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40儿女

840儿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又是一个臭小子!
  
      萧奕的嘴角抽动了一下,表情纠结得近乎扭曲。
  
      不用想,他也知道这肯定又是一个臭小子,而且还是一个淘得不得了的臭小子,要是小囡囡的话,肯定不会这么折腾她娘!
  
      东次间里,静悄悄地,小夫妻俩静静地彼此对视了许久。
  
      看着萧奕“大受打击”的样子,南宫玥按捺着嘴角的笑意,心中忍俊不禁,正想再开口,就听窗外传来小萧煜熟悉的小奶音:
  
      “灰灰!灰灰!”
  
      小家伙清脆的声音越来越近,高亢而兴奋。
  
      小夫妻俩有志一同地循声往窗外一看,一眼就望见碧蓝的天空中一道灰影展翅飞来,轻盈地落在了窗外的枝头上,高傲地“施舍”了屋子里的南宫玥和萧奕一眼,就径自俯首啄羽。
  
      紧接着,一个圆嘟嘟的红团子就“滚”了过来,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除了枝头的灰鹰根本就再也看不到旁物了。
  
      “灰灰!”
  
      戴着红色的狐耳帽、穿着大红衣裳的小家伙仰起了头,热情地对着树上的灰鹰张开了双臂,期待小灰会投入他的怀抱。
  
      金色的阳光下,小家伙白皙的脸颊在大红衣裳的衬托下,吹弹可破,脸上泛着胭脂般的红晕,看来可爱极了。
  
      这身红狐狸小衣裳是小家伙的大姑母给他亲手做的。
  
      这两个月来,南宫玥身子不适,萧霏不仅帮着一起处理王府的中馈,连小家伙的四季衣裳一并接手了去。
  
      萧霏给小侄子做衣裳时一向随他的口味,从料子到图案都款式,都会询问小家伙的意见。
  
      小萧煜不仅长得像他爹,性子像他爹,连喜好都像他爹,南宫玥怕他看着像女娃娃,就尽量给他穿些更像男孩子的颜色,偏偏他就喜欢鲜艳的颜色,还不到两周岁的孩子对衣裳已经很有主见,会挑着穿那些他自己觉得好看的衣裳。
  
      “簌簌簌……”
  
      旁边的另一棵大树上,一只胖乎乎的橘猫忽然从茂密的枝叶之间蹿出,沿着粗糙的树干往下爬了几步,然后灵活地往前一跃,就轻盈地落在了地上,“嗖”的一下跑远了……
  
      “小橘……灰灰……”
  
      小萧煜看了看小橘逃跑的方向,又仰首看看树枝上的小灰,有些纠结,但最后还是选择了留下,四肢扒到了小灰下方的树干上,似乎想爬树……
  
      萧奕无语地眉头抽动了一下,这个臭小子,路还没走稳,就想爬树了!志向还真够“高大”的!
  
      跟在小萧煜身后的海棠当然不会任由小主子去爬树,正想上前抱住小主子,眼角正好瞟到了一道熟悉紫色的身影,干脆就退了半步。
  
      萧奕利索地从窗口一跃而出,一把抄起那个双臂抱着树干的臭小子,然后又回了屋子,整个过程不过两三息的时间,小萧煜根本就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在屋子里,在娘亲的身边了。
  
      小萧煜傻乎乎地仰首看着萧奕,歪了歪脑袋,脱口而出:“爹爹!”心里恍然大悟,原来是画中的爹爹又从画纸上跑出来了!太好了,家里又有人陪他玩了!
  
      萧奕随手拿起放在一旁的橘猫布偶塞到了小家伙的怀里,意思是,乖,你自己去玩!
  
