  
  弹指就四年了!
  
  这些墓碑仍然如当年一般屹立在这里,如当年般一尘不染,那一行行的刻字上的漆色鲜亮如往昔……
  
  就仿佛岁月在这里停滞了一般。
  
  是啊,他们的岁月早就停滞不前了。
  
  一行十数人就这么静静地站在这些墓碑前,默默地怀念着埋在土下的这些故人。
  
  死一般的沉寂蔓延开来,唯有那山风吹动枝叶发出的簌簌声,仿佛那死者的哀叹声……
  
  声声不歇!
  
  众人的眼眶都红了,湿润了,每个人都强忍着其中的泪水……
  
  反倒是官语白最为平静,一双眸子幽深得如暗夜,仿佛要把人的神魂给吸进去,一袭宽松的白衣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官语白忽然退后了一步,出声道:“开始吧!”
  
  三个字云淡风轻,却又似乎是用尽了他全身的力量……
  
  小四、风行和其他官家旧部皆拿着铁锹、铁锄上前,沉重的墓碑被移去,黄土被一锹接着一锹地挖起……
  
  官语白一眨不眨地看着,仿佛要把这一幕幕深刻地镌刻在心头一般。
  
  一锹接着一锹,一锄接着一锄,就像是把官语白身上好不容易愈合的伤疤再次挖开,把好不容易长好的骨头再次打断……
  
  所有人都觉得心口发疼,发紧,仿佛这每一锹、每一锄都如重锤般敲打在他们的心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