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845萌动

845萌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萧奕走了三天,镇南王就足足唉声叹气了三天,鬓角多了不少白发,好不容易见萧奕他们回来了,就把他们一家三口都了叫www..lā
  
  这一次,镇南王看着萧奕已经没了一丝火气,甚至看着还有些蔫蔫的,待儿子儿媳给自己行礼后,就让他们坐下。
  
  “煜哥儿,来,祖父让人给你做了橘子汁。”镇南王把小萧煜叫了过来,抱到了腿上,“喝喝看,甜不甜?”
  
  小家伙捧着青瓷杯小小地抿了一口,笑得眼睛也弯了起来,“甜!”
  
  看着金孙可爱的样子,镇南王笑得额头出现一道道深深的笑纹,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面露愁色,又问:“煜哥儿,祖父要是不在家,你会不会想念祖父?”
  
  小家伙一向擅长哄人,又抿了一口橘子汁,一边点头,一边应声。
  
  “我们煜哥儿真乖!”镇南王赞了一句,然后抬眼看向了坐在窗边的萧奕,“逆……咳,阿奕,你马上又要当爹了,以后可不要再任性了,做事之前不想想别人,也想想煜哥儿和世子妃!镇南王府总归是要交到你手中……”
  
  镇南王滔滔不绝地说着,南宫玥听着觉得怎么有哪里不对啊,狐疑地朝萧奕挑了挑眉,意思是,父王这是怎么了?说话怎么好像是在交代后事一样?
  
  萧奕无辜地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怎么知道他是不是被魇着了?或者,吃错药了?
  
  看着萧奕那坐没坐相的样子,镇南王心里暗暗叹气,瞧这逆子过了及冠之年,还这副不靠谱的样子,哪像人家安逸侯?!
  
  以前有自己看顾着,这逆子就算再无法无天,总归也有长辈压着,等自己去了王都为质,也不知道这猴崽子要闹腾成什么样?!……可别把他们镇南王府四代人的家业给生生折腾没了啊!
  
  镇南王越想越觉得前景不容乐观。
  
  这时,小萧煜喝光了杯子里的橘子汁,一脸期待地看着镇南王,“祖祖,还要!”
  
  小家伙黑白分明的眼珠一眨不眨地看着镇南王,看得镇南王觉得眼眶有点酸涩,等他去了王都,就看不到金孙了!
  
  “来,祖父给你倒。”镇南王亲自给小萧煜又倒了一杯橘子汁,心道:为了金孙,自己也得稳住啊!..
  
  想着,镇南王又重振旗鼓,絮絮叨叨地反复叮嘱着萧奕以后行事要谨慎、要顾大局云云,萧奕完全是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倒是听得小萧煜开始打哈欠了。
  
  看着小家伙困倦,镇南王赶忙催促道:“煜哥儿累了,你们快带他回去歇息吧。”
  
  萧奕从善如流,立刻带着妻儿告辞了。
  
  他们一家三口才刚出了外书房所在的院子,竹子就快步地迎了上来,小声地在萧奕耳边禀了一句。
  
  萧奕眉头一动,吩咐了一句,竹子匆匆地领命而去。
  
  南宫玥含笑道:“阿奕,我和煜哥儿先回去,你去忙吧。”
  
  “让他等着便是,不着急!”萧奕却是漫不经心地笑了,还是亲自把南宫玥和小萧煜送回了碧霄堂的屋子,之后才慢悠悠地去了前院的舒志厅。
  
  王进佑已经忐忑地等在了厅中,他今日来镇南王府本来是想求见镇南王,谁知道才进门就被人半强迫似的请来了碧霄堂,说是萧世子要见他,也不知道萧世子叫自己过来所为何事。难道镇南王不愿见他,就让萧世子来应付他?!
  
  王进佑惊疑不定地看着萧奕走进了厅堂,恭敬地作揖行礼,“见过世子爷。”
  
  萧奕大步流星地来到上首的太师椅前,撩袍坐下。
  
  “王大人多礼了。”萧奕笑眯眯地说道,“请坐。”说着,他捧起了丫鬟送上的热茶。
  
  王进佑一边坐下,一边打量着萧奕的神色,斟酌着开口道:“世子爷,新帝年少登基,少不经事,对朝政且心有余而力不足,若是镇南王愿意辅佐在侧,指点一二……”
  
  “王大人!”萧奕不耐烦地打断了王进佑,直截了当地点破对方的意图,“只要大裕别总来没事找事,我南疆对大裕江山毫无兴趣!”
  
  王进佑的脸色顿时僵住了,再也说不下去了。
  
  他身在官场十几年了,往来的大臣就算彼此心里再不满,表面上总是客客气气,哪里有人像萧奕这么说话的!
  
  虽然有些事双方心知肚明,但是面子总还是要顾的,话一说破,还怎么再彼此试探底线?!
  
  这萧世子还真是如传闻中的一样,嚣张,跋扈,为所欲为!
  
  王进佑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分外尴尬。
  
  他也拿起了茶盅,喝了口茶后,总算又冷静了下来,思索着:几日前,镇南王明明对自己客客气气,似乎有转圜的余地,怎么今日这萧世子的态度却是迥然不同?!
  
  难道说萧世子把自己叫来不是镇南王的意思,是他背着镇南王截胡?
  
  难道说,他这是想要擅权?
  
  王进佑越想越觉得不无可能,清了清嗓子后,义正言辞地说道:“世子爷,下官以为此事还当由王爷定夺才是。”
  
  萧奕饶有兴致地看着盯了王进佑好一会儿,盯得王进佑几乎是有些不安了,绞尽脑汁地想着该怎么把这个局面圆过去。
  
  萧奕勾唇笑了,这位王大人和他那位父王还是挺搭的,都有写戏本子的脑力,就随他们去闹腾吧。
  
  “行。”萧奕站起身来,掸了掸袍子,“那王大人请回吧,本世子失陪了。”
  
  啊?!王进佑傻眼了,没想到萧奕这么轻易就把自己给打发了……
  
  他傻乎乎地就这么看着萧奕大步出了厅堂,毫不留恋地走远了……
  
  萧奕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屋子里静悄悄的,南宫玥和小萧煜还在睡觉,母子俩都闭着眼,长翘如梳篦的睫毛在白皙如玉的脸颊上投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只是这么看着妻儿安详的睡脸,萧奕的心就恬静了下来,柔软甜蜜如棉花糖一般。
  
  忽然,他觉得有些手痒痒,很想把眼前的这一幕画下来。
  
  他托着下巴,含笑看着这一大一小。
  
  一种温馨恬静的气氛弥漫在屋子里,连时间都似乎不舍得前进了……
  
  相比碧霄堂的宁静,回了驿站的王进佑则越来越茫然了,萧奕出人意料的爽快让王进佑不得不怀疑是不是镇南王故意借萧世子之口来表明他不愿去王都辅政……
  
  王进佑烦躁得头都疼了,琢磨着是不是该递帖子去王府求见镇南王,然而他的帖子入了王府后,就是泥牛入海,镇南王只觉得催命符来了,假装自己什么也没收到,打算能拖一天就拖一天。
  
  腊月初九,王进佑的第二张帖子前脚刚送入了镇南王府,后脚傅云鹤就急匆匆地来了碧霄堂找萧奕复命,他率领三万南疆大军刚刚从西夜归来。
  
  傅云鹤千里而来,掩不住娃娃脸上的风霜与疲惫,风尘仆仆,一双乌黑的眸子却是炯炯有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