      小家伙抱着布偶躲到了娘亲的身后,不时探出一双大眼睛,好奇地审视着这个一会儿在画里一会儿又跑出来的爹爹。
  
      萧奕视若无睹,笑吟吟地看着南宫玥道:“阿玥,你饿了吧?我们一起用膳吧。”
  
      看着这对相似的父子俩,南宫玥的心情就不由得轻快了起来,嘴角微勾,眸中笑意盈盈,点了点头。
  
      “阿玥,我喂你。”萧奕化身“小奕子”殷勤地捧起了粥碗,仔细地喂南宫玥吃起粥来,你一口,我一口……
  
      萧奕显然是道不错的开胃菜,南宫玥难得开了胃口,两人很快就一起吃了半碗粥。
  
      小萧煜本来还躲在娘亲身后打量着他爹,见爹娘吃得开心,忍不住也悄悄朝他爹走近,一步又一步……当大人看向他时,他又停止不动,若无其事地打量着四周……就这样慢吞吞地来到了萧奕的身旁。
  
      小家伙伸出两根手指拉了拉他爹腰上的犀角带,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眸子熠熠生辉。
  
      萧奕看了小团子一眼,没理他,继续给南宫玥喂了一勺粥,然后再给自己一勺。
  
      小家伙着急了,又拉了拉那条犀角带,吐字清晰地说:“爹爹,粥。”他也要一起吃粥!
  
      萧奕又俯首看向了小家伙,如他所愿地喂他吃了半勺粥。
  
      小家伙满足了,开心地绕着爹娘和桌子撒腿跑了起来。他其实刚吃过午膳,根本就不饿,但看着爹娘都在吃,也想过来凑热闹。
  
      粥碗在一家三口的努力下很快就空了,萧奕放下手头的空碗,又拿过一碗温热的药膳猪脚汤。
  
      眼看着萧奕兴致勃勃地要继续喂她喝汤,南宫玥急忙抓着空隙问道:“阿奕,你们这一趟出门可还顺利?”
  
      萧奕才捧起的汤碗,又放下了,道:“官大将军他们的棺椁已经送去大佛寺停灵,等做了法事、停灵七日后,就正式下葬。”
  
      东次间里气氛微凝,空气便有些压抑。
  
      这时,小萧煜正好在萧奕身旁停下了脚步,又拉了拉他爹的袖口,萧奕从善如流地喂他喝了一口猪脚汤,然后冷不丁地抛下一句:“阿玥,皇上驾崩了。”
  
      说者语气平常,听者却是惊了一惊。
  
      南宫玥双目微瞠地看向了萧奕。这个消息来得猝不及防,皇帝竟然驾崩了!
  
      虽然她隐约猜到皇帝自去年卒中后,龙体大不如前,但是皇帝既然还能处理朝政,就代表皇帝的龙体还没差到朝不保夕的地步,怎么会突然就暴毙了?!
  
      今生明明已经和前世大不相同,明明已经偏离了原本的走向,但命运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偶尔又意外地与前世重叠在了一起……
  
      她清晰地记得,前世皇帝也是死在了这一年!
  
      迎上南宫玥又惊又疑的目光,萧奕不紧不慢地把他所知的经过一一说了……
  
      南宫玥的心绪随之变了好几变,没想到咏阳祖母也被意外地卷入其中。
  
      想起往日在王都皇帝对她的慈爱,南宫玥心中还是有几分唏嘘,沉默片刻后,问道:“阿奕,你觉得到底是谁弑君?”
  
      萧奕把一勺猪脚汤送到南宫玥嘴边,待她咽下后,方才漫不经心地说道:“据说,皇上殡天那日上午,出入过养心殿的人有太后、皇后、王太医、首辅程东阳、太子、恭郡王和咏阳祖母……”
  
      萧奕眯了眯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似是若有所思,接着道:“皇上自正式册立太子后就抱恙在榻,听说那段时间,流言在王都和朝堂中传得沸沸扬扬,说是皇上不是心甘情愿立韩凌樊为太子,是迫于我们镇南王府的威压。如果皇上死了,太子其位不正的传言落实,那么,最后获利者就会是恭郡王韩凌赋!只是……”
  
      说着,萧奕微微蹙眉,透着一丝疑惑地又道:“我看这位恭郡王为人沽名钓誉,欺软怕硬……以他的性子,应该不敢弑君才是。”
  
      王都传播的那些个流言显然是那恭郡王的行事风格,应是他在幕后所推动,但是弑君……他实在不觉得那恭郡王能心狠果决至此!
  
      南宫玥第一个怀疑的也是韩凌赋,毕竟韩凌赋对于皇位的势在必得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肯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韩凌樊坐稳太子之位,可是就像萧奕所说,她也不觉得韩凌赋会以弑君为手段拼死一搏?以韩凌赋前怕狼后怕虎的性格,应该会选择徐徐图之才是……
  
      又或者,是有什么逼得韩凌赋不得不对皇帝下手?!
  
      南宫玥揉了揉眉心,这本是大裕的事,与南疆与他们镇南王府无关,偏偏王都还有她在意的人,哥哥、咏阳祖母……太子殿下。
  
      也不知道皇帝的死会在王都掀起怎样一番狂风怒浪……
  
      南宫玥忍不住抬眼朝窗外望去,心情有些凝重。在萧奕的诱哄下,她心不在焉地又喝了些几口汤,就没胃口了。
  
      这两个月来,她一直食欲不振、精神不佳,听了王都的消息后,整个人看来更蔫了。
  
      萧奕心疼不已,却是不动声色,若无其事地软言哄着她,陪她说话,又哄她去内室午睡。
  
      南疆的金秋天气仍然炎热,下午的时候本来就容易困倦,南宫玥很快就睡着了。此时本来也是小萧煜该午睡的时候,可是他今天因为爹爹和小灰的归来,情绪特别亢奋,怎么也不肯睡,在他的小床上翻来覆去,不安分地打着滚儿……
  
      萧奕怕这臭小子吵了南宫玥睡觉,干脆就帮他又穿上了衣裳,接着随手一抄,把小家伙好似米袋一样扛走了。
  
      院子里随着南宫玥的安眠陷入一片宁静,父子俩去了萧奕的外书房,而竹子则匆匆出府。
  
      半个时辰后,两个年轻的小将就随竹子来了,一高一矮,高的肤白,矮的肤黑,两人站在一起还颇有一种黑白无常的感觉。
  
      还没进门,两人就听到了奶娃娃清脆的笑声,立刻猜到了是世孙也在里面。
  
      等进了书房后,他们顿时僵住了,不知道该从何处落脚。
  
      书房里一片凌乱,到处都铺着一张张宣纸,小萧煜正坐在地上的一张竹席上作画,手里抓着一支炭笔“认真”地画着,那些宣纸上画满了一条条扭曲的黑色线条以及黑色圈圈。
  
      小家伙一听到脚步声,就仰首好奇地朝那两个年轻的小将看去,他白皙的小脸上有好几道黑色的痕迹,早就变成了一张“花猫脸”。
  
      两个小将努力地忍着笑,移开了视线,勉强找到下脚的地方给书案后的萧奕抱拳行礼:“末将见过世子爷、世孙。”
  
      小萧煜知道自己有很多名字,比如煜哥儿、萧煜、臭小子、孙孙以及世孙等等。
  
      一听到这两个陌生人在叫自己,他就响亮地应了一声,然后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们,仿佛在说,你们叫我有什么事吗?
  
      两个小将傻住了,无措地面面相觑。他们出身贫寒,本来大字不识几个,这些年来跟着世子爷征战沙场,一步步地建功立业,光宗耀祖,但本质都是五大三粗的莽汉,家里的几个弟弟也都是糙养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么年幼、这么金贵的小世孙,感觉好像碰一下,他们的粗手就会磨伤世孙的皮肤似的。
  
      看着这两个小将手足无措的样子,萧奕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他若是想早点和阿玥闲云野鹤,就得让这臭小子尽早熟悉军中事务,看来他该常把这臭小子带去军营和大伙儿培养培养感情……也省得这臭小子在家里就知道缠着他娘!
  
      想着,萧奕若无其事地对着两个小将说道:“黎将军,胡校尉听令!”
  
      “末将在!”
  
      两个小将如蒙大赦地看向了萧奕,抱拳应声。
  
      “黎将军你去一趟王都,胡校尉你去一趟西疆,”萧奕懒懒地靠在椅背上,语速缓慢却锐利,意味深长,“大裕皇帝殡天了,但国不可一日无君,太子还是应该早点登基才是!”
  
      只要咏阳没事,萧奕本来不想再管大裕的闲事,可是王都的事一日不了解,他的世子妃就不安心。为了让他的世子妃能安心养胎,这些个破事还是得快点有个结果才行!
  
      李、胡二人跟随萧奕也有一段时日了,对于世子爷的意图立刻心领神会,不就是威胁大裕吗?!
  
      “是,世子爷。”两个小将领命后,就意气风发地匆匆走了。
  
      留下萧奕皱眉看着小萧煜的“花猫脸”,迟疑了一瞬后,叫竹子备了温水。
  
      把小家伙洗大致刷了一遍后,灰团子总算又变回了一只白团子,甜甜地睡着了。
  
      等南宫玥醒来的时候,就看到父子俩都睡在她身旁,一种满足的感觉盈满心头,再次闭上了眼,感觉男子结实有力的胳膊在她纤细的腰身上微微地收了收,似乎无言地安抚着,睡吧,他就在这里……
  
      他就在这里陪着她……
  
      萧奕自回了骆越城后,就连着几天窝在碧霄堂里没出门,南宫玥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连带贪玩的小萧煜也不往院子外以及花园里跑了,除了睡觉以外,就一直跟着爹娘后头转,好似一条小尾巴似的。
  
      这短短几天,萧奕算是见识到南宫玥的这一胎怀得有多不容易了,明明头胎怀萧煜时吃得香、睡得好,可是这一次却吃不香、睡不好……也难怪两个月就瘦成这样。
  
      萧奕看得是心疼不已,恨不得替她受着。
  
      这一日的午膳又吃得不安生,南宫玥才吃了一半粥,又忽然蹙眉放下了勺子,对着一旁铜盆呕吐起来……
  
      萧奕急忙起身,比百卉还要快一步地来到她身旁,轻抚她的背,柔声安抚她,又接过一杯温茶水送到她唇畔,让她漱口,再用帕子温柔地替她擦拭嘴角。
  
      同样的事这两天来萧奕已经做了许许多多次,现在的萧奕已经如惊弓之鸟般,反应极快。
  
      等南宫玥缓过来后,他干脆就把她抱到了自己怀中坐着,无比耐心地哄着她,一会儿亲吻她的嘴角,一会儿说些甜言蜜语,一会儿又亲着她的发顶,愤愤地说道:“阿玥,这个臭小子比大的这个还不乖,等他出来以后,我好好收拾他给你出气,好不好?!”
  
      萧奕一本正经地说着,一旁服侍的几个丫鬟不由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别人家得了儿子还不欢喜死,哪里舍得收拾,不过他们家世子爷是朵奇葩,画风清奇,恐怕还真的做得出来。
  
      “世子爷,您话可不能乱说!”这时候,正好从外头进来的安娘听到了,微微蹙眉,正色道,“这要是让世子妃肚子里的姑娘知道您嫌弃她,可就不好了!”
  
      萧奕如遭雷击,浑身僵硬,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嘴里喃喃问:“阿玥这胎是个囡囡?”
  
      安娘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道:“老人家都说,这双身子的人若是吐得厉害,说不定是姑娘。”
  
      萧奕的嘴角不可抑制地翘了起来,感觉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哪儿了。
  
      囡囡啊!又甜又软的囡囡!萧奕又缓缓地眨了眨眼,差点没捏了自己一把想看看是不是在做梦。他的脑海中已经浮现一个可爱的女娃娃,模样长得如阿玥一般无二,奶声奶气地蹭着自己,撒娇地叫着“爹爹”。
  
      只是这么想着,萧奕便觉得自己的心都化了。
  
      萧奕近乎诚惶诚恐地看向了南宫玥,小心翼翼地拉起南宫玥的一只素手,讨好地笑道:“阿玥,姑娘家是朵花,打不得,骂不